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oria's Secret秀或將停辦,追求性感的審美路線為什麼不再受歡迎?
2019年08月05日18:40

原標題:Victoria's Secret秀或將停辦,追求性感的審美路線為什麼不再受歡迎?

近日,多方消息稱今年的“Victoria的秘密”大秀或將停辦。如“Victoria's Secret天使”般的性感、優美,統治著過去幾十年的主流審美,但在審美多元化的當下,人們拒絕被凝視、被物化,性感不再是美的唯一標準。

撰文丨張帆

近日,超模Shanina Shaik證實,2019年“Victoria的秘密”大秀將停辦。早在今年5月,“Victoria's Secret”母公司L Brands的首席執行官Les Wexler就給員工發了一封內部信,稱網絡電視不再是“Victoria's Secret”年度時裝秀的合適選擇:“時尚是變化的行業,我們必須改變才能成長。因此,我們決定重新考慮傳統的‘Victoria的秘密’時裝秀。”

實際上,這場華美的內衣秀在2015年便走上了下坡路,當年的收視率暴跌30%,2018 年的觀眾人數更是跌到327萬,不足巔峰時期的1/4,似乎已沒有人會在電視上收看“Victoria's Secret”秀。

如“Victoria's Secret天使”般的性感、優美,統治著過去幾十年的主流審美。但隨著後現代主義、女性主義等思潮的流行,“千禧一代”不再以性感為美,或者說,至少不再認為性感是美的唯一標準。多元化的審美趨向,人們拒絕被凝視、被物化,或許就是“Victoria's Secret”秀無法再引起共鳴的原因。

“Victoria's Secret”的秘密:消費主義下的身體解放

談起“Victoria's Secret”秀,很多人會對2003年至2006年前後的“諸神時代”心嚮往之。那是“Victoria's Secret”最輝煌的時期,彙聚了世界上最頂尖的模特。這些“蜂腰美腿”的超模背後,是一系列定性的數字:身高1.76-1.8米、腰圍不超過60.9釐米、體重41-55公斤、體脂不高於18%,而這串數字共同指向了一個詞——“性感”。

不管是從舞台的精美設置、模特的傲人身姿,還是在錄製過程中鏡頭對身體部位的強調,都不難看出, “Victoria's Secret”秀傳遞的是一種性感撩人的價值取向。這份性感,並不是單純地展現女性之美,更多的是為了用性感製造消費慾望、產生消費行為。

“Victoria's Secret”2005年聖誕主題開場秀

批評“Victoria's Secret”的人認為,以性感為核心價值的背後是在取悅男性,屈服於男權審美。但也有人認為,身著華美內衣的模特自信地展現身體,正是女性解放的象徵。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態度,展現了當下社會的矛盾:“一方面, 我們的時代是空前放縱身體的時代,另一方面,它也是對於身體的控製空前嚴厲乃至殘酷的時代。”

在消費社會,被理性壓抑的身體和慾望爆發出來,成為公開的話題。人們在社交網絡po出自己的照片,品評明星的容貌身材,討論醫療美容、瘦身食譜,不斷審視著自我和他人的身體。

歌手譚維維的日常飲食因對減肥很有效果,受到網友追捧,被稱為“譚維維食譜”

市場在促進身體解放的同時, 又給身體套上了無形的枷鎖。因為,在市場所宣稱的自由競爭中,美貌和身材也變成了重要的競爭力。一旦將身體置於市場的競爭中,為了取得勝利,便不可避免地接納市場的標準,對女性而言,是苗條、性感;對男性而言,是健壯、高大。在這樣的社會中,我們為自己的身體花費大量金錢:健身、美容、購買時裝等,以期增加競爭的籌碼。

市場彷彿有很多使人變美的商品和服務,只要發生了消費,便可以將它斬獲。商品是單一形態、流水線生產的,所以商品化的美麗拒絕多元。在消費社會下對標準美的追求,實際上是對某種流行商品永無休止地追逐,為了自身與社會同質化而做的表演。

研究流行文化的鮑德里亞認為,在消費社會中,“通過人的身體和性的信號的無所不在,特別是女性身體的無所不在,通過它們在廣告、流行和大眾文化中的普遍存在和表演,通過一系列採取消費形式的個人衛生、塑身減肥、美容治療的崇拜活動,通過一系列對於男性健壯和女性美的廣告宣傳活動,以及通過一系列圍繞著這些活動所進行的各種現身秀和肉體表演,身體變成了儀式的客體……身體作為一種事件, 要麼為疾病所累, 要麼為性感所累”。

《身體、空間與後現代性》,汪安民 著,江蘇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舊有的審美標準充滿束縛、急需革新,多元化的審美流行開來,健康、平等、自信等新的審美理念正被更多的人接受。許多商品為了迎合新的多元化審美潮流,也越來越具有包容性,主打健康舒適。ThirdLove是美國新生代內衣品牌,他們主張“為所有身材而設計”,致力於打造一個為全體女性服務的品牌,無論她身材體型、年齡種族和性別取向是如何。再如,美國明星 Rihanna 的內衣品牌 Savage x Fenty 和美國女性時裝連鎖商店 Torrid,都非常關注女性獨立,經營大碼女性服裝。

“Victoria's Secret”首席營銷官Ed Razek在接受時尚雜誌《Vogue》的採訪中發表關於大碼模特和跨性別模特的爭議言論,美國互聯網內衣品牌 ThirdLove 利用一整版的紐約時報版面,以公開信的形式抨擊了他的言論。

“Victoria's Secret”曾經的火熱,是消費主義下身體的狂歡,當它冷卻下來,正是人們思考身體解放、審美多元等一系列社會問題的最佳時機。

美的曆史:審美的標準一直在變化

性感,一直被認為是“Victoria's Secret”的核心價值,“Victoria's Secret”超模似乎代表了這個時代美的最高標準。然而,美是否真的有標準,唯一的美是否存在?我們可以從曆史上時尚風氣的演變,來看待這個問題。

黑格爾說:“人體到處都顯出人是一種受到生氣灌注的能感覺的整體。他的皮膚不像植物那樣被一層無生命的外殼遮蓋住,血脈流行在全部皮膚表面都可以看出,跳動的生命的心好像無處不在,顯現為人所特有的生氣活躍,生命的擴張。就連皮膚也到處顯得是敏感的,現出溫柔細膩的肉與血脈的色澤,使畫家束手無策。”

人體是自然賦予人類神奇的禮物,從古至今,人類從未停止過對身體美的追求。身體之美,處處彰顯著人類社會文化生活的經驗;社會和文化的發展,不斷改變著人類對身體美的認識。所謂“唯一的美”是偽命題,一旦我們認識到性感、苗條,不過是社會文化的產物,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跳脫出當下的審美束縛,反觀自身所處的文化環境和曆史傳統。

古希臘人崇尚健美的身材,“青年人大半時間都在練身場上角鬥,跳躍,拳擊,賽跑,擲鐵餅,把赤露的肌肉練得又強壯又柔軟,目的是要練成一個最結實、最輕靈、最健美的身體。”

米隆《擲鐵餅者》

到了中世紀的歐洲,肉體被貶斥、被隱藏。而文藝複興時,“個人和社會都被極其強有力的刺激劑激發起來了;一切都經常地一次次爆發燃燒,一切都奔向廣闊的天地。人的精神竭力想超越自我, 飛躍現實造成的障礙。誕生了全新的人, 具有全新的觀點。”

所以,與中世紀崇尚靈魂、壓抑肉體相比,這時的歐洲重新發現了人的肉體,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理想的體貌都是性感的。尤其是女性,豐腴、富態、性感,被認為是美的。此時,與性感並駕齊驅的審美理想是成熟,男性通過顯示發達的肌肉、寬肩、厚實的胸膛等來強調力量,女性則要渲染胯股和乳房。為了顯示出充分發育、成熟的美,一些女性將墊枕圍在腰上,有些發胖,好像懷了孕,與今天我們崇尚的細腰完全相反,這正是因為文藝複興時期強調健康而強烈的肉慾。

魯本斯《美惠三女神》

到了17、18世紀,在君主專製的時代,開始蔑視一切強壯有力的東西。在統治階級眼中,真正的高貴和真正的貴族氣派,首要的是無所事事,蒼白、纖細成了這一時期的主流審美。

《歐洲風化史》,[德]愛德華·傅克斯 著,侯煥閎譯,遼寧教育出版社

女性開始追求垂直的線條、修長的雙腿則始於二十世紀,尤其是在兩次世界大戰後。因為苗條和運動的外形、沒有多餘的脂肪、纖細而結實的四肢,精神飽滿的面孔代表了女性走向男性的領域,與他們競爭,身體不再被繁複的衣物束縛擴大了女性的自由度。

身體審美風尚的變化,再次證明了那個道理:美的標準是社會曆史的產物。也許我們對美的認識無法擺脫時代的深刻影響,卻可以不斷反思,避免隨波逐流。

審美多元,從拒絕他者的凝視開始

人體的審美風尚,隨著社會文化的發展而變化。崇尚審美多元化的當下,是否將迎來新的一輪審美革新?此前,“小鮮肉”、“小奶狗”以及VOGUE發佈的亞裔女孩照片都引起了審美多元問題的討論,多元化的審美正在成為主流價值觀。

一方面,消費水平的差異導致審美標準分化,互聯網時代,流行稍縱即逝,再難有一種審美範式形成一枝獨秀的局面。另一方面,在這個開放的時代,不同群體努力爭取被尊重和表達自我的權利,審美多元的理念正與此契合,它的最終目的不是審美平等,而是文化平等,乃至社會平等。

美國版VOGUE在官方社交網站上分享了模特Qizhen Gao的一張照片,引發討論

為什麼我們需要多元審美?達到它之前,還有多少路要走?我們可以通過解讀一個有趣的現象,來回答這個問題。

人們在討論“Victoria's Secret”將性感作為賣點時,會思維定式地認為這是男權審美下的結果,即女性想要吸引男性的目光。但值得注意的是, “Victoria's Secret”的女觀眾並不在少數,女性對女性的視覺消費一直存在。女性在收看“Victoria's Secret”秀時,她們學習超模的氣質、神態,或激勵自己,或幻想遙遠而神秘的超模生活。

同樣的,現在的女性宣稱化妝不是為了取悅男性,而是取悅自己,或是在同性朋友面前顯得更美麗、自信,女為悅己者容的時代已經過去。在裝潢時尚的咖啡廳、美術館,我們常看到人們聚在一起自拍,分享到朋友圈。不可否認,這是在展現自我的美麗,但這種展現仍隱含著被認可、被欣賞的期待。

隨著女性自我意識的覺醒,她們拒絕再接受男性的凝視,但是同男性一樣,作為個體,在自我身份的確認中,仍需要依靠他人的凝視。薩特曾指出:“我們要成為另一個人凝視的對象,才能意識到自我。”也就是說,我們的存在需要他者來肯定,是某些他者認知的結果。無論男性還是女性,當他在向社會流行的審美靠攏時,他希望被注意到,在他人的注視下確認自我價值。

人們在對“身體偶像”的“觀看”中不斷地觀看自己,將自己的身體與理想標準進行比較,其實也是在以他者的眼光審視、評價、定位自己。韓國女模特高允真被喻為新的“整容模板”,當下的明星寫真也往往標出身體參數,這些現象出現的原因,是人們仍需要一個外在的標準來確定我是誰,我是什麼樣子。

韓國模特高允真被喻為新的“整容模板”

當我們意識到審美要多元、傾羨那些勇敢展示自身不完美的人時,其實是在他人的體系、社會的體系之外,重新認識自我。審美多元,每個人的美無需他人認同,甚至無需他人欣賞。

撰文丨張帆

編輯丨餘雅琴

校對丨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