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辭世129年:看五幅《向日葵》之間關係與去向變化
2019年07月30日08:26

原標題:梵高辭世129年:看五幅《向日葵》之間關係與去向變化

1890年7月27日,梵高在法國瓦茲河畔舉起一把左輪手槍朝自己射擊,約30個小時後的7月29日,這位37歲的畫家因傷勢過重去世。

此前兩年,梵高在阿爾勒繪製了7幅《向日葵》,成為了藝術史上的經典。其中一幅曾懸掛於“黃色房屋”中高更臥室內,另一幅為1889年梵高依據高更臥室內的一幅創作的相似版本。澎湃新聞獲悉,時隔近129年,荷蘭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館夏季展“梵高和向日葵”展出館藏的一幅《向日葵》和其他20件以花卉為主題的梵高作品,以探討目前公眾可見的5幅《向日葵》之間的關係,以及這些作品在離開梵高的工作室後發生了哪些變化?

梵高,《向日葵》,1889年於阿爾勒,95 cm x 73 cm,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藏

1888年梵高來到阿爾勒,他迷戀於法國南部的城鎮風光,並用畫筆記錄下一切的美好,他夢想自己在一個藝術家的“黃色房屋”中創作,他寫信給他的朋友保羅•高更,描述自己對繪畫的意見和阿爾勒的所見所聞,並邀請高更同住。

同年秋日,高更的到來讓梵高的夢想得以實現。在梵高為高更準備的房間中裝飾著他親手繪製在牆上一朵朵小花,以及一些作品,其中就包括一幅黃色背景下陶瓷花瓶中的向日葵(今藏於英國倫敦國家美術館)。但事實上,在等待高更到來的日子梵高開始繪製《向日葵》,如今其中的5幅收藏於全球5家博物館中。

高更,《正在畫向日葵的梵高》,1888年於阿爾勒,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藏

兩位任性藝術家的共處註定是短命的,很快他們的關係開始惡化,他們對生活和藝術的討論也變得更為激烈。 終於,在聖誕節的前夕,他們經曆了激烈的爭吵,隨後,驚慌失措的梵高割下了自己的左耳,高更回到巴黎,兩個月的相處宣告結束。

但幾週後,高更寫信給梵高,希望得到“黃色房屋”中掛在自己臥室那幅《向日葵》,稱讚它是“梵高風格中必不可少的完美畫面”。

可以理解的是,梵高並不願意將這幅被認為最有成就的作品交給高更,所以他決定畫另一個版本的黃色“向日葵”與高更的作品交換。這幅作品在1889年1月完成。

梵高,《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1888年8月於阿爾勒,英國倫敦國家美術館藏

這兩幅完成於1888年和1889年的《向日葵》,分別收藏於英國倫敦國家美術館和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館,其中1888年創作的那幅被認為是《向日葵》系列中最好的一幅。(註:下文中1888年的《向日葵》作“英國版”,1888年作“荷蘭版”)

梵高自己也將1889年創作的今藏於荷蘭的《向日葵》稱為是1888年版本的“重複”,但“重複”應該如何理解?是臨摹?還是其他含義?

梵高,阿爾勒-巴黎速寫本里的向日葵,1890年5月-7月

對此,藝術史學家和策展人長期以來的一直想瞭解梵高所謂的“重複”與前者有多少不同?荷蘭版是否只是英國版的“副本”?荷蘭版是獨立藝術品還是介於兩者之間?

英國國家美術館和荷蘭梵高博物館的保護專家在過去三年中進行了一項廣泛的研究項目,得出的結論是:荷蘭版“並非原始作品的精確副本。”

Ella Hendriks研究《向日葵》

“雖然調色板用的同一塊,但是使用了不同的顏色、筆觸的紋理也有差異。”該項目的首席研究員,阿姆斯特丹大學教授Ella Hendriks說。

因為英國版和荷蘭版都因為過於珍貴和脆弱無法並置比較,所以這項研究基於高科技的移動掃瞄技術對作品進行的虛擬並排比較。研究人員將移動數字掃瞄設備帶入博物館,在不接觸藝術品的前提下將油漆層、筆觸和顏料進行物理分析,然後將得出的數據精密比對。

這些研究如今均在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館的夏季展覽“梵高和向日葵”展示,除了博物館館藏的荷蘭版《向日葵》外,展覽還展出了館藏的其他20件以花卉為主題的梵高作品,以及2件借展作品。展覽的策展人Nienke Bakker認為,這項研究有助於更多地瞭解梵高與高更的關係。

梵高,《向日葵的種子》,1887年8至9月於巴黎,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藏

“當高更寫信給梵高讚美《向日葵》並希望得到它時,梵高應很是受寵若驚,但卻不想‘放棄它’。”Bakker說,“如果高更的要求,或許其他版本不會被製作。”

其實,梵高共繪製了11件向日葵為主題的作品,其中在阿爾勒創作了7件,在巴黎畫了4件。在阿爾勒創作的7件中,有兩件消失在公眾視野中,一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轟炸大阪期間因大火被毀,另一件則是私人收藏,且未曾借展給博物館。

梵高,《花瓶里的五朵向日葵》,1888年8月,毀於第二次世界大戰

目前收藏於公共博物館中有五幅《向日葵》,被認為是梵高該系列的一部分——在同一個陶瓷壺中插上相同的花束,背景為黃色或淡藍色。除了倫敦和阿姆斯特丹外,其他三件分別藏於慕尼黑新美術館、費城藝術博物館、東京損保日本東鄉青兒美術館。

這五幅《向日葵》均分別被作為鎮館之寶,其中也只有英國國家美術館的《向日葵》借出展館三次展出:分別是2002年和2013年的梵高博物館,以及泰特英國美術館正在舉行的“梵高和英國”展(持續到8月11日)。

梵高,《澡堂小花園》,1888年8月於阿爾勒,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藏

梵高博物館自去年開始也停止了其館藏《向日葵》的外借,因為保護人員發現畫面上梵高使用的鉻黃色顏料不穩定,未來可能會變綠、變褐。 為了避免在微觀層面上觀察到的變化,目前必須避免移動,並監控溫度和濕度的變化。

上一次英國國家美術館和梵高博物館的《向日葵》彙聚於2013年和2014年,雙方共同策展主辦的展中。2017年夏,收藏五幅《向日葵》的5家博物館也曾通過社交網絡的直播平台聯袂講述。

“再次重新統一所有5幅經典的《向日葵》畫作幾乎是不可能的。”Bakker說, “這雖然聽起來令人悲傷的,但另一方面我們必須保留它們的原狀儘可能久一點。”

梵高,《向日葵》,1890年5月-7月,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藏

關於《向日葵》,你不知道的10件事

向日葵系列是梵高最著名的作品,共有12幅,儘管最常被提及的是他在1888 至1889年在阿爾勒時畫的7幅。另外五幅是他1887年在巴黎時畫的。

這一系列的畫作幾乎每一幅都可以清楚地辨認出是梵高的作品,它們之間只有細微的區別,繪畫的整體佈局和向日葵的位置通常相似。

梵高,《花瓶和十二朵向日葵》, 1889年於阿爾勒,美國費城藝術博物館

在梵高去世後,他的向日葵和自畫像成為了屬於梵高的經典圖式。自1901年以來,幾乎所有梵高展的回顧展都需要至少一張《向日葵》,並且拍賣會上《向日葵》創紀錄的價格也顯示了該系列作品在公共領域的成功。

雖然梵高本人並未對該系列作品沒有特別的講述,但他在很多信中都提到了向日葵,這讓我們有了一些想法。在1888年8月21日寫給妹妹的一封信中,他提到他的朋友高更要來阿爾勒和他一起住在他的黃色房子裡。接著他說他打算只用向日葵來裝飾整個畫室。雖然這幅畫最初是為高更而作,但梵高後來把向日葵作為自己的個人藝術簽名,並在1889年的另一封信中告訴弟弟西奧:“向日葵是我的。”

梵高,《棚上的向日葵》,1887年8-9月巴黎,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藏

然而事實上:

1.梵高從未畫過一幅名為《向日葵》的作品。相反,他將這些巨大的黃色花朵分成兩種不同的向日葵系列,一種是在1887年他和弟弟在巴黎逗留期間,另一種是在1888年至1889年他在阿爾勒租住期間。

2.梵高早期巴黎系列作品的一個顯著特點是,花朵隨意地以二到四組的形式擺放在一個表面上,而阿爾勒系列的花朵則被擺放在一個更大的花瓶里。

梵高,《花瓶里的十二朵向日葵》,1888年8月,德國慕尼黑新美術館藏

3.當梵高和保羅•高更於1887年在巴黎第一次見面時,他們交換了畫作。梵高交換的是他巴黎時期的《向日葵》。

4.《向日葵》與梵高被割掉的耳朵有關。在阿爾勒,文森特在他所謂的黃房子裡租了幾個房間,並佈置了一個房間給高更。他打算用向日葵畫裝飾房間。後來,黃房子卻成了梵高不想回憶的地方。

5.在梵高短暫的黃房子逗留期間,高更用一幅名為《向日葵畫家》的油畫為梵高作畫。

梵高,《花瓶里的十四朵向日葵》,1889年1月,日本東京損保日本東鄉青兒美術館藏

6.《向日葵》差點導致流血事件。1890年在布魯塞爾,一位比利時畫家對自己的畫作與梵高的《向日葵》在同一個展覽會上展出感到憤怒,說梵高是個騙子。梵高的朋友亨利•圖盧茲-勞特雷克聽到了這番侮辱性的言論,揚言向這位比利時人發起決鬥,但這並未真正發生。

7.倫敦國家美術館所藏的《向日葵》曾被英國前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喚作梵高的《菊花》,並沒人糾正她。

8.梵高搬到阿爾勒後,進入了一個多產的時期,他在自己的作品中加入了黃色的色調。有幾種理論試圖解釋這一點。有人說他過度沉溺於苦艾酒,還有人說他喝了太多洋地黃。任何一種物質都可以使他所看到的東西染上黃色。

梵高,《花瓶里的三朵向日葵》,1888年8月,私人收藏

9.梵高《向日葵》中鮮豔的黃色油畫顏料最早出現在19世紀早期。他是第一批完全接受這種顏料的藝術家之一。

10.梵高並不是唯一一個關注向日葵的人。18世紀末的威廉•布萊克、1881年的克勞德•莫奈和1955年的艾倫•金斯伯格都是喚起向日葵意象的著名藝術家和詩人。

阿爾勒-巴黎速寫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