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豪首個中國個展開幕:他畫出了《魔戒》里的中洲
2019年08月04日18:02

原標題:約翰·豪首個中國個展開幕:他畫出了《魔戒》里的中洲

英國作家托爾金的《魔戒》曾被認為不可能拍成電影,然而18年前,彼得·傑克遜導演的電影《指環王》一經上映,便引起巨大轟動,恢宏壯麗的中洲景像在大銀幕上徐徐展開,書中那些奇詭的描寫轟然落到實處。

電影《指環王》三部曲在畫面上的成功與兩位插畫師密不可分:約翰·豪和艾倫·李。他們都曾為《魔戒》繪製大量插畫。在電影開拍前,兩人均應導演彼得·傑克遜邀請赴新西蘭,為《指環王》三部曲電影做概念設計。

約翰·豪。攝影:Fataneh Howe

2015年,艾倫·李攜新書參加了上海國際文學周。4年後,上海國際文學周迎來了中洲世界的另一位著名藝術家約翰·豪。

令人驚喜的是,除了新書《中洲旅人:從袋底洞到魔多——約翰·豪的中洲素描集》,讀者此次還有機會看到大量藝術家原版畫作。8月4日,他的首個中國個展“中洲旅人——約翰·豪藝術展”在思南公館開幕。

約翰·豪最大規模海外展覽

與藝術家曆次在其他國家的展覽相比,本次中國個展共展出105幅作品,其中包括99幅插畫真跡,是藝術家在其海外展覽中展品數量最多的一次,其中包括甘道夫對戰炎魔、中洲旅人等多幅《指環王》中的“名場面”。

史矛革

展覽由著名設計師、“中國最美的書”獲獎者陸智昌策劃,在展品方面與藝術家共同選定,呈現方式包括畫作、實體展示及多媒體播放等。展覽包含約翰·豪創作於1979年甚至更為早期的作品,展現了其不同創作階段藝術巔峰。跟隨這些作品,讀者可以一路追溯約翰·豪的繪畫人生,瞭解他如何從一個學畫少年蛻變為今日風格奇崛濃烈的藝術大師。

展覽中,約翰·豪的多種繪畫嚐試都有所展示,包括素描、水彩畫,使用材料包含鉛筆、彩鉛、墨水等,還呈現了部分藝術家在創作中使用的個人物品,讓觀眾從多個角度感受約翰·豪在創作過程中的觀察、思考與探索。

約翰·豪特意為此次中國個展手繪一條龍,作為為展覽的主視覺。他為尚未發售的《2020年冰與火之歌官方年曆》新作的插畫“冰蜘蛛”也將在展覽中首次公開展示。

“約翰·豪有多變的風格,有些大家並不瞭解。此次展覽我們也有選擇一些他不太為人所知的作品,這樣才能更全面地反映出約翰·豪的水平。《指環王》三部曲共獲得過17個奧斯卡獎項,這個成就至今沒有被打破,可見這些幕後工程的水準。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只把約翰·豪作為托爾金的一個附庸,以現在的方式全面展現約翰·豪的藝術人生,是更恰當的。” 世紀文景托爾金系列圖書責編沈宇介紹,策展除突出約翰·豪最廣為人知的“中洲”系列作品,也加入了他一些其他風格和主題的畫作,旨在讓大家全面瞭解和走近這位藝術家。所有作品均為約翰·豪本人收藏,從他瑞士家中運到上海。

從插畫到電影,他描繪了托爾金筆下的中洲

約翰·豪1957年出生於加拿大溫哥華,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長大,畢業於法國斯特拉斯堡藝術學院,現居瑞士。

托爾金筆下的中洲世界,是約翰·豪藝術生涯中濃墨重彩的一筆。他與托爾金的緣分,可以追溯至學生時代:因為圖書館的《魔戒》太搶手,第一部總是別人借走,他不得不從第二部《雙塔殊途》進入中洲,自此一發不可收拾。

黑塔

自1990年代始,約翰·豪開始為多版《魔戒》《霍比特人》等作品創作插畫,這為他贏得了極高的聲譽。不僅如此,諸多奇幻主題的物品也出自他的筆下:《貝奧武夫》桌遊、安妮·麥卡菲(Anne McCaffery)所著小說的封面、萬智牌牌面、童書。

他畫作能夠將強烈的戲劇衝突凝結於一瞬,也富有讓奇幻看來像史實的真實感,這給予了彼時正考慮將《魔戒》改編為電影的彼得·傑克遜很多啟發,畫作中隱隱展現出未來成片可能呈現出的視覺效果也讓年輕的導演興奮不已。

那時候約翰·豪還沒有出版過任何的作品合集,迫使導演在舊書店、托爾金讀者團體以及互聯網上展開了對他作品的“狩獵”。最終在1997年,彼得·傑克遜鼓起勇氣與他通了電話。這一通電話讓約翰·豪在電影拍攝地新西蘭度過了18個月的時光,也一舉奠定了影視史上的傳奇系列片。

彼得·傑克遜認為約翰·豪筆下的甘道夫形像是他所見過的,描繪托爾金小說中巫師形象最傳神的作品。而這也對彼得·傑克遜的《魔戒》影視化過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魔戒》電影中,甘道夫飾演者伊恩·麥克萊恩試裝長達數個小時,就是為了讓形象更加貼近於約翰·豪的畫作。

三幅甘道夫畫作是展覽的核心

展覽在思南公館的一幢三層老建築中舉行,三層樓將展覽自然地分成三個部分。一樓主要圍繞約翰·豪的生平和繪畫基本功展開。

一進入大廳,左手邊就可以看到約翰·豪外祖母1890年繪製的一幅《西庸古堡》,筆觸細膩,從中似乎可以看到約翰·豪繪畫天賦的某些家族來源。旁邊是約翰·豪和妻子法坦妮·豪的兩張照片,照片中,法坦妮身著中世紀服裝,約翰·豪則穿著15世紀形製的盔甲。盔甲是約翰·豪非常喜歡描繪的一個主題,在他繪製的一些身著盔甲的武士形象中,總能看到他自己的影子。

另一個小展廳內展示了約翰·豪的生平,包括他的大量生活照,他讀書時的成績單,和一張他1978年至1979年期間在藝術學校畫的自畫像。在自畫像中,他坐在雲端上方的高椅子上作畫。時隔40年,約翰·豪已經不記得自己當初的想法,但他說:“回首前路,有幾件事是清楚的:藝術家的職業生涯基本上是孤獨的,雖然高處意味著壯麗的景色,但它也是一個不穩定的位置,幾乎沒有犯錯的餘地。”

二樓是“主題展”,主要以約翰豪·熱愛、常用的一些場景、主題和意象劃分為幾個主題,盔甲、龍、建築、風景……每個主題都包含一系列畫作。

約翰·豪和艾倫·李的中洲插畫各擅勝場。如果要說區別,艾倫·李曾笑稱,約翰·豪致力於中洲的“黑暗面”。甘道夫對抗炎魔的主題,他就畫過不下五六次,在這一展廳可以看到一組約翰·豪所畫的炎魔,暗與火、紅與黑的配色,繪製出巨大的衝擊和張力。

幾番鋪墊,走上三層,就進入了重頭戲“中洲世界”。這裏展出了大量約翰·豪為托爾金筆下的中洲世界繪製的插圖,以及為電影《指環王》繪製的設計稿。三幅甘道夫的畫作掛在展廳最顯眼的位置。

“這是展覽中最重要的三幅畫。”世紀文景托爾金系列圖書責編沈宇介紹,展覽的名字就來自其中一幅名為《中洲旅人》的畫作,在畫中,灰袍尖帽的甘道夫站在樹下,遙望中洲。

甘道夫

另一幅《灰袍甘道夫》曾獲得彼得·傑克遜的極大讚譽,他曾說過,“約翰·豪所畫的甘道夫闊步雨中是我所見過描繪托爾金筆下巫師的插畫里最出色的——流浪漢似的衣著和鷹隼般的凝視將畫面張力捕獲其中,完全超越了尖帽巫師老生常談的形象。”據說,彼得·傑克遜就用《灰袍甘道夫》這幅畫中的形象,從荷李活獲得了電影投資。然而這幅畫原作於1997年被盜,只能以複製品展出,成為本次展覽最大遺憾。

據悉,展覽將持續至8月31日。8月14-17日期間,主辦方還特別邀請約翰·豪來滬與讀者見面,舉辦“新書發佈暨大型新書籤售會”、“中洲旅人之夜——讀者見面會”、“約翰·豪大師工作坊”、“大師素描網絡直播”、“小型簽售會”等系列活動。

據悉,展期內,約翰·豪將作為2019上海國際文學周的嘉賓出席各類文化活動,與讀者展開交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