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紙上到腳下,青少年用閱讀建立自己的“博物館”
2019年08月03日14:03

原標題:從紙上到腳下,青少年用閱讀建立自己的“博物館”

說起人類的曆史發展、興衰更替,常常用到“曆史的長河”這句話。譯林出版社新出版的少兒曆史新書系“穿越時空之旅”中,把這條長河具象化地畫了出來,成為一條特別的時間線。隨著河流蜿蜒而下,人類的曆史徐徐展開:從學會製作石質工具、智人誕生,到農耕文明出現,再到學會加工使用青銅和鐵器,再到羅馬帝國誕生和瓦解,哥倫布發現美洲,加加林完成第一次太空飛行……人類前進的腳步從未停止。

8月2日,原上海博物館教育部主任、複旦大學博物館學系教授郭青生來到上海“光的空間”新華書店及上海書城,圍繞 “穿越時空之旅”,帶領讀者們進行了一次“紙上”世界博物館之旅。

一座豐富的“紙上博物館”

博物館圍繞人類的某一段曆史時期或事件建立收藏,旅行可以實地探訪這些文明的偉大遺蹟,閱讀則能夠系統瞭解這些曆史長河中的事件和故事。郭青生認為閱讀和旅行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參觀”博物館的過程。

來自俄羅斯的少兒世界史讀物“穿越時空之旅”書系,在郭青生看來,就是一座豐富的“紙上博物館”。

書中採用形象的“曆史長河”,繪製出曆史發展的進程。

給孩子的書更需要專業人士執筆,才能做到深入淺出、寓教於樂。“穿越時空之旅”就是這樣一套由大家寫的小書。這套叢書由獲俄羅斯人文科學獎“教育家獎”提名的曆史學家、教育家執筆,經俄羅斯國立人文大學、國立國際關係學院、國家曆史博物館專家團隊審定,收錄手繪彩圖、博物館高清彩照、珍貴曆史照片兩千餘幅,深入淺出地展現古代曆史的輝煌文明。甫一出版,即獲俄羅斯出版界最高級——“國家圖書出版獎”。

目前已出版的6卷中,包括《探尋石器時代》《遊曆古埃及》《解密古克里特島》《漫步古羅馬》《彼得大帝時代》《保衛莫斯科》。據悉,譯林出版社還將出版“穿越時空之旅”書系的中國卷《溯源古代中國:從上古到秦漢》。

“這套書中,每本開頭都繪製了一幅‘曆史的長河’,把曆史發展進程通過這樣形象的一張圖展示出來,這一點非常好。”郭青生首先肯定了“穿越時空之旅”書系中的時間線。這個主線承載著人類從遙遠的古代走到今天的曆史,使人們對紛繁的史實有了更加深切的瞭解。人類進化的曆史沿著蜿蜒的河水前行,古埃及文明在曆史的河流中前行,古克里特島從愛琴海走向希臘的城邦,而古羅馬也將地中海變成了內湖。

這套書用有別於西歐和東亞的目光,反觀世界發展的進程,為青少年瞭解世界、讀懂曆史提供了新的維度。它從一開始就引入了曆史學、考古學和人類學的概念,用“導遊”的口吻帶著孩子暢遊在曆史之中,打開孩子們的國際視域,引導他們以學術的眼光去觀察曆史、瞭解曆史、貫通曆史。

“這套書看似是寫給小朋友看的,但沒有家長的參與,小朋友很難看懂。”書中雖然有很多插畫,內容卻並不淺顯,郭青生認為這恰好提供了親子閱讀的絕好機會,“有了家長的參與講解,這就絕對是一套好書。”

如何“閱讀”博物館

“現代博物館誕生需要具備文藝複興、大航海、啟蒙運動三個條件,從此,人們的視野打開了,並進行了發掘文物活動,講求科學與實證。於是,18世紀,博物館首先在歐洲出現了。人們發現博物館能夠傳播知識,這才開始在世界各地建立博物館。”郭青生長期主持上海博物館的教育工作,致力於向公眾尤其是青少年普及博物館與曆史知識。現場,他向讀者分享了利用博物館資料學習世界史的方法。

在郭青生看來,博物館建立在收藏的基礎上,沒有“物”的聚集就沒有博物館。但只有收藏是遠遠不夠的,“對展品的研究往往蘊藏著對一段曆史的發現。”

現場,郭青生介紹了大英博物館、盧浮宮博物館、航空和航天博物館、斯堪森博物館、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等世界6大典型博物館,一一講解這些文物所蘊含的曆史知識。

他認為,學會“閱讀”博物館這部立體而“運動著”的百科全書,就不能走馬觀花,要從學會閱讀博物館的一件件重要藏品開始。讀書也是這樣,要從閱讀中拓展視野、獨立思考、發現問題,“讀書就是在和作者對話,要帶上自己獨立的思考和判斷,不能什麼都相信,也不能什麼都不信。”

比如“穿越時空之旅”中提到,曆史有無數個“第一個”:第一個發明蒸汽機的瓦特、第一個造出飛機的萊特兄弟、第一個進行環球航行的麥哲倫……這些“第一個”正是曆史前進的動力。“這些‘第一個’,我們中國都錯過了,但我們還有很長的未來。” 郭青生鼓勵青少年在閱讀中多問幾個“為什麼”,爭當敢於創新的“第一個”,推動曆史的進步。

書封

青少年可以建立自己的“博物館”

建設一座博物館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和漫長的文物徵集過程。但郭青生認為,青少年完全有能力建立自己的“博物館”,成為自己博物館的“館長”。

首先,需要通過閱讀曆史書籍來拓展視野,與智者對話,獨立思考。其次,還要善於觀察社會,如建築、交通工具、學校的教育、家庭等,“在上海街頭,看到一座老建築很特別,你就要進一步去想,這座建築是誰設計建造的。”還要儘量為自己的旅行定一個主題,有目的地“行萬里路”,把博物館的知識從紙上延伸到腳下。

建立自己的博物館,藏品也必不可少。青少年可以去收集和保管自己的藏品,這些藏品不必貴重,但要有意義,包括實物、圖像、視頻等等。

郭青生建議青少年不僅要收集,更要學著去研究自己的藏品,“會想你收集它們的理由和當時的心情,瞭解別人是怎樣研究它們的,自己也去嚐試著研究它們在社會中的用途和價值。”在這個基礎上,孩子們甚至可以嚐試辦一場展覽,從策展人的思路,去思考自己的展覽想要說明什麼問題,怎樣設計和介紹展覽才能打動人心。

郭青生認為,通過 “紙上博物館”“生活博物館”,以及真正的博物館,孩子們可以訓練思維,建立起自己的博物史觀,以及獨一無二的世界史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