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錦賽泳壇盛宴變鬧劇 國際泳聯“佛系”何時休?
2019年07月29日09:07

斯科特未與孫楊合影
斯科特未與孫楊合影

  香港時間昨晚,光州游泳世錦賽落下大幕。每一次的大賽場上,名將的表現和爭議事件的發生,總是最能吸引討論的興奮點。這回的光州世錦賽當然也不例外。明年的東京奧運會,孫楊能在200米和400米自由泳上繼續保有爭金實力嗎?越過了千溝萬壑終於重拾自信的葉詩文,她能回到夢開始的地方嗎?總能薪火相傳的游泳強國美國和澳州,他們將攬去多少風光?還有,國際泳聯到底打算“不作為”到何時,孫楊和霍頓間沒完沒了的“連續劇”有否對他們造成足夠觸動以下變革之決心?

  特派記者 章麗倩 發自南韓光州

  由禁藥爭議所引發的怪相,在光州世錦賽這片被聚光燈炙烤的舞台上,得到了離奇的發酵。孫楊“乾淨”與否的這件事,明明將由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給出最終說法,結果在9月的聽證會開始前,卻有太多人急著越俎代庖,急著搖旗呐喊。這怪相既是本屆世錦賽的一大遺憾,也將游泳單項的“大家長”國際泳聯推到了風口浪尖。

  如果國際泳聯機製完備、律條森嚴,又或者在發現漏洞後及時變革補足,這場由運動員親身肉搏上陣、活躍在媒體人筆下、激情於普通人談資中的鬥法實在不應如此曠日持久、高潮不斷。澳州游泳女將沙·傑克被曝禁藥醜聞,立時立刻,不少人都大嘲霍頓有一位“豬隊友”。但是,這與孫楊的聽證會、對最後的裁決有任何關聯嗎?

  全民共議的熱度,讓孫楊和霍頓成為了陣營分明的兩面。但其實,一名運動員的清白與否和其他選手身體里存在的違規成分並無關聯。之所以產生了他們是此消彼長關係的錯覺,之所以運動員、媒體和普通看客都被攪和到了這場輿論戰中,根本原因還是——“佛系”做派的國際泳聯已無法用現有的律條、章程來掌控全場。

  如果吵贏了嘴仗就算勝利,那還要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和國際泳聯幹嘛?但問題是,國際泳聯在一些敏感問題上“曖昧”的態度,確實給了外界更多指手畫腳、過足嘴癮的空間。

  國際泳聯主席胡裡奧·馬格里奧尼在世錦賽落幕的這一日,召開了一場新聞發佈會。馬格里奧尼說霍頓這次的行為令游泳運動蒙羞,而且更像是一種個人恩怨,“你打敗了我,所以我也要找一個方式去打敗你。”另外,這位國際泳聯當家人在被問到孫楊一事時說:“我不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判定一個人有無違規,這是沒有意義的。所以,現在一切都要等到聽證會的結果出來再說。”

  這說法聽起來有點自相矛盾,甚至容易讓人對孫楊出現在本屆世錦賽上的合理性犯起嘀咕。實際上,早先是曾傳出消息,由於世界反興奮劑組織不認同國際泳聯對孫楊的“無罪認定”,所以才向擁有最高權限的國際體育仲裁法庭遞交了上訴申請。世錦賽舉辦在前,聽證會召開在後,如果後來不是國際泳聯網開一面,孫楊差點就要錯過本屆世錦賽了。這也是以霍頓為代表的不少歐美運動員“緊咬”孫楊不放的原因。“國際泳聯完全是可以有所作為的,但他們卻拒絕作出改變。這讓人沮喪。”已退役的泳壇傳奇菲比斯站出來,說了一句大實話。

  鑒於本屆賽事中出現的拒登領獎台的行為,國際泳聯將出台新規,如果運動員出現冒犯對手或觀眾的行為,可被處以剝奪獎牌的處罰。

  (東方體育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