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憂心忡忡 《中導條約》失效美俄將測試新武器
2019年08月03日10:52

  原標題:《中導條約》失效後美俄將測試新武器,歐洲擔憂重回核陰影下

  8月2日,在美俄兩國的相互指責聲中,上世紀80年代美蘇冷戰中籤署並延續至今的《中導條約》正式失效,全球戰略穩定遂面臨緊迫挑戰。

  俄羅斯外交部消息稱,根據美國的倡議,《美蘇消除兩國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簡稱《中導條約》)自8月2日起失效。美國特朗普政府今年2月2日暫停履行《中導條約》義務,啟動退約程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當時表示,如果俄羅斯不恢復全面履行該條約,條約將在6個月後終止。俄羅斯總統普京當日隨即表示將採取對等回應,並在3月4日簽署命令,俄方正式暫停履行《中導條約》義務,直到美國停止違反條約或者條約失效為止。

  據“今日俄羅斯”(RT)報導,曾簽署這一條約的蘇聯前領導人戈爾巴喬夫8月2日表示,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將對歐洲安全及國際安全體系造成毀滅性打擊。“條約的終止對於國際社會幾乎沒有好處,這一舉動不僅損害了歐洲的安全,而且破壞了整個世界的安全。”他說。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日援引國防部消息人士的話報導稱,美國軍方為了在歐洲對抗俄羅斯,預計將在最近數週內測試新型移動發射式巡航導彈。俄羅斯方面2日也宣佈,將測試新一代的隱形戰略轟炸機。

  夾在美俄之間的歐洲

  曾是美蘇《中導條約》副談判代表的約翰•伍德沃思在8月2日給美國“原子能科學家公告”網站的撰文中,回溯了這一條約的曆史價值。他寫道,該條約承擔起了歐洲“整體、自由和和平”的願景,在蘇聯解體後,這些願景似乎具有了真正的希望。此外,該條約為美國總統小布殊(H.W.Bush)當年在歐洲和亞洲以及美國海軍艦艇上清除幾乎所有的戰術核武器打下了基礎,換句話說,擴大了核削減範圍,將“中程”範圍以外的武器也包含進來。在二戰後的時代里,歐洲人還沒能體驗過基本不用恐懼核戰爭的生活。

  8月2日《中導條約》正式失效之後,歐洲的精英們開始重新擔心會生活在核陰影之下。此前,德國外交部網站連續兩天刊登了德國外長馬斯對於《中導條約》即將失效的立場,他在當地時間8月1日發表的聲明中警告稱,新的軍備競賽可能到來。馬斯在聲明中直言,隨著《中導條約》的失效,歐洲的一部分安全“喪失了”。他表示,如今再次需要達成裁軍和軍控的協議,以避免新的核軍備競賽。

  《中導條約》是1987年12月8日由美國總統里根和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華盛頓簽署的。條約規定兩國不再保有、生產或試驗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陸基巡航導彈、彈道導彈及其發射裝置,但對海基和空基的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並沒有做出限製。條約1991年5月得到全面執行。

  馬斯進一步呼籲俄美雙方挽救2021年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新削減戰略武器》由美俄於2011年簽署,將於2021年到期,如果雙方均同意續期,則可再延長5年。

  英國《衛報》8月1日報導稱,英國政府內部人士稱,《中導條約》的失效“是一個完全嚴肅的時刻”,但是約翰遜領導的新政府暫時沒有計劃對《中導條約》失效一事公開表態。也有英國官員認為,《中導條約》失效後,歐洲不會立刻回到20世紀80年代美俄核武器對峙的局面。

  但據路透社2日報導,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當日表示,北約將採取措施,以應對俄羅斯“部署可攜帶核彈打擊歐洲的中程導彈”行為。儘管他表示反製措施僅包括傳統武器,不希望發生新的軍備競賽,但這並不能阻止外界的憂慮。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此前曾幾次警告稱,俄羅斯的新型導彈可以攜帶核彈頭,“難以偵察”,幾乎沒有時間預警就可以到達歐洲城市。德國《法蘭克福彙報》8月1日甚至以“面對俄羅斯的巡航導彈怎麼辦?”為大標題報導此事。

  不過,許多北約成員國的國土上也部署有美國的核武器。據《華盛頓郵報》7月16日的報導,北約議會大會成員泄露的文件顯示,美國在意大利、德國、荷蘭、比利時和土耳其都部署有核武器。

  德國國內的強烈不安

  相比其他歐洲國家,德國政界和媒體尤其關注《中導條約》失效一事。與英法這兩個歐洲大國相比,德國沒有自己的核武器,而且德國國土上駐紮有全歐洲最多的美軍,加上德國重要的地理位置以及曾經作為冷戰前沿陣地的曆史,都讓德國人不能不擔心《中導條約》的失效是否會讓曆史重演。

  《南德意誌報》2日評論稱,歐洲人是從《中導條約》中獲益最多的。文章還援引德國外交政策協會(DGAP)專家克里斯蒂安•默林(Christian Mölling)的話說,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要求在國內加強北約的軍事存在,而且希望最好派駐美國軍隊。這樣一來,德國及德國的港口就會成為運輸中樞,從而變成(俄羅斯)主要的攻擊目標。

  在一些德國人擔憂俄羅斯對德國安全構成威脅的同時,也有一些德國人擔憂美國會擴大其在歐洲的核武器部署。德國《明鏡》週刊2日援引漢堡和平研究與安全政策研究所(IFSH)專家烏爾里希•屈恩(Ulrich Kühn)的警告稱,美國也可能會部署新的巡航導彈。

  據德國《每日鏡報》8月2日和《明鏡》今年2月的報導,儘管在兩德統一後,美國已經撤出了大部分部署在西德的核武器,德國西南部的萊茵蘭-普法爾茨州的一處軍事基地目前還部署有20枚左右的美國的B-61核彈。美國在德部署核武器曾經多次遭到抗議,也曾有一些德國政客提議移除境內的美國核武器,但一直沒有成功。

  據《每日鏡報》報導,上世紀80年代,有7000多枚核武器部署在東德和西德境內,其中包括中程導彈。8月1日,凱度(Kantar)公司公佈了一份民意調查,其中86%的受訪者認為,德國政府應該禁止美國在德國境內部署中程導彈,84%的受訪者認為德國境內完全不應部署核武器。

  《明鏡》2日的文章評論稱,隨著《中導條約》的失效,歐洲安全結構的重要支柱之一隨之消失。

  世界各地的反對聲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8月2日警告稱,美俄的《中導條約》失效後,“世界會失去阻止衝向核戰爭的刹車”,“《中導條約》失效會增強而非降低彈道導彈造成的威脅。”

  古特雷斯表示:“無論發生什麼,美俄雙方都應該避免破壞事態穩定,並即刻尋求就國際軍備控製的新共同途徑達成協議的方案。”他還呼籲美俄將《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續期。

  據日本共同社的報導,日本防衛大臣岩屋毅7月29日表示,《中導條約》在軍控方面起到了曆史性的作用,“不希望今後出現該條約不得不終止的狀況。”

  特朗普政府退出《中導條約》的決定也遭到了美國民主黨議員的反對。據美國《國會山》7月31日的報導,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成員、民主黨人鮑勃•梅嫩德斯(Bob Menendez)表示了對軍備競賽的擔憂,他希望能夠向“正確的方向”努力。

  民主黨控製的眾議院今年7月通過的2020財年的《國防授權法》包含相關的修正案,民主黨人希望以此限製政府發展《中導條約》限製的導彈。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8月2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方對美方不顧國際社會的反對,執意退出《中導條約》深感遺憾並堅決反對。如果美國退出條約後恢復中導部署和研發,將嚴重影響全球的戰略平衡與穩定,加劇緊張和不信任,衝擊現有的國際核裁軍和多邊軍控進程,威脅有關地區的和平與安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