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選和平飯店為美方代表“接風洗塵”?媒體解讀
2019年08月01日20:10

  原標題:中美貿易代表齊聚和平飯店,這棟“遠東第一樓”背後的大佬,曾是首富更是梟雄!

  來源:環球人物

  作者:二水

  7月30日傍晚,來自全球各地的記者聚集在了上海和平飯店門口。

  18時53分左右,載著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的車隊抵達和平飯店。隨後,兩人同劉鶴副總理在和平飯店九層華懋閣共進工作晚餐。晚餐結束後,三人又一起登上了和平飯店九樓的露台共覽浦江。

三人一起登上和平飯店九樓的露台共覽浦江。
三人一起登上和平飯店九樓的露台共覽浦江。

  這次會面,也意味著中斷了3個月的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再次重啟。

  為何要選和平飯店為美方代表“接風洗塵”?

  位於外灘20號的和平飯店,在熟悉上海灘舊日繁華的“老克勒”記憶中,依然是那座建於1929年的華懋飯店。這座有著90年曆史的飯店,曾見證過許多中美兩國交往的重要場景,不僅老布殊、克林頓、奧巴馬等多位美國政要曾來過這裏,上世紀70年代初,中美展開乒乓外交,美國乒乓代表團訪問中國時也曾住在這裏。

  而這棟“遠東第一樓”的崛起,和一位英籍猶太富商有關,他就是維克多·沙遜。

  一個來自猶太的古老家族

  維克多·沙遜來自於猶太家族沙遜。

  眾所周知,猶太人在經營上有著極高的天分,比如稱霸歐洲幾百年的金融巨富家族羅斯柴爾德就是猶太人。與羅斯柴爾德家族不同,沙遜家族的商業帝國主要分佈在亞洲。

  源自伊拉克巴格達的猶太家族沙遜,在18世紀30年代舉家遷居印度孟買,並由大衛·沙遜成立了沙遜洋行。

  起初,他們從孟買進口英國紡織品前往伊朗布殊爾銷售,又在布殊爾採購土特產返回孟買銷售。很快,沙遜洋行就發展成印度在波斯灣的最大貿易機構,大衛也隨之成為印度首富。

  到了1833年,沙遜家族迎來了新機遇。這年8月,英國議會通過了廢止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專利權的法案,英國商人可以直接對華貿易。

  在印度的大批英國商人紛紛把目光瞄準中國,並試探性地從事與中國之間的貿易。這時孟買已經不僅是通往波斯灣的門戶,也成了新興的對華貿易基地。

  大衛也對此有所察覺。他嚐試著將英國棉紡織品及印度的鴉片運至中國,發現很有銷路,於是,商人的貪婪本性促使他把手伸向了不法之地。在鴉片戰爭前,沙遜洋行對華貿易已經達到一定規模。

  鴉片戰爭後,鴉片的銷路不再如從前,大衛又將目光投向了上海。

  此時,清朝政府被迫開放廣州、廈門、福州、寧波、上海五處為通商口岸。隨著貿易往來頻繁,上海在中西貿易中的地位逐漸超越廣州。1845年,沙遜洋行在上海設立分支機構,從而成為第一批進入上海的外資商行之一,這也讓大衛賺得盆滿缽滿。

  1864年,大衛去世。因不滿家產分攤不均,二兒子伊利亞斯自立門戶,成立了新沙遜洋行,並逐步代替老沙遜洋行在華的地位。

  1877年,新沙遜洋行以8萬兩白銀的價格購得“候德”產業,也就是如今和平飯店所在的地段,這也成了沙遜家族稱霸上海房地產的前戰。

  從軍火大亨到上海灘紅人

  當時的上海作為遠東最大的金融和貿易中心,自開埠以來吸引了西方各大國資本前來辦企業、開銀行、開發房地產。這些冒險家從中國攫取了巨額利潤,在上海蓋起了高樓大廈。沙遜家族就是其中之一。

  新沙遜洋行在伊利亞斯去世後,由其長子亞可布接管。後來,因亞可布膝下無子,他的侄子維克多·沙遜開始浮出水面,逐漸接手家族企業,並在1924年成為新沙遜洋行的掌舵人。

  維克多生於1881年,自小就是學霸一枚,中學就讀於哈囉公學,大學則畢業於劍橋三一學院。不過,這個貴族公子哥可不安分,早年間是個狂熱的航空愛好者,還為此加入了英國皇家空軍,不成想在一戰中因左腳負傷致殘,後來也因此被人們稱作“蹺腳沙遜”。

  野心勃勃的維克多在掌權後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將洋行的所有業務由孟買轉移到上海,他決心在這個“冒險家樂園”里大幹一場。

  此時的中國,兵荒馬亂,戰爭頻仍,維克多就瞅準空子靠售賣軍火賺錢。在他的客戶名單里,沒有政治、陣營一說,誰肯出錢,他就願意為誰提供軍火。短短幾年,他便成為上海有名的“軍火大亨”。

維克多·沙遜和舞女在一起。
維克多·沙遜和舞女在一起。

  但軍火生意總不是長久之計,於是,維克多把目光投向了房地產。上海雖商業繁榮,但地價不高,而商人們只顧著做生意,鮮少有人會購買土地蓋房。維克多對上海房地產市場有著很高的期望,孤注一擲把全部重心投入到了房地產事業。

  可如何讓自己在上海房地產界有名呢?他想到了蓋一幢全上海獨一無二的大廈。

  1926年,維克多拿出90萬兩白銀成立了房地產開發及運營企業——華懋地產公司,該公司不僅從事房地產買賣,還興建公寓出租謀利。同年,他還投入300萬兩白銀,打算在上海外灘20號興建一棟11層高的大樓,並命名為“沙遜大廈”。而它所在的地塊面朝南京路和黃浦江,三面沿馬路,正是人們眼中上海最好的一塊土地。

  3年後,這座77米高的大廈建成,隨即成為上海第一個高層建築,再加上整個大廈外表奢華,內部氣派堂皇,被人們稱為“遠東第一高樓”。作為它的主人,維克多也由此成為上海灘的紅人。

  此後,外灘一帶的地皮價格一路飆升,勢不可擋,還一度超過了紐約、倫敦,南京路就此興旺起來。

當時的上海外灘
當時的上海外灘

  但這個野心勃勃的男人,目標不止於此。猶太人善於經商的特質,在他身上可謂發揮到了極致。維克多先是把沙遜大廈作為寫字間出租給了洋行、銀行以及國際電台辦公處,賺取每年高額的租金,後來又在大廈的北樓開了一家華懋飯店。

  金字塔式綠色銅瓦楞皮的尖塔樓、旋轉式廳門、意大利大理石地面和立柱、獨一無二的九國套房,這裏的一切都在宣示自己的與眾不同。

  華懋飯店開始對外營業後,上海的達官貴人、富商及買辦趨之若鶩,住在那裡猶如置身於世界的中心,馬歇爾、司徒雷登、卓別林、魯迅都曾停留於此,無數政要在這裏風雲聚會,上演了許多重大曆史事件。

  來自英國的上海首富

  嚐到甜頭的維克多又繼續加碼投資上海房地產業,新設立多個房地產公司,還開了10多家與房地產相關的企業。

  後來,上海市區土地資源日益緊張,地價也上漲了十幾倍。維克多又乘勝追擊建成了河濱大樓、都城飯店(現新城飯店)、華懋公寓等多棟10層以上的高層建築。有資料顯示,到19世紀30年代,上海約有1/5的高層建築產權都歸沙遜家族所有。

維克多·沙遜(中)與朋友在一起。
維克多·沙遜(中)與朋友在一起。

  為了鞏固沙遜家族在上海的經濟地位,維克多通過併購的方式,取得了紡織、造船、飲料等上海本地企業的經營權。除此之外,他還將金融業納入到自己的商業版圖。

  1928年,維克多在上海設立遠東營業公司、上海地產銀公司、漢彌爾登信託公司等多家金融公司。

  至此,在華經營多年的沙遜家族已擁有近50億元法幣的財富(當時法幣的幣值尚且穩定,1939年時,100法幣可以買到一頭牛)。而維克多本人,毫無爭議地成為上海首富,更是在華猶太商人中的領袖人物。

  作為一個超級富豪,維克多在上海的生活是愜意的,也是放蕩不羈的。同時,他也改變了這座城市。

  熱衷賽馬的維克多,在上海、印度普那和英國紐馬克特三地都擁有自己的馬廄。每逢週末,他經常出外遛馬。因為愛馬,他還將華懋飯店的酒吧命名為“馬與獵犬”。

維克多·沙遜(右)和愛馬合影。
維克多·沙遜(右)和愛馬合影。

  他還喜歡派對,是第一位將歐洲下午茶傳統帶到上海的人。喜歡舞會的維克多,更仿照紐約仙樂舞廳在靜安寺路開了一家仙樂斯舞廳,受歡迎程度不亞於有名的百樂門。

當時的仙樂斯舞廳
當時的仙樂斯舞廳

  正當他在上海如魚得水、大展宏圖之時,二戰開始了,納粹德國掀起了聲勢浩大的反猶運動。為了躲避迫害,近十萬德奧猶太人遠涉重洋逃往上海。維克多慷慨解囊,先後提供數筆巨款資助難民。

  可隨著日軍發動侵華戰爭,上海租界的地位也岌岌可危,他只能同所有在華外商企業一樣,大量拋售各附屬企業和投資關係公司的股票,陸續將資本轉移到國外。

  但日軍怎肯放過這個富甲一方的英國人?再加上他曾幫忙安置二戰流亡者,日軍更是不停地對他施加壓力。1938年,維克多在無奈之下決定暫離上海。

  1949年,新中國成立。維克多重回上海,卻發現外國人在上海的特權連同上海的租界一起消失了,“在中國開展大規模業務的日子已經過去了”。1年後,新沙遜洋行以產抵債,將旗下在上海的公司全部轉讓給中華企業公司。這也代表著從1845年起就在上海經營業務的沙遜家族至此完全撤離中國。

  離開中國後,維克多在上海的產業也漸漸收歸國有。從此以後,這位沒有子嗣的“上海首富”與中國再無聯繫。

  1961年,80歲的維克多因心臟衰竭在巴哈馬的家中去世,身邊只有一名護士。

  而那座曾幫他立足於上海灘的華懋飯店,自1956年起成為“和平飯店”。直到現在,同時代的飯店多已在時間里消逝,唯有和平飯店還佇立在外灘,見證著人來車往,潮落潮起,繼續書寫著自己的傳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