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莉想帶女雙重回巔峰 場上雷厲風行心中很慈悲
2019年08月04日09:31

潘莉
潘莉

  俐落的短髮是潘莉的標誌性造型,這也讓“女強人”的形象深入人心。

  潘莉出現在場地邊總是馬力全開,走路帶風、擲地有聲。場上任何的問題,都很難逃過她犀利的眼睛,那時而爆發的洪亮提醒,時而又會耐心囑咐的極小細節,提醒著你,這才是“高速運轉”的工作寫照。

  在訓練場上,“女強人”自然不會溫柔,潘莉是女雙女生們眼中公認的“嚴厲型”教練。但是在場下,她的細心和體貼也洞悉著隊員們的成長,堪稱“慈母型”。

  欲帶女雙重回巔峰

  在女雙組的鼎盛時期,人們對國羽女雙決賽會師、包攬前三這樣的新聞司空見慣。2016年里約奧運會後,隨著一批老將的相繼退役,潘莉接手女雙組主管教練,擺在她面前的是後備人才的青黃不接。陪伴著女雙組一路風雨兼程的她有過失落,有過猶豫,但是她勇於直面自己心中的女雙情結。執教近20年的她,想在退休之前帶著國羽女雙重回巔峰。

  2016年,陳清晨和賈一凡還跟在於洋、趙芸蕾等大姐姐後面訓練,那時的她們每天的訓練任務就是陪大隊員殺球,還沒來得及想像2020年東京奧運會,就被迅速推到了台前。也是從那時起,潘莉開始認真瞭解起兩人的性格特點、技戰術發展方向,每天與她們耳鬢廝磨,盯著她們訓練。

  在潘莉看來,進入國家一隊的隊員肯定是技術很有特點的,但也存在著一些薄弱環節。一次訓練,潘莉建議賈一凡嚐試一些反手過渡球,可以多用反手勾對角去接殺。而賈一凡的回答卻讓她大吃一驚,“潘導,我反手一條線都不會。”這讓原本還有點著急的潘莉冷靜下來,拿上球拍講解起了反手基本動作的技術要領。

  隨著瞭解的深入,潘莉發現,認真的陳清晨需要多去鼓勵,膽子大的賈一凡則是陽光普照型選手。這兩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生進步很快,她們一路“坐火箭”似的,直接飛上2017年世錦賽女雙冠軍領獎台。冠軍拿到手後,潘莉喜悅之餘,對女雙前進的路有了更深遠的考量。

  急與慢、變與定

  為了提高女雙組的整體水平,保證訓練課的對抗強度,在雙打主教練張軍的提議下,專家組對女雙組進行了會診,並在全國範圍內舉辦了適齡女雙隊員的選拔。潘莉聽取了專家們的意見,並吸收了有潛力的苗子到國家隊進行培養。但是,全面飛躍需要時間的積累。性子特別急的潘莉知道,培養隊員急不來,所以她只是對每一堂的訓練課要求更嚴格了。

  進入2019年以來,國羽女雙分為兩組平行訓練、競爭。潘莉表示,這樣能夠激發教練員的創造性和責任感,對年輕教練也是促進。同時,從年初女雙和女單組的合練課開始,潘莉渴望隊員們在訓練中有更多元化的豐富。“和女單組練,對於遠身球以及跑動有很好的提高。”平日裡,潘莉所做的一切都是和隊員們相關,甚至在南寧蘇迪曼杯比賽期間,她的寶貝兒子田源作為誌願者身在同一個場館內,她都沒空去見上一面。

  1999年,潘莉進入國家二隊執教,將張潔雯、杜婧、張亞雯、於洋、王曉理、趙芸蕾、田卿等一大批優秀後備人才培養輸送到一隊。從當年的86後隊員,到如今的00後,潘莉說自己的教學方式也在改變。曾經,她更多是要隊員服從訓練計劃,如今她不會逼得像以前那麼狠了。“也許年紀大了,心軟了。但是,我覺著教練確實應該給隊員們留一些空間,不能扼殺她們的一些想法。”

  在潘莉看來,隊員們需要不斷突破極限,提高自己。至於那個極限的度,她會在朝夕相處中做到心中有數。曾經,隊員們練得扛不住時,潘莉會激勵道:“我現在可以放過你們,但對手永遠不會放過你。”如今雙流集訓,因為訓練強度大,潘莉有時會心疼的說:“我都不好意思要求你們了。”但得到了這樣的回答:“您會不好意思,但是對手不會不好意思!”眼見著隊員們的成長潘莉感到欣慰。

  “潘導,你別總是皺著眉頭啊!”陳清晨隔三差五就“要求”潘莉眉心舒開,她也試過,但是人一進入想球的時候,完全顧不上眉頭是不是皺著。她說:“我儘可能不皺眉頭,但是如果鑽進戰術裡面,你們就不要在意我的表情。也不要在意我說話的語氣,說得急也都是針對球。”

  賽場上,潘莉的臨場指揮方式會因人而異,比如激情型和內斂型就需要不一樣的調動。她說:“我表情豐富誇張時,肯定是在對著陳清晨和賈一凡。如果黃雅瓊還打女雙,我會儘量讓自己沒有表情,因為她性格內向,需要心定。”

  今年,女雙組的成績有了穩步的提升,在與日本女雙的對抗中也不落下風。陳清晨/賈一凡先後在全英、馬來西亞和亞錦賽摘得三金,杜玥/李茵暉也初嚐超級300賽之德國公開賽冠軍滋味,李汶妹/鄭雨、劉玄炫/夏玉婷、董文靜/馮雪穎也是衝勁十足。潘莉說:“能力和多拍相持有進步,但是面對世界上的優秀女雙,我們還需要再大踏步前進。”

  (羽毛球雜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