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開啟“乾旱模式”
2019年07月30日04:12

原標題:多國開啟“乾旱模式”

6月11日,幾名印度婦女在金奈幾近乾涸的湖床上取水。視覺中國供圖

珍稀野生動物被賣進狩獵場

非洲這片野生動物的天堂,如今正在變成它們的地獄。面對近9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位於非洲西南部的納米比亞作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據《納米比亞人報》報導,該國環境部決定向有飼養條件的狩獵場出售1000只珍稀野生動物。

如果走運,它們在狩獵場上活下來的幾率或許比在國家公園里更高。“大多數國家公園的牧草長得很差,如果不減少動物,它們早晚得餓死。”法新社援引納米比亞信息部長斯坦利·穆雲達的發言稱。

2018年,該國超過6萬隻動物死於乾旱。為避免悲劇重演,政府從今年6月17日起拍賣野生動物,包括600頭水牛、150只跳羚、65只大羚羊、28頭大象、60只長頸鹿、16頭角馬等。預計為1700萬納米比亞元(約合人民幣782萬元)的收入,將被用於野生動物保護和公園管理。

今年雨季,雨水沒有如期而至,納米比亞的多數河流已經乾涸,水資源嚴重短缺。吃不飽的不僅是動物。據法國環保新聞網“Afrik21”報導,納米比亞總理莎拉·庫貢蓋盧瓦-阿馬蒂拉在5月宣佈該國進入自然災害狀態。“絕大多數人的生計遭受威脅,特別是以務農為生的人。”她說。

受厄爾尼諾影響,非洲南部國家的農業受到重創,讓這片飽受貧困折磨的大陸雪上加霜。據聯合國“新人道主義組織”新聞網報導,總人口240萬的納米比亞有55萬人在饑餓中掙紮,埃塞俄比亞有830萬人,索馬里有540萬人,蘇丹有560萬人,南蘇丹有710萬人,津巴布韋有530萬人……整個非洲有2.4億人需要救助。

澳州:農業出口大國變進口國

與非洲隔海相望的澳州也在忍受乾旱的煎熬。5月28日,該國發佈了最近10年來首個大範圍限製用水措施,以應對創紀錄的乾旱。

從去年12月到今年2月,澳州經曆了有史以來最熱的夏天,蓄水量降至上世紀40年代以來的最低點。新南威爾士州水利部部長梅琳達·帕維宣佈,“本州的每個家庭都要為節水貢獻力量。”

據澳州廣播公司(ABC)報導,限水令從6月起強製實行。用水後如果不及時關上水龍頭,或者使用自動噴水滅火系統給花園澆水,個人可被處以罰款220澳元(約合人民幣1043元),企業為550澳元(約合人民幣2608元)。

缺水令農業產量銳減,牲畜數量降至25年來的最低水平。澳州是最大的糧食出口國之一,但今年不得不進口糧食,自2007年以來,這還是頭一回。“成立67年來,馬尼爾德拉集團第一次因嚴重乾旱而被迫進口。”該國國有企業馬尼爾德拉集團宣佈,他們的高蛋白小麥產量告急,對小麥的進口將持續到年底。

澳農業及資源經濟與科學局首席分析師彼得·古德伊告訴ABC,今年畜牧業產量預計銳減11%,“到今年年底,牛群數量將降至2500萬頭左右。這是上世紀90年代以來的最低水平。”

對飼料的需求水漲船高。面對高昂的飼料成本和無休無止的乾旱,牛肉供應商幾個月來都在縮減牛群。“45年來,我們從沒像現在這樣,連續兩個月宰殺過半的母牛。”肉類行業分析師西蒙·奎爾蒂說。

農民把他們的優良種畜提前宰殺了,價格還算合理,但無異於殺雞取卵。ABC預測,該國牧群的規模和結構需數年才能恢復。

氣候變化中,窮人最受傷

高溫每年都會襲擊印度,今年尤其嚴酷。該國降雨量降至60多年來的最低水平,拉賈斯坦邦遭遇了50攝氏度以上的酷熱,馬哈拉施特拉邦陷入47年來最嚴重的乾旱。

在馬哈拉施特拉邦比德地區,人們在令人窒息的熱浪中長途跋涉,尋找飲用水。阿莎·帕瓦爾有4個孩子,她每天要用水罐收集約100升水才夠用。政府有時來給他們送水,但每隔四五天,水車才出現一次。

“我們沒有固定水源,只能每天通過一切可能的渠道收集水。”帕瓦爾告訴卡塔爾半島電視台,“有一次,我女兒去打水時掉進井裡。多虧有人路過時聽到她尖叫聲,把她救了起來。”

有時,人們奔波一天,只能在井底發現一灘汙水。有時,找到一口汙水都能令人滿足。在本德爾汗德高地的主要河流肯河,一名孩童蜷縮起身子,側躺在幾近乾涸的河床上,噘著嘴努力去喝渾黃的水,因為河水已淺到無法用手掬起。

死於乾旱的牲畜隨處可見。在拉賈斯坦邦博克蘭地區,公路上駛過一輛又一輛滿載骨瘦如柴的死牛的農用車。許多農民離開家園,搬進救濟營地。政府在那兒提供水和飼料,讓他們的牛續命。

“以前一到6月上旬就會下雨。再不下雨,我們就得離開村莊了。”農民納瓦納特·卡達姆說,他已在救濟營住了4個月。

在貧窮的比哈爾邦,高溫奪去的人命比其他地區更多。據德新社報導,僅6月中旬的一個週末就有至少76人死亡。邦政府承諾向每位受害者的家庭補償40萬盧比(約合人民幣3.9萬元),呼籲人們不要拋棄家園。

有研究人員警告,到本世紀末,占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南亞地區氣溫將持續升高,最終“不適合人類生存”。

2018年全球風險指數顯示,在“最易受自然災害和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排行榜上,菲律賓在171個國家中排名第三。該國在今年4月宣佈進入“天災狀態”,國家減災與管理委員會宣佈,約有17萬農民受乾旱影響,造成的損失近1億美元。

菲律賓生態協會網站稱,菲律賓ACT論壇協調員西爾溫·辛·阿爾巴認為,氣候變化對貧困人口的傷害最大。

“邊緣人群很難從災難打擊中恢復,因為資源匱乏。”菲律賓明愛會的金蕾·亨德森認為,在氣候變化的影響下,貧困地區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富裕家庭能吹空調,但在沒有電網的農村,人們只能靠樹木遮陰。”

洪澇、乾旱將頻繁交替出現

在英國,乾旱模式有所不同。過去一年來里,該國許多地區幾乎沒下過雨,冬季比往年更乾燥。4月21日,英國迎來了有史以來氣溫最高的復活節之一。

然而到了6月中旬,部分地區的日降雨量比以往一個月還多。英格蘭中部和北部的部分城鎮陷入洪澇,高速公路塌方,多條鐵路停運。一些醫院和緊急救援機構被洪水淹沒,令需要救助者孤立無援。英國《每日快報》稱,接下來還會有更多降雨。

事實上,英國地下水的水位已接近曆史最低水平。人們不禁奇怪,當英國正“實實在在地處於乾旱中”時,怎麼會出現洪水?

美國前副總統阿爾·戈爾成立的“氣候現實項目”網站指出,乾旱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主流科學界已將日益嚴重的乾旱與氣候變化聯繫起來。溫室氣體排放導致氣溫上升,從湖泊、河流等水體蒸發的水分越來越多。溫度升高加劇土壤水分蒸發後影響了植物生長,進一步減少降雨量。而土壤越干,吸收水分的能力越差,當乾旱地區開始下雨時,洪澇的風險大大增加。

這種變化在非洲尤為明顯。非洲的工業汙染最少,卻是受氣候變化影響最嚴重的大陸。據英國《衛報》報導,科學家警告,全球變暖可能給非洲帶來更嚴重的乾旱和洪水。“我們發現,洪澇和乾旱在非洲都會變得更加頻繁和嚴重。”供職於英國氣象局的伊麗莎白·肯頓說。

研究表明,在未來80年里,非洲將經曆多次極端強降雨,可能與極端乾旱交替發生,嚴重破壞農業生產,危及糧食安全。這並非杞人憂天。4月底,烏干達有8人在暴雨中身亡,那時非洲大陸還處於嚴重乾旱之中。

有研究預測,到2050年,如果氣溫上升1.2至1.9攝氏度,非洲饑荒人口將增加25%至95%——中非增加25%,東非50%,南非85%,西非95%。

“非洲是全球最易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地區之一。在越來越頻繁的旱災中,該地區將面臨更嚴重的糧食安全問題。”肯頓說。

作者 胡文利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7月30日 10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