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市場里的小城生活:團購群裡買貨朋友圈里賣貨
2019年07月31日02:17
2018年暑假,正在讀研究生的胡小夢通過微信朋友圈賣芒果,兩個月賣出去2噸。受訪者供圖
2018年暑假,正在讀研究生的胡小夢通過微信朋友圈賣芒果,兩個月賣出去2噸。受訪者供圖

  團購群裡買貨、朋友圈賣芒果、線上賣家電……

  下沉市場里的小城生活

  因和果,在有的時候是那麼的不確定,譬如在電商鏖戰下沉市場的背景下,到底是電商下沉帶來了低線城市的消費新方式,還是後者的人口紅利吸引了電商下沉?

  不管誰是因、誰是果,我們看到了一個驚人的現實:一方面,阿里、京東、拚多多等電商巨頭圍繞下沉市場的角逐日趨慘烈,而在“合圍”下沉市場的過程中,高性價比品牌成為打開下沉市場的“金鑰匙”。另一方面,今天的三四線城市正在向電商兌現它們的發展潛力,“五環之外”的世界也正逐漸成為支撐消費經濟的發展主流。

  下沉市場中有黃金,下沉市場中也有故事。近日,新京報聚焦下沉市場,採訪了多位來自下沉市場的商家和顧客,聽他們講述了各自在下沉市場中的故事。

  王敏 銀行職員,湖北省隨州市

  “我在同事推薦的團購群裡買貨”

  “都是熟人,你要她送(貨),她就給你送”。王敏生活在湖北北部的小城市隨州,一直鍾愛“看得見、摸得著、質量有保證”線下購物的她,最近加入了熟人推薦的購物群。

  “你看我昨天剛買的啤酒、海鮮,還有一盆花,今天全到了”,王敏告訴新京報記者,她的同事周姐前不久將她拉入了一個本地團購群,裡面的貨品價格比較便宜,而且是“熟人推薦有保證”,比起上淘寶、拚多多等網購,她更愛這個“群”。

  王敏稱,網購沒有辦法及時送達,她比較享受“今日買、明日達”的感覺。新京報記者瞭解到,該購物群是一家電商平台的社區團購群,每天群主會將平台上自己店舖的鏈接分享到群裡,群內成員購物達到一定數量,平台會按照訂單給群主發貨,群主收到貨後再將貨物當天送給購買的人。

  上述電商平台的網站顯示,其以社區便利超市為依託,通過預售的方式將生鮮、水果、地方土特產、純手工作坊、家居百貨等商品,以限時特賣的形式,賣給門店周邊的消費者。

  王敏說,京東確實能做到隔日達,但她“不知道怎麼弄”。雖然美團、餓了麼等外賣軟件也有當日送貨的功能,但她不知道“是不是要配送費”。王敏也在一些網購平台上買過東西,經過幾次看圖片以為是正常大小買來就成了“巴掌大”的貨品後,就不再買了。

  王敏介紹,她所在的團購群每天會推薦約20種商品,包括海鮮、麵點、盆栽、日用品等。“看中了我就下單”,她說,選擇團購的第一個原因是熟人推薦有保證,第二個是價格低廉。

  不過,針對熟人推薦,王敏態度還是比較謹慎的。“我姐姐有次給了我一瓶她店舖里賣的洗面奶,說是我經常用的牌子,我一看是‘佰草世家’,而我平常用的是‘佰草集’”。王敏姐姐在電商平台達人店上開了店舖,“店舖上的商品價格低廉,而且每購買一筆姐姐都可以獲得返利”。

  前兩天,王敏逛街遇上了初中同學。該同學熱情地將其妹妹在雲集上的店舖推薦給了王敏,這家店舖主要售賣首飾。王敏表示,她只是表面接受了推薦,實際上一次都沒點進過這家店舖。她認為,不能判斷裡面的東西好不好。

  據新京報記者瞭解,上述達人店、雲集均為社交電商,依託熟人拉新推薦進行獲客,在三四線城市及縣鎮市場占有率較高。

  胡小夢 大學生,雲南省臨滄市永德縣

  “朋友圈兩個月賣2噸芒果,但不想再做了”

  “你是不是經常在淘寶上搜到廣西和四川攀枝花的芒果,你看到過雲南的芒果嗎?”胡小夢在北京讀研究生,正值暑假,在老家收芒果的他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胡小夢的老家在雲南省臨滄市永德縣,他說那裡有大片的芒果樹,周邊村民都以種芒果等農產品為生,每到夏天芒果成熟時,經銷商就會前來收購,這也是永德縣芒果的主要售賣方式。

  記者詢問胡小夢,當地有沒有人在淘寶、拚多多等電商平台銷售芒果,她回答說,極個別的農戶開了淘寶店舖,至於這兩年大火的快手、抖音等短視頻賣貨,“只聽說過,沒見過”。“短視頻賣貨,要花很大精力去維護粉絲,我沒有精力做這些,我爸媽也不會做。”

  “芒果採收主要在7月份,昨天我收的就是我家最後一批。”胡小夢認為,做電商比如開淘寶沒有必要,因為芒果的售賣週期很短,集中在七八月份。如果在淘寶上開一個小店,銷量不多,“別人根本也看不到你賣的東西”。

  去年胡小夢嚐試在微信朋友圈賣芒果,一個暑假賣出去2噸芒果。不過,他表示,今年不會再去網上賣了。“去年在朋友圈賣芒果的原因是,之前本科的同學們經常找我買,因為我帶給他們吃過,他們覺得很好吃”,胡小夢表示,同學的邀請以及去年芒果本身產量大、批發價格低,驅使他在朋友圈賣芒果,但由於需要自己包裝和郵寄,導致人力成本很高,“去年我媽已經很累了”。

  胡小夢表示,由於今年春季乾旱,芒果產量少,以及全國水果價格普遍升高,家裡的芒果不愁賣,“基本上批發商都收了”。

  胡小夢還透露了他不做電商的另一個理由,即快遞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平均每斤芒果要花3元的郵寄費用,一箱十斤要花費30元,這還是批發價格”,胡小夢表示,四川攀枝花等地物流產業鏈成熟,該地芒果在網絡上的售價可能也僅為30元一箱,永德縣寄一箱芒果出去就要花費30元,“所以,如果芒果不愁賣,我根本不會去搞線上銷售了”。

  劉思維 跨境電商公司老闆,浙江義烏市

  “縣級市義烏有8家星巴克”

  劉思維是一家義烏跨境電商企業的老闆,她2010年來到義烏,至今已經9年了。“義烏這邊的年輕人張口閉口都會談到外貿(跨境電商),因為在義烏做外貿確實有很多便利條件。”劉思維說,義烏擁有豐富的資源產品、成熟的物流鏈條和方便的報關手續。

  “義烏有一個非常大的優勢就是國際商貿城,它在義烏的市中心,有6萬多個賣家在裡面開店”,劉思維稱,義烏大大小小的電商,都會來國際商貿城拿貨。對外銷售最好的產品是飾品。飾品店舖聚集在國際商貿城一期的二樓,屬於黃金舖位。毛絨玩具、旅遊類產品和佛珠賣得也比較好,店舖分佈在國際商貿城一期。國際商貿城二期、三期、四期則分佈著售賣箱包、電子產品、拉鏈扣子等商舖。劉思維表示,國際商貿城一期,通道附近9平方米的舖位,一年的租金可能高達100萬元。

  劉思維還告訴新京報記者,義烏由於外貿、跨境電商產業發達,有非常多的“老外”在義烏做生意。劉思維口中的“老外”多來自阿拉伯國家和非洲國家,在義烏“你走在街上就會看到很多阿拉伯人”。

  “老外多,做生意的多,一個縣級市有8家星巴克也很合理。”劉思維稱,義烏作為一個縣級市,“吃喝玩樂住都挺發達”,除了星巴克,義烏還有4家五星級酒店,1家“準六星”酒店,以及韓國日本等各國特色的餐廳。

  周傑 京東家電線下店,河北衡水阜城縣

  “鄉村用戶會慢慢選擇電商”

  周傑在河北省衡水市阜城縣開了一家京東家電的線下店,除了負責給線上購買家電的消費者配送家電外,他還要負責線下的零售。周傑直言,該店一個月的零售額能達到100萬。

  周傑表示,阜城的消費者較為偏愛線下門店購買。“現在線上線下的價格都是一樣,你來我這裏我可能送你一點小禮物。”周傑表示,在線下店購買消費者可以和周傑談價格,周傑可以適當給予優惠或者附贈禮物,“線上的話說多少錢就是多少錢”。

  “我們面對的是鄉鎮、農村市場,顧客可能不瞭解京東、蘇寧等網購平台”,周傑說,阜城的家電市場,除了京東國美等品牌外,一些當地的老牌家電商場也有很大的市場份額。老牌家電商場經營多年擁有較多老客戶,很多人習慣去找“老熟人”購買,周傑表示他的店還在慢慢打開市場。

  “用戶都很精明,我相信他們會慢慢選擇電商。”周傑表示,他的電商線下店可能會比傳統老牌的家電商場服務更好,周傑表示他們可以送貨上門、保修、儘量解決客戶的需求,“因為我們比較注重口碑”。

  吳明明 房產公司策劃,浙江溫州蒼南縣

  “我的父母愛點外賣”

  “我平常在溫州上班,一個月回蒼南一次”,吳明明自己日常會使用淘寶、京東,並不瞭解其他電商平台。吳明明是網購一族,經常會網購東西帶回老家。他的父母平常不網購,鍾愛線下購買,但對吳明明經常網購的行為表示支援,甚至讓吳明明幫忙購買。

  吳明明表示,父母會讓吳明明幫忙購買洗髮露、沐浴露、電風扇、拖把等日用品,頻率不高,“用完就買”。生鮮會在當地菜場購買,衣服等商品則會到“開了很久的步行街”上的實體店購買。

  “我爸媽點外賣的頻率倒是很高”,吳明明稱,他的父母雖然不會使用電商平台,但對各大外賣軟件很熟悉。吳明明的母親在藥店工作,因為排班的問題,無法每天做飯,而吳明明的爸爸也不會做飯,“總不能天天去飯店吧,外賣方便便宜,所以我爸媽經常點外賣”。

  (文中王敏、胡小夢、劉思維、周傑、吳明明皆為化名)

  新京報見習記者 程子姣 記者 陳維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