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永旭涉黑調查:因生意糾紛離開少林 涉敲詐勒索
2019年08月05日19:46

  原標題:釋永旭涉黑調查:因生意糾紛離開少林,涉嫌敲詐勒索

  幾十年間,釋永旭從“嵩山少林寺第三十三代嫡傳弟子”成了牛心山上的洪江寺住持,繼而成為偃師市政協委員、偃師市佛教協會會長。公安機關通報後,除政協委員早在5月便被停職外,上述所有職務在短短幾天內全部被免,少林寺也發出聲明與其撇清關係。

  僧人釋永旭的陷落,始於2019年5月12日。

  那一天,他位於河南洛陽偃師市大口鎮廣場附近的房產,大門上被貼了封條,查封單位為河南省宜陽縣公安局。他的大哥王雲鵬說,同樣是在那一天,釋永旭因涉嫌敲詐勒索罪也被警方帶走了。

  但與釋永旭相關的情況引發公眾關注,是在兩個半月之後。

  7月30日晚間,河南省偃師市公安局在官方微博發佈通報,稱8月1日上午將召開釋永旭涉黑惡犯罪團夥的揭發檢舉動員大會。通報的效應瞬間被網絡放大。一方面,公開揭發檢舉引發網友對於“遊街示眾”的質疑;另一方面,團夥頭目釋永旭曾為少林僧人的身份引發各種猜想。

警方搭建的揭發檢舉大會舞台,8月1日淩晨被緊急拆除。新京報記者 雷燕超 攝
警方搭建的揭發檢舉大會舞台,8月1日淩晨被緊急拆除。新京報記者 雷燕超 攝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釋永旭俗名王雲生,又名王文生,今年50歲,案發時仍屬僧籍。幾十年間,他從“嵩山少林寺第三十三代嫡傳弟子”成為了牛心山上的洪江寺住持,繼而成為偃師市政協委員、偃師市佛教協會會長。

  然而偃師市公安局通報後,除偃師市政協委員早在5月便被停職外,上述所有職務在短短幾天內全部被免。7月31日,河南嵩山少林寺也在官網發出聲明,稱釋永旭於上世紀80年代到少林寺出家,2003年自行離寺,此後活動與少林寺無關。

  曾承包少林寺法物流通處

  1969年,釋永旭出生在河南省鄧州市九龍鎮,兄弟4人中排行老四。根據釋永旭大哥王雲鵬說法,由於早年間家中太窮,常受人欺負,弟弟釋永旭16歲那年便徒步從鄧州沿路乞討至登封少林寺出家,並拜入前任少林寺住持釋行正門下為徒,屬永字輩弟子,與少林寺現任方丈釋永信是師兄弟。

  上世紀80年代,偃師市大口鎮人釋永亭也在少林寺出家(後還俗)。8月2日,釋永亭向新京報記者回憶,釋永旭入寺後先在法物流通處工作,後隨自己習武。

  “我只是傳他武術,並不傳授佛學,按照寺裡的輩分,我應該是他師兄。”釋永亭說,但自那以後,釋永旭一直稱呼自己“師傅”。

  在武術一事上,釋永旭在自己開設的嵩山少林禪武學校招生宣傳中,號稱“少林武僧總教頭”。但嵩山少林寺在7月31日的聲明中表示,寺內從未設置這一職務。在少林寺的官方口徑中,釋永旭曾在寺內的法物流通處工作。一名少林寺的工作人員曾說,他就是個開小賣部的,“都稱不上法師”。

  不過從網上的信息來看,釋永旭似乎一度躋身寺內管理層。少林寺官網的“少林慈善福利基金會大事(1996.11-1997.1)”中曾經提到,1996年12月,釋永信再次當選為少林寺事務管理委員會主任,釋永旭同釋永乾、釋德揚等法師一起當選為寺管會成員。

  儘管該介紹文章中釋永旭的名字現已被刪除,但通過百度快照仍能看到刪除前的曆史記錄。對此,釋永旭大哥王雲鵬予以確認,並表示1995年-2005年,釋永旭一直是寺管會的成員,即使在2003年離開少林寺,其寺管委的職務也未被立刻解除。

釋永旭此前承包的少林寺法物流通處,如今已成危房。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釋永旭此前承包的少林寺法物流通處,如今已成危房。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王雲鵬記得,上世紀90年代初,釋永旭便帶著二第王雲龍、三弟王雲雷一起承包了嵩山少林寺的法物流通處,每年給寺裡交一些錢,剩下的“賺了虧了都歸自己”。王雲鵬說,法物流通處的生意很賺錢,“(上世紀)90年代每天都能賺上萬塊”。

  在王雲鵬看來,釋永旭離開少林寺,原因在於寺裡發現法物流通處生意紅火,便想收回去自己經營。雙方因此起了矛盾,釋永旭無法繼續在寺內立足,只能離開。

  但少林寺一方的說法與王雲鵬不同。一名在嵩山少林寺待了多年的工作人員透露,寺內文殊殿、法物流通處等四處房屋被釋永旭強占多年。釋永旭曾提出,寺裡要想清理物品收回房屋,要給他300萬元,後來減到了100萬元。寺裡不認可這個要價,這些房間就一直放在那,法物流通處的房子閑置多年甚至成了危房。

  針對此事,釋永亭並未談及當年的具體情形,只是告訴記者“後來寺裡不讓(釋永旭)在法物流通處幹了,最後那幾年不給安排工作沒活幹。”

  2003年,釋永旭離開了嵩山少林寺。按照王雲鵬的說法,其離開時,未被少林寺開除,戶口還在少林寺常住院,仍為少林僧人。對此,釋永亭還俗後的妻子郭桃也表示,釋永旭的戶口仍在少林寺。

  而少林寺的說法則是,2003年釋永旭自行離寺,其後活動和少林寺無關。

  牛心寺的大和尚

  早在離開少林寺前,釋永旭便已開始謀劃出路。

  大口鎮人溫俊霞與釋永旭相熟多年。據溫俊霞介紹,上世紀90 年代,釋永旭就以個人名義開辦了嵩山少林寺禪武學校,位置就在登封市,緊鄰少林十八盤,高峰時有四五百名學生。但近幾年來,釋永旭在武校上沒有投入太多精力,“永旭十幾歲就出家了,不是很有文化很會管理的那種人。”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今年上半年,該武校因缺乏合法資質,被登封市教育體育局撤銷辦校批準,5月27日,又被登封市民政局撤銷了民辦非企業登記許可。8月3日中午,該武校大門緊閉,鐵門內側還被塑料布封住,外人難以看清校內情況。

8月3日,釋永旭創辦的武校大門緊閉,校名牌匾已被摘下。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8月3日,釋永旭創辦的武校大門緊閉,校名牌匾已被摘下。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除了籌建武校,1996年前後,釋永旭還跟著釋永亭到大口鎮的牛心山做過幾次考察。牛心山位於洛陽市偃師市大口鎮,坐居登封市的嵩山少林寺和洛陽市的龍門石窟之間,距離二者均只有二十多公里路程。牛心山上還有一個牛心寺,官方稱呼為洪江寺。王雲鵬說,釋永旭當年到牛心寺考察時,寺裡早已破敗,香火稀少,甚至沒有上山的路。

  多名受訪者表示,2000年左右,釋永旭與大口鎮政府簽約,把牛心山承包了下來,租期70年,並開始翻修洪江寺,準備給自己找個落腳的地方。2003年離開少林寺後,他正式來到牛心山,成了洪江寺守門人口中的“大和尚”。

  牛心山腳下有一個山張村,隸屬於偃師市大口鎮。自從在牛心寺紮根,釋永旭便在山張村的肖窯溝附近置辦了房產。那是一處民房樣式的3層白色小別墅,環境幽靜,日常供其母親居住。

  房子正前方有一片100餘畝見方的水庫,72歲的山張村村民、前水庫管理員溫少祥說,那是1958年村集體自發修建的,村里人都用水庫的水澆地。但自從釋永旭來到村里,水庫就被他霸占了。

  8月1日,山張村村民王五生告訴新京報記者,2004年大口鎮鎮政府將水庫交由他管理,主要任務是在汛期觀測水庫水文狀況,隨時向政府報告。這份工作沒有工資,但好處是政府允許其在水庫中養魚,收成全歸他所有。

  2004年,王五生在水庫里投放了5000斤魚苗,正常看管、養殖了兩年。2006年的一天,釋永旭突然對他說,“這水庫是俺哩,是從俺山上流下來的水,魚也是我的,不是你哩。”王五生說,釋永旭沒收了他的魚,一分錢都沒給,還把他打了一頓。

山張村,釋永旭別墅對面的小水庫。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山張村,釋永旭別墅對面的小水庫。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多名山張村村民表示,釋永旭將水庫占為己有後截斷了水庫出水口,村里數百畝農田無法灌溉,導致農田減產。溫少祥說,這些年,沒有村民敢用水庫的水澆地,“天下雨就好點,天旱就旱著,收成差點。”

  對此,山張村的一名村委會委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釋永旭承包牛心山,走的是大口鎮的渠道,沒有和村里商量。早年間,多名村民因為取水澆地被打,此後,再沒人敢去和他理論。

  溫俊霞對此事的解釋為,釋永旭不僅承包了牛心山,還承包了山下的水庫,水庫中魚苗也是他投放的。溫俊霞還提到,投放魚苗是“供人過來旅遊釣魚”,但村民不僅在水庫中釣魚,還在晚上偷偷電魚。

  涉嫌操縱基層選舉

  根據偃師公安局7月30的通報,以釋永旭為首的涉黑涉惡犯罪團夥共16人,涉嫌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非法拘禁、擾亂社會秩序等違法犯罪活動。除了釋永旭,團夥還包括其二哥王雲龍、三哥王雲雷,以及大口鎮袁寨村的袁明山(外號“袁孬”)等6人。

  有消息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袁明山被定為釋永旭涉黑涉惡團夥的二號人物,5月15日被抓時,為袁寨村現任村委會主任。

  據溫俊霞介紹,袁明山與釋永亭為高中同學。正是在釋永亭的介紹下,袁明山結識了釋永旭。但溫俊霞認為,倆人只是朋友,生意上都沒有多少往來。

  據袁寨村村委會的一名幹部介紹,此前就是村委會委員的袁明山2018年再次競選村主任。當時,為了袁明山競選成功,釋永旭從自己開的武校里叫來二三十人,“把村委會大門一占,院子裡也擠滿了”。釋永旭還派人挨家挨戶串門拉票,稱誰不投袁明山的票就打誰。

釋永旭位於大口鎮廣場附近的居所,5月12日被警方查封。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釋永旭位於大口鎮廣場附近的居所,5月12日被警方查封。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袁明山競選時的一幕,不是第一次出現。8月1日,大口鎮焦村原村主任焦紀安告訴新京報記者,2008年焦村村委會換屆時,釋永旭帶著武校的學生前往現場阻撓選舉,還用汽車堵住了選舉會場的大門。

  按照焦紀安的說法,釋永旭之所以干涉焦村選舉,是因為焦紀安不同意將村里的一塊地承包給他。“那塊土地已經承包給別人了,要是再承包給他,‘一女二嫁’是犯法的。”

  焦紀安說,當時,村委會工作人員為防止釋永旭阻撓選舉,一共設置了五個選舉點,每個選舉點都把投票箱釘到了牆上,鄉鎮一級還在每個投票點附近安排了攝像機。“但五個選舉點,三個選舉點的票箱被他砸了,選票也被他撕了。”不過,焦紀安未能提供其他證據佐證上述說法。

  焦紀安還說,2010年,自己被人舉報貪汙了村里的修路工程款,並因此獲刑一年半。他認為是釋永旭在報復自己。溫俊霞也表示,舉報焦紀安的人正是釋永旭當年的法律顧問(已故)。

  對於釋永旭打人、鬧事的事,偃師本地官場一名與其相熟的人士表示,“他替人幫忙比較多,在山上那一片相對比較霸道”。這名人士稱,釋永旭有一群跟著自己的人(指武校的人),打人之類的事情不用臨時找人。“而且人家(釋永旭)打人打得很有規矩的,不會給你打傷,就是嚇唬嚇唬你,打你兩下。”

  接盤“新玄奘寺”

  儘管被警方定性為涉黑涉惡團夥的主犯,但也有人給予釋永旭正面評價。

  有山張村村民表示,釋永旭來村子後的一二十年間,出資修繕了村里的不少道路,還修葺了村里的兩間教室小學。釋永旭的大哥王雲鵬說,弟弟曾捐助過貧困大學生。溫俊霞表示,2008年汶川地震時,釋永旭曾捐款100萬元,但其未能提供相關證據。

  據河南洛陽網報導,至遲在2012年,釋永旭便已成為偃師市政協委員、偃師市佛教協會副會長。當時,他曾出資一萬餘元,為大口鎮敬老院捐贈了46套過冬棉衣。

  而在一名曾與釋永旭共事的偃師市佛教協會成員看來,“他能力強,能成事”。

  偃師為洛陽下轄縣級市,曆史文化資源豐富,玄奘故里就在偃師,市里還有一座上世紀90年代複建、有上千年曆史的玄奘寺。2007年,偃師市委市政府決心把玄奘故里打造成河南的國際名片,並得到了洛陽市的支持。根據規劃,玄奘故里文化旅遊景區內會再造一座新玄奘寺,總占地面積8.5萬平方米,大雄寶殿計劃設置6座配殿,還計劃修建高30多米的玄奘三塔。

玄奘故里景區的部分建築,外牆仍搭建著當年施工的腳手架,如今鏽跡斑斑。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玄奘故里景區的部分建築,外牆仍搭建著當年施工的腳手架,如今鏽跡斑斑。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根據玄奘故里文化旅遊景區介紹,景區規劃面積達7平方公里,項目總投資7.8億元,前期投資1.7億元。但因為項目資金出現問題,景區及新玄奘寺項目最終爛尾。

  8月1日,新京報記者在景區門口見到的一份文件顯示,為處理玄奘寺開發遺留問題,加快玄奘故里開發進度,處理相關債務債權問題,偃師市宗教局取消了此前新玄奘寺支持的項目法人資格,委託偃師市佛教協會全面接管。彼時,釋永旭已經成為偃師市佛教協會會長。

  在一名偃師市佛教協會工作人員看來,爛尾多年的項目,政府讓釋永旭來接盤,是因為“他能力強,能成事。”

  不過,釋永旭也沒能推進新玄奘寺的建設。8月1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大口鎮陳村的玄奘故里看到,占地廣闊的仿古建築,遠遠望去頗有氣勢,但走近看,仿古製式的路燈金屬外罩銅鏽斑斑,景區紅漆大門的油漆大片剝落,主殿旁的建築外仍有生鏽的腳手架。新玄奘寺內幾乎看不到遊人,香客寥寥。

  因涉嫌敲詐勒索被捕

  對於釋永旭,從巔峰跌入穀底只在一夜之間。

  7月30日晚間,偃師市公安局在官方微博上發佈通報,稱定於8月1日上午,在大口鎮大街召開釋永旭涉黑惡犯罪團夥主要成員的公開指認、現場揭發檢舉動員大會。

  7月31日,偃師市人民政府官網便發佈了偃師市佛教協會的聲明。聲明稱,鑒於釋永旭涉違法犯罪,依據《偃師市佛教協會章程》規定,經理事會研究決定,免去釋永旭偃師市佛教協會第四屆理事會會長、常務理事,理事職務。按照《漢傳佛教寺院住持任職辦法》規定,依程序免去其偃師市洪江寺住持職務。

  不過,原本定於8月1日上午的檢舉動員大會並未如期召開。當日淩晨2時許,偃師市公安局通報,因偵查工作需要,大會暫時取消。

  新京報記者在原定的檢舉大會現場看到,7月31日晚11時許,檢舉大會的舞台仍在。但8月1日上午8時許,舞台已被連夜拆除。當時,許多市民、村民因未收到大會取消的消息趕到現場,人群、車流彙集,一度造成交通堵塞。

8月1日,未收到公開揭發大會取消通知的市民蜂擁而至。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8月1日,未收到公開揭發大會取消通知的市民蜂擁而至。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攝

  同樣是8月1日上午,大口鎮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來到了袁明山被抓前任職的袁寨村。一名村委會委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因袁明山涉黑涉惡被警方查處,鎮政府經研究決定,暫停其一切職務。

  針對釋永旭涉黑涉惡一案,新京報記者從多名知情人處獲悉,該團夥的作案範圍涉及洛陽市下轄的偃師市、宜陽縣以及鄭州市下轄的登封市,釋永旭本人身家資產超千萬元。上述知情人表示,最初,是登封警方在掃黑除惡活動中查明了釋永旭的一些犯罪情況,並準備對其進行抓捕。但因為釋永旭在宜陽縣也有犯案,後經河南省公安廳指派,由洛陽市公安局併案查處。而洛陽市公安局又將案件交由宜陽縣警方異地查處,偃師警方負責配合。

  2019年5月12日下午,釋永旭本人被宜陽縣公安局工作人員帶走。據財新網報導,5月13日,偃師市政協方面就收到了宜陽縣公安局有關釋永旭涉嫌犯罪的函件,並於5月14日停止了釋永旭的市政協委員資格。

  7月23日,釋永旭因涉嫌敲詐勒索罪被正式批捕,王雲鵬稱,其現羈押於宜陽縣看守所。

  新京報記者 王文秋 雷燕超 付子洋 實習生 湯子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