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楊紫:佟年是在為韓商言做輔助
2019年07月31日16:09

原標題:專訪|楊紫:佟年是在為韓商言做輔助

說起甜寵劇,似乎多數人都認為從演員的角度來說,深度不夠,需要的表演技巧也不多,但不得不說,真正能演到人心之中,勾出觀眾少女心卻不是易事,從演員到劇本到代入感,都需要恰到好處,既不能浮誇過頭,也不能含蓄過度,並不比其他類型劇更簡單。

正在播的《親愛的,熱愛的》作為入夏的一部甜劇,可以說算是合格了,小說原著《蜜汁燉魷魚》雖說不是高人氣甜寵IP,但在原著作者做編劇的加持下,甜味有增無減,播到一多半,男女主角還沒接吻,就引發了這個夏季第一波少女心的氾濫。自然,在這種甜寵劇里,事業有成,霸道又溫柔的男主角會吸引多數女性觀眾的目光,但實際上,女主角往往才是撒糖是否成功的關鍵因素,從觀眾角度說,“她”就是無數個少女心的集合,如果說男主角是美好糖霜,那女主角則是撒糖發動機。

李現飾演韓商言,楊紫飾演佟年

對於大家心中的“老戲骨”楊紫而言,她深諳言情劇這個道理。拋開原著人物設定的問題,楊紫在這部劇里所出演的天真學霸佟年,即便穿著被吐槽的馬卡龍時尚,卻準確把握了每一次見到男神的眼神和動作,接得住韓商言扔過來的玻璃渣,也接得住現場未經排練突然加進去的吻戲糖,正是在她真實的反應狀態里,女性觀眾才似乎看到了自己。

原著中,女主角佟年是天才少女,計算機領域人才,長得軟萌純真,沒有什麼戀愛經驗,除了上學外,愛好做翻唱歌手。

楊紫在拿到小說的第一天,就用一個晚上全部看完了,雖然她出演過《歡樂頌》中邱瑩瑩這樣的天真女孩,但跟佟年完全是兩回事,“邱瑩瑩戀愛談得真的是我腦子都疼,然後大家總是會說你是不是就是邱瑩瑩,我說我的媽呀,演什麼就是什麼嗎?我就覺得佟年不一樣,她很可愛,她那種可愛是讓大家喜歡的,跟‘小蚯蚓’完全是極端,人設非常好。”

雖然人設討喜,但是楊紫還是有自己的擔心。“大家太熟悉我了,很怕大家一看到我先想楊紫,就不會想那個角色,我有問過很熟的人,比如他們看我的戲,他們會覺得說先想是楊紫,我再怎麼演,可能他們都會想著我,這是一個瓶頸。”

楊紫(下)、李現(上圖右)、張一山(上圖左)的大學畢業照

男主角確定是李現之前,楊紫並不知道韓商言會花落誰家,“後來跟我說是李現,我說我倆是大學同學,很熟很OK啊。”事實證明,楊紫和李現足夠熟確實造就了很多亮點,比如從花絮能看到有兩場吻戲,是各自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加的,害羞的反應都比預先排練來得更動人,被網友稱讚這樣演出來才真。

楊紫和李現的吻戲

楊紫認為,劇本不可能寫得那麼細:“我們兩個後期談戀愛的戲就很親了,那種小動作不是說導演讓你怎麼做。我會撒嬌蹭他,他就會摸我腦袋抱我親我,但劇本不能寫你倆一直抱在一起吧?”

在楊紫看來,“佟年是在為韓商言做輔助”。提到現在網絡上大片大片的“現女友”,楊紫非常開心,“我演的時候就希望他可以突出,成千上萬的小女生代入到我,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韓商言一定要閃亮。”

說起佟年這個人設近乎完美的軟萌妹子,她覺得,佟年身上的一切都結合得太好,一般人做不到那樣。“每個人都想活成佟年那樣,但實際上大家都是邱瑩瑩。”

回憶剛官宣的時候,楊紫其實還遭遇了網友書粉的“抵抗”,“大家一開始真的都沒看好我演佟年啊。”雖然她已經挺習慣每次她的角色官宣時網友的反應了,“都被罵就習慣了……”從《戰長沙》開始,伴隨她的總是開篇質疑,“每公佈一次,群眾就嚇一次”,接著又播完演技好評這樣輪迴。對待這個總在重複的輪迴,楊紫咯咯笑調侃:“可能……長得不夠好看?”

相比兩年前上一次採訪,現在對待外界的聲音,楊紫顯然鬆快多了。但是這種鬆快僅僅是對外,對於自己,那些誇獎她的聲音讓她輕鬆不起來。在觀眾眼裡,楊紫總在挑戰大家預期之外的角色,但每挑戰成功一次,伴隨誇獎的,還有期待的不斷提高。“可能就恰好這些角色正好我就演得讓大家喜歡了,大家會說楊紫演技好,其實我自己很害怕,我就在想,下一個戲怎麼辦?我寧願大家批評我,我怕我沒有進步。”

【對話】

“大家太熟悉我了,這是一個瓶頸”

澎湃新聞:你很早就挺喜歡原著小說的?

楊紫:我是先拍一個電影,去年冬天,一邊拍戲一邊看了這個小說。我沒有拍過這種甜甜戀愛的現代偶像劇,覺得可以嚐試一下,當時我就把我的臉代入進去,我覺得自己應該能演。

澎湃新聞:你當時看完小說,覺得這個角色能夠滿足你的少女心嗎?

楊紫:當然了,因為我以前演的那些,像“小蚯蚓”(邱瑩瑩)是現代戲(《歡樂頌》),但邱瑩瑩戀愛談得……真的是我腦子都疼。然後大家總是會說,你是不是邱瑩瑩?我說我的媽呀,演什麼就是什麼嗎?!我覺得佟年不一樣,她很可愛,她那種可愛是讓大家喜歡的,跟“小蚯蚓”完全是極端,我自身不排斥,我覺得人設也很好,我願意去演。

澎湃新聞:像“小蚯蚓”和佟年,都是現代戲的角色,你更偏向於哪一種性格?

楊紫:我不太像“小蚯蚓”(的性格)。我很想活成佟年那樣,她太優秀了,她情商那麼高,學曆又那麼棒,跟韓商言的愛情也是從一而終,包括家教,就是整個這女孩,我覺得挺完美的,懂事。

澎湃新聞:那跟小雪(《家有兒女》)比呢?

楊紫:跟小雪還不一樣,小雪比較跋扈,我一定要當頭的那種,但是佟年的性格是比較溫吞的。

澎湃新聞:這種以感情戲為主導的戲,在你自己主演的戲劇類型裡面,是比較輕鬆的嗎?

楊紫:相對來說是輕鬆的,因為畢竟現代戲,你表演的一些東西沒有給自己那麼多設定,拍攝過程也比較愉悅,大家年齡都差不多,開開玩笑,一天很開心就過去了。

澎湃新聞:但是現代戲會不會有一些大家想像不到的難度?

楊紫:我的難度在於大家太熟悉我了,小的時候大家都看著我,很怕大家一看到我先想楊紫,就不會想那個角色,我有問過很熟的人,比如他們看我的戲,他們會覺得說先想是楊紫,我再怎麼演,可能他們都會想著我,這是一個瓶頸。還有就是一直拍戲,你展現給大家的(都一樣),那麼你後面的戲有什麼改變,如果改變比較少,大家會覺得你一直是這樣的。每部戲都要想一想怎麼能改變得與眾不同一點,讓大家看到楊紫又不一樣了。包括選劇本角色(也很難),因為太多角色都很相似,劇本也一樣。

澎湃新聞:你一年應該能收到挺多劇本的,你當時能夠挑中這一部,有什麼不可或缺的理由?

楊紫:我覺得天時地利人和,很多時候都是機緣巧合,當然它一定是同期劇本里最優秀的,還有一個就是角色,你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或者你看完劇本以後的感受是不一樣的。有的劇本我看兩集就看不下去了,我就不會再去考慮,前五集是一個基調,如果我看完以後覺得還可以,就可以接觸接觸。

澎湃新聞:這個劇本你看前幾集,最吸引你的點是?

楊紫:講那條事業線隊友那條線,我在看劇本的時候挺感動的,因為我很可能比較感性,我容易代入,而且我喜歡晚上看劇本,有時候還會代入韓商言,我就想我十年前有可能也會站在那邊表態的,我都會看哭。

其實霸道總裁愛上甜美小女生這種戲路很多,但是這個劇里,他還不是一般的霸道總裁,他不一樣,他們的人設是“那樣”,可是他們的性格我又覺得是奇蹟,生活中很難遇到這兩個人碰在一起,你很好奇就想看下去,覺得挺甜,然後覺得他們的愛情走得真的是絕了這種感覺。我自己看的時候,可能會覺得韓商言不太像一般人,走一個智商高、情商有點低的路線,但是也不能說他情商完全低,因為他的人設是沒有談過戀愛,你想30多歲一個男人沒有談過戀愛,這其實是一件挺恐怖的事情,就覺得挺逗的,加上女生也沒談過戀愛。

“韓商言如果能成功,一切條件就成立了”

澎湃新聞:當時你接的時候,知道男主角定了嗎?

楊紫:他們當時跟我說了幾個人,然後我說李現我老同學,到最後,我問男主定誰了,他們說李現,我說很OK。雖然劇里他比我大了十多歲,但是我覺得現在00後90後80後大家站在一起,我說實在的,真的你從外頭看不太出來誰比誰大,大家都差不多,然後我又長得小,我覺得是OK的。

澎湃新聞:演戲是一個需要真感情的東西,大部分人都談過戀愛,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要讓別人覺得這個東西很甜,能傳達幸福感,是不是比強劇情的劇更難?

楊紫:我覺得談戀愛本來就是一件很甜美的事,因為每個人談戀愛都會開心幸福,看到別人(戀愛)的時候,就有戀愛的酸臭味。我只能說,我覺得一定要演得不能讓大家討厭,無論男生跟女生,都不讓大家討厭。

在演這個戲的時候,我覺得韓商言反饋給佟年的愛太少了。前期佟年一直在追,我怕影響到觀眾的觀感,會覺得說不值得。這個戲韓商言如果能成功,一切條件就成立了。我(佟年)為什麼會這麼愛他,為什麼會去追他,這個人物一旦立住了,其實所有的女孩都會瘋狂地愛上他,大家也會理解我(佟年)的行為。

我覺得佟年是在為韓商言做輔助,演的時候,我更多的是希望他可以突出,成千上萬的小女生代入到我。其實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韓商言一定要閃亮。我一直是這樣想的。事實證明李現成功了,我覺得這事就特別的好。

談戀愛這東西,大家都談過,你怎麼能把這個事情在電視上演,又不讓大家覺得噁心,尺度又好,又會覺得你們很親,我覺得一定是親,就發自內心的那種開心,因為有時候你生硬一點,其實大家能感覺出來,所以要有很親的狀態,這樣才能夠讓觀眾覺得,他們兩個好甜。

澎湃新聞:親是指什麼樣的親?

楊紫:親密。無論是身體上的還是兩個人感情上,身體上都好說,最重要的是精神和感情上,比如我們倆不動手動腳,你看對方一笑就會融化。幸運的是,我跟現哥私下關係很好,又是老同學,就不會有太陌生的感覺,合作的時候,比如說互相加一些小動作,都不會擔心對方不舒服,這點特別好。我倆又是同齡人,都比較直接,你想怎麼樣咱們就怎麼演,然後也不會生氣。

澎湃新聞:國產的偶像劇、言情劇,這幾年大家追得可能沒有日韓劇那麼瘋狂,你覺得是為什麼?

楊紫:是,演員在一起的狀態。因為我有看過韓劇,就大家追的那些,我真是覺得他們在談戀愛,太甜了。我覺得我代入受不了了,倆人狀態太好了。還是大家配合的問題。配合問題是一個挺重要的原因,因為我能明顯感覺到,你比如說,真的是幫我找一位大10多歲,很有名的前輩,我跟他講話的時候可能會有所顧慮,可能第一想老師會不會覺得我這樣演,他心裡不舒服,他是怎麼想的;然後我也尊重他,又不熟悉的時候,我又不好意思上來拍親熱戲,人家也會覺得你幹嘛要這樣。

但我覺得,跟同齡男孩去演,就沒有這種顧慮,比如說後面跟馬天宇一起,因為我們是好朋友,那麼這種配合這種默契,其實你就是靠感覺,你在演的時候,就大概能感覺出來大家會不會喜歡了。我跟李現演的時候,我們倆一邊演一邊笑,那笑得真的發自內心,我都覺得甜。所以我知道其實還是演員的問題,因為片場本身時間比較少。

澎湃新聞:因為你和李現本身就很熟了,成功讓大家覺得特別甜,這是一個主觀因素。那這個劇本你覺得優秀的地方是哪裡?

楊紫:這個劇本里佟年跟韓商言的人設,跟一般(偶像劇)的人設也不太一樣,他們倆怪怪的,兩個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怪怪的居然在一起,就那種反差萌,尤其是韓商言,大家就會覺得他好可愛,那種有才華的可愛感,會覺得這個人談戀愛還能產生這樣的反差。在生活中,這樣兩個人能夠談戀愛本來就很少見,這樣的人又是我覺得不存在的,比如韓商言,我真的不信有這樣的人存在,給了廣大女性一個幻想。

澎湃新聞:你覺得言情劇里完美得不存在的人設挺重要的?

楊紫:我當時看的時候就覺得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存在,但他就是成功了,不是完美,他也不完美,他很臭屁。我覺得不存在是指,沒有這種性格或者這種經曆的人,但他不是完美的人。其實我覺得寫一個特別完美的人,那就也沒太多人愛看,那就太假了,這種人不存在,但也有真實性存在,我覺得兩邊都得沾一點。

反正我是覺得沒有一個男生事業成功,然後又長得這麼帥,30多歲從來沒有過感情,我覺得不信,而且他從來沒喜歡過誰就喜歡佟年,這個我也不信,因為我覺得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獨特”。我愛上你與眾不同,我30多年都沒有喜歡過誰,我就一見鍾情你了——這個設定本身就是很難(成立),而且兩個人在各自的人群當中都是閃閃發亮的,碰到一起還火花四射了。

而且碰到一回可能未必會說兩個人在一起是一個舒服的狀態,其實我們大部分戀愛不都是這樣嗎?我是覺得這兩個,就是佟年是男生愛的,韓商言是女生愛的,把幻想特別美的東西放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但他們兩個都是夾雜了一些自己的小個性,小缺點,那男生女生都會喜歡。

“大家說楊紫演技好,我都很害怕”

澎湃新聞:你剛剛說像佟年這樣軟軟糯糯的這麼一個形象,你一定心裡有一部分和佟年是相通的,否則不可能讓觀眾覺得你演出來的就是佟年。所以佟年是你內心的某一個自己的折射吧?

楊紫:對,我其實挺少女的。我的世界是很美好的,比如我26歲了,可是我在想一些事,我其實挺童真的。比如說我想任何事情,其實我都很童真,可能在工作上我會嚴肅一些,在現場拍戲的時候會認真,但私下我的狀態就是一個小孩。

澎湃新聞:你覺得這個是好的嗎?

楊紫:我覺得有少女心特別的好,因為可以給我帶來很多快樂,我覺得自己年輕,拍戲的狀態也會很好。沒有童真我演不了戲,如果我現在變得特別滄桑,我什麼都看透了,我再去演的時候是演不了少女的。但正因為我什麼都相信,這個劇本給我,我就是相信。那個場景就在我面前眼前浮現了,然後我哭得也很真誠,因為我信,我什麼都信,所以這種狀態我覺得特別好。

澎湃新聞:佟年的那些行為你是很容易就能理解嗎?

楊紫:我都能理解,因為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的人,你不能去否定,不能每一個角色都是楊紫,所以每一個劇本,我覺得包括邱瑩瑩,不合理的情況下,她的線是不能變的,我只能說演得讓大家不要那麼討厭,更加合理一些,但是她就是那麼個人,你不能說我不行,我不演,你去改?不可能。

澎湃新聞:所以說在演佟年的過程當中,你完全沒有過困惑不解?

楊紫:有過,我有時候在現場跟他們battle,最後我贏了。有一次我們在廣州,討論說為什麼韓商言(那樣對待佟年),因為我想他如果不是喜歡我,他怎麼可能(後面那樣做)?我覺得就是在裝,是悶騷。但是當時大家都會覺得,設定韓商言從一開始就對我沒感覺的,我倒追來的,我說不對,這不可能,要這樣的話,30多年無數個女生這樣做,憑什麼就他見到我就會跟我說話跟我幹嘛幹嘛,一定不對。然後那天就討論這個事,討論了上午好幾個小時。我一直都認為其實韓商言挺悶騷的,他對佟年是有感情的,沒有感覺他幹嘛做那些?

後來有一次看見我二寶姐(原著作者墨寶非寶)寫的微博,說“難道你們沒有看出來嗎?韓商言一開始就對佟年有感情”。我說你看我敏銳地察覺到了。

澎湃新聞:最後你怎麼演,還是以你自己決定的算數?

楊紫:對,因為是我跟李現討論我們倆怎麼演的問題,我說我的理解他就是喜歡佟年,他可能沒那麼喜歡,但是覺得這女孩與眾不同,想有後續。李現當時覺得我說的有道理,但是後來別人又說不是這樣,他又覺得那個人也有道理,所以他當時也在糾結,這個事就沒有下文了。

澎湃新聞:你現在對演戲的看法,包括在情感上和技術上,和幾年前比,你覺得有什麼成長和不同嗎?

楊紫:其實我覺得演戲沒什麼技巧,當然也有你四年大學學那些招,我認為,那隻是告訴你演員審美,或者說你去感受這個世界,你自己看近和看遠是境界,你對整個世間的審美是不一樣的,當你有所提升的時候,比如我剛開始覺得這個杯子好看,其實很醜,突然有一天,我才知道什麼是高級的杯子,演戲的時候,其實演的就是跟以前不一樣,格局會變大,演戲更多的東西是感受,技巧是對的,因為你要拍戲,你要顧及現場一百多號人,是需要技巧和配合,但我覺得,越演越真誠、自然,才是最重要的。

澎湃新聞:接下來,你還有電影作品要上映,之後會想多演一些電影嗎?

楊紫:以前是這樣想,但我現在覺得,演什麼都OK了,我現在不給自己設定,大銀幕也好,電視也好。我覺得我還蠻幸運的,可能就恰好這些角色,正好我就演得讓大家喜歡了。很大程度上,我並沒有那麼好,大家會說楊紫演技這麼好,其實我自己都很害怕,我寧願大家批評我,這樣我還能慢慢進步,現在大家說楊紫演技好,我就在想我下一個戲怎麼辦,我怕我沒有進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