專訪《相對論之路》作者:最早科普相對論的正是愛因斯坦本人
2019年08月06日14:42

原標題:專訪《相對論之路》作者:最早科普相對論的正是愛因斯坦本人

在愛因斯坦誕辰140週年之際,上海世博會博物館舉辦了一場關於這位科學巨匠的特展“啟初·天才相對論——愛因斯坦的異想世界”,吸引了許多科學愛好者的目光。近日,這場特展的“幕後推手”之一,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理論物理學榮休教授、阿爾伯特·愛因斯坦檔案館學術主任——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Hanoch Gutfreund)教授也來到上海,攜其首次被譯為中文的科普著作《相對論之路》與讀者見面。

該書英文版出版於2015年,愛因斯坦發現廣義相對論的百年慶之際。書中呈現了愛因斯坦的完整論文手稿,以及由作者進行的逐頁科普闡釋,並講述了愛因斯坦如何從狹義相對論走向廣義相對論、這一標誌性論文手稿的意義以及它如何從柏林被移送到耶魯撒冷等內容。

作為希伯來大學愛因斯坦檔案館的學術主任,哈諾赫曾經手過數以萬計關於愛因斯坦的一手資料。在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的專訪中,哈諾赫不僅談論了他的著作,也分享了他對愛因斯坦的個人看法,以及關於科普寫作、科學史閱讀的觀點。

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Hanoch Gutfreund)在接受採訪

哈諾赫在採訪中提到,最早進行相對論科普的正是愛因斯坦本人。愛因斯坦於1905年提出狹義相對論,1915年提出廣義相對論, 1916年即出版面向大眾的《狹義與廣義相對論淺說》,力圖讓更多人瞭解相對論。

“早在1922年,愛因斯坦的這本科普書就被譯成中文了。”哈諾赫說。最早翻譯這本小冊子的是愛因斯坦的中國學生、北大教授夏元瑮。譯文先於1921年4月發表在《改造》雜誌上,1922年以《相對論淺釋》為題由商務印書館出版。“這在當時中國的科學界和民眾當中都產生了相當的影響,後來愛因斯坦也訪問了上海。”哈諾赫表示,這一次的愛因斯坦特展中專門辟出一部分內容講述相對論在中國的傳播,展覽和《相對論之路》的中文版首髮式都在上海舉行也格外有意義。

《相對論之路》,[以]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德]於爾根·雷恩著,李新洲、翟向華譯,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2019年8月出版

澎湃新聞:您曾經是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校長,這所學校和愛因斯坦有什麼特別的淵源?

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愛因斯坦是希伯來大學的創始人之一。對他來說,創辦這所大學是對其猶太民族身份的一種表達,同時也是對《聖經》的踐行。因為按照《聖經》的說法,人們要尋找真理,不斷地學習,去實踐人的尊嚴,這就是為什麼愛因斯坦去世前在自己的遺囑當中說,要把自己的所有研究成果和智慧結晶都獻給希伯來大學。

在大學的落成典禮上,愛因斯坦發表了一則宣言,表達了對於這所大學未來使命的期望。他希望這所大學能夠成為一個偉大的精神中心,並引起全世界文明人類的尊重。同時他也表示,“大學是展現人類精神普適性的地方”,我想這一理念也被現在的許多大學所接受。

澎湃新聞:希伯來大學的愛因斯坦檔案館是如何建立的?有哪些獨特的館藏?

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在希伯來大學的愛因斯坦檔案館中,藏有8萬餘份檔案文件,內容非常豐富,包含了愛因斯坦跟其他科學家、哲學家、政治家的信函往來,同時還有他的一些學術論文的手稿,他在公開場合演說的稿件,以及他寫的一些散文。事實上,愛因斯坦對於所有跟人類活動相關的話題,都表達過自己的觀點,所以檔案館里收藏的內容非常豐富。

愛因斯坦去世於1955年,當時這些文件都在他本人家裡。他在遺囑中表示將所有的遺物保管在他的秘書那裡,直至秘書過世。他的秘書於1982年過世,過世前幾週就把這些文件全部轉交給了希伯來大學。

澎湃新聞:我們知道最近在上海世博會博物館正在舉辦一個有關愛因斯坦的特展,展品來自你們的愛因斯坦檔案館。其中有哪些特別的展品?

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我想要強調的是,這一次在中國的展覽其實非常特別,因為這是第一次有這麼大規模館藏的愛因斯坦珍貴文檔在耶路撒冷之外的地方展出。

這次展覽當中最有意思的部分是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的手稿。整部手稿有46頁,我們從中節選出幾頁帶到中國來展出。這個手稿也是我們的館藏中最珍貴的文檔。要知道,廣義相對論可以說人類曆史上單個人所做出的最大的智慧貢獻。

另外,我們還帶來了一些愛因斯坦與中國學者和政治家之間的信函往來,這些信函主要源自上世紀20年代早期到二戰期間。

“啟初·天才相對論——愛因斯坦的異想世界”中展出的愛因斯坦手稿

澎湃新聞:為什麼要寫《相對論之路》這樣一本書?

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我和我的搭檔,也就是本書的另外一位作者,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學院的院長於爾根·雷恩,我們兩個人是合作來寫的這本書。愛因斯坦一生當中發佈了四份非常重要的科學文獻,我們打算針對每一份都寫本書。

我們寫的第一本就是針對廣義相對論的,也就是今天的這本《相對論之路》。這本書主要就是基於剛才我所說的愛因斯坦解釋廣義相對論的手稿,手稿的每一頁都出現在了我們這本書中。我們在每一頁手稿之後都寫作了對其內容的解釋說明。這些解釋淺顯易懂,只要有一定的物理基礎,基本上都能夠看懂,不一定要是物理學專家。

另外,我們還探討了愛因斯坦在1905年推導出狹義相對論之後怎樣在十年時間里最終推導出廣義相對論的過程。這十年中發生的曆史故事,比較複雜也比較坎坷。

此外,這本書中還有一個章節,很多人看了都覺得非常喜歡,叫做《手稿的魅力》。在這一章中,我們就講述了為什麼愛因斯坦這個手稿有如此大的魅力,它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

澎湃新聞:我們知道這是一部科普著作,您如何向普通讀者解釋相對論這樣複雜的理論?

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其實,最早想要將相對論這些概念解釋給大眾聽的,就是愛因斯坦本人。他在發表了廣義相對論的論文之後,他自己又寫了一本比較薄的“大眾版”,它針對的就是非專業人士(中文版譯作《狹義與廣義相對論淺說》)。那為什麼稱之為大眾版呢?就是因為在這本書當中,他沒有使用任何數學公式進行解釋,但這樣解釋起來其實是挺困難的。

當然了,在我的這本書中,也沒有提到任何數學公式。

想要理解像《相對論之路》這樣一本書,可能的確有一些挑戰,因為它有一些難度。但是我知道,有很多對科學有興趣的人,他們願意花精力去理解並閱讀這樣的一本書。事實上,這本書的英文版已經受到很多讀者的歡迎,現在正在翻譯成西班牙文和其他語種。

所以說,我說這本書屬於科普類讀物,是面向大眾的,但也並不是說真的是面向所有的大眾,而是面向所有有意願花精力去讀這本書的大眾。只要你有意願去理解,然後有一點點的科學知識背景,就一定會覺得讀這本書非常有意思。

澎湃新聞:您接觸過很多關於愛因斯坦的一手檔案,在您心目中愛因斯坦是怎樣的一個人?在公眾心中,他的形象幾乎已成為天才的同義詞。

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每個人都有自己對於愛因斯坦的看法,我可以告訴你我對於愛因斯坦的看法。愛因斯坦吐舌頭的照片非常有名,我覺得它首先特別能夠反映愛因斯坦個性的一個方面。這張照片拍攝於愛因斯坦72歲生日派對上,當時來了一位攝影師,攝影師跟愛因斯坦說,你能不能擺一個最適合今天這個場合的姿勢,好讓我拍照,於是愛因斯坦就伸出了自己的舌頭。

愛因斯坦經典的吐舌頭照片

一直以來,愛因斯坦都是一個不太尊重權威的人,不管是政界的權威,還是科學界的權威。他是一個很獨立的人。不管是衣著還是髮型,包括我們在這次的展覽海報上看到的這個髮型,真的是特別的特立獨行,他不會很在意別人的想法。所以我覺得特立獨行正是他性格當中的一個方面。

同時他也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但真的說起愛因斯坦,我首先想到的其實不是天才,而是一個非常具有獨立性以及原創性的思考者,他不會受到一些成見的影響。他有自己的想法,不僅是在科學研究方面,而且在政治、教育或文化方面,也都有自己獨特的想法。

澎湃新聞:您認為為什麼大眾需要閱讀科學史?

哈諾赫·古特弗羅因德:我認為,科學的曆史是屬於人類曆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人的思想發展曆程,其實就是人類曆史當中關鍵的一部分。我們不僅要學習科學,也應瞭解科學家是通過什麼樣的途徑得出這些結論、實現這些應用的。這就是科學史學者所關注的,其實也是我們今天這本書所關注的內容。這本書當中很大的篇幅,就是討論愛因斯坦經曆了什麼樣的曆程,才最終推導出廣義相對論。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取名《相對論之路》,它的重點在於“路”,而不是路的終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