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社區戒毒工作觀察:讓戒毒康複人員回歸社會
2019年08月02日11:28

原標題:成都社區戒毒工作觀察:讓戒毒康複人員回歸社會

近年來,成都市圍繞社區戒毒社區康復工作,出台了《成都市社區戒毒社區康復工作規範》。

近年來,成都市圍繞社區戒毒社區康復工作,出台了《成都市社區戒毒社區康復工作規範》,明確了機構建設、部門責任和人員職責。

“社區戒毒”“社區康複”來自於《禁毒法》的規定,“對吸毒成癮人員,公安機關可以責令其接受社區戒毒,同時通知吸毒人員戶籍所在地或者現居住地的城市街道辦事處、鄉鎮人民政府。社區戒毒期限為三年”。另有規定,“對於被解除強製隔離戒毒的人員,強製隔離戒毒的決定機關可以責令其接受不超過三年的社區康複”。

記者走訪了成都多個區市,採訪多名社區戒毒(康複)人員、禁毒社工和禁毒民警。記者發現,這裏的社區戒毒工作,圍繞著讓戒毒康複人員回歸社會展開。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社區戒毒人員吉杉:

已經完全離開原來的朋友圈子,電話都換了

7月中旬,記者在彭州市天彭街道社區戒毒(康複)工作站見到了正在這裏接受社區戒毒的吉杉(化名),他手裡拿著一本國際象棋的書,這是他最近的愛好。

吉杉告訴記者,他已經在這裏接受了4個月的社區戒毒,每個月要來工作站進行一次尿檢,還會不定期進行毛髮抽查。

毛髮檢測儀。攝影/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民警介紹,社區戒毒為期三年,要進行數次尿檢。記者在專門的房間看到了毛髮檢測設備,這裏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毛髮檢測整個過程只需要30分鍾左右,可以檢測出是否吸毒。

今年34歲的吉杉兩次被發現吸食冰毒。最初接觸毒品,吉杉說是被朋友帶上了這條路。“第一次吸毒是在朋友鋪子裡,當時一起喝酒,朋友讓試了試,好奇,就上癮了。”行政拘留期滿後,工作人員對他進行了一次隨訪抽查,在他家發現他又有吸毒的證據,被依法責令其接受社區戒毒。

回憶吸毒的那段日子,吉杉說,那時候一直處於亢奮狀態,行為暴躁,瘦得非常快。“啥也不想做,也不睡覺,就玩手機遊戲,還是賭博類的遊戲。最瘦的時候到了110斤。”

如今,吉杉已經胖到140斤,就他170左右的身高來說,已經顯得有些肥胖。

民警告訴記者,社區戒毒的目的就是為了戒斷吸毒環境。吉杉現在已經完全離開自己原來的圈子,手機號都換了,“現在覺得吸毒很沒有意思”。

吉杉以前是自由職業,主要在喪事上吹吹號。接受社區戒毒以後,社區給他推薦了環衛工人的工作,讓他有正常的收入和生活,每個月工資4000多,比之前掙得多。他有兩個孩子,老大是男孩,已經13歲了;二胎是個女孩,也有兩歲多。現在,下班後陪孩子成了吉杉最大的樂趣。

社區康複人員馬明:

吸毒讓自己一生都有汙點

馬明(化名)今年只有30歲,當年他因為吸食冰毒成癮嚴重,被送到眉山戒毒所進行了強製戒毒。從戒毒所出來之後,馬明在天彭街道社區戒毒(康複)工作站接受社區康複,如今社區康複也已經結束。

馬明也是在朋友家裡沾染上毒品,前前後後吸了一年多。

那時候他在彭州一家網絡公司上班,每個月收入七八千塊錢,談了一個女朋友。但在得知他吸毒之後,女朋友就離開了他。現在想想,馬明覺得吸毒對自己影響太大了,“一生都有汙點”。

父母是在馬明被送去強製戒毒時,才知道自己兒子吸毒,開始非常生氣,但並沒有放棄馬明,每個月都會到戒毒所看望他,給了馬明很大支持。馬明在戒毒所呆了一年半,經過評估,被轉移到社區康複。現在,他跟之前的朋友已經完全不聯繫了。

“強製戒毒第一週是最難熬的。”馬明說,社區康複的三年覺得狀態很好,社工會經常找自己談心,問他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社區康複期間,馬明從事了導遊的職業,現在公司解散,他正待業。雖然街道推薦了工作,但他覺得工資低,自己還年輕,還對未來充滿希望。

戒毒社工範敏:

三年來接觸千餘多名吸毒人員

範敏是彭州市禁毒社工的負責人。他給記者介紹了自己每天的工作。

彭州市禁毒社工負責人範敏。攝影/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主要為社區戒毒和社區康複人員提供就業、就學的服務,為他們提供藥物維持治療。定期對戒毒康複人員進行尿檢和毛髮檢測。”範敏說,3年來,他接觸的戒毒康複人員千餘名。

據他介紹,社工瞭解戒毒康複人員的真實情況後,會有針對性地進行幫助。

彭州新興鎮有一名吸毒人員,把房子都賣了,沒有親人,居無定所,非常貧困。“我們通過彭州市禁毒辦,為他在社區找了一個房子住,還給他安排了一份工作。”

範敏自己的工資不多,但他家人還是很支持他。

“我覺得這是很有正義感的事,可以讓吸毒人員免受痛苦,也讓更多人瞭解禁毒的重要性。”範敏說。

彭州市禁毒展覽和宣傳。攝影/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肖家河街道:

投入八萬元為戒毒(康複)人員提供美沙酮

成都高新區肖家河街道禁毒的主要特點是成立“兩室”:社區戒毒(康複)工作辦公室和心理矯治辦公室。

從2007年5月起,肖家河街道辦事處發揮成都市武侯區第二人民醫院戒毒治療機構的專業優勢,率先在四川省為轄區接受社區戒毒治療人員提供康複服務,至今已達近12年,費用全由政府買單,積極鼓勵和動員社區吸毒人員參加美沙酮藥物替代治療,科學戒除毒癮。

僅2018年以來,肖家河街道就投入8萬元為社區戒毒(康複)人員提供免費美沙酮藥物替代治療。如今成都市正穩步推進美沙酮維持治療工作,在10個區(市)縣設立美沙酮維持治療門診及延伸點。

心理矯正室是社區戒毒(康複)工作站少有的配置。2012年建設至今,肖家河街道和四川大學心理專家團隊合作,重點關注戒毒(康複)人群,2012年至今累積接待走訪社區戒毒(康複)人員306人次,為近50人次提供專業的心理諮詢和救助服務。

成都禁毒相關負責人:

讓戒毒康複人員更好地回歸社會

成都市以國家級示範點的標準推動每個鎮、街至少建立1個工作站。但是,戒毒康複人員脫管、漏管及失控現象,一直是社區戒毒工作難點。

成都禁毒辦相關負責人表示,針對這一瓶頸問題,成都市各級禁毒辦積極與成員單位、基層人民政府、監管部門、派出所、社區組織、民間協會等密切配合,做好吸毒人員流轉銜接,特別是重點解決了“找人難”的問題。

以肖家河街道為例,街道對於強製隔離戒毒人員“出所必接”,按照街道、社區禁毒專幹和社區民警3:1比例前往強戒毒所接回出所人員,簽訂康複協議。

接收不是目的,最終目的是讓戒毒人員回歸社會。

該負責人表示,成都市禁毒辦會同慈善、教育、民政、人社、紅十字會等單位專門研討因涉毒問題致貧、返貧家庭成員的就業、救助等問題,併發起向困難吸毒人員未成年子女的捐款活動,主動感化、吸納吸毒人員回歸社會。彭州市積極動員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吸收接納戒毒康複人員就業,政府視情況從稅收減免、政府扶持等方面給予優惠。簡陽市重點實施吸毒人員就業安置“綠色家園”工程,通過技能培訓和社會屬性培養,讓越來越多的戒毒康複人員更好地回歸社會。

2019年3月,四川省禁毒委下發了《關於加強2019年度全民禁毒宣傳教育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全省禁毒部門以《四川省禁毒條例》宣傳為重點,不斷強化全民禁毒宣傳教育工作思想認識和健全毒品預防教育體系。同時,出台了《四川省加強社區戒毒社區康復工作的意見》和《關於加強病殘吸毒人員收治工作的意見》,提高人們識毒、防毒、拒毒的能力,從源頭上預防和控製毒品違法犯罪,最大限度減少毒品對人類的危害。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盧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