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宇晨的“面子”和“裡子”:娛樂至死就是作死
2019年08月01日23:38

  原標題:每經熱評丨孫宇晨的“面子”和“裡子”:娛樂至死就是作死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評論員 李蕾

  要說近期最受關注度的“財經人物”,孫宇晨一定擁有一席之地。這位充滿爭議的90後居然放了“股神”巴菲特的鴿子,又以一己之力串起創投界的半壁江山,把徐小平、薛蠻子、王利芬、王小川甚至汪小菲等人都“拖下水”。經此一役,孫宇晨的名氣已經不再囿於幣圈、創投圈。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他的名字都將和巴菲特,以及前面提到的諸位大佬緊密聯繫在一起“出圈”,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

  對於今年29歲的孫宇晨來說,這個“面子”已經賺夠。在這一點上,保守估計他打敗了95%以上的同齡人。所謂見好就收,孫宇晨7月25日在微博上緊急發佈了一封“致歉信”,向巴老、媒體老師、王小川和監管機構“表示極為誠懇的歉意”,並稱將休整一段時間,甚至閉門謝客。

  這是個聰明人,既然“裡子”有虱子,那就讓“面子”足夠華美。在這個快速更迭的時代,熱點層出不窮,人們的記性也普遍不大好。態度已經到位,待風波過去再重出江湖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這也與孫宇晨過往的操作手法如出一轍。

  事實上,打開百度百科關於孫的詞條,各種標籤多得驚人:美國常青藤盟校賓夕法尼亞大學碩士,北京大學學士,波場TRON創始人 ,移動社交應用陪我App創始人兼CEO,2014年達沃斯論壇全球傑出青年,2015年、2017年兩次被評為福布斯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2015年成為馬雲創辦的湖畔大學首批學員中唯一 90後學員。最近又多了一項:以4567888美元拍下巴菲特20週年慈善午宴,後因突發腎結石治療又取消了此次會面,堪稱前無古人。

  任何一項單拎出來,都足以讓孫宇晨成為聚光燈下的焦點。毫無疑問,他享受這種被注視的感覺,並且熱衷於在各個公開場合向人們滔滔不絕介紹自己的成就,將“面子”這席袍子編織得更加完美。

  至於為何喜歡這樣做,在過往的採訪中,孫宇晨不止一次說自己信奉“一定要當第一,如果在一個領域當不了第一,馬上換下一個”。原生家庭的影響固然不可小視:上世紀90年代,演講熱方興未艾,孫宇晨剛上小學就被母親帶到傳銷班聽課,只為提升口頭表達能力。而強烈的勝負欲和自我驅動能力,又驅使他完成了後來的一系列“跨界”轉變:在中學就參加計算機奧林匹克競賽、參與新概唸作文大賽;從北大中文系轉入歷史系並拿到年級績點第一;進入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效仿陳獨秀創辦《新青年》辦起網絡雜誌《新新青年》;後因被其他留學生指責抄襲而放棄,開始學習投資、基金,最終轉向回國創業。

  每一段經曆都像是一塊割裂開來、互不相關的拚圖,但又共同組成了孫宇晨從自命不凡的小城少年,到號稱身家170億元、儼然成功人士的全過程。他說自己一直非常焦慮,“這是一個按了加速鍵的時代,我絕不能被甩在後面”。從這個角度來說,孫本人擁有了一個創業人士所應具備的多項品質。

  不過創業需要的不僅是“面子”,還有一個紮實的“裡子”。就像幾年前行業內就有投資人評價孫宇晨時所說的,他是“一個成功的創業演員”,本來是100分,硬是精心包裝成1000分的樣子在市場上進行“兜售”。只要泡沫不被戳破,他還是可以找到1000分對應的資本和行業地位,成為這場遊戲的贏家。

  媒體文化研究者、批評家尼爾。波茲曼廣為流傳的著作《娛樂至死》出版於上世紀80年代,但放在今天來看仍然恰如其分。孫宇晨在致歉信中把自己的問題安排得明明白白——這封信里他先後6次提到營銷,反複闡述“為自己過度營銷,熱衷炒作的行為,深感愧疚”。對巴菲特慈善午宴的這場營銷從一開始製造懸念、不斷髮酵、揭開謎底到反複發佈聲明直至最後宣佈取消會面,可以列入公關、策劃公司學習的範本。而與王小川、王思聰等人的隔空互懟乃至對賭,更是為自己賺足了眼球。

  這個市場,整個幣圈和創投圈,作為吃瓜群眾的你和我,都是這場營銷的參與者。換句話來說,我們齊心協力打造了這場造富神話,將孫宇晨推上了“話題之王”的寶座。這是一場浩浩蕩蕩的共謀,大家不過都是娛樂至“死”的推手罷了。

  不過呢,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孫宇晨目前倚賴的兩大重要項目“波場幣”和“陪我”App,一個陷入博彩、涉賭的泥沼,一個已經被註銷。這“裡子”,怕是已經不能看了。而他的快速躥紅和迅速跌落,也為市場留下一地迷思:是否缺少了獨特的技術、行之有效的商業邏輯和商業道德等安身立命的“裡子”,哪怕被貼上再多標籤、有再多牛氣哄哄的人脈,也會一葉障目,只看到眼前繁榮的“面子”?

  孫宇晨反省,說自己將“一切從營銷炒作回歸區塊鏈技術的深耕與研發”。他是否還能展現出快速轉換賽道的能力?能不能維持住自己的“面子”和“裡子”?能不能一直活躍在歷史的舞台中央?對此,王小川今年6月就在微博上提醒過了:“什麼叫成功?什麼叫騙子?每個人有自己的定義。有的人以為是身價,有的人以為是市值。放到歷史長河裡,雲淡風輕。用極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學家,用極致感性追求美的藝術家,以及用大愛對世界或民族作出貢獻的英雄,才能永垂不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