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申通購股權背後 阿里巴巴快遞棋局怎麼下?
2019年08月01日10:37

原標題:獲得申通購股權背後 阿里巴巴快遞棋局怎麼下?

阿里巴巴未來是否會行使購股權、全面控股申通?有分析人士認為,“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7月31日,申通股東與阿里巴巴簽署一項協議,自2019年12月28日起3年內,阿里巴巴可以增持申通的股份。

申通公告顯示,已於近日接到通知,即公司控股股東德殷投資、實際控製人陳德軍和陳小英與阿里巴巴於近日簽署《購股權協議》(下稱《協議》)。

《協議》規定,德殷投資擬授予投資人或其指定第三方購買德殷德潤51%的股權,以及恭之潤100%的股權或恭之潤屆時持有上市公司16.1%的股份(在符合適用中國法律的前提下,視情況而定)的權利;在投資人或其指定第三方行使全部購股權的情況下,購股權的總行權價格約為99.81億元。

對此,申通回應新京報記者稱,目前申通所從事的快遞行業正處於承前啟後、競爭日趨激烈的關鍵發展階段,阿里巴巴與申通產業契合度高,本次交易有利於幫助申通完成信息化、智能化迭代升級。

獲購股權後,阿里巴巴的權益幾何?在接連佈局四通後,阿里巴巴的物流佈局或將更明朗。

購股權是什麼?

實際控製人未來或發生變更

購股權即投資者可在一定價格內購買股票的權利,對未來可能交易的約定。申通公告顯示,本次購股權的安排將使上市公司有機會優化自身股權結構,但購股權相關股權/股份交易並未實際發生,此次申通股東與阿里巴巴簽署《協議》,阿里巴巴將有機會在自2019年12月28日起的3年內,增持申通的股份。同時,未經阿里巴巴的事先書面同意,德殷投資及實際控製人應確保德殷德潤及恭之潤不得進行任何形式的利潤分配。

若阿里巴巴同意德殷德潤及/或恭之潤就其獲得的上市公司現金分紅進行利潤分配,則行權價格應扣除擬購買的德殷德潤及/或恭之潤股權對應的已向德殷德潤、恭之潤股東發放的利潤分配金額。同時,阿里巴巴或其指定第三方(上市公司的競爭對手除外)有權在行權期內一次性或分批行使全部或部分購股權。

截至公告披露日,德殷德潤持有上市公司29.9%的股份,恭之潤持有上市公司16.1%的股份,德殷德潤和恭之潤合計持有上市公司46%的股份。阿里巴巴持有德殷德潤49%的股權,德殷投資持有德殷德潤51%的股權、持有恭之潤100%的股權,德殷投資直接及通過德殷德潤、恭之潤間接合計控製上市公司53.76%的股份。陳德軍和陳小英合計持有德殷投資100%的股權,為上市公司的實際控製人。

早在今年3月,申通就曾發佈公告稱,阿里巴巴將投資46.65億元入股申通控股股東公司德殷控股。公告顯示,申通控股股東德殷控股擬以轉讓或增資的形式分別向其全資子公司德殷德潤、恭之潤出讓德殷控股所持上市公司457709848股(占申通總股本29.90%)及246459149股(占申通總股本16.10%)股份。

同時,為引入阿里巴巴作為德殷德潤的戰略投資者,德殷控股將其持有的德殷德潤49%股權轉讓給阿里巴巴,阿里巴巴為此將支付人民幣對價約46.65億元。

公告顯示,3月的交易完成後,申通將與阿里巴巴在物流科技、快遞末端、新零售物流等領域進一步探索合作。3月11日和3月12日,申通迎來連續漲停,股價於3月12日的收盤價為24.23元。

申通方面當時回應新京報記者稱,與阿里巴巴達成協議之前,一直有很多資本方對申通感興趣,選擇阿里巴巴的原因是與阿里巴巴存在長期的合作關係,入股是“水到渠成”。

針對為何要與申通簽署《協議》的問題,阿里巴巴方面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未來存在增持的可能性,但目前在股權方面不會有進一步的變化。《協議》代表著選擇權的開放,“當我們作為小股東的時候,就持續看好申通的發展,未來也可能與申通在智能化層面進行合作,因此願意繼續支持申通的發展,沒什麼特別的原因,畢竟現在什麼東西都不會發生變化。”

此次公告顯示,購股權安排將有利於優化上市公司股權結構,幫助上市公司盡快完成主營業務的迭代升級,有利於提升上市公司的長期盈利能力,讓上市公司與全體股東共享企業發展帶來的紅利,推動上市公司可持續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還顯示,如投資人行使購股權並完成相應股權/股份轉讓,上市公司的實際控製人可能會發生變更。

加碼快遞市場

阿里巴巴會否行使購股權?

“阿里巴巴並不是第一天開始投資快遞公司,考慮到自身的業務發展,阿里巴巴一直都在圍繞快遞生態進行佈局。”阿里巴巴方面稱。

那麼,阿里巴巴未來是否會行使購股權、全面控股申通?有分析人士認為,“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告訴新京報記者,此次《協議》的簽署,顯示出阿里巴巴對快遞市場加碼投資的積極態勢。阿里巴巴已經通過菜鳥網絡平台建立了佔據中國電商快遞70%以上份額的數字化快遞集群(菜鳥聯盟)。

阿里巴巴方面認為快遞與電商是上半身和下半身,物流到不了的地方,電商也沒有辦法發展業務,“沒有快遞公司,誰給我們送貨呢”。

早在2013年,阿里巴巴、銀泰集團聯合複星、富春、順豐、“三通一達”(申通、圓通、中通、韻達)及相關金融機構共同合作組建菜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與阿里巴巴的電商開放平台模式類似,菜鳥自身不做快遞,而是通過平台模式,用技術手段提升系統運力。

早在2018年初,張勇時隔一年重回菜鳥擔任董事長的職務。阿里巴巴方面曾表示,這一人事調整是為了加速新零售物流一體化戰略,顯示出阿里巴巴對物流在新零售佈局中的重視。

阿里巴巴CEO、菜鳥董事長張勇在5月28日的2019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表示,2018年中國遞送的包裹量超過500億個,其中由菜鳥體系提供電子編碼服務的超過300億個。截至2018年底,菜鳥物流的市場估值已經達到1325億元。

一系列的動作體現了阿里巴巴在物流佈局上的野心。

此次與申通簽署《協議》,也是阿里巴巴物流建設上的正常邁步,快遞專家趙小敏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協議》是一個追加動作,向市場釋放出信號,阿里巴巴還會在快遞行業加大投入,全面提升中國快遞物流業的競爭力。

趙小敏說,“阿里巴巴用購股權的方式告訴大家,快遞還是物流老大哥,與阿里巴巴新零售、菜鳥新物流的契合度高、協同效應強,未來還有更多紅利空間”。

針對阿里巴巴是否會行使購股權,增持申通甚至全面控股申通,趙小敏表示,“相信一切皆有可能。”他說,阿里巴巴在物流上的投資有一個特點,即“不介入實際運營”,部分快遞公司可能覺得阿里巴巴投資既沒有負擔,又有很強的業務帶動和技術輸入。

楊達卿則表示,阿里巴巴未來若全面控股申通,“可能以數字化賦能帶給快遞集群示範效應,也可能意味著智慧物流將走向深度的線上線下聯動”。

佈局“四通”

技術、資本齊“入股”

目前,除韻達外,民營快遞行業四大公司“四通”(中通、圓通、申通、百世(更名前為百世彙通))已全部接受了阿里巴巴的投資。阿里巴巴打造物流生態意圖明顯,物流不僅事關阿里巴巴的電商業務,也關繫著阿里巴巴新零售、全球化等新場景的落地。

除申通外,百世、圓通和中通分別在2008年、2015年、2018年獲得了阿里巴巴等的投資。早在2008年,百世就獲得了阿里巴巴和富士康1500萬美元的融資,成為最早納入阿里巴巴物流生態體系的物流企業。

百世在上市之前就獲得了阿里巴巴系合計6輪的融資,阿里巴巴系的股份占比在其上市時已達29%,投票權更是高達46.6%,目前,阿里巴巴持有百世約27.79%的股份,為第一大股東。

2015年,阿里巴巴聯合旗下雲鋒基金投資圓通,當時持股約11%。2016年10月圓通借殼上市,目前,阿里巴巴與雲鋒基金持有圓通約17.03%的股份,阿里巴巴為第二大股東。2018年5月,阿里巴巴系向中通快遞投資13.8億美元,當時持股約10%。目前,阿里巴巴對中通快遞持股約8.43%,為其第三大股東。

此外,阿里巴巴於2017年增持菜鳥股份,阿里巴巴持有菜鳥的股權也從原來的47%增加到51%,並新增一個董事席位,從而佔據董事會7個席位中的4席。目前,業界普遍將菜鳥歸為阿里巴巴系物流網絡。

菜鳥於2013年由阿里巴巴集團牽頭成立,菜鳥本身並非一家傳統物流公司。新京報記者曾在多次採訪中得知,中國快遞企業多年來“苦技術久矣”,菜鳥的技術支持,也成為快遞公司站隊阿里巴巴的原因之一。

申通總經理陳向陽曾在採訪中表示,他認為申通這幾年走了一些彎道,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技術層面相對落後。他表示,早在2007年,申通就與阿里巴巴實現了系統對接和物流詳情共享。他直言,“申通是一家老牌的傳統快遞企業。很多方面存在‘拍腦袋’的管理模式,整個系統、技術與大數據的運用相對落後”,希望利用阿里巴巴、菜鳥的技術來改變申通。

“菜鳥的數據對於中通快遞的運營具有指導意義。”中通快遞CTO朱晶熙曾在採訪中表示,中通快遞與阿里巴巴最大的合作在於電子面單的應用、電子面單引申出來的產品以及在智慧物流方面的佈局。

不僅如此,陳向陽曾在採訪中透露,與阿里巴巴的合作意在獲得增量市場的先發優勢,他表示:“菜鳥代表阿里巴巴的物流,同時阿里巴巴不斷有新的東西被推出來,像新零售、裹裹、城配聯盟、跨境業務等,這些場景都是菜鳥和阿里巴巴自己創造出來的,如果沒有資本的合作,你能不能獲得這張新業務試水的入場券?”

阿里巴巴方面也稱,多家快遞公司承接了淘寶、天貓的大量業務,雙方都希望“綁得更緊密”,但單純的商業利益存在各種不確定的因素,如果有資本層面的合作,“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新京報見習記者 程子姣 記者 陳維城

編輯 趙澤 王宇 校對 範錦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