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拔臣賽場內外“東山再起” 幫助愛侶克服抑鬱
2019年07月29日09:02

羅拔臣
羅拔臣

  前世界冠軍、澳州職業桌球球員尼爾·羅拔臣,在剛剛結束的2018/19賽季六次打進排名賽決賽,並奪得里加大師賽、威爾士公開賽和中國公開賽三項桂冠。這是兩年前曾跌出世界前16、在賽場內外克服多端障礙後,“澳洲火炮”大氣逆襲的一年。

  12個月前,羅拔臣的世界排名是第10位,經過一年的奮戰,澳州人在排名賽中豪取超過64萬英鎊,並將世界排名提升至第4位。

  “現在世界前16中能有13人到15人,放在20年前都得是世界頂尖四五人之一。”羅拔臣評論說,“從我的角度來說,我幾乎拿到過桌球運動中所有的重要賽事冠軍,這樣的現狀也激勵我變得更好,讓自己的球技繼續進步,努力達到我們此前認為也許不可能的水準。”

  “新球員的湧現讓大家都提起了精神,當今球壇想要奪冠必須要打得特別好。從競技水平上來說,排名很低的球員都可能有不錯的實力,大概世界前100名選手都很有競爭力——他們在狀態好的時候真的是能戰勝任何對手,這甚至在六七年前都是不可能的。”

  7月26日~28日進行了新賽季的第一站排名賽——里加大師賽,去年的里加大師賽正是羅拔臣瘋狂逆襲重奪高位的起點,不過由於遭遇航班延誤,他被迫缺席了比賽。

  衛冕冠軍介紹說:“我進行了一些小的調整。我從來都不是對自己的技術方面過分糾結的人,經過長年的積累我覺得自己已經到了對技術方面相對滿意的程度,可能我還會對打5局才可能出現1次的那種球稍加打磨,以及覺得技術上哪裡有所欠缺就多加訓練一下。”

  “雖然我在世錦賽中輸波回家了,我還是把對陣約翰·希堅斯的整個8強重新看了一遍,我發現雖然球檯打起來很不順手,但還是有很多球自己可以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可能還會讓我贏得這場比賽。這樣說不好就還有機會衝擊世界冠軍。”

  說到世錦賽,作為奪冠大熱的羅拔臣出局,讓賈德·卓林普成為最被看好的冠軍選手,那麼他對卓林普在決賽中的表現如何評價?面對這樣的問題,羅拔臣一時尷尬,卻馬上抖出大男孩般的微笑包袱:“說老實話,決賽中一顆球我都沒看!”

  “在世錦賽中出局我感到很懊喪,”澳州人解釋說,“我並沒有輸給一位表現極其出色的球員。我觀看了約翰(希堅斯)對陣大衛·吉爾伯特的準決賽的一部分,這讓我感到更糟糕了,因為我看到約翰打得有多差勁,而大衛就是沒法甩開他。”

  “要是能看到大衛打進決賽就好了,這樣決賽中就能有‘新人’,結果看完準決賽我也替大衛感到懊惱了!顯然比賽結束後他(吉爾伯特)情緒非常激動,但我覺得他下個賽季一定會拿到某項冠軍的。”

  對於新賽季,羅拔臣表示會儘量嚐試複刻上賽季的好狀態,畢竟難度頗大:“我覺得複製上賽季6次決賽的成績要求太高了,尤其是後期連續打了4場決賽真的是沒想到——上次可能是亨特利90年代初做到的。”

  “賽場之外我的生活一切都好,我會努力將上賽季的狀態帶入新的一年,但我不會給自己帶來重現上賽季輝煌的那種壓力,因為上賽季是十分特別的一年,回顧職業生涯時你也會為之感到驕傲。雖然很難做到,但我要讓自己成為更好的球員,我知道特定的方面我仍能提高。希望能很快再拿些獎盃!”

  今年3月,愛人米莉為羅拔臣家再添一女,兒女雙全的羅拔臣一家暑假過得很熱鬧,但夫婦二人發明了“輪值排班”的日常操作:

  “我們在賽季間隙還是有不錯的生活方式——她(愛人米莉)會熬的晚一些照顧佩內洛普,我可以好好睡一整晚;早晨開始我會有三四個小時帶孩子,讓米莉補覺。在這段時間保持這種節奏挺不錯的,因為一旦賽季開始我們就忙到不可開交。”

  賽場內的好成績來自賽場外生活的重回平靜。克服“遊戲癮”,幫助愛人從抑鬱症中成功走出來,“大男孩”羅拔臣完成蛻變,也開始在公開場合談論精神疾病,分享自家經曆並幫助有類似境遇的家庭:

  “你會從報端讀到類似名人對於處方藥服用過量、自殺等等這樣的新聞,你會覺得‘他怎麼會抑鬱?他明明是身價百億的電影明星’……當我們身邊的人經曆這樣的事,你會知道抑鬱與經濟方面沒有關係,而是生活中的其他一些事情所致。”

  “當這件事發生的時候你必須知道敞開心扉、把想法說出來是很重要的,所以過去兩三年來我一直會聽到各種人應對抑鬱症的難以置信的故事。我覺得米莉也激勵了不少其他人,特別是其他的母親們。泰森·福里(英國職業拳擊運動員,重量級世界拳王)的紀錄片告訴我們他如何應對焦慮,真是神奇的故事。”

  ——尼爾·羅拔臣

  “更多的人分享自己的經曆,會讓我們更好地瞭解自己所面對的一切。我覺得讓自己處於類似的位置,讓其他人也能理解我們的經曆,這是一件好事。”

  “顯然遭遇心理疾病困擾的患者要面對這些,而為之提供精神支持的伴侶則是整個鬥爭中的基石,這很像走進賽場努力去贏得一場桌球比賽。對於我的家人,我也要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支持者的角色。”

  “上賽季,米莉‘成績優異’地打贏了這場戰鬥,這也能讓我全身心投入到桌球事業中,在巡迴賽中到處打比賽時不再擔心。關於這些事,我在Twitter、Ins等平台上與人們一直都是開放暢談的態度。”

  “我覺得心理疾病可能給人造成‘嚴重問題’的壞印象,但這事實上並不是真的,你要是理解的話它可能在任何時間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我覺得大家未來一定能放鬆暢談,比如說‘是的,我最近感覺有些焦慮’這樣,要知道這真的沒問題。”

  “未來的社會一定會接受這種態度。”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