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罰50億美元又面臨壟斷調查 Facebook如何掙脫泥潭
2019年08月03日09:01

  剛被罰50億美元又面臨壟斷調查,Facebook如何掙脫泥潭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來源:懂懂筆記

  一邊是可能永遠看不到未來的Libra穩定幣,一邊是二季度近乎腰斬的淨利潤。35歲馬克•朱克伯格和15歲的Facebook,走到了自己的時代分叉口。

  本週二,Facebook公佈了直接用電腦閱讀人腦研究項目的進展情況。據悉,該設備可以讓人們直接用大腦中的想法輸入文字。目前,研究人員與三名正在接受癲癇治療的患者合作,在這些患者的大腦中植入了電極。

  就像埃隆•馬斯克用計算機連接老鼠的大腦讀取信息一樣,Facebook的這種“腦機”看上去同樣非常科幻。或許就像科幻電影中所呈現的一樣,計算機連接大腦在未來將會成為常態,但如今它依然處在研究的早期階段,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科技巨頭和頂級研究機構都將保持這種持續投入的狀態。

  而當下Facebook正面臨著來自社會公眾以及政府監管部門的雙重壓力。或許,相較於“腦機”,如今這家社交網絡巨頭更需要的是盡快獲取收益的產品。

  50億美元巨額罰款的背後

  7月25日淩晨,Facebook公佈了截止6月30的2019財年第二季度財報。根據財報顯示,Facebook第二季度營收為168.86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28%。但在淨利潤方面,因為受到此前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50億美元的巨額罰單影響,其當季淨利潤為26.16億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49%。

  換個角度來看,在承受巨額罰款的同時,還能獲得26.16億美元的淨利潤,Facebook堪稱超級印鈔機。同時,其整體營收和活躍用戶數量還獲得了一定程度的上升。這樣的成績,對於成立15年的Facebook來說已經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成績。

  但所有這些增長對於Facebook而言,並不代表著風險的解除。

  從收入結構上來看,Facebook目前依然極度依賴廣告業務的營收。財報顯示,Facebook第二季度來自於廣告業務的營收為166.24億美元(占總營收的98.4%),比去年同期的130.38億美元增長28%。其中移動廣告占比約94%,同比增長3%。

  在這種營收結構下,過去幾個季度Facebook一直面臨政府監管和用戶質疑的雙重考驗。隱私泄漏和涉嫌壟斷的烏雲,一直都圍繞在其身旁不曾散去。儘管不能算是“牆倒眾人推”,但隱私泄露問題已經讓Facebook遭到來自全球多個國家的調查,朱克伯格本人也曾到美國國會參加聽證會,接受各方的質疑。

  最終,Facebook在英國、法國、西班牙、土耳其、巴西等多個國家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處罰。而Facebook在美國本土接受的罰款就是支付50億美元得以與聯邦貿易委員會達成和解,朱克伯格本人也失去了隱私權方面的最終決定權。

  或許50億美元對於去年收入高達560億美元的Facebook並不算什麼。但是隱私泄漏事件給Facebook帶來的負面影響,包括遭致全球用戶和政府部門的不信任,才是更為嚴重的。這種不信任帶來的負面作用或許要更為長久。

  在最近的財報電話會議上,Facebook的CFO大衛·維納表示,預計公司恒定貨幣收入增長率將繼續減速,第四季度和2020年將出現更明顯的放緩。其中主要原因是“廣告定位相關的阻力和不確定性。”

  他認為,Facebook接下來會面臨一些巨大的挑戰。第一個是監管變化,如去年歐盟的通用數據保護法規,該法規旨在賦予個人控製其數據的權力,包括要求公司披露其數據使用方式或要求其銷毀數據的能力。

  第二個,就是關於操作系統、隱私問題以及可能對測量目標造成的影響。維納表示:“對於蘋果或Google的移動操作系統,更嚴格的隱私規則可能會成為Facebook追蹤或收集用戶信息的能力的挑戰。”

  除了隱私監管之外,反壟斷調查也接踵而至。7月24日,美國司法部表示正在展開一項廣泛的反壟斷調查,以確定占主導地位的科技公司是否在非法扼殺競爭,而Facebook正是其調查對象之一。對於Facebook的質疑,調查機構強調“整個線上廣告支出,都被其和Google兩家公司佔據了。

  一旦最終被認定壟斷,對於Facebook的廣告營收又將是一次嚴重的衝擊。畢竟,等著分食Facebook廣告蛋糕的互聯網企業不在少數,Twitter和Snap這樣的競爭對手早已虎視眈眈。

  顯然,面對尷尬的營收結構,Facebook也一直在拓展新的業務,比如推出穩定貨幣Libra。不過,由於Facebook的用戶規模過於龐大,Libra的推出在招來外界巨大關注的同時,也引來空前的非議。

  Libra可能永遠也見不到未來

  作為Facebook目前最為重視,也是爭議最大的項目,Libra走的並不順利。朱克伯格在新財報發佈後的電話會議上表示,未來幾年,商業和支付是產品開發的投資重點。這也顯示了他對該項目的高度重視。

  與此同時,由於擔心Libra會與各國現有主權貨幣競爭,包括美國在內的一眾發達國家都對Libra持謹慎態度。前不久,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專門針對Facebook Libra舉行了一場聽證會。Libra項目負責人大衛·馬庫斯出席聽證會,並回答了眾多議員的質詢。

  有議員擔心:“美元代表著我們可以影響世界經濟秩序,Libra會如何影響美元?”馬庫斯回應:“我們不想和美元競爭,我們正在和美聯儲等組織進行積極談話,確保不會對美元造成影響。”

  不過,相較於美國的監管部門,七國集團(G7)方面對於Libra的態度似乎要更加強硬。根據路透社此前的報導,七國集團(G7)的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曾表示,包括Facebook Libra在內的數字加密貨幣引發了人們的極大擔憂,必須要給予最可能嚴厲的監管,以確保不影響全球的金融系統。

  面對質疑,Facebook方面將該項目進行下去的態度也非常堅定,大衛·馬庫斯透露,Libra相關負責人正在努力與G7、瑞士合作,來解決監管和信任問題。但堅定發展Libra的同時,對於投資者Facebook依舊發出了警告。

  在二季度財報中,Facebook提醒投資者,雖然它預計在2020年推出其天秤座數字貨幣,但許多因素可能會阻止這種情況發生。對於這些阻力和因素,Facebook也承認主要來自立法者和監管機構。

  Facebook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文件中這樣表示,“天秤座已受到多個司法管轄區政府和監管機構的嚴格審查,我們預計這種審查將繼續進行。”

  對於Libra的未來,Facebook表示無法保證該產品或相關產品及服務能夠及時提供,也可能根本無法提供。這一表態也說明,Libra最壞的結果可能是無法問世。這顯然是Facebook不願意看到的,但遺憾的是,最終的決定權並不在它手上。

  此前,吳軍博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談論到Google、蘋果等一眾矽谷巨頭,他認為Google在安卓之後便沒有了改變人類社會的創新,而蘋果更是一直在吃喬布斯時代留下的老本。如果將目光聚集到Facebook身上,似乎也能看到一些同樣的問題。

  雖然Facebook貴為坐擁5600億美元市值,但是縱觀其這些年的發展曆程,在Facebook上市後,似乎並沒有再拿出更多成功的創新,比如獨立打造出一個新的超級應用。外界認為Facebook更多是在通過不斷收購來擴充自己的賽道。

  的確,收購優質資產確實能讓企業在營收、利潤等方面更上一層樓,但對於一個創新型的科技巨頭而言,其目前所處的困境顯然無法靠收購來解決。雖然飽受非議,但坐擁20多億用戶的Facebook依然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對其而言,相較於Libra,重建社會信任和提升內部的創新能力,才是未來的重中之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