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的健身設施適合你家娃嗎?我們找遍北京發現…
2019年07月31日11:51

原標題:社區的健身設施適合你家娃嗎?我們找遍北京發現…

不少社區沒有兒童遊樂設施,孩子只能在成年人的健身器材上攀爬。

暑假過半,不少孩子的活動場所從學校轉為公共場所,社區的健身區域、體育公園、露天體育場……到處都是他們撒歡的身影。不過,這些公共區域的健身設施真的適合孩子鍛鍊嗎?

近日,新京報記者走訪北京多個社區發現,有的社區沒有青少年健身器材,只有低幼齡兒童遊樂設施,初中生找不到單杠練習引體向上;有的社區連兒童遊樂設施也沒有,孩子只能在成年人的健身器材上攀爬……

為了改變這一局面,北京部分地區開始探索創建兒童友好社區。在一些街道,設計師已在規劃細分孩子年齡段,根據不同階段兒童的身高和特徵,提供相應的空間和遊戲,對社區進行“兒童友好”改造。

根據聯合國的定義,兒童友好型城市是指能充分響應少年兒童需求、為其提供安全、幸福、可靠的成長環境的城市和社區,是充滿人性化關懷、適合所有人群的城市。北京市人大代表秦紅嶺表示,除了社區,城市公園、圖書館等公共場所也應融入“兒童友好”理念。

朝陽區周井大院社區,玩耍的孩子夠不到直立健身車的踏板。攝影/新京報記者 張璐

健身設施“有點大”

東城、朝陽等多個社區,都配備有供居民使用的運動器材。儘管貼有“兒童使用時須成年人看護”的提示,但絕大部分設施按照成年人身高設置,不適合小孩鍛鍊。低小的運動器材寥寥無幾,很多孩子只能在大人的運動器材上玩耍。

7月23日傍晚,不少居民來到朝陽區周井大院社區健身廣場上乘涼鍛鍊。記者注意到,廣場上只有一處鞦韆適合兒童玩耍,其餘的腰背按摩器、彈振壓腿器、室外橢圓機、直立健身車等大多按照成年人身形設計,注意事項中標有“未成年人必須在成年監護下使用!”的紅字。一個小女生穿著拖鞋,一會兒在按摩器上攀爬,一會兒踏著橢圓機“瘋跑”,周邊沒有大人陪伴。由於身高不足一米,她只能握著器械扶手的最下端。

另一個孩子被老人抱著坐上了直立健身車,雙手扶著前面的扶手,伸腿盡力想夠下面的踏板,但還差了一大截兒。“踢不到呀!”孩子嚷了起來。抱著她的老人直言,“健身廣場上要是多點小孩能玩的就好了。”

家長王女士認為,孩子玩成年人的健身器材存在安全隱患。“孩子身材矮小,一些器材搆不著、抓不住容易摔倒、磕碰。另外,很多器材是鍛鍊肌肉力量的,孩子推不動可能拉傷”。她希望社區健身區域能根據孩子成長髮育特點,為孩子設置“專屬”的小型健身器材。

朝陽區垂楊柳附近的社區,孩子使用成年人健身器械鍛鍊,整個人懸掛在空中。攝影/新京報記者 吳寧

兒童搖搖車“有點醜”

目前,一些新建小區已經規劃或正在引入兒童設施,如蹺蹺板等。在朝陽區石韻浩庭小區,每天上午9點、傍晚6點,都有不少老人帶著孩子到小區“兒童樂園”,玩滑梯和蹺蹺板。“樂園應該是開發商做的,我家2006年搬來的時候就有了,孩子下樓就能玩,挺方便的。”居民張先生說,雖然面積不大,只有三個遊樂設施,但家長很滿意樂園的軟性地面材料,安全性比較高,小孩摔倒了也不會受傷。

對於設施的種類和質量,家長有更高的期待。

家住朝陽區的史女士說,前不久,小區物業在小區中心廣場一隅安裝了兩個兒童投幣搖搖車,在業主群裡引起很大爭議。有居民認為,搖搖車的卡通形象有點醜,和小區自然清新的環境不相符。家住低層的居民則反映,夏天大家都開著窗子,搖搖車大聲播放音樂很擾民。“有孩子的居民也認為,小區應該引入免費、益智、質量高的兒童運動設施,而不是通過這類設施賺錢。在居民的強烈要求下,物業將搖搖車拆除。”

按照健身器材上的聯繫方式,記者撥打了北京一家健身器材銷售公司的電話。工作人員稱,社區的健身器材由區體育局招標採購。公司產品中,適合兒童的遊樂設施包括兒童滑梯、搖搖馬等,適合青年運動的設施包括乒乓球檯、羽毛球圍網等,但需要較大場地,在老舊小區難以配置。

單杠練引體向上“有點難找”

市人大代表、北京建築大學教授秦紅嶺長期關注兒童友好城市建設,今年初的北京市人代會上,她建議北京推進並創建兒童友好型城市,在社區建立就近的兒童運動和遊戲場地,公園、公共文化空間也應融入“兒童友好”理念。

“這其實是每個人身邊的事兒。” 秦紅嶺告訴記者,自己妹妹的兒子上初三,上週還抱怨,小區里除了老年人的健身設施,就是兒童的遊樂設施,希望有個單杠能做引體向上運動,鍛鍊一下臂力,但社區里根本找不到針對十多歲少年的運動設施。“社區沒有適合少年兒童的運動設施和活動場地,是造成小胖墩和‘宅男’的部分原因。”

秦紅嶺表示,有些新建公園也未專門開闢兒童活動區域,另外,現有北京城市開放公園中兒童活動場所通常都依賴兒童器材,普遍存在千篇一律的情況,缺乏自然性、趣味性和益智性。

“近幾年,我們學校不少年輕老師帶著孩子去國外訪學,回國後她們反映,與發達國家相比,國內城市針對青少年的體育設施和文化基礎設施無論在數量上還是人性化程度方面,存在一定差距。”秦紅嶺舉例說,海澱新建了一座定位為童趣的社區公園,有老師發來國外相關公園對比照片,吐槽設計單調,體現不出童趣。

西三旗街道正在打造兒童友好社區,通過做遊戲,讓孩子選出喜歡的遊戲方式和設施。清華同衡風景園林二所供圖

“兒童友好”的嚐試

怎麼讓城市空間對兒童更加友好?目前北京部分地區已經開始探索。其中,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與海澱區西三旗街道合作,在安居里社區附近進行“兒童友好”改造。在規劃師的眼中,對兒童友好的社區,就是對所有人都友好的社區。

“我們最開始做這方面的探索,是2015年在四川雅安。”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風景園林二所所長李金晨介紹,雅安地震後,清華同衡作為對口援建單位,接到了設計綜合公園的任務。200公頃的公園中,設計團隊專門設置了20公頃場地,結合雅安特色為兒童定製專屬的熊貓樂園,根據不同年齡段設置了差異化的遊樂、健身設施,受到家長和孩子的歡迎。

在李金晨看來,樂園在欠發達地區推廣了兒童友好的理念,幫助兒童從地震的陰影中走出來,同時也給了設計團隊“複製”兒童友好型城市的信心。

作為西三旗街道責任規劃師,去年,李金晨提出在街區更新中實踐“兒童友好社區”,選擇安居里社區附近一條兒童上下學的必經之路,營造遊戲和社交空間。李金晨透露了改造的“大方向”,“在我們的構想中,這條路是為孩子帶來藝術熏陶的街巷,不僅設置滑梯等遊戲設施,還將通過牆繪、兒童作品展示等形式,吸引孩子放學後在此停留。”

“達到兒童友好,首先要讓兒童參與進來。”設計團隊做了幾場活動,通過投票遊戲和問答,瞭解孩子的真實需求。“我們發現,不同年齡段的孩子對於場景的感受和設施的依賴性有所不同。大孩子有的喜歡純自然空間,有的喜歡刺激性強的設施。小一些的孩子對於純自然野趣的環境有點畏懼,人工設施讓他們感到安全。”為此,設計師細分孩子年齡段,計劃按照0-3歲、4-6歲、7-9歲、10-11歲、12-14歲等不同階段兒童的身高和特徵,提供相應的空間和遊戲,同時也設計了讓孩子們共融、有交集的空間。

兒童的年齡如何界定?國際《兒童權利公約》中,兒童是指18歲以下的任何人。醫學界則認為14週歲以下為兒童。李金晨團隊研究和服務的對象更多是14歲以下的兒童,“因為孩子上了高中以後,心理需求已經偏向成年人了。”

他認為,北京的口袋公園、街邊綠地、存量未利用場地等都可以嵌入兒童友好空間。他強調,“兒童友好”一定要堅持“公益性”,否則就和室內商場的收費遊樂園沒有本質區別,“兒童就是未來,這是社會必須要承擔的責任”。

規劃師聽取孩子們對社區的建設

見。北規院社造團供圖

胡同里缺啥 孩子說了算

建設兒童友好社區,安全性至關重要。

今年,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北規院)在史家胡同啟動了兒童友好社區的研究。“我們和大爺大媽聊天,瞭解他們和子女兒童時代的胡同生活。與之相比,現在孩子獨立的玩耍時間、課後互動社交時間大為縮減,由此帶來了對手機和電腦的依賴。”規劃師王虹光稱,以前,孩子能在放學路上無憂無慮地玩耍打鬧,現在很多孩子走出校門就鑽進小汽車里,喪失了交流和自主活動的條件。

北京交通大學老師組織的“路上觀察團”發現,家長不敢放手讓孩子自己玩,是擔心車輛和行人過多,交通安全無法保障。

“我們也想了一些辦法,比如劃定特定時段的交通禁行區,以史家小學為例,上下學期間車輛不能進入胡同。但是城市建設過程中,很多主體參與使用城市空間,我們的想法要落實仍存在困難,需要政府和居民支持,實踐效果也待檢驗,希望能找到願意嚐試的街區。”王虹光表示。

在北京市西城區城市複興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田申申看來,建設友好城市要從兒童視角出發,目前一些人行便道的缺失就威脅著兒童安全。另外,有的台階兩旁沒有遮擋物,或者遮擋欄杆空隙過大,孩子在上面行走容易發生危險。“按照現行規範,室內台階高度應小於15釐米,室外應小於12釐米,讓孩子也能上得去。但實際上,有些台階設計成了18釐米,這也是對兒童不友好的體現。”

秦紅嶺建議,街道空間、社區空間精細化設計方面,要重點關注兒童安全。應該普查各類公共設施,對不利於兒童安全成長的設施予以改造,保障兒童出行、玩耍、上下學時段的安全。

除了物理空間安全,人身安全也是一個話題。“拐賣等社會新聞也導致家長不敢離開小朋友,孩子不能直接到社區探索和互動,與社會環境是隔離的。”王虹光說,此次規劃師特意組織史家胡同小學二年級學生走進胡同自發探索,讓他們從兒童視角發掘找到胡同的“缺失”。“對於孩子的建議和需求,我們也將探討如何回應和滿足。”

15分鍾兒童活動圈的建議

中國建立兒童友好城市(社區)有何難點?中國兒童中心科研部部長王秀江表示,兒童友好城市(社區)倡議或建設有一整套完整的建設規劃、標準、評估體系,建立地方的機構、機製,不斷完善兒童相關的法律政策,加大兒童預算,對中國很多的城市而言,具有極大挑戰。

具體到北京,兒童友好城市(社區)建設要如何推進?“應把兒童友好城市建設納入政府發展規劃,納入兒童發展綱要。利用北京作為高校院所、學術智庫聚集地的優勢,從國家層面爭取政策,分析北京兒童權利和發展狀況,提供政策支持和研究支撐。”王秀江認為,在解決“大城市病”的過程中,北京應該關注有利於兒童的生態環境、社會環境的建設,關注兒童入園難、早期發展和教育、就醫難、交通安全等焦點難點。

秦紅嶺介紹,1996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共同發起了創建兒童友好型城市倡議,目前全球已有870多個城市和地區獲得兒童友好型城市認證,中國沒有一個城市上榜。深圳、上海、廣州、長沙、武漢等城市已紛紛將建設兒童友好型城市提上日程。

“城市的圖書館、博物館和文化館等公共文化空間也應融入‘兒童友好’理念。”秦紅嶺表示,近年來,北京城市建設在關注兒童全面發展方面做出了較大努力,建設了獨立建製的少兒圖書館,公共圖書館普遍設置了專門的兒童閱讀區。但總體上看,無論是數量和發展力度,還是精細化、專業化、個性化方面,我們與世界發達城市相比還有待改進。

秦紅嶺建議,挖掘城市現有場所和設施的潛力,依託現有郊野公園、城市公園和社區活動空間,開闢兒童運動和遊戲區域。新建或改擴建兒童公共服務設施、以兒童需求和行為特徵為基礎的公益性兒童公園。

“需要注意的是,社區的兒童運動和遊戲場地要有‘可達性’,健身是日常活動,不是偶然的郊遊活動。我們常說15分鍾生活圈,能不能也建設15分鍾兒童活動健身圈?其實,小型球場、單杠雙杠等體育設施其他居民也可以使用,對所有人都很友好。”秦紅嶺表示。

新京報記者 張璐

編輯 張暢 校對 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