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稱帶女兒赴京看病卻被視為上訪 留絕筆信求助
2019年08月04日19:25

  原標題:稱帶女兒赴京看病卻被視為上訪遭長期不公正對待,徐州教師夫婦留絕筆信求助

▲求助信中貼出的全家福照片。
▲求助信中貼出的全家福照片。

  “當您看到這封求助信時,我和先生已經在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 今日上午,一份舉報求助信在網絡流傳。舉報人李秀娟稱,她女兒被同學無意傷害導致左眼失明,自己和丈夫因此事長期遭到當地有關部門的不公正對待。現無法承受壓力,產生輕生念頭。

  今日中午,新京報記者撥打李秀娟電話,接電話者自稱是李秀娟的女兒,其表示,父母一早外出,沒有帶手機,至今未歸。

  下午,徐州豐縣縣委辦公室一工作人員表示,據派出所消息,兩人目前無生命危險,當地已經成立調查組介入調查,後續情況將進行通報。

  

  網傳求助信發佈於江蘇徐州當地一個自媒體公號,發佈者名為“李秀娟”。求助信的發佈對象為“親愛的老師同仁,全國網友,各級領導”,其開頭即表明,“當您看到這封求助信時,我和先生已經在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

  舉報者自稱名為李秀娟,和丈夫都是徐州豐縣周樓小學老師,有一兒一女,女兒今年10歲,兒子今年2歲。

  關於具體求助內容,上述信件中表述為,女兒嘉嘉在9歲時,在徐州豐縣實驗小學受到同學無意傷害致失明。2019年2月底,“距離女兒眼睛被同學無意傷害致殘已經快10個月了,女兒的左眼一天天黯淡,我們抱著一線希望決定到北京複診。我定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車票並預約了同仁醫院的眼科掛號。”

  文中寫到,出發之前,3月1日晚,徐州豐縣教育局信訪辦公室主任丁攀、梁寨鎮中心校領導陳晨、張超和王會計來到李秀娟家中,要求其退掉3月3日去北京的車票。約半小時後,家裡又來了4位民警,“他們以我涉嫌尋釁滋事為由要將我帶走。”

  作者稱,當問對方為何要將自己帶走時,遭豐縣城東派出所副所長羅烈扇巴掌,隨後被帶走。“第二天下午,副所長羅烈來給我錄口供,他要我承認我3月3日去北京是上訪的。”“羅烈要求我簽字承認上訪並接受行政處罰,罪名是尋釁滋事。”作者稱,自己拒絕簽字,隨後被送往徐州拘留所。

▲作者在求助信中發佈的其女兒的診斷證明。
▲作者在求助信中發佈的其女兒的診斷證明。

  

  作者在文中寫到,自己在拘留所里回憶起曾在北京去信訪局反映過女兒被傷害一事,懷疑此次計劃去北京被攔與自己有信訪記錄有關。其回憶,2018年3月12日,女兒嘉嘉排隊放學期間,同班的兩名同學發生衝突,其中一人的衣服拉鏈被甩進嘉嘉的左眼,被鑒定為八級傷殘。一年多來,因無法就賠償問題達成一致,自己和丈夫開始走法律程序。

  文中稱,2018年7月,李秀娟帶著女兒去了北京同仁醫院,被告知無法治癒。回家前一天,她到信訪局反映了女兒被傷害一事。離開時被豐縣的一位趙姓官員攔住,讓她先回家。此後,李秀娟所屬的教育局也對其進行談話,並下發處分文件。“我的丈夫被多次批評談話,被撤職”。其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透露已有輕生的想法。

▲李秀娟在求助信中發佈自己被處分的文件。
▲李秀娟在求助信中發佈自己被處分的文件。

  今日中午,新京報記者撥通李秀娟留下的電話,接電話者自稱是是李秀娟的女兒嘉嘉,今年十歲。她說,“媽媽和爸爸一大早就出門了,手機也沒帶,目前只有她和2歲的弟弟在家。”嘉嘉稱,媽媽“昨晚哭了”,今天父母出門時,只給自己留了一些麵包和水。至於去向,目前尚不得而知,也無法取得聯繫。

  談起自己眼部的病情,嘉嘉說,她此前在學校時有兩位同學打架,其中一位同學的校服拉鎖彈到她的眼睛,導致她左眼失明,之後曾去北京治療。

  15時許,嘉嘉在電話中說,今天很多人給她打電話,弟弟情緒不好,一直在哭鬧,“有一位阿姨在家裡給我們做午飯,做完就走了”。目前,其父母仍未回家。

  

  對於李秀娟疑留絕筆信後失聯的情況,今日下午,豐縣城東派出所一民警稱,目前該案件已移交給豐縣公安局政治處及豐縣縣委宣傳部,當新京報記者多次確認該派出所是否出警、李秀娟是否安全時,對方表示“沒有接到家屬報警”。

  16時許,新京報記者從豐縣縣委辦公室一工作人員處獲悉,其目前已收到派出所消息,兩人已經找到,當地已經成立調查組介入調查,後續詳細情況將進行通報,“人沒事,在哪兒找到的不清楚。”

  新京報記者多次致電梁寨鎮周樓小學一位分管教育的校長電話,無人接聽。截至發稿時,李秀娟本人電話已無法接通。

  今日18時許,女教師通過微信給新京報記者發來了一個定位,顯示其位於徐州市泉山區風景區湖邊。新京報記者嚐試撥打微信電話,對方未接聽。

  新京報記者隨即向徐州市公安局、豐縣公安分局報警。徐州市110指揮中心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此前曾收到豐縣公安局消息,稱兩人無大礙,新的報警信息,會及時反饋給豐縣公安局進行核實。豐縣公安局接警中心一工作人員稱,對於記者反映的情況將請示上級,彙給徐州市公安局。

  徐州市委宣傳部一工作人員表示,對於夫婦舉報信中的內容,已經成立調查組展開調查。並稱,尚未找到當事人。對於舉報人發送位置後失聯,該工作人員稱,“我們也找不到了,不知道他們拿著手機在哪。”

  隨後,記者將舉報人最後發送的位置轉發給了該工作人員,其表示會立即派人去找。

  新京報記者 倪兆中 張熙廷 張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