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馬被檢出興奮劑? 因為這些基礎操作你都沒做好
2019年07月30日13:15

反興奮劑從馬做起
反興奮劑從馬做起

  7月28日晚,2019年國際泳聯游泳世錦賽在南韓光州落下帷幕。在為期8天的比賽中,中國游泳隊獲得3金2銀2銅,其中孫楊貢獻2金。但是發生在賽場上關於孫楊合影和握手的一系列風波,也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究其原因,就是興奮劑。本次賽事中孫楊的最大對手澳州選手霍頓便一直稱孫楊為藥檢陽性選手。

  圖:澳州選手霍頓拒絕與孫楊一起合影,此後其他國家部分選手也拒絕合影、拒絕握手

  其實,興奮劑的問題在馬術和賽馬中也不容忽視,在國內馬術項目的藥檢相對較少,但中國馬術協會幾乎每年都會公佈對速度賽馬中的馬匹、騎師、練馬師、馬主的處罰決定。其實在國內正規的專業速度賽事中,幾乎沒有馬主會選擇使用興奮劑,因為一匹純血馬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為了區區幾萬或者十幾萬的獎金,導致有可能會傷害一匹馬的行為,對馬主絕對是“賠本買賣”。但為何每年還會有興奮劑檢測事實確鑿的處罰呢?其實,很多都是意外“誤食”,或者說的更具體一些,是馬業從業人員的不專業導致的。

  更重要的是做好反興奮劑的舉措!

  中國唯一參加過2008年北京奧運會、2016年里約奧運會,以及剛剛獲得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馬術三項賽明星騎手華天前幾天在微博上發佈了一個《反興奮劑從馬做起?》的視頻,講述了他的馬房團隊如何正確的把反興奮劑的工作運用在日常馬房管理中。

  因為華天常年在歐洲征戰,以及參加過兩屆奧運會(里約奧運會獲得第八名)、兩屆亞運會(獲得一銀一銅),對於馬匹反興奮劑的重要性有著深刻的認識。

  “現今反興奮劑在體育運動中是一個問題,馬術也不例外,而且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但跟其他的運動也許有些不同,在馬術運動中,人的反興奮劑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當然作為騎士、運動員,我們依然需要認真對待,要接受檢測。但是對我們來說,更重要的是馬匹的反興奮劑舉措。”華天直言。

  華天言簡意賅的提出兩點:

怎樣管理我們的馬;

怎樣管理他們攝入的食物。

  這一切都是為了確保他們不會攝取任何違禁品,不會在違禁品檢測中呈陽性。

  華天也把馬匹用的藥品簡單歸為三類:

完全沒問題的藥品;

完全禁止的藥品;

受控製的藥品。

  其實,主要檢測出問題的,基本都是受控製的藥品。華天說道,“受控製的藥品允許我們使用,只要這種藥品用量適度,在比賽期間已經被馬匹消化即可。這些藥品包括,比如抗生素、基礎止痛藥,和一些日常馬匹管理中使用的藥品。”

  華天馬房反興奮劑的管理機製,

  誰都可以效仿!

華天馬房的反興奮劑核心居然在一個櫃子和兩個籃子上!
華天馬房的反興奮劑核心居然在一個櫃子和兩個籃子上!

  華天馬房的反興奮劑核心居然在一個櫃子和兩個籃子上!

  華天介紹,在一個上鎖的文件櫃里,裝著受控製的止痛藥琥丁唑酮、Relaquine(一種溫和的鎮定劑,屬於受控製藥品)以及其他藥品。此外還有多個黑、粉兩種顏色的喂食籃,黑色代表普通馬進食,黑色籃子裡的食物是給沒有接觸任何受控製藥品的馬的。如果一匹馬的飼料中包含受控製的藥品,就會一直使用粉色的籃子裝食物,而且這個籃子需要每天清潔。

  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可以做到杜絕每匹馬之間交叉感染。

  華天還拿與他一起獲得里約奧運會、又剛剛收穫了東京奧運會達標資格的馬匹“堂·熱內盧”舉例:“堂傷到了腿,可能需要吃兩三天的止痛藥,當然這是近期沒有比賽的前提下,我們就用粉色喂食籃給他喂食,三天之後就換成普通的黑色喂食籃。”

  華天把這些操作,當做了他們馬房團隊一直要牢記的頭等大事。有不少騎手和馬匹意外誤食違禁藥品,主要是因為沒有這種管理機製。恰恰是這種基礎甚至看似簡單的管理機製,可以幫助他們放置出現興奮劑誤食的事故。

  (大陸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