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熱愛接受眼部手術 咸美頓經驗之談:適度訓練
2019年07月29日09:04

咸美頓是2017德國大師賽得主
咸美頓是2017德國大師賽得主

  1991年轉為職業球員,這位“老漢”在2017年——職業生涯步入26年後才奪得第一個排名賽冠軍。2017年德國大師賽冠軍安東尼·咸美頓,以“丁俊暉首杆147時的對手”被中國球迷熟知,他在驚豔拿下個人首冠後經曆了腰傷、眼部感染等多種慢性疾病的困擾。

  由於雙眼感染,咸美頓在近期的國際錦標賽資格賽中1比4落後的情況下(比賽採用11局6勝製),中途退賽,將對手大衛·格雷斯送入正賽64強,這位曾經在2017年奪得德國大師賽冠軍的48歲名宿希望這項手術能夠提升視力,為自己的職業生涯‘續命“。

  “那場對陣大衛的比賽,我全程沒法看清楚。”咸美頓在世界桌球官網採訪中說,“與其胡亂打三賽局各種失誤,還不如就此停下來。當然硬挺著打完比賽也不是不行,但完全沒辦法在高水平比賽中競爭。”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場比賽的第二局咸美頓打出了105分的單杆破百。他解釋說:“有時候你能憑記憶去打球,可能沒法想像這與視力的關係其實不大。問題是隨著比賽的進行我視線中開始出現重影,甚至三重影像——我簡直嚇壞了,真的打不下去了。”

  “考慮到桌球的原因,以及日常生活這兩方面,我決定做手術,但主要還是為了桌球。”

  兩年前在柏林奪冠後,咸美頓因傷成績下滑,他在報名參加的16項排名賽中9次遭遇“一輪遊”,這給兩年後在排名系統中失去冠軍獎金(積分)的他帶來了極大的考驗。

  2018/19賽季,咸美頓打進歐洲大師賽和印度公開賽四強,憑藉這些成績帶來的獎金,咸美頓在賽季結束後排在世界第62位,險險保住了自己的職業資格。

  “能留在世界前64我真開心,”咸美頓說到,“即便通過單賽季排名(64以外的前8)留在巡迴賽中我也感覺沒問題,但現在的情形給我更進一步的好機會。上賽季的大部分時間我狀態還可以,我現在又能正經訓練起來了。”

  “此前的一年我一直與腰傷作鬥爭,但它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它還是會反反複複發作,我則需要在情況好的時候儘量拿到好成績。我知道有的時候會發炎,讓比賽變得很難打,但這不意味著我沒法在情況好轉時儘量做到最好。”

  “飽經風霜”的咸美頓作為過來人也希望能給年青一代送上幾句經驗之談,他認為正值當打之年的運動員們都可以更好地保護自己,以延長運動壽命。

  “訓練過量是個問題。如果你想拯救自己,你必須要在20多歲的時候加以注意。過去我曾經每天打6個小時,只是因為自己享受。在現實中,其實三到四個小時就足夠了。在打滿3個小時後,即便你能打到6個小時,也沒法給你帶來益處。我覺得傷病在很大程度上也與姿勢有關,有些人打球時會給身體施壓,有些人則不會。我看到過一些球員,看起來俯身瞄球一年也不會感到疼痛。”

  ——咸美頓建議不要過度訓練

  “如果我是28歲的人,我肯定對自己的身體條件感到懊惱,但我已經48歲了,發生這些事很自然。我訓練過度已經很長時間了,現在對待職業競技體育十分認真的人,在技術上有某種特徵的話肯定會受傷。你必須要有和網球或者足球運動員一樣的心態,將傷病視為職業生涯的一部分。”

  現在,咸美頓已經緩解了腰傷,並且最近完成了眼部晶狀體置換手術,對於未來一段時間的職業生涯他感到樂觀,並且希望能夠得到更多的榮譽。他坦然承認,在2017年奪冠前,自己並沒有爭奪冠軍的足夠信念。

  “在2007/08賽季受傷後,我自然而然地認為自己沒法打到奪得賽事冠軍的水平了,我已經不再相信自己能做到——其實這挺好的!我不想糾結於過去的半途而廢。”

  “而這種感覺在2016年北愛爾蘭公開賽時發生了變化,我輸給了巴里·鶴健士,但這場比賽的後半段是我10年以來手感最好的,即便最終沒能贏下,這場比賽也讓我充滿動力。我覺得自己又是一名‘滿血’的桌球球員了。”

  “最近,我在壓力越大的時候貌似發揮越好。我喜歡自己處於一定壓力下的感覺,希望腦海中一直能有這種壓力,因為我覺得自己只剩下幾年的時間,我想好好結束自己的生涯。在贏一個冠軍一定能發生,但其他事也說不好——我很可能輕易掉出職業巡迴賽,也肯能輕鬆延續下去並且在沒法衝擊冠軍的情況下保持在職業賽場征戰。”

  “我想要再打一場決賽,並且儘可能去衝擊冠軍。沒有什麼比打決賽更棒的感覺了,即便我輸過兩場決賽,它們仍然感覺美妙。這些時光是你生命中最棒的日子,令人激動不已。如果再打進一場決賽我就滿足了。”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