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中走出游泳健將 獨立參賽選手瑪迪尼引關注
2019年07月28日17:35

瑪迪尼
瑪迪尼

  “最可怕的敵人,就是沒有堅強的信念。”法國文學家羅曼·羅蘭的這句名言,在光州游泳世錦賽上,被一個叫瑪迪尼的年輕選手“照進現實”。與大部分運動員不同,這位21歲女生的證件上寫著“國際泳聯獨立參賽選手”。

  “我出生在敘利亞,雖然因為一些客觀因素,拿的證件和其他人有些不同,但能來到這裏真的很高興,感謝國際泳聯和賽事組委會對我的幫助。”很難相信這個有著甜美笑容、說話時總愛俏皮眨眼的女生,曾經經曆過怎樣的恐懼和迷茫。在完成了100米自由泳和100米蝶泳的比賽後,瑪迪尼在新聞中心和記者們分享了她的故事。

  一見泳池就想逃

  瑪迪尼出生在大馬士革,母親是一名理療師,父親則擔任游泳教練。4歲時,瑪迪尼和姐姐被父親帶到了家附近的泳池,那是她第一次真正接觸游泳,“當時我的夢想是成為飛行員,而不是游泳運動員。”因為內心的抗拒加上父親不恰當的訓練方式,瑪迪尼和泳池的首次“牽手”並不愉快。“經曆過幾次強迫訓練後,我和姐姐有了反感情緒,甚至一見泳池就想逃。”

  2012年,完成了世界短池游泳錦標賽後,瑪迪尼發現,那個陪伴她長大的房子已經變成了廢墟,當她和姐姐照例在週六來到泳池時,發現耳邊響徹的,已經從父親的教導變成了戰機的轟鳴。練習游泳已經不可能了。接下來的三年,瑪迪尼邊上學邊“避難”,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和戰爭相比,游泳是多麼幸福。”

  一通電話圓夢想

  2015年,17歲的瑪迪尼在大馬士革唸完了高中後,她和家人不得不選擇離開。曆經無數波折後,她終於在德國柏林的一家收容所里暫時安定了下來。命運,似乎也開始垂青這個飽經坎坷的女生。

  “當時收容所正在進行入住者的職業登記,有一名翻譯註意到了我。”瑪迪尼回憶,“當得知我是游泳運動員時,工作人員的眼神里透著不一樣的光。”隨後,那位翻譯給當地的游泳球會打了電話。第二天,瑪迪尼就被帶到了訓練場。

  過去三年,瑪迪尼一直在柏林訓練,今年初她和教練來到了漢堡。“現在基本是一天兩練,每堂訓練課大約2、3小時。”說起訓練情況,敘利亞女生總是神采飛揚,“因為現在的教練瓦爾特還要指導德國的隊員,能夠和他交流的時間並不多。”瑪迪尼透露,“不過他給了我很多建議,知道我來光州比賽,他也一直在跟我說‘不要想太多,好好享受就好’。”

  菲比斯小“迷妹”

  都說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當被記者問及自己的榜樣時,瑪迪尼不假思索地說出了菲比斯的名字。“在我還是小孩的時候,就在電視上看他的比賽。”談起那位泳壇巨星,充滿活力的女生瞬間變身“小粉絲”,“我希望未來能像他一樣取得成功。”

  在瑪迪尼眼中,菲比斯帶給她的激勵,不僅僅是成績和技術,更重要的還是精神。“他曾經很輝煌,也一度陷入過低穀,但一直沒有放棄,最終還是強勢回歸了。”敘利亞女生眼神中透著堅定,“我也曾經失去過游泳的機會,失而複得並不是容易的事,所以我認為自己要珍惜現在的每一天,做好訓練。”

  建立泳校是目標

  除了運動員,瑪迪尼還有另外一個身份——聯合國難民專員辦事處親善大使,2017年接受任命後,這位敘利亞女生總會在休賽期前往生活條件艱苦的地區,與當地的人們分享自己的經曆。

  瑪迪尼透露,自己在每次演講中都會特別與青少年選手進行互動。這位從戰火中走出的泳將說道:“他們可能會因為客觀條件的困難而對夢想產生懷疑,我們的願望就是讓他們打消這種念頭,在追夢的路上堅定前行。”

  談及未來的目標,小女生笑著表示,除了爭取更好的成績,她還想通過自己的力量去幫助更多的弱勢群體,“我希望能在未來建立一個公益性質的游泳學校,讓更多人能享受游泳的快樂。”瑪迪尼如是說道。 特派記者 陸瑋鑫

  (本報光州今日電)

  收視指南

  央視五套今天19時將轉播游泳世錦賽男子50米仰泳、女子50米自由泳決賽實況。

  瑪迪尼小檔案

  參與賽事 比賽地 代表團

  2012年世界短池游泳錦標賽 伊斯坦堡 敘利亞代表團

  2016年奧運會 里約熱內盧 奧林匹克難民代表團

  2017年世界游泳錦標賽 布達佩斯 國際泳聯獨立參賽選手

  2019年世界游泳錦標賽 光州 國際泳聯獨立參賽選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