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金斯學會丨美國人口趨勢:15歲以下兒童中白人已不足半
2019年08月01日15:58

原標題:布魯金斯學會丨美國人口趨勢:15歲以下兒童中白人已不足半

【編者按】

2019年6月20日,美國人口調查局發佈2018年美國人口狀況估算。本文是對相關數據的全面分析,其中凸顯,美國15歲以下人口中,非西班牙裔白人居民占總人口比重首次下降到不足一半。新的數據顯示,美國人口的種族構成日漸多元。

本文作者威廉•弗雷(William H. Frey)生於1947年,人口學者,現任美國布魯金斯學會大都市政策項目高級研究員,研究領域包括都市人口、人口遷移、移民、種族、老齡化、人口統計。近著為《Diversity Explosion: How New Racial Demographics are Remaking America》(Brookings Press,2014)。

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是一家美國非營利政策智庫,創辦於1916年,主要研究社會科學尤其是經濟與發展、都市政策、政府、外交政策以及全球經濟發展等議題,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據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智庫與公民社會項目”(TTCSP)2019年1月發佈的《全球智庫報告2018》(2018 Global Go To Think Tank Index Report),布魯金斯學會在“全球頂級智庫(美國和非美國)”分類排名中列第1位。

本文原題“Less than half of US children under 15 are white, census shows”,2019年6月24日發佈於布魯金斯學會網頁。以下是對原文的全文翻譯。

發佈該文不代表我們認可文中觀點,請讀者明察。

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15歲以下人口中,只有大約四分之一為白人,而西班牙裔佔據半數。圖為當地時間2018年7月5日,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市,兒童在噴泉戲水解暑。 視覺中國 資料圖

美國人口調查局(U.S. Census Bureau)新發佈的2018年人口狀況估算顯示,美國15歲以下的人口中,非西班牙裔白人居民占總人口的比重首次下降到不足一半(49.9%)。新數據凸顯美國人口的種族構成日趨多元,今日,非西班牙裔白人僅占總居住人口的五分之三(60.4%)略多。但15歲以下白人少年兒童成為同年齡段群體中的少數族裔,這一令人驚訝的事實表明,隨著白人走向衰老,美國的種族多樣化趨勢正在“自下而上”地滲透。預計這一現象將持續存在,鑒於那些種族構成日益多元化的群體將在美國未來的人口和經濟中扮演關鍵角色,關注兒童和年輕家庭的機構必須主動考慮他們的利益訴求。

全國所有居民及15歲以下兒童的種族/民族構成變化可見圖1。自1980年以來,上述兩個群體中白人所占份額逐漸縮小,而當時非洲裔美國人是數量最具優勢的非白人群體。自那以後,尤其是西班牙裔人口占比的增長相當可觀,隨後亞裔人口複製了這一趨勢。

*族群中無西班牙裔成員。

資料來源:William H. Frey對美國人口調查局2019年6月20日發佈的人口狀況估算的分析。

2018 年,加總後的非白人人口——黑人、西班牙裔、亞裔、自我識別為跨種族及其他種族的人口——首次在15歲以下人口中佔據絕對優勢(50.1%,2017年為49.8%),而西班牙裔在該年齡段人口占比超過四分之一。正如後面會仔細分析的那樣,這一趨勢部分是由於上述部分群體人口增長所致。但白人逐漸老齡化,年輕白人人口數量逐漸下降,亦是構成這一趨勢的原因。

15歲以下人口是Z一代(2018年年齡在21歲及以下)的一部分,他們使Z一代(50.9%是白人)比千禧一代(55.1%是白人)和X一代(59.7%是白人)人口構成更加多元化。若考慮種族-族群分佈,Z一代也尤為特殊,因為嬰兒潮一代及更早世代的白人人口占比超過70%。除了白人人口所占比例不同以外,各世代其他和非白人群體的代表性也存在差異。雖然西班牙裔是千禧一代和Z一代首要的非白人群體,但黑人在嬰兒潮和更年長的非白人群體中數量佔據優勢。(表1)

*族群中無西班牙裔成員

**美洲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土著(非西班牙裔)

資料來源:William H. Frey對美國人口調查局2019年6月20日發佈的人口狀況估算的分析

年輕一代種族多元化的趨勢正在擴散

並非全美每一個地方15歲以下人群都呈現出種族多元化的特徵。但是這一模式正開始擴散。新的人口調查數據揭示,在14個州外加首都華盛頓特區,15歲以下白人屬於該年齡段群體的少數族裔;夏威夷州遙遙領先,只有14.6%的少年兒童是白人。美國人口最多的四個州即加利福尼亞州、德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和紐約州也在名單之列。在加利福尼亞州,15歲以下人口中,只有大約四分之一為白人,而西班牙裔佔據半數。在新墨西哥州,西班牙裔人口增長至60%。在馬里蘭州、佐治亞州和密西西比州,黑人是人數最具優勢的非白人群體;在阿拉斯加州,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土著是最大的少數族裔。

除了這14個州以外,包括伊利諾伊州、康涅狄格州、華盛頓州和科羅拉多州在內,另有11個州的15歲以下人口中,種族/族群意義上的少數民族占居民人數的至少40%。在這些以及白人兒童數量更具優勢的州(新英格蘭、阿巴拉契亞和中西部),自2010年以來,多元化程度有所增加,當年只有10個州加上華盛頓特區存在15歲以下白人屬於該年齡段少數族裔人群的情況。2000年,只有6個州加華盛頓特區是這樣的情況。

在美國100個規模最大的大都會地區,人口分佈也呈現出同樣態勢:在其中42個都會區,白人在15歲以下人口中屬於少數族裔,而在另外22個都會區,白人占比未超過60%。那42個都會區涵蓋了美國大多數大城市,以及美國兒童人口構成最多元化的地區。這些城市主要位於西南部(休斯頓、達拉斯)和西部(洛杉磯、舊金山、拉斯維加斯),所容納的西班牙裔人口甚眾。不過在其它都會區,種族構成有所區別。例如在亞特蘭大,黑人兒童以2:1的數量優勢超過西班牙裔;在華盛頓特區,黑人兒童與西班牙裔的人口數量大致相當。

在美國3141個郡中,有672個郡的白人在15歲以下人口中屬於少數族裔,在另外321個郡,其他種族或族群至少佔據40%。正如下方地圖所示,這些郡遍佈南部、西南部和西部、東西海岸以及內陸都市區域的大部分地方。年輕人口的多元化也正在向內陸輻射。自2010年以來,381個各層級大都會區中有372個,白人在15歲以下人口中的占比有所下降,2838個郡的情況也如此。(地圖1)

資料來源:William H. Frey對美國人口調查局2019年6月20日發佈的人口狀況估算的分析。

白人兒童數量下降缺口被其他族群人口增長補足

美國兒童人口構成朝向多元化演進的鮮明變化,並非僅由於非白人種族和族群人口增長所致。總的來說,在2010年以來,美國白人人口增幅微弱,僅有0.1%。根據新的估算,2016年至2018年間白人人口減少247000人。然而,2010至2018年間,15歲以下白人人口數量減少了220萬,這一趨勢在21世紀頭十年就初露崢嶸,並持續發展。

白人青少年人數下降反映了白人出生率走低。如若考慮長期趨勢,重要的是它反映了在白人老齡化背景下,白人育齡婦女人數不斷下降。據人口統計數據進行的預測顯示,在未來幾十年里,白人兒童數量將減少,年齡在15歲以上的青年白人的數量會多於在美國出生或移民至美國的白人群體。

因此,其他幾組種族群體,特別是西班牙裔、亞裔、自我識別為兩個或兩個以上族群的人數增長,將抵消白人年輕人口數量在全國範圍內的下降。2010年至2018年時期的情況就是如此,兒童總人口數量實際減少了342000人。不過,這是一個相對平衡的狀態,白人兒童數量減少220萬,但西班牙裔和其他族群人口有相當可觀的增長(130萬)。(圖2)

*族群中無西班牙裔成員

資料來源:William H. Frey對美國人口調查局2019年6月20日發佈的人口狀況估算的分析。

這一時期,並非所有州都發生了兒童數量下降的現象。儘管46個州的白人兒童數量有所下降,但少數族裔兒童人數上升彌補了那些缺口(或補充了白人人口的小幅增長),使得總共22個州及華盛頓特區的兒童人數上升。大多數這些州中的人口增長要歸功於西班牙裔,其中包括德克薩斯州,迄今為止其18歲以下兒童群體增長數量最多。如圖3所示,德克薩斯州非同尋常的兒童人口增長,全部都來自非白人種族和族裔群體。

*族群中無西班牙裔成員

資料來源:William H. Frey對美國人口調查局2019年6月20日發佈的人口狀況估算的分析。

有28個州走向另一個極端,那裡的兒童人口總數呈下降趨勢。所有這些,都造成白人人口減少,同時那些州非白人群體人口的增長不足以彌補缺口。包括伊利諾伊州、紐約州、加利福尼亞州和賓夕法尼亞州在內,一些州的黑人兒童人數也呈下降趨勢。這些缺口既反映了黑人外遷他地,也反映了一些州黑人人口的逐漸老齡化。紐約州是兒童人數下降第二多的州,這裏展示了一幅較為普遍的圖景:白人兒童人數大幅減少,黑人兒童人數略有減少,人口增長主要來自其他非白人群體。

美國多元化的年輕人及未來

新的人口數據估算及長期預測分析勾勒出這樣一幅圖景:整個國家的白人人口逐漸老齡化,同時年輕一代人口在種族方面更加多元化。這一趨勢不大可能發生改變,因為白人的中位年齡(43.6歲)令西班牙裔(29.5歲)或多種族(20.7歲)相形見絀。新的估算還顯示,自2010年以來,美國新生兒中白人數量不到一半,而且在過去七年中,白人人口老齡化的情形十分符合人口統計學家所使用的術語 “自然減少”(死亡人數超過出生人數)。另一方面,新的測算表明,自2010年以來,隨著嬰兒潮一代逐漸老去,數量龐大的60歲及以上年齡人口增加了27%,其中大部分是白人;相比之下,年齡15-59歲人口增長溫和(1.6%),種族構成日益多元化的兒童群體人數略有下降。如上所述,未來任何更年輕人口的增長都取決於非白人種族和族群的貢獻。

這些人口趨勢清楚告訴我們,種族多樣化的更年輕一代已成為勞動力、稅基和消費者基礎的一部分,同時,有數量龐大、更迅速增長的更年長人口即將步入退休年齡,國家必須在前者在諸如教育、家庭服務、可負擔住房等領域的鮮明利益和需求與後者的健康和社會支持需求之間進行平衡。的確,必須充分留意新的人口統計數據所顯示的年輕“少數白人”的轉折點。這對美國的未來有至關重要的啟示。

(本文由趙舒婷翻譯,圖表由劉箏據原圖表複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