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著丨《來了》:每個人都可能遇到的邪靈
2019年07月30日22:01

原標題:睡不著丨《來了》:每個人都可能遇到的邪靈

編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著”,歡迎繼續閱讀。這裏或許有個文藝片,這裏或許有個驚悚片。不知道你會悶到睡著,還是嚇得更睡不著。

今晚這部日本恐怖片,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地方,不在於邪靈的張牙舞爪,而在於日常生活中的種種細節。

能夠聚齊妻夫木聰、岡田準一、黒木華、鬆隆子、小鬆菜奈等日本超一線明星的卡司,足以證明,《來了》不可能只是一部賣弄嚇人和恐怖的電影。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不見陣容的妖魔鬼怪,如果不夠入戲,可能根本看不出本片的妙處來。

日系恐怖片自成一派,和歐美主打血腥和暴力的同類型電影截然不同。心理恐怖和道德倫理,是日系恐怖片的兩大核心支柱。《午夜凶鈴》《咒怨》等經典恐怖片中沒有多少面目可憎的怪物和歇斯底裡的殺手,卻能讓觀眾時時刻刻處於高度的精神緊張之中。這是因為,比起那些看得見的威脅,日系恐怖片更善於營造人類對“未知”的恐懼。

《來了》海報

不過,相同的招數被反複使用,難免會讓觀眾心生厭倦。近年來,日本恐怖片鮮有佳作,也是無法否認的事實。這部陣容耀眼的《來了》,能夠給觀眾帶來新意嗎?

答案是肯定的。本片用事實證明,日系恐怖片沒有停滯在原地。恐怖電影也完全可以在類型片的範疇之外,探尋更廣闊的天地。

本片中的妖魔——魄魕魔,並沒有實體形象。它們會選擇附身缺少親情溫暖、他人關愛的孩子。這種邪靈的出現,往往伴隨著一群渾身長毛的綠蟲子,以及莫名出現的巨大傷口。看不見摸不著,卻又能帶來矚目驚心的恐怖後果,然而,這並不是在渲染邪靈的威力。

《來了》劇照

妻夫木聰和黒木華飾演的一對小夫妻,看上去和諧恩愛、幸福美滿,其實不過是經濟適用性婚姻的犧牲品。前者是大公司白領,後者則是超市里的小職員,從一開始,他們的結合就缺乏感情基礎。

婚後,妻夫木聰扮演的丈夫顯露出虛偽的本質,把全部精力放置在育兒博客的寫作上,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完美爸爸”的形象。而實際上,家務活和育兒任務,統統落在了黒木華扮演的妻子肩頭。對丈夫不滿之餘,妻子在感情上也有了出軌的跡象。夫妻兩人逐漸走上陌路,邪靈也趁虛而入,開始侵蝕這個家庭。

《來了》劇照

可見,沒有實體的魄魕魔,與其說是妖魔鬼怪,不如說是一種對現代家庭生活的隱喻。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模式已不能滿足當代家庭的需要,沒有感情而充滿算計的婚姻,則讓人與人之間失去了關愛和信任。到頭來,家庭里的所有成員都淪為冷漠的都市生活(妖魔)的犧牲品。

這正是本片的野心。如果說社會派推理小說,可以突破文學類型的桎梏,那麼《來了》等“社會派”恐怖片,能不能讓類型電影煥發第二春?這無疑是個值得期待的問題。

當然,故事到這裏並沒有結束。本片真正的主人公岡田準一和他的前女友小鬆菜奈在影片中段方才登場,至於“日本最強的驅魔師”鬆隆子更是姍姍來遲。他們都是和邪靈對抗的主力軍,但他們也都擁有各自的弱點。

岡田準一扮演的野崎看似吊兒郎當,內心裡卻有著無法彌合的傷痕——曾經強迫女友打掉孩子的他,抱有深深的負罪感。小鬆菜奈飾演的前女友因為自己無法生育,喜歡上了妻夫木聰一家的孩子,卻不料被捲入了邪靈的陰謀。

《來了》劇照

與邪靈的博弈構成了影片後半段的主線,但應該注意到,一眾角色的目標不僅是驅除邪靈,更是克服自己的心魔。幾位角色遭遇的困境,也是當代日本社會問題的集中體現。少子化、恐婚、不婚……邪靈橫行,是傳統社會生活模式不斷崩壞的結果。

鬆隆子扮演的靈媒師說得一陣見血:“因為害怕失去珍愛之人,索性選擇不去愛。”這是野崎和他的女友,也是當代日本年輕人必須面對的難題。很難想像,失去愛的能力,一個社會又會走向何方?

於是,兩位主人公沒有選擇殺死被邪靈附身的孩子,而是選擇留下她,用愛去撫養她。這又是一個具有高度象徵性的結局。或許,這也是導演對未來的期許吧。

有人把《來了》形容為日本的驅魔師版“復仇者聯盟”,這種說法並不誇張。在本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多種帶有日本傳統文化特色的驅魔方式以及日本民間傳說、怪談。本片主創能將恐怖電影當作載體,串聯起日本的過去和未來、曆史和現在,確實不簡單。

《來了》劇照

有必要提醒大家的是,探討了社會問題,不代表《來了》不恐怖。本片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地方,不在於邪靈的張牙舞爪,而在於日常生活中的種種細節。仔細想想,這倒也符合本片的初衷。家庭感情的冷漠、人際關係的疏離,不正是整個社會最恐怖的地方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