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瞭解的嬉皮士巴菲特
2019年08月03日13:15

  一個早晨,一對老夫妻躺在床上。

  “我有點想吐,你能幫我拿個盆子嗎?”女人感覺很難受。

  男人跑出了臥室,叮叮咚咚一陣亂響。他拿了一個漏盆走到女人面前。

  女人看著他,面色鐵青。

  “啊抱歉,我拿錯了。”

  男人轉身跑走,又是一陣叮叮哐哐。

  他又拿著剛才的那個漏盆回來了,不同在於漏盆下面墊了一個盤子。

  女人此刻的心裡是崩潰的。

  而這個男人就是我們的“股神”沃倫·巴菲特。

  在講述2008年金融危機的經典電影之一《大而不倒》里,出場不到一分鍾的“巴菲特”再次成為了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次貸危機來臨時,西裝革履的投行老闆們個個自顧不暇如臨深淵,金融機構都借不到錢、只好找巴菲特續命;遠在美國的另一邊的老年肥胖身著舊T恤的巴菲特正在給孫女們買冰淇淋,接到幾十億的借錢電話時,他保持著遞出10塊錢甜品費同樣的表情。他輕快地回絕了電話那頭的要求。投行老闆又打過來,他又接通了,再次笑嗬嗬地應對。

  在巴菲特一生的夥伴芒格寫就的《窮查理寶典》中,我們知道老巴對華爾街並不熱情,他和芒格曾直斥其貪婪與冷血。

  但最後老巴還是雪中送碳,挽救了投行。只要對方給了一個公平的價錢,他就會出手。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一個生意人。在多年前,他也同樣慷慨投資過一家華爾街金融機構,而那卻險些成為他的滑鐵盧。

  叛逆小子

  巴菲特是家裡的老二、唯一的兒子,1930年出身在美國奧馬哈的一個普通家庭。在他出生之後一年,他的父親就失業了。那時正是大蕭條,而他的父親恰好是一名股票交易員。

  雖然從事的是交易員的工作,但巴菲特卻說他的父親根本不在乎錢。“我父親堅信萬事萬物有的內在自有評分(inner scorecard),從不擔心別人如何評價自己。 如果你知道為什麼你要做你正在做的事,那就足夠了。”

  他的母親也精明於數學。他遺傳了父母的基因,從小就喜歡數字,這讓他很早開始接觸商業。在他5歲的時候,他就開始挨家挨戶賣可口可樂、賣口香糖、賣報紙雜誌。他之所以喜歡這項遊戲,是因為他覺得這可以讓他做自己的老闆。 “我可以安排自己喜歡的路線來賣報紙。我一天賣500份報紙,每一份報紙賣一便士。 為了獲得複利, 那一便士被換成了別的東西。”

  除了數字,年少的巴菲特同樣沉迷於閱讀。年紀稍長的時候,周圍的男生都喜歡看《花花公子》,他卻買了一本《穆迪手冊》(一家股票評級機構的出版物)。在紀錄片《成為巴菲特》中,巴菲特翻看那本老舊的穆迪手冊時的表情猶如在看一本珍藏的家庭相冊。“這對我來說像是天堂。”曾經比爾·蓋茨的父親讓比爾和巴菲特在紙片上寫下一個對他們幫助最大的品質,他倆不約而同地寫下了 “專注”。

  在離開奧馬哈之前,巴菲特的童年都還是快樂的。轉折發生在他12、3歲的時候。在母親的熱衷之下,父親開始參選共和黨議員,他們全家搬到了華盛頓。突然離開童年的小夥伴,這讓巴菲特沮喪。更糟的是母親時常頭痛,她會在家裡亂砸東西。這讓孩子們感到害怕。

  “我這一生收到的最好的禮物,就是我出生時遇到的那位父親。”——巴菲特對父親的感情顯然深過母親。

  華盛頓的孤獨讓他覺得難受,他厭惡起了那裡的學校。在華盛頓的中學,他的老師為了養老都會購買AT&T(美國電信)的股票。有一天,巴菲特拿著10股AT&T的賣空(即看跌AT&T)憑證走到了他老師的面前。他本來故意想把老師氣得發瘋。

  在他16歲離開中學時,他不想去上大學,想去炒股。雖然最終他還是勉強就讀了內布拉斯加大學,不過他只讀了三年就完成了本科學業。他不是一個“好學生”,但這個楞頭青年還想去哈佛商學院深造。當時的面試官給他當頭潑了冷水:忘了這件事吧,你不會被錄取。

  他也沒有灰心。他從一本書里找到了哈佛商學院教授的聯繫方式,據說他提筆給教授寫了封信:“教授,我以為你已經死了,沒想到你還活著。”

  總之,巴菲特最終被錄取了,從此師從對他有深遠影響的卓越投資家格雷厄姆。

  “當我畢業時,我開始賣股票。 我當時20歲,看起來像16歲,表現得像12歲。所以我自己並不是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交易員。”巴菲特如此形容自己早年的交易員生涯。

  這種“逗逼”既視感不僅僅表現在他的工作上,更體現在生活上。

  當他參加第60個同學聚會時,他認識了一個女孩。在和那個女生約會時,他問女生:你記得我們看的第一場電影是什麼嗎? 女生說:不記得了,但我記得看電影時你用一輛靈車接的我。

  是的,就是下圖這輛靈車。那個叼著煙穿著不合身襖子的人就是巴菲特。

  天才總是偏科的。巴菲特說自己對藝術完全不敏感。“我都不知道我住了幾十年的臥室和客廳的牆壁是什麼顏色。”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是別人眼裡真正的行為藝術家。

張嘴畫畫的老巴
張嘴畫畫的老巴

  伯克希爾哈撒韋

  當巴菲特1956年回到奧馬哈時,他不知道他該做什麼。

  在老朋友的支持下,他以105100美元起步成立投資合夥企業(“我是那100美元”);到1962年,公司搬到了基偉大廈,而那時候他們已經投資了700萬美元,盈利可觀。有長達6年的時間,那家公司就是沃倫·巴菲特一個人的品牌,他漸漸成為被人所知的“巴菲特”。

  60年代早期,巴菲特看中了伯克希爾,那時候它是一座北方的註定會消失的紡織廠,是做著差勁生意的便宜股票,其管理層正考慮關閉工廠。

  該公司會賣掉一些紡織機,並用此收入來回購股票,以此提升股價。因此巴菲特從1962年開始,在每一次伯克希爾公司賣出紡織機後,購入該公司股票,等待該公司回購時賣出,以賺取股價上漲的利潤。——那時候的他正是以投資便宜股票起家,被形容為“撿菸頭”。

  1964年,隨著巴菲特手中伯克希爾公司的股票越來越多,當時的伯克希爾總裁Stanton向巴菲特承諾,他要把伯克希爾賸餘的股份,以每股11.5美元的價格從巴菲特手裡買回來,但是幾個月後,該公司最終的書面回購價格定為11.375美元。每股少了0.125美元的收益。

  巴菲特感覺自己被欺騙了 。1965年5月, 巴菲特買了足夠多的股票乃至控製了公司。他換掉了管理層。

  所以,擁有如今廣為人知、每股價值高達312000美元、市值超5000億美元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其實是一場撿菸頭撿來的意外。

  如果說格拉漢姆讓巴菲特學會買菸頭股,那麼查理·芒格讓他意識到,那並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如果股票足夠便宜,投資人不會在乎它的管理層的好壞。 芒格推動巴菲特尋找價格合理的好公司,而不是好價格的合理公司。在這樣的原則下,巴菲特得以投資可口可樂——這使得伯克希爾成倍擴大,且幾乎不會犯什麼錯誤。

  1969年底,巴菲特關掉了投資合夥公司,同年擔任伯克希爾的主席。關閉公司的原因是他們認為華爾街投行把個人利益置於客戶利益之上。“當時華爾街江湖騙子橫行,但華爾街還對此一致稱讚。我知道這是什麼遊戲,我不想在裡面玩。”60年代末,華爾街的假賬以及建立在假賬上的兼併誤導著大眾。巴菲特和芒格都有自己的道德準則,對靠騙人來賺錢不感興趣。

  在伯克希爾,沒有理事委員會、沒有公關部門、沒有投資者關係、沒有HR部門,它沒有任何形式上的東西。“我們不跟分析師見面,我對分析師怎麼看伯克希爾不感興趣 。我對投資人怎麼看待公司感興趣。”巴菲特解釋了股東大會的由來。

  一次訪談中,主持人問芒格:你50年前遇見巴菲特時是什麼印象?

  芒格回答道:我認為他是個奇才。對此我遭受了很多鄙視。比如我老婆就質疑我,你為什麼對一個不吃蔬菜的平頭給予這麼多的尊重?

  奧馬哈先知

  被巴菲特和芒格管理著的伯克希爾決定成為一家保險公司,這讓它有浮款去買更多企業。華盛頓郵報就是標的中的一家 。

  一天,華盛頓郵報的管理者凱·格拉漢姆收到了一封來信,信上寫著:尊敬的格拉漢姆女士,我買了你公司5%的股份,這對你們不會構成傷害。這是一家偉大的公司。我知道它是你家族擁有並運營的。

  這封信讓格拉漢姆對巴菲特的留下了個極好的印象,而且,這種好感不斷加深——“他會帶著20份公司的年報來參加股東大會,他會帶我去看這些年報,就像是在上商學院。”

  格拉漢姆把巴菲特介紹給了美國政壇以及大眾媒體。這讓他成為明星,成為了“奧馬哈的先知”,成為了今天的傳奇“巴菲特”。

  蓋茨與巴菲特

  與此同時,通過投資美國本土老牌公司(可口可樂、loom、福德龍、Dairy Queen、喜詩糖果等等),伯克希爾股價上漲了2000%。

  但將軍總有滑鐵盧。巴菲特花了20年來建立聲譽,卻只花了5分鍾去失去。

  1991年8月, 他接到一通電話,是所羅門銀行的高管打來的。原來,所羅門銀行旗下的證券公司進行了不正當的政府債交易,欠下1500億美元債務。而巴菲特剛好在不久之前花巨資投資了這家他曾經“反對”的華爾街機構。

  巴菲特本來可以選擇在此時與這家公司劃清界限,但在危機時刻,他被選為所羅門公司主席,成了收拾爛攤子的那個人。財政部給了巴菲特喪鍾,告訴他做好最壞的打算,公司可能會破產。巴菲特相信大而不倒的方案:公司僱傭了8000多人,更關聯到整個華爾街的重要環節,不能輕易倒掉。他給財政部部長打電話,以性命做辯護。

  最終財政部還是出手挽救了公司。“財政部長相信了巴菲特。這是他過去20年積累的聲譽換來的。”芒格如此點評。

  在所羅門公司的聽證會上,巴菲特念出了如下發言:今天把大家聚在這裏我很抱歉。我對公司的每一個員工說:如果你們折損了公司的財富,這可以原諒;但如果你們損害了公司聲譽,我將變得無情。

  “巴菲特成功的原因之一是,他對自己的過去很殘忍,他想要明確錯誤並在將來避免。他父親是一個真正的右翼思想家,雖然敬愛他的父親,但他並不認為其對意識形態和理論的熱衷是對的,巴菲特不想成為任何東西的忠實信徒。 ”談到他一生的摯友,芒格的眼神從深度近視的鏡片穿透出來,顯得平靜而莫測。

巴菲特與芒格
巴菲特與芒格

  蘇西

  巴菲特曾非常害怕當眾演講,這甚至會讓他嘔吐。

  為此他參加了卡內基的口才培訓班。當時老師會給完成任務最多的學員發鉛筆,他得了一大把。於是,他就拿著那些鉛筆去向蘇西求婚了。

  “我一見到她,就感到這就是對的那個女孩。但顯然,她並不是同樣地看待我。”男孩說。

  “當我第一次遇到他的時候,他正在說一些髒話。我心想,這個混蛋是誰。”女孩說。

  巴菲特的老婆蘇西從不關心錢和生意,她喜歡色彩、圖像、關心人,願意幫助任何需要幫助的人 。她很沉迷於人權運動,這甚至讓巴菲特成為了一個民主黨人。

  “我人生中有兩個轉折點,一個是從子宮出生,一個是遇到蘇西。我不太平衡,蘇西幫我平衡。她善良體貼。她摸著我的頭髮讓我冷靜。”

年輕的巴菲特與蘇西
年輕的巴菲特與蘇西

  他們很快擁有了三個孩子。但愛情故事的進展並不像人們習以為常的那樣發展。

  在蘇西的眼裡,他的丈夫格外孤獨。“即便我是他的妻子 我也不能說我有多麼的瞭解他。我們是兩條平行線。”甚至連他的孩子,也這麼評價他:他不合群;很難在情緒層面產生聯繫;他總是在想著自己的事。

  文章開頭的那一幕只是一個事例,幾十年來,無法想像發生了多少次。

  “當時我開了個玩笑,說如果我們把媽媽的聲音錄起來,放在機器里播放。我爸一定以為媽媽就在那裡。我不認為我爸大多數時間知道我媽在做什麼。”女兒如此調侃他的父親。

  1977年,蘇西離開了奧馬哈。留下巴菲特與那棟老房子相伴。

  “這對爸爸是毀滅性的,她怎麼能這麼離開他。要知道,他簡直不能自理。”女兒對母親的離去感到氣惱而無奈。

  蘇西說巴菲特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想通這件事。“我告訴他,我並沒有離開你,因為當你需要我的時候,我都會在你身邊。”她的離開並非是因為愛的減少。

  2004年 6月,蘇西去世。

  2006年,巴菲特決定把他大部分的財富捐給蓋茨基金會、以及由他家人運營的基金會。

  在巴菲特更年輕的時候,他曾遭到了一些批評:他每年賺的錢越來越多,卻不願意捐出去。蘇西對此如此解釋:“他不買大房子、不買藝術品。對他來說,錢是他的計分板。他想要保持高分。”

  但她最終改變了他。

  “我過去一直以為自己會和牧師或者醫生,或者某個為人類服務的人結婚,結果卻是一個可以成堆成堆賺錢的人,與我設想的完全相反。但我知道他真正是什麼樣的人。他是....沒有人比他是更好的人。”

  來源:必貝美股 作者:觀察貓

  註:文中所述內容、所有插圖皆來自於紀錄片《成為沃倫·巴菲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