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回答1980:山口百惠為愛退出娛樂圈
2019年08月01日17:55

原標題:請回答1980:山口百惠為愛退出娛樂圈

請回答1980。

大家好,我是葉千榮,這一年我一直在蜻蜓FM的《日本隨想錄》里向大家介紹我在這兒的發現和所感。但今天我還要帶大家重返記憶中難忘的1980年。

在我的印象里,1980年好像整年都是一個明快的夏天,當時全國所有的電影院都在放張瑜和郭凱敏主演的那部《廬山戀》。我們第一次在國產電影里,看見了戀人在海邊追逐奔跑的慢鏡頭,還有當時很罕見的接吻畫面。電台里和大街上的商店裡,總在放鄭緒嵐唱的《太陽島上》,彷彿全國各地的小夥子都背上了六絃琴,女生們都換上了游泳裝……那一年,好像給以後的80年代大部分時間都定下了明快的基調。雖然大家口袋里都沒有錢,但天天有各種新的信息和好的消息湧來,讓人感覺今天比昨天更開放了,明天會比今天更美好。

我記得到了十月,我們在上戲的校園里開始談一個來自日本的消息。那消息的主角就是山口百惠。

她的電影《伊豆的舞女》剛上映不久,我們才開始聽她的歌。當時上海青年工人月工資只有36塊,但也會花五六塊錢去買一盒她唱的錄音磁帶。可那條新聞說她突然隱退了,她結婚了,她已經走下螢幕,她將不再唱歌。

我們聽說她在東京武道館舉行了告別演出,穿一襲白色的長裙,唱了一首《再見的另一方》,然後泣不成聲,她對著全場數萬名哭得撕心裂肺的觀眾說:“謝謝你們,原諒我的任性,我會幸福的。”最後,長長地鞠了一躬,將話筒放在舞台中央,退了下去。

當時還沒有因特網,我們誰都沒看到那畫面,只是在報紙上讀到文字,便用想像,讓這件事在心裡昇華。

我記得那年夏天在上海、北京、廣州,最令人眼紅的就是一台日本的SANYO-M 4500 四喇叭收錄機。從大學週末的舞會,到公園里的野餐遠足,如果誰能借到一台帶上,那是用錦上添花都不足以形容的快樂。大家聽山口百惠,還聽鄧麗君。直到現在,只要一想起4500的四喇叭收錄機,不知為什麼,我就會在山口百惠的音色後面想起齊豫唱的《橄欖樹》。當時覺得她倆的音色很像,那也是我和很多同代人的1980記憶。

我們一面聽她們的歌,一面讀《十月》《當代》和《小說月報》上的傷痕文學,讀三毛和荷西的《撒哈拉的故事》,還讀《外國文藝》雜誌上新出的翻譯小說—— 那是一個充滿求知的饑渴而又奮發向上的年代。

幾年後我來到日本留學,雖然電台里還在播她的歌,但她已經完全不在媒體上露面了。而就在那個時候,在國內卻開始播她和三浦友和主演的電視連續劇《血疑》。每週晚上一到那個時間,萬人空巷,然後從一家家的窗口飄出這首主題歌。無數女孩子模仿她的髮式衣服,穿那種在胸前打一個蝴蝶結的燈籠袖的襯衫,希望自己有一個像三浦一樣的男朋友;男生則跟著穿三浦友和在電視劇里穿的高領毛衣,開始學一點他的親切。

同時她的自傳《蒼茫時分》也在中國翻譯出版了。大家第一次讀到那麼率真的告白,聽她說初戀和第一次結合的體驗。那本書當時在學生中很流行。當時大家都還沒錢,於是那種純愛格外令人嚮往。

從她的自傳里,我們知道了是不幸的家庭環境,形成了她長大後對婚姻的理想,所以她最重視的是溫暖和相守。為此,即便放棄演藝也在所不惜。隱退後她與媒體、社會、觀眾保持距離。夫妻二人經曆了怎樣相知、相契、相隨的四十年?現今的她生活得怎樣?……

延伸閱讀:《蒼茫時分:山口百惠自傳》

山口百惠著,中國電影出版社1984年10月版

本書是日本著名電影演員和歌星山口百惠的自敘傳,在日本是一本暢銷書。山口百惠於1972年進入歌壇,後來主演《伊豆的舞女》《絕唱》等十八部影片。1980年11月,二十一歲的山口百惠與演員三浦友和結婚,同時退出藝壇。影片《古都》是她告別影壇的紀唸作品。她的退出在日本曾引起極大轟動。她在書中以隨筆的形式,追述了自己不幸的身世、進入演藝界的經過、八年藝術生活中的所聞所感、戀愛經過以及隱退的過程等。讀者從中不僅可以看到她的奮鬥曆程,也能從一個側面瞭解日本社會的現狀。

出品:蜻蜓FM

戰略合作媒體:新京報

編輯:田偲妮

校對: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