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酋長夫婦離婚糾紛在英國法院聽證,哈雅公主申請保護令
2019年08月01日11:30

海外媒體的報導頁面顯示,哈雅公主一襲白色套裙出現在法庭上。
海外媒體的報導頁面顯示,哈雅公主一襲白色套裙出現在法庭上。

  世界賽馬領域排名第一的超級大亨、70歲的杜拜酋長與世界馬術最高領導機構“國際馬術聯合會”前主席、45歲的哈雅公主的離婚糾紛,7月30日在英國如期舉行聽證,久未露面的哈雅公主一身白色套裙出席聽證會,杜拜酋長則沒有露面。

  綜合外媒報導,聽證會在倫敦市中心高等法院家事法庭舉行。雙方都請了倫敦的著名律師,其中一名律師曾代理過查爾斯王子與戴安娜王妃的離婚案,另一名則是流行歌星麥當娜離婚案的首席律師。

  作為王室成員,杜拜酋長、哈雅公主都有在英國生活、學習的經曆,前者曾就讀於英國劍橋的貝爾語言學校,後來進入英國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深造;後者曾在英國私立寄宿學校就讀,在牛津大學學習過哲學、政治和經濟。

  來自杜拜酋長家族旗下的高多芬馬房(Godolphin),自1992年創辦後便威震馬壇,其業務從總部杜拜擴展至十餘個國家,英國,就是杜拜酋長最為看重的賽馬福地之一。

  現代賽馬起源於英國,被譽為“國王的運動”,這與賽馬最初由王室貴族主導有直接關係,後來,英國人將這項體育運動與博彩結合,賽馬才在民間和西方國家、地區推廣開來。

  酋長家族之所以將馬房命名為“高多芬”,而且將英國作為馬房的主要基地,應該與世界純血馬的起源和他的第一個賽馬冠軍有關。

  現代賽馬中的重要基礎就是純血馬,除了流行於美國的夸特馬賽馬,純血馬幾乎佔據了平地賽所有項目,而世界純血馬的三大祖先之一,就包含“高多芬阿拉伯”(Godolphin Arabian) 、“達利阿拉伯”(Darley Arabian)這兩匹阿拉伯馬。於是,杜拜酋長將旗下馬房取名“高多芬”,將其著名全球育馬機構取名“達利”,並在英國重點佈局。 

  作為世界馬壇的第一大亨,杜拜酋長人生中的第一個賽馬冠軍就是1977年6月20日在英國布萊頓取得的,奪冠的賽馬叫“哈塔”。他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的賽馬常駐英國,頻繁參與頂尖賽事,戰績顯赫。例如,在他慶祝首冠40週年那天,來自他“高多芬馬房”的“列卓斯特”在皇家雅士穀女王安妮錦標賽上一舉奪冠,創下開門紅。

  杜拜酋長很享受這樣的榮譽和過程,在哈雅公主成為酋長枕邊人後,兩人經常共同出現在賽馬場上,杜拜賽馬世界盃、法國巴黎隆尚賽馬場、英國皇家阿斯科特賽馬會等,經常看到他們為旗下賽馬加油的身影。在英國,同為純血馬馬主的英國女王,有時也會與杜拜酋長一行,共同出席賽馬活動,助威加油。

  現年45歲的哈雅公主出逃毫無徵兆。今年5月初,哈雅公主攜帶3100萬英鎊(約合2.7億元人民幣)和兩名孩子逃往德國尋求庇護,後又來到英國倫敦。據報導,哈雅公主帶著兩個孩子躲在倫敦西部上流社區一棟價值1億美元的房子裡。

  出逃之前,哈雅公主作為酋長的第六任妻子,育有一對子女,共同生活了15年。據報導,她的出逃和去年杜拜公主拉蒂法出逃未遂有關。2018年3月,拉蒂法公主出逃,後在距印度果阿海岸30英里處被抓,被強送回國。而她是繼姐姐莎穆薩之後第二個試圖出逃卻被抓回的公主。而哈雅公主,成了第三位要逃離酋長的的女性王室成員。

  哈雅公主為何要逃離酋長,她在7月30日提出了怎樣的要求呢?

  7月30日,久未出現在公眾視野之內的哈雅王妃出現在了英國的法庭上。不過,由於此案牽涉到阿聯酋、約旦兩國王室關係,主角身份敏感。法官只允許媒體報導有限的案件細節。

  不過媒體還是挖到了一些料。例如,酋長方面已向倫敦高等法院提起對哈雅公主的訴訟,以期奪回兩個孩子的撫養權。根據法院記錄,該訴訟已於5月22日舉行過聽證,由於聽證不對外開放,結果無他人知曉。

  7月30日的新一輪聽證,酋長沒有出庭,但他要求他和哈雅公主的兩個孩子回到杜拜居住,這對身為母親的哈雅公主是不能接受的。

  對於英國,哈雅公主應該是百味雜陳。她的娘家約旦,與阿聯酋有千絲萬縷的政經關係。她與酋長的離婚糾紛,不僅讓她同父異母的哥哥、現任約旦國王處於尷尬境地,也可能會波及數十萬在阿聯酋工作、生活的約旦人。娘家回不去了,而英國作為她曾經求學、生活的地方,應該是她最好的歸宿,這裏有住宅,也有好友和深入骨髓的合拍的生活方式和習慣。但據媒體報導,考慮到阿聯酋與英國的關係遠甚於她的娘家約旦與英國的關係,擔心英國方面受不了酋長的壓力將其送回杜拜,她選擇出逃的首站是德國而不是英國。

  據英國媒體報導,英國政府確實曾受到阿聯酋的遊說,以期讓哈雅公主回國。不過,阿聯酋駐倫敦大使館稱,阿聯酋政府不打算評論那些對個人私生活的指控。至於說,此事有沒有成為同德國或英國政府之間的問題,答案是沒有。

  在官方表態這是私人生活,與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無關之後,許多人鬆了一口氣。從哈雅公主離開德國,又抵達英國來看,哈雅公主顯然可能受到了高人指點,利用英國完備的法律製度,以一個母親的身份,和酋長打一場包括爭奪子女撫養權的離婚之戰。要知道,她逃離酋長前,帶走了數千萬英鎊,這足夠她和孩子們未來的生活支出和支付與酋長婚姻官司的律師費用了。

  這次,哈雅公主顯然有備而來。在7月30日的聽證會上,她不僅提出申請強製婚姻保護令,還要求取得兩個孩子的監護權,並免於自己受到騷擾。總而言之,她要求法院將她從這場包辦婚姻中解救出來。

  根據英國法律,強製婚姻保護令可以保護一個人不被強迫結婚,或幫助已經處於強製婚姻的人,例如防止這個人被帶到國外。而她申請的性騷擾禁止令,可以保護免受伴侶、前伴侶或其家庭成員的暴力或騷擾。

  申請保護令,將使杜拜酋長派人將哈雅公主帶離英國送往杜拜的可能性降低,這也將為未來哈雅公主放心一搏,掃除心理上的最大障礙。而申請性騷擾禁止令,則可讓哈雅公主在英國本土免遭來自家庭成員的暴力,畢竟,在許多國家,家庭成員之間的暴力或騷擾,是很難舉證或處理的。

  雙方發佈的一份不尋常的聲明稱,訴訟程序與離婚或財務無關,而與他們的兩個孩子的福利有關。顯然,這起豪門跨國離婚官司,可能暫不涉及他們名下的巨量財產的分割。

  相關新聞 杜拜酋長情場失意,賽場得意

  杜拜酋長是一名賽馬愛好者,富甲一方,財力雄厚,2015年,美國《福布斯》雜誌評出了全世界最富有的的10大王室,杜拜酋長以40億美元身價排名第五。

  “只要早晨第一道曙光初現,不論你是獅子還是羚羊,你一定要跑得比對方快,才能活命。所以我們跑,為勝利而跑。”

  杜拜酋長有過多部著作,在書中,他從不掩飾對勝利的渴望,在其《我的構想》(中文版)中有一句名言:“誰會記得第二個登上月球的人?”

  儘管情場失意,酷愛養馬、賽馬的杜拜酋長將“必爭第一”的雄心在賽場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在他主導下,據稱耗資27億美元打造的邁丹賽馬場在杜拜拔地而起,作為世界上最大、最豪華的賽馬場,它擁有最頂級的配置,每年上演數億人電視觀看、世界上最昂貴的賽馬——杜拜世界盃,賽馬場沒有博彩,門票和停車均是免費的,目的就是為了宣傳杜拜,這一賽事的絕大部分支出,據報導是由酋長家族承擔的。

  杜拜酋長還喜歡養馬,1992年創辦的高多芬馬房(Godolphin)可謂名揚天下。“高多芬”總部位於杜拜,馬房橫跨十多個國家,酋長2005年在拍賣會上以970萬美元拍下的賽駒“嘉里”(Jalil),目前正在中國北京配種。

  酋長的馬駒到底有多厲害?據不完全統計,高多芬馬房曾9次榮獲英國冠軍馬主稱號,在世界上取得的一級賽冠軍超過了300個,僅過去三年就獲得了68場一級賽冠軍。

  尤其是2018年,高多芬馬房的賽馬在日本、杜拜、澳州以及歐洲摧城拔寨,共勝出30場一級賽。值得一提的是,酋長旗下賽馬分別攻下澳洲墨爾本杯和英國葉森打吡大賽。前者是澳州最頂級的賽事,而後者是全球各地打吡賽的“始祖”,也是英國獎金最高的平地賽馬賽事。

  今年3月23日,在獎金350萬澳幣、途程1200米的2019年金拖鞋大賽(Golden Slipper Stakes)上,高多芬旗下6匹賽駒一同出戰,包攬前三。

  3月30日,一年一度的杜拜世界盃之夜在杜拜邁丹賽場開戰。當天9場比賽,總獎金3500萬美元,最受矚目的是全球獎金最高的賽馬比賽“杜拜世界盃”(Dubai World Cup),總獎金1200萬美元。杜拜酋長旗下賽馬“轟雷暴雪”(Thunder Snow)出戰,以領先一個馬鼻奪冠,成為首匹蟬聯杜拜世界盃的賽駒,創造歷史。

  6月18日,英國年度賽馬盛事、皇家賽馬會首個比賽日“皇席錦標賽馬日”拉開帷幕,93歲的英國女王乘車馬入場觀戰。在焦點戰皇席錦標賽中,杜拜酋長旗下賽駒、去年冠軍“蔚藍海角”力挫上年亞軍、季軍“巴特殊”、“十字石標”,連續第二年奪得該賽事桂冠,五日內,“蔚藍海角”又拿下鑽禧錦標,這是繼2003年澳洲馬“選擇”輝煌戰績之後,再有賽駒完成這項高難度創舉,震驚馬壇。

  世界著名的純血賽馬評論機構TRC(《Thoroughbred Racing Commentary》)以馬主三年內出賽馬匹、所參賽事、馬主影響力指數、馬匹平均評分,以及一、二、三級賽獲勝次數等為評選依據,評選出2019年全球馬主排行榜,杜拜酋長的高多芬馬房以1085分繼續雄霸首位。

  (新世紀體育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