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疆黨旗紅|黨員朱清:我願回饋江達父老
2019年08月03日19:01

原標題:邊疆黨旗紅|黨員朱清:我願回饋江達父老

朱清是西藏宏安建設有限公司總經理。1995年從部隊退伍後,家境貧困的他和同鄉相約到西藏昌都市江達縣打工,沒想到自此就在這裏安了家。

感念20多年來在江達縣的收穫,朱清積極投入到當地扶貧助困、搶險救災工作中。他說:“江達是我的第二故鄉,我願盡我的綿薄之力,為江達百姓做一些事情。”

兩次搶險救災

西藏江達縣有“康巴腹地、藏東門戶”之稱,坐落在橫斷山脈之中,與四川石渠、德格、白玉三縣隔金沙江而望。

藏曲河穿過江達縣城。 除署名外,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朱偉輝 攝

2018年10月11日和11月3日,江達縣轄區內緊靠金沙江的波羅鄉波公行政村白格自然村先後兩次發生大規模山體滑坡災害,堵塞金沙江形成堰塞湖,淹沒了道路、橋樑、農田、民房,造成重大損失。

但因處置及時,當地群眾第一時間被轉移到安全地帶,因此兩次大規模山體滑坡災害並未造成人員傷亡。

藏曲河與金沙江交彙處還可看到被衝毀的村莊。遠處是金沙江,塌方位置大概在金沙江下遊方向6公里處。

朱清帶領公司員工在這兩次搶險救災工作中幫助轉移群眾、運輸物資、搶修道路,盡了最大努力。

波羅鄉黨委書記四郎旺修回憶,去年10月11日那天,淩晨4時接到電話,波羅鄉一位民警向他反映金沙江水位快速上漲。四郎旺修沒敢耽擱,立即到現場查看後向上級領導彙報,並在第一時間轉移了波羅鄉小學里的287名師生。

朱清的公司恰好在波羅鄉內金沙江邊有一處工地。當天他接到公司員工電話,也反映水勢快速上漲的情況。朱清立即帶著40名員工和9台挖機等大型設備趕赴約80公裡外的波羅鄉工地,把員工先救出來。

員工安全轉移了,波羅鄉的救災工作才剛剛開始。此時朱清顧不上工地裡被水淹的5台施工機械,他接受政府統一調配參與到搶險救援工作中。

朱清先將公司員工分為轉移群眾、運輸救災物資及道路搶險三個組。此時藏曲河南側、金沙江西側還有村民沒有轉移出來。波羅鄉的工作人員不知從哪裡找來一艘遊船,卻沒有人會開。朱清雖然也不會,但他決定試試,於是在現場快速掌握了開船方法,將村民一批一批地擺渡出來。

朱清當時從這裏駕船將村民從對岸擺渡至安全地帶。鄉政府大樓只有2層沒有被淹。

據西藏日報官方微信公眾號2018年10月13日消息,至10月13日淩晨0時45分,堰塞體開始出現大面積自然泄洪。截至13日上午10時整,江達縣波羅鄉政府駐地水位回落20.6米,堰塞湖蓄水量由1.8億立方米下降至1.3億立方米。

危險終於過去了,但搶修救災工作還在繼續。朱清公司140餘名員工輪換著在波羅鄉搶修道路,直至11月3日,原江達“10·11”山體滑坡點再次發生山體滑坡,金沙江水位像上次一樣快速上漲。不過好在當地幹部群眾已經有了應對經驗,這次災情同樣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11·3”災情發生,朱清還是負責開船運送汽油、生活物品等物資給堰塞體上施工的隊伍。金沙江水位下降後,又安排公司員工繼續搶修疏通金沙江波羅鄉一側通往幾個自然村唯一的一條通道。

這一次,為了盡快將這條唯一的入村通道疏通,朱清安排公司員工三班倒,每天奮戰24小時、連續奮戰了40天,終於趕在過年前疏通了這條路。

兩次山體滑坡災害過去後,波羅鄉受災最嚴重的波公村、寧巴村、熱多村3個村的受災村民多數被安置在藏曲河一側的波羅鄉修紮集中安置點。

修紮集中安置點。

去年臘月二十八的時候,安置點還沒有通電。為了修紮集中安置點的125戶400餘村民能過好年,朱清帶了十幾名員工、開車一個半小時趕到波羅鄉,將安置點電路接好,朱清這才回老家過年。

這兩次搶險救援,江達當地幹部群眾眾誌成城,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而朱清在這次搶險救災的全過程中沒有絲毫推辭和計較,憑實力擔當起了責任。

扶貧助困,回報江達百姓

朱清的扶貧助困好事還有很多,在朱清看來,這和當地百姓的善良熱情也分不開。

2017年,朱清公司在江達縣娘西鄉做工程時,經常得到當地百姓的幫助照顧。“當地百姓非常熱心,給施工隊送菜、送肉,請我們到家裡去做客,工程車出問題了,他們都主動來幫忙。”朱清說。

朱清感受到當地百姓的溫暖、善良。他也有好想法,希望能幫助娘西鄉的貧困戶。通過娘西鄉政府積極對接,朱清決定幫扶娘西鄉古巴村的紮拉一家。

古巴村紮拉家。

江達縣城到娘西鄉古巴村有近70公里路,因山路難行,每去一趟路上至少花費2個半小時。翻了一座又一座山頭,看到山間零星散落著人家的是古巴村。繞了許久後,下車再走一個大坡,就是紮拉家。

娘西鄉的山路。

紮拉今年60歲,和83歲的老母親相依為命。一家的生計全靠紮拉種地、在山裡采一些鬆茸和蟲草拿去賣。村里風景秀美,但出行十分不便。當地村民很久才去縣城趕一次集。

2017年,朱清結對幫扶紮拉後,送給紮拉價值共6萬元的10頭犛牛,助她脫貧。

紮拉家的老房子。澎湃新聞記者 高宇婷 攝

2018年,朱清看到紮拉家房子存在嚴重安全隱患,又花了近28萬元為紮拉蓋了新房,甚至為她添置好傢俱、被縟、鍋碗等等。紮拉的房子一下就成了村里最新的房子。

紮拉和母親在新家。

一句漢語都不會說的紮拉和一句藏語都不會說的朱清兩個人交流卻並無障礙,不影響紮拉對朱清的感激、感謝。每次去紮拉家,她都會把自己從山上采的鬆茸、獐子菌等特產送給朱清。

7月13日,“邊疆黨旗紅”採訪組一行到紮拉家時,紮拉很緊張也有些不好意思。但她沒有忘記給朱清帶吃的,將準備好的鬆茸悄悄塞給朱清。紮拉心裡很感謝朱清,她說:“蓋房子我特別感謝。又給我買了10頭犛牛,別說10頭,就是1頭我也很感謝他。”

為什麼願意為當地百姓做這麼多事情。朱清說:“我在江達縣呆了20多年,跑遍了江達縣13個鄉鎮。這裏的老百姓都很好,對我們也很好。江達就是我的第二故鄉,我願意盡我的綿薄之力幫助他們。”

據不完全統計,2016年以來,朱清為扶貧助困、助學捐贈的錢已超過110萬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