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談“蘿莉變大媽”:直播行業不該演“變形記”
2019年08月01日13:24

  原標題:“蘿莉變大媽”:直播行業不該演“變形記” |新京報專欄

  文 | 馬文

  近日,女主播“喬碧蘿殿下”直播期間蘿莉變大媽的鬧劇引發網友關注。本以為該事件會讓她瘋狂掉粉,沒想到露臉之後,她的直播間直接衝上了排行榜第一,人氣從5萬漲到了60萬。7月30日,喬碧蘿在直播中承認,“露臉事件”為前期策劃,後期推廣總共花了28萬。怎料,31日淩晨,其又在個人微博否認策劃。

  8月1日淩晨,鬥魚直播平台就其平台主播“蘿莉變大媽“事件發佈處理公告,經平台調查核實,該事件系主播“喬碧蘿殿下”自主策劃、刻意炒作,並永久封停主播“喬碧蘿殿下”直播間,下架所有相關視頻,並關閉主播個人魚吧。這無疑是平台治理範疇的嚴懲動作。

  直播早已成為製造幻夢的行業。在過度美顏的鏡頭和被刻意擇取的片段之中,主播們展示著粉絲們所希望看到的東西。從這個角度出發,不是喬碧蘿欺騙了打賞的宅男粉絲們,而是宅男粉絲們先在手機上自欺欺人,而喬碧蘿殿下則悄然利用了行業的規則和心理。

  喬碧蘿是行業畸形的產物,她聰明地找到了直播行業的立足根基,並以現代傳播幻術加以杠杆驅動,最終成功撬動起了一池春水。

  這是直播行業狂飆猛進的產物。就在三年前,千播大戰正激烈未酣。遊戲直播、網紅直播、電商直播等多重形態紛紛湧現,一邊是熱錢湧動,另一邊,則是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存在困境。直播曾經被認為可以加上一切,但有些形態的嚐試並不順利。

  最終大行其道的主要路徑,仍是網紅主播+打賞。直播並沒有如願改變社會傳播結構,也沒有改變新的輿論形態,從商業的角度看,直播平台最終成為了社會娛樂業的一部分。它通過更直接也更迅猛的方式製造並捧紅素人網紅,又以打賞的形態直接產生現金流,平台則與主播進行分紅。

  這一邏輯在商業上是卓有成效的,但與此同時,卻也導致了整個直播行業從此成為了新的造夢工業。直播一開始的崛起,是借助了“離現實更近”的傳播話術,從用戶心理出發,直播鏡頭前的網紅們似乎更加真實,並且更接地氣,只要你願意購買虛擬道具,就能在直播間的舞台上贏得萬眾矚目和紅顏一笑。而只要看一看鏡頭的變形程度,你就能明白,這是一間為粉絲們製造幻象的造夢工廠。

  一旦直播業成為浮在真實價值之上的造夢工業,就難免存在一堆泡沫。比如,在微博的場域里堅持不懈為偶像刷流量之後,當蔡徐坤遇上週杰倫,活在自我麻醉中的粉絲們才頓然發覺,自己已經成為了流量工具。而作為獲利方而言,儘管在依賴製造新的偶像而在短期內獲得了流量狂歡,但從長期來說,幻夢又是對更多可能性的驅逐。

  直播行業顯然應當警醒,儘管為現代人造一場親近主播的幻夢是一門好生意,但易於膨脹的幻夢也同樣易於出現喬碧蘿這樣的人物。一個喬碧蘿,揭開了直播行業三年幻夢的華美外衣,這或許是三年前就定好的命運。

  □馬文(媒體人)

  編輯:李冰冰 校對:李立軍

  新京報·新聲代第一屆中學生寫作創造營進行中!

  寫作即創造。那寫作何為?是為了“用文字醃製時間,煮字療饑”,還是“坐在浴缸裡橫渡大西洋”?我們認為,寫作是一場與自己的對話。而年輕世代的所思、所見與所寫,尤其值得被看見。

  你有火種,我有采火盆。作為國內最好的原創內容平台,我們啟動了此次活動只要你是中學生、能來參加活動,我們送你C位出道!

  大賽將分三輪,最終選出30名創造營的學員,獲得最後的夏令營資格。劃重點!這是一次公益性活動,全程不收取任何報名費與評審費,學員參加夏令營的食宿全包!

  夏令營期間,我們將開設專業的寫作訓練班,由熊培雲、蔣方舟、楊慶祥等大咖親自授課;寫作夏令營期間,學員作品還將有機會刊登在新京報各大內容平台,包括新京報報紙、APP、公號,並實現全平台分發,讓你的作品得到百萬、千萬加的曝光。一塊送上的,還有榮譽證書、神秘禮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