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村莊,缺水催生了一群“水妻”
2019年07月30日04:12

原標題:在印度村莊,缺水催生了一群“水妻”

巴基頭頂鋁罐,去井邊打水。

巴格特和他的妻子們。

“沒有水,我只好犯法,多娶老婆來幫忙打水”

烈日炙烤著印度馬哈拉施特拉邦的丹噶馬爾村。這個距離孟買約140公里的小村子裡沒有水龍頭,取水要靠附近一座山下的兩口水井。人們必須跋涉幾個小時,排上幾個小時的隊,才能打上水。那地方總是很擁擠。對丹噶馬爾村的許多人來說,解決辦法只有一個:“水妻”。

70歲的農場幫工薩哈拉姆·巴格特有3房妻子。18歲時他娶了第一個妻子進門,25歲時娶了第二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稱,他這麼做不是覬覦嫁妝或貪圖美色,而是為了非常單純的理由:打水。“得有人給我們家打水。我唯一的選擇就是再娶個老婆。”巴格特說,“我的第一個老婆忙著照顧孩子們,第二個老婆病得沒法打水,所以我娶了第三個。”

在印度,對印度教教徒來說,一夫多妻是違法的。但“水妻”很常見。據美國《史密森尼雜誌》報導,2006年的調查顯示,印度2%的已婚女性自稱並非丈夫唯一的妻子。

“我知道多娶兩個老婆犯了法,但我們沒有水,沒人來幫我們打水。這都是政府的錯,不供水給我們,所以我只好犯法,多娶老婆來幫忙打水。”巴格特說。

幾千年來,足夠的、安全的飲用水一直被印度農民視若珍寶,乾旱是這片土地亙古不變的特色。

2014年,印度第三大邦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稱,當地超過1.9萬個村莊缺乏飲用水。乾旱年年降臨,季風降雨屢屢少於應有的水平。據《印度時報》報導,2016年4月的第一週,馬哈拉施特拉邦的平均氣溫高於正常水平5攝氏度,是極端天氣的重災區。

在印度,缺水成為日益嚴重的危機。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該國42%的土地受旱災影響;印度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18%以上,但僅占有4%的淡水資源。

據CNN5月16日報導,印度政府宣佈該國陷入曆史上最嚴重的用水危機,約6億人面臨不同程度的缺水問題。到2020年,包括德里、班加羅爾和海德拉巴在內的21座城市或將耗盡地下水,40%的印度人可能失去新鮮的飲用水供應。

農村的情況更加糟糕。在印度,約80%的水被用於農業,其中大部分是直接開採的地下水。根據印度2017年至2018年的官方調查,由於長期過度使用,該國地下水水位在30年間下降了13%,66%的水井水位下降。

頭頂熱得發燙的鋁罐,“水妻”長途跋涉去打水

丹噶馬爾村約有500位居民,雞犬相聞,所有人都互相認識。巴格特家是村里最大的家庭之一,他的房子用泥土製成,由幾根木樑支撐。和周圍的茅草屋相比,這已經是村里最體面的建築了。

“生活不容易。沒有自來水,電力短缺也是大問題。”巴格特站在黑漆漆的房子裡對CNN說。在這片貧瘠的土地上,男人多數為農場工作,每日所得幾乎達不到印度的最低工資線,為水而結婚的情況司空見慣。

巴格特的妻子們都住在這棟房子裡,她們有各自的房間。其中兩人負責打水,一人給全家做飯。“在缺水的情況下養活一個大家庭可不容易。”村民那姆迪奧告訴CNN,他娶了兩個妻子。巴格特說,“水妻”中有些是寡婦,有些遭到前夫遺棄,她們對如今的日子感到滿意。

“我們互相幫助。有時會遇到問題,但我們會自己解決掉。”巴格特的第一個妻子圖基說,妻子們在家中形同姐妹。

圖基給巴格特生了6個孩子。夫妻倆年輕時,巴格特去外地打工賺錢,圖基在家照顧孩子、修繕房屋、做飯、打掃衛生。但巧婦難為“無水之炊”。在夏季,天氣熱得可怕,太陽曬裂土地,曬乾水井,曬死耕牛,而丹噶馬爾村沒河、沒水渠,更沒有自來水。它位於偏僻的丘陵地帶,遠離其他村子。對村民們來說,交通工具是徹頭徹尾的奢侈品。

唯一的辦法是步行到水井或河邊,用罐子取水運回家。一來一回,打一趟水可能要花好幾個小時。“這麼長時間孩子沒人管,這怎麼行?”圖基問自己。

巴格特別無選擇。他結了第二次婚,然後是第三次。現在,“妻子2號”薩基和“妻子3號”巴基負責打水,而圖基管理家和孩子們。

“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水。”巴格特告訴CNN。

這家人過上了穩定的日子。有時,旱季長達8個月。薩基和巴基一般在日出時離家,頭頂著空罐子穿越田野和土路,走向水源。CNN和英國《衛報》稱,這是一段充滿挑戰的旅程:最大的罐子能裝約15升水,每人頭上要頂兩隻水罐。打水單程的直線距離約為10公里,但山路迂迴,還有上坡下坡。

這樣的旅程,妻子們通常每天要進行3次:頭一次在淩晨5點,然後是上午11點和下午5點。中午那趟最痛苦:在高溫和暴曬中,女人們頭頂的鋁罐熱得發燙。

她們為何願意做“水妻”

圖基告訴CNN,薩基和巴基都是寡婦。除非再婚,否則在這片有“寡婦蹈火殉葬”傳統的土地上,這樣的女性難以重獲社會地位。在印度的許多農村,時至今日,喪夫的女性仍受排斥。她們被禁止參加宗教或節慶活動,有時甚至不能與其他家庭一起吃飯。

巴格特家有嚴格的等級製度。“水妻”們必須聽從正妻的差遣;她們不能繼承丈夫的財產;只要正妻在場,她們就不能進入主臥。《史密森尼雜誌》指出,許多“水妻”另有居所,只是名義上的妻子。

不過,巴格特一家看上去還算和睦。“薩基和巴基贏回了作為已婚婦女應得的尊重。這家人一起吃飯、一起生活、一起說笑。圖基說,他們共同生活很多年了。”CNN稱。

馬哈拉施特拉邦的“水妻”越來越多,但政府並未介入。“女性仍被視為水管或水箱的替代品,這難道不是赤裸裸的倒退嗎?”《印度時報》在2016年譴責稱。

3年過去了,丹噶馬爾村還是老樣子。仍然沒有水,每家的“水妻”仍然每天出去打水。

管理這個國家的人也沒有變。在2014年大選中,印度人民黨承諾在2024年前為每個家庭接上自來水,反對黨國大黨也作了類似的承諾。但在不久前結束的2019年大選中,兩黨不約而同地忽略了此事。“在選戰中,印度日益嚴重的水危機很少被提及。”BBC稱。

多年來,印度一直鼓勵各邦為農村地區提供安全的飲用水,但相關預算在過去5年中被削減了,因為莫迪政府優先考慮建設衛生設施等其他計劃。BBC報導稱,截至今年5月,僅有超過18%的農村家庭有自來水。

2018年是印度曆史上最炎熱的年份之一,預計2019年的季風降雨仍將少於正常水平。對一個基礎設施不足的國家來說,這是個大問題,因為季風帶來的雨水占印度年降雨量的80%。

眼下,印度氣象部門正在討論今年的降水前景,一些評論員關注印度經濟如何“抗旱”。至於水,似乎只有一件事是確定的:許多人用水只能依賴“水妻”們一次又一次辛苦地搬運。

作者 袁野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7月30日 10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