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賞|從新上線的故宮數字文物庫看文物山子
2019年07月31日07:22

原標題:鑒賞|從新上線的故宮數字文物庫看文物山子

故宮博物院數字文物庫近日在故宮博物院官網上線,給收藏愛好者帶來了極大的便利。本文系作者通過查閱故宮數字文物庫中的賞石圖片,對故宮博物院藏文物山子進行鑒賞與解析。

故宮博物院數字文物庫近日在故宮博物院官網上線(另有“故宮名畫記”、“全景故宮”同時上線),引發了收藏愛好者的極大關注。此次上線共52558件/套文物,均為高清圖照,涵蓋繪畫、法書、碑帖、銅器、金銀器、漆器、琺瑯器、玉石器、雕塑、陶瓷、織繡、雕刻工藝、其他工藝、文具、生活用具、鍾表儀器、珍寶、宗教文物、武備儀仗、帝后璽冊、銘刻、外國文物、其他文物、古籍文獻、古建藏品等類別,其中不少為首次公開發表,頗為吸引眼球。

故宮博物院數字文物庫“上新”

明嘉靖·靈璧石光素編磬

據報導,故宮已經著錄圖像的文物有40萬件,但也僅占全部文物的22%。原來故宮官網有《故宮博物院藏品總目》,其中只有名目,沒有圖照,令人遺憾(參見彙石融通公眾號4月20日:“故宮藏石知多少”)。要知道,文物的名實問題最為重要,所謂有圖有真相。

比如,筆者在查閱清宮造辦處檔案時(包括《故宮博物院藏品總目》),經常見到有“牛油石”所製各類器玩,但是,牛油石究竟是什麼石種,不見任何記載,查無實據。此次故宮“上新”的數字文物庫,就有一方“清·牛油石花插”,估計這是清宮原有的標籤所寫,仔細辨別其特徵就會發現,所謂牛油石,應該就是阿富汗玉,大部分色澤近似於牛油,主要產自阿富汗和土耳其,是一種變質岩,又稱碳酸鹽質玉,由碳酸鹽岩經區域變質作用或接觸變質作用形成,主要由方解石和白雲石組成,有的含有透閃石、透輝石、斜長石、石英等成分,屬於一種低檔彩色玉石,產量很大,但在清代可能也是發現不久,運到中土更為不易。

清·牛油石花插

有一件“明嘉靖·鮮紅釉宿鵝形筆山”,原先展示於陶瓷館中,現在已經收置起來了。記得大概是在千禧年,我在故宮陶瓷館(舊館)看到這方陶瓷,標籤名稱為“明·嘉靖紅釉鵝形筆山”(13.5x5.8x6cm),有原(舊)配木座,館方描述“器型如一隻臥鵝,通體施以紅釉,棱角轉折處露出白色胎骨”。當時就感覺這是一方仿山石造型的筆山,因為它根本不像鵝形,更多是一種抽像形狀,而且後世也沒有見過有鵝形筆架。後來,我在拙著《觀賞石投資與收藏》(漢語大詞典出版社2002年1月版)一書中,將此筆山照片收錄其中,將“鵝形筆山”名稱改作“隨形筆山”,認為“這也是傳世至今較早的一例仿造自然山石峰巒的工藝品”。

明嘉靖·鮮紅釉宿鵝形筆山

明·嘉靖紅釉鵝形筆山

明代嘉靖年間,有關仿製自然山石造型的瓷器(其他材質的出現更早)工藝品開始出現,這可能也是當時賞石之風興盛的一種表徵。如廣東省博物館收藏有一方明·嘉靖“青白釉瓷太湖石”(高25.3cm),作豎立狀山子造型,漏透有孔,肌理皺襞。這應該也是最早出現的瓷山子之一,與筆山造型各逞其美。故宮數字文物庫中,還有一方“明嘉靖·冬青釉鏤空筆山”,整個造型如同一座大山,肌理皺襞十分豐富,其中還有幾處洞天,惇厚之中見變化。不過,這裏所謂的“筆山”名稱似乎有誤,因為筆山通常是橫峰造型,有凹陷處可以擱筆,而這座豎峰並無此種實用功能,應該稱作“山子”更妥帖。

明嘉靖“青白釉瓷太湖石”

明嘉靖·冬青釉鏤空筆山

上海博物館近期展出的“灼爍重現:十五世紀中期景德鎮瓷器大展”,有一方“青花博山爐(明正統-天順)”(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系出土於明代景德鎮禦窯廠遺址,造型和肌理和此方“明嘉靖·冬青釉鏤空筆山”頗為相似,應該也是屬於山子類。

青花博山爐(明正統-天順)

古代稱像山形的玉石為山子,如清代乾隆年間宮中頗為流行製作玉山子。子作為語尾詞,大概從唐代開始在各種物件後面多系以子字,如房子、鞋子等,不一而足。不過,據筆者考察,“山子”之稱可能最早出現於南宋。如南宋臨安(今杭州)市賈所編《百寶總珍集》(十捲),所載百數種珍玩,詳介其產出、價值、辨偽、高下、辨識等,每則器玩俱以七言打油詩開篇,行文也頗多市井口語、行話,多少反映了當時古玩市場的場景。其中有一則“靈璧石”:“看石山子號靈璧,立者臥者黑如漆。更防墨染蠟出光,折斷膠粘難辨識。”云云,提到了靈璧石山子。山子雖然也有立臥兩種造型,但古代一般臥式山形石稱作為硯山,山子以立峰為主。

清乾隆·禦題“商山四皓”青玉山子

清·英石山子

山子之類造型,最早在唐代三彩陶瓷就已出現。如故宮數字文物庫有一方“唐·三彩山子”,比較抽像,有點類似太湖石山子造型,十分少見。一方“清·瑪瑙山子”,則極可能是內蒙古阿拉善戈壁瑪瑙,質地玉化通透,上部有一處洞天,裡面似乎另外置放了一方瑪瑙石,石上還有俏色圖紋。

唐·三彩山子

清·瑪瑙山子

內蒙古阿拉善戈壁瑪瑙在清代就已入宮,康熙、乾隆宮中均有相關記載,康熙寫有《瀚海石子》一文,乾隆有《瀚海石子歌》詩一首。這方“清·瑪瑙山子”,極可能是乾隆時候的舊物。

有些遺憾的是,故宮博物院數字文物庫上線的文物圖照,均沒有尺寸標註,有的甚至將原(舊)配底座也去除了(如“明嘉靖·鮮紅釉宿鵝形筆山”)。

清·山景石

清·玉根山石

比如,在“古建藏品”中,有“清·山景石”和“清·玉根山石”這兩方園林置石,沒有尺寸,也沒有底座,更沒有供置地點。其實,這兩方石頭均置於故宮寧壽宮花園中,老友丁文父《禦苑賞石》有收錄。“清·山景石”置於寧壽宮花園遂初堂前,名為“清代中期變體須彌座靈璧石”,石頭淨高60釐米,白石須彌底座為乾隆時期所製。“清·玉根山石”置於寧壽宮花園中,名為“清代中期變體須彌座玉石”,玉石淨高71釐米,白石須彌座亦為乾隆時期所作,這方玉石類似和田籽料青玉,在禦苑賞石中頗為少見。

清代中期變體須彌座靈璧石(丁文父《禦苑賞石》)

清代中期變體須彌座玉石(丁文父《禦苑賞石》)

可見,如果缺乏(原置)底座信息,這兩方禦苑賞石價值要減價扣。這兩方石頭及其原置底座,至少證明在乾隆時期它們已經作為宮中供賞品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