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州早就有人預言了霍頓現在的下場 卻沒人聽
2019年07月29日09:04

  原標題:澳州早就有人預言了霍頓現在的下場,卻沒人聽

  昨天,在澳州游泳運動員莎娜·傑克被曝出藥檢不合格後,澳州泳協以及霍頓等部分澳州運動員在孫楊和莎娜·傑克上表現出的“雙重標準”,也令澳州成為了很多人的笑柄。

  不過,也並不是所有的澳州人都“做人很霍頓”。有兩位澳州人就一直在霍頓和孫楊的衝突上說著公道話,甚至還因此遭到不少澳州網民的抨擊。

  但如今,一些澳州網民終於開始明白他們為啥會為孫楊說話了……

  他說:在被證明有罪前,孫楊是無辜的

  我們首先要說到的這位澳州人,是曾於2005年至2010年擔任過澳州體育反興奮劑機構(ASADA)的CEO理查德·英斯。

  他說:在被證明有罪前,孫楊是無辜的

  在7月21日霍頓對孫楊“發難”的事件發生後,當澳州一些媒體在不斷煽動澳州的“民族主義”情緒去支持霍頓和攻擊孫楊的時候,這位英斯先生卻發表了這樣一番言論:“我不是孫楊的粉絲。但他已經為他之前的禁藥違規被禁賽過了,並且他拒絕尿檢的那件事也已經被世界泳聯證明沒有問題。在被證明有罪前,他是無辜的。(霍頓)拒絕在領獎台上與孫楊合影將會導致很重的懲罰。”

  然而,他這段很公正的話卻遭到了不少澳州網民的輪番質疑和抨擊。他們質問英斯說,作為一個反興奮機構的人,你本應該和霍頓站在一起的,你現在的立場真讓人看不懂。

  還有人和英斯爭辯說孫楊毀掉了樣本,這種做法本身就很可疑。但英斯仍然堅持自己的“無罪推論”立場,表示雖然孫楊這麼做是很危險,但他這麼做是為了拒絕不合規的檢查,而既然世界泳聯的裁判庭認為孫楊這麼做有合理的原因,他在被證明有罪前就是無辜的。

  所以,在澳州游泳隊的運動員莎娜·傑克被曝藥檢不合格後,當英斯也用對待孫楊的同一立場去評價此事,認為莎娜·傑克“在被證明有罪之前應被視為無辜”時,他自然就不會像其他一邊攻擊孫楊、一邊卻給莎娜·傑克開脫或對此事裝傻的人那樣“虛偽”與“雙標”了。

  諷刺的是,之前在霍頓與孫楊的事情上質疑和抨擊他的聲音,在莎娜·傑克的藥檢事件發生後都統統消失了,反而是冒出了很多支持他——甚至轉而抨擊霍頓的聲音。

  可為啥英斯會堅持這麼一個公正的立場呢?從他在自己社交賬號上與網民的互動來看,這位澳州體育反興奮劑機構的前CEO表示,他在自己多年的反興奮劑工作中遇到過很多與孫楊的遭遇相似的案例,而且原因也是五花八門。

  所以他才認為應該通過程序和規則來判斷一個運動員是否違規,而不應該在判決作出前就僅憑猜測認定一個運動員“有罪”。

 ▲圖為英斯回應一個網民對於孫楊毀掉樣本的質疑,表示他之前也見過其他運動員毀掉自己的樣本,並指出只要沒有證據證明測試人員確實違規,那麼運動員拒絕測試就不構成違規
 ▲圖為英斯回應一個網民對於孫楊毀掉樣本的質疑,表示他之前也見過其他運動員毀掉自己的樣本,並指出只要沒有證據證明測試人員確實違規,那麼運動員拒絕測試就不構成違規

  她曝光:霍頓還有個隊友,三次逃避了藥檢被禁賽12個月,卻仍在代表澳州參賽,沒人指責

  英斯的觀點同樣得到了澳州主流媒體“澳州廣播公司”(ABC)資深體育記者翠西·霍爾姆斯的認可。而且,這位記者自7月21日霍頓對孫楊“發難”後,就撰寫了多篇分析霍頓這一做法是否合適、以及孫楊是否該被罵為“嗑藥的作弊者”的理性文章。

  在7月21日的一篇報導中,與其他咬定孫楊就是“嗑藥作弊者”的媒體不同,霍爾姆斯詳細介紹了孫楊2014年被禁賽和2018年拒絕藥檢事件的經過,以及中國反興奮劑機構和國際泳聯對這兩起事件的裁定結果。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1日的報導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1日的報導

  其中,這篇報導令耿直哥印象最深刻的是這麼一句話:如果那晚你是孫楊,面對著三個藥檢人員,其中只有一個人有資質,另兩個沒有資質的人一個未經你的許可就拍攝你,一個則開始抽你的血,而你知道對方開始動手後才意識到他們的行為是不合規的,你會怎麼做?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1日的報導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1日的報導

  在7月22日霍爾姆斯的另一篇報導中,她則引用英斯的說法和觀點,對宣揚要對“嗑藥作弊者”“零容忍”的霍頓及其支持者提出了一番格外有“預見性”的質問:當一名澳州運動員也因為孫楊面臨的這一系列很特殊的情況而陷入禁藥爭議時,霍頓又會怎麼做?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2日的報導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2日的報導

  霍爾姆斯還緊接著寫道:這樣的情況其實在澳州發生過,而且這些澳州運動員也和孫楊一樣被允許比賽了——但不同的是,他們卻沒有像孫楊那樣成為被公開抗議的對象。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2日的報導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2日的報導

  如今,當澳州的莎娜·傑克被發現藥檢不合格時,霍爾姆斯在她最新一篇報導更是無情曝光了澳州泳協及其隊員的“雙標”。

  她寫道:澳州泳協說莎娜·傑克有權經過公平的程序去裁定自己是否有問題,可這個程序難道不是孫楊也經曆過並被認定為無罪,卻仍然被人各種責難的程序嗎?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8日的報導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8日的報導

  她繼續寫道:澳州泳協宣稱自己奉行“零容忍”的政策,可代表澳州游泳隊參加本屆世錦賽接力比賽的托馬斯·弗雷澤·霍爾摩斯(Thomas Fraser Holmes),其實才剛剛結束了他12個月的禁賽期,原因是他逃避了三次藥檢。可他卻也沒有因此成為自己隊友或其他國家運動員的焦點。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8日的報導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8日的報導
 ▲圖為霍頓的隊友,三次逃避藥檢並被禁賽12個月的澳州游泳隊成員托馬斯·弗雷澤·霍爾摩斯
 ▲圖為霍頓的隊友,三次逃避藥檢並被禁賽12個月的澳州游泳隊成員托馬斯·弗雷澤·霍爾摩斯

  這位資深體育記者在她的這篇報導中指出,霍頓等人擺出的那種“零容忍”姿態,就好比是將一名謀殺嫌疑人直接執行了死刑,可曆史卻無數次證明很多案子都有複雜的內情,一些有罪裁定是可以被推翻的,所謂的兇手也是會因為後來出現的新證據、或是原有的證據被汙染,而被認定為無辜的。

  可按照霍頓等宣揚所謂“零容忍”政策的人的標準,霍爾姆斯寫到,那麼即便剛剛宣佈將捍衛自己清白的莎娜·傑克能證明自己只是誤用禁藥,不是蓄意,她的職業生涯也應該就此結束了。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8日的報導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8日的報導

  所以,從英斯和霍爾姆斯的這些觀點看下來,我們就不難發現霍頓等人的做法,雖然看起來很“正義”,本質上卻是在盜用“反興奮劑”的名義而對其他運動員實施一種“未經審判的私刑”——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暴行”。

  只不過當這種“暴行”用在孫楊這個來自中國的競爭對手身上時,沒人會覺得有什麼問題。可一旦自己的隊友也將面臨同樣的暴行時,澳州泳協和霍頓們卻突然啞口無言了。一些之前跟風罵孫楊的澳州網民這才明白,他們其實是在給自己的運動員挖坑。

  最後,霍爾姆斯寫道:現在,莎娜·傑克和澳州泳協只能希望其他國家可以對他們手下留情了……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8日的報導
  ▲截圖來自霍爾姆斯寫於7月28日的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