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奮鬥者|投身國防科技,他有“不用揚鞭自奮蹄”的情愫
2019年07月29日07:37

原標題:新時代奮鬥者|投身國防科技,他有“不用揚鞭自奮蹄”的情愫

【編者按】

道雖邇,不行不至;事雖小,不為不成。

上海從曾經的小漁村發展為如今的特大型城市,離不開擁有實幹精神的奮鬥者。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平凡卻不平庸,兢兢業業地書寫著曆史。

4月8日起,澎湃新聞推出“新時代·奮鬥者”系列稿件,向家國追夢人致敬。

鬱文賢。本文圖片受訪者供圖

鬱文賢是中國北鬥產業技術創新西虹橋基地首席科學家、上海北鬥導航創新研究院院長、上海交通大學講席教授,從事科研工作近40年,他為中國國防事業做出了許多創新性的貢獻,曾獲5項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6項部委級科技進步一等獎等榮譽。

他也是一名退役軍人,2019年7月,鬱文賢獲表彰為“全國模範退役軍人”。成長於國家改革和發展的激情歲月,鬱文賢身上帶著那個時代年輕人特有的幹勁,他將人生理想與建設祖國事業相互結合,不怕苦、不喊累,將自己的全部熱血奉獻給國家的國防事業。

“我們每個個體都是滄海一粟,這個改革開放的偉大時代才是推動我們進步的最大的力量。作為退役軍人創業創新代表,我們要主動為這個技術與產業競爭的時代、為我們這個曾經多難的國家更強地屹立在世界添磚加瓦。”他說。

在最合適自己的位置上發揮作用

出生於鬆江小崑山,鬱文賢是個土生土長的上海人。1981年,17歲的他考入國防科學技術大學無線電測控與數傳專業,前往長沙求學。本科畢業後,從碩士到博士,再到正式參軍服役和留校任教,鬱文賢在國防科大度過了人生中重要的27年。

27年間,從學生到教授,再到軍人,他始終堅持鑽研國防科技研究,在相關方向上一直成績斐然。

2008年9月,44歲的鬱文賢做出轉業的決定,應聘進入上海交通大學任教。從國防科技大學正師職轉業,他放棄組織行政移交安排,選擇回到故土,到科技創新創業的一線工作。

參加院長競聘,鬱文賢打敗了30多位競爭者,成為上海交通大學電子信息與電氣工程學院的院長。雖然同樣是在高校任教,但新任學院有近萬名學生,是學校規模最大的院系。這樣的角色轉變對鬱文賢來說是不小的挑戰,但也給了他充足的發揮自身價值的空間。

對於轉業帶來的行政職務降低的變化,他並不在意。“軍人轉業要到最適合自己的位置上,而不是看職務”。對他而言,在需要的地方最大程度發揮出自己的價值更為重要。

近些年,鬱文賢又解鎖了新的身份,成為了一名“北鬥人”。他將研究重點放在北鬥衛星導航系統應用上,創建了中國北鬥產業技術創新西虹橋基地和上海北鬥導航創新研究院。北鬥西虹橋園區累計集聚近200家相關企業,形成了產業鏈集群創新與集聚發展的良好生態環境。

即使退役多年,鬱文賢從未忘記過自己的軍人身份。在園區,他發揮自身退役軍人身份的優勢,帶動了十幾個退役軍人創業團隊入駐,打造出主題鮮明、高學曆高素質退役軍人創業模式的典範。其中,有的創業團隊吸納的退役軍人就業者達70%。

要做就做難度大的

幾十年科研生涯中,鬱文賢總是喜歡專攻前瞻性的難度大的方向,“難的才容易成功”,他喜歡走在挑戰的第一線。用同事朱亞夫的話來說,這是他的一種反常性,他喜歡未來的東西,喜歡“看不見的項目”。

創新創業總是百般曲折,大多時候唯有專注專攻,才有可能破土而出,留下自己的印記。這種富於挑戰的反常性精神,正好助益了鬱文賢在科研中做出創新性的貢獻。

鬱文賢的科技研究總是與“國防”二字緊密相連,國防是他的夢想。幾十年如一日的鑽研,支撐他的是對科學技術的執著,對國家強盛的抱負,更是對夢想的堅守。

在國防科大的27年,鬱文賢和他的團隊碩果纍纍。他帶領團隊研發了我國首台套雷達目標自動識別系統,還研製了我國第一套空間目標監視戰略相控陣雷達目標識別裝備。這套裝備是我國第一部可以準確編目識別數千公里內目標的識別裝備,它的出現彌補了國家在衛星遠程預警能力上的短板。

在滬期間,鬱文賢曾經牽頭組織論證“北鬥衛星導航長三角示範工程”國家重大專項項目,這是全國第一個通過驗收的區域示範工程項目。項目投資近1.9億,團隊最後超額完成任務,在帶動了北鬥導航技術進步的同時,也推動了長三角地區導航產業的發展。

“不用揚鞭自奮蹄”的情愫

“個人發展的夢想與目標不是那些紙上談兵的東西,更多的是一種工作態度,是‘不用揚鞭自奮蹄’的情愫。”鬱文賢對於肩上的每一份工作都有著異乎尋常的嚴謹。

上海西虹橋導航產業發展有限公司融創事業部經理陸東昇評價他“總是把每一份工作都當成博士畢業論文來做”。為了更好地完成項目,他可以在兩年中將方案推倒重來不下10次。在準備項目材料時,為了盡善盡美,他和團隊曾經將材料修改了200多個版本。

對於經手的材料,他習慣了仔細審閱。2017年上海召開中國衛星導航學術年會,鬱文賢會把準備的材料全部仔細過目一遍,不放過一點細節上的差錯。會議過程中,他也是全程陪同,總是最後一個離開。

對於鬱文賢來說,半夜還在修改方案,連續幾天不休息地工作,似乎都是常態。如今,即便已經55歲,他還是每天進行著高強度的工作,睡不到6小時,總是淩晨1點還在微信上回覆消息,和同事討論方案。

這份嚴謹還體現在他對於專業知識的態度上。即使已經是行業數一數二的專家,鬱文賢對於研究中涉及到的一些專業詞彙的定義,還是要反複斟酌,並打電話給專業人士、相關企業去確認。這份嚴謹最後閃光在研究成果上,他的方案總是精細而值得信賴。

嚴謹的同時,鬱文賢還始終保持著活躍的思維。

2014年冬天,鬱文賢因為肺炎在上海住院治療了十多天。住院期間,他也沒有閑下來,而是跟醫生聊起了如何用傳感器幫助病人快速康複。“北鬥導航的傳感器裝在病患身上,可以監控病人的狀況,極好地幫助治療。”據上海北鬥導航創新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上海交通大學副教授裴淩回憶,鬱文賢當時發了一條很長的短信給自己說明意向,研究院這邊也立刻跟醫院對接了相關項目。現在,項目仍在持續推行中,而北鬥導航園區里,也有了醫療領域相關的企業。

得益於這樣的意外,又或是始終心繫北鬥航天技術使然,這些年來,鬱文賢不斷將自己的研究成果播撒到更多的領域,惠及更多的行業。

過去幾十年間,我國國防事業構建起了堅毅的城牆,新時期,國防事業也將迎來跨越性的發展。過去的歲月中,鬱文賢已經在自己的位置上為國防事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但他沒想過停下腳步,依舊在建設國防的路上耕耘著“未來的事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