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好久了!萬達體育在納斯達克敲鍾上市
2019年07月28日16:39

原標題:等你好久了!萬達體育在納斯達克敲鍾上市 來源: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原標題:等你好久了!萬達體育在納斯達克敲鍾上市 來源:ecosports.cn

2016年末的財新峰會上,王健林表示:“2020年,(萬達體育)淨利潤要做到十位數甚至幾個十位數,最終的目標是公司上市,給中國帶來一個高價值、持續性盈利的國際級體育巨頭公司。”

2019年7月26日,萬達體育正式登陸美國納斯達克!

從2015年底成立到現在的短短4年里,老王雷厲風行地實踐著他的“小目標”——但這或許並不是中國體育產業的典型性勝利。

順利登陸納斯達克,但募資金額已然縮水

萬達體育終於上市了!這比包括王健林在內的多數人預測的時間,都早了不少。

其實,從誕生的一刻起,王健林就曾公開表示上市是這家公司的目標,也喊出了幾個位數淨利潤的”小目標“,如今終於順利實現。

招股書顯示,IPO之後,王健林控股的萬達體育傳媒的股份高達69.54%(圖片來源:同人慧研)

進入2019年之後,萬達體育的IPO呈現加速勢頭。1月路透社也曾爆料萬達體育IPO的進展,而2019年會時王健林演講中也大方透露“加速萬達體育IPO”,此後也出現了萬達體育的3條總規模達到10億元的股權出質信息。

在6月7日,萬達體育正式提交在美國納斯達克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的申請,股票代碼為“WSG”,擬議最大籌資額為5億美元。

不過,在7月26日登陸納斯達克前夕,萬達體育更改了招股書,最終將發行價定為8美元,低於原來9-11美元的發行區間,並減少了股票發行數量至2380萬股,最高募資金額不超過3.08億美元。

此外,前次招股書披露的老股東(IDG資本、東方明珠傳媒體育控股有限公司等)的出售計劃也被迫取消,從最新招股書看,10家聯席承銷商將獲得由原始股東授予的最多500萬股ADS的超額配售權。

在證券人士看來,如此操作的原因有多個方面,一個原因是萬達對自己的融資能力有所懷疑,另外或許在幫助萬達上市的券商看來,這個時間點市場資金和萬達提出的目標不匹配,因此做出了調整的決策。

那麼,究竟萬達體育狀況如何呢?我們來看下招股書的具體數字。

其中顯示,萬達體育的營收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分別為8.772億歐元、9.546億歐元和11億歐元;而盈虧方面,2016年虧損2920萬歐元,2017年和2018年的利潤分別為7880萬歐元和5400萬歐元。在2019年第一季度營收2.456億歐元,淨虧損860萬歐元。

此前每年的年會中,王健林也會披露萬達體育的數據,2015年萬達體育控股的收入為58.7億元,2016年萬達體育收入為64億元,2017年萬達體育收入為71.8億元,2018年體育公司收入88.3億元。

對於這樣一份“看起來很美”的成績單,王健林也進行了一番評價,他的看法是,收入大增源於世界盃年,但海外市場非常成熟,每年維持這麼高的增長不太可能。而中國繼續落地頂級賽事、海外新獲大量權益以及公司通過世界盃影響大增,是他的其他幾個評論。

對於”一平方米房地產開發也不能有,成為徹底的商業管理運營企業“的萬達來說,他們正從房地產為主的企業,轉向現代服務業為主的企業。而在轉型過程中,瞄準了文化產業的王健林,曾多次表達出對體育產業的青睞,也終於在體育舞台上收穫資本回報了。

在萬達體育新啟用的www.wsg.cn域名下,展示了目前公司高層的名單

然而,這算是中國體育產業在資本市場上的一次勝利嗎?答案或許是否定的。

95%業務來自海外,體育市場在全球

原來,無論是招股書還是年會數據,都非常顯赫,但值得一提的是,最近的年會上王健林透露,2018年其體育公司95%以上的業務來自海外,而根據其招股書顯示,歐美收入占比高達84.79%。

招股書顯示,歐美收入占比高達84.79%(圖片來源:同人慧研)

應該說,這並非是一次中國體育產業的典型勝利,營收方面的成績,更多的還是源於萬達體育之前對盈方集團和鐵人公司的兩次金額分別達到10.6億歐元和6.5億美元的驚天併購。

在早年間一腔孤勇進軍中國足球,最終灑淚而別之後,王健林在體育產業中卻遊刃有餘。

今年歐冠決賽,正是在馬競主場萬達大都會進行的

除卻4500萬歐元入股馬德里競技因領域遭點名而撤出之外(即便如此,這次交易本身增值,且萬達後續還獲得了馬競新主場”萬達大都會“的冠名權),一系列併購和佈局都顯得非常穩健和有序——

在盈方的背後,是世界盃等頂級賽一系列轉播權和商務權的囊獲,其冰雪資源也給中國申辦和籌備2022北京冬奧會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成為國際足聯(FIFA)和國際籃聯(FIBA)頂級合作夥伴,不光是給了萬達很好的廣告效應,也幫助中國體育提升了國際話語權。除了落地中國杯之外,2019籃球世界盃和未來潛在的中國申辦世界盃,萬達都會大大的露臉,並從中賺到不菲的費用。

而與國際自行車聯合會(UCI)的合作落地了“格力·環廣西公路自行車世界巡迴賽“,與雅培世界馬拉松大聯盟(W女生)的簽約則選擇了成都馬拉松成為馬拉松大滿貫候選賽事,而鐵人公司旗下的IRONMAN賽事也逐步落地中國。

延伸閱讀:中國首個馬拉松大滿貫候選賽事,為何落地成都?

在王老闆“體育產業不看面子,要看銀子”的金句下,他很清晰地梳理著行業的A端、B端和C端,A端為體育產業中的國際性組織,B端為全權代理運營A端的賽事與產業的公司,單個體育比賽或者體育俱樂部則是C端。

萬達體育很明確地順著A端和B端的路數高舉高打,由於這部分公司和資源多在海外,最終也造成了其業務收入95%來自海外的結果,也帶來了公司成立4、5年就可以赴美IPO的最終效果。

萬達體育的這份招股書也明確表示,全球體育媒體和賽事市場使版權所有者、品牌、廣告商、體育迷和運動員都能從體育生態系統的結構性增長中獲益,並為整個體育價值鏈的所有利益相關方創造價值,並預計全球體育媒體和賽事市場將從2018年的1790億歐元增長到2022年的2240億歐元,復合年均增長率為5.9%左右。

延伸閱讀:王健林解析體育產業:不光要面子還要銀子,企業不盈利是不道德的

當然,國內舞台,萬達體育並非不重視,王健林同樣希望“每個月都有賽事,爭取到2020年全年能做10-12個賽事”,但很顯然,從收入結構和目前的效果來說,這部分的進展就像體育IP的生命週期預示的那樣,會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而招股書同樣展示了一些風險,例如——萬達體育的負債風險大。目前計息負債總額高達10.03億歐元,資產負債率達83.90%,其中,短期計息負債總額為3.75億歐元,長期計息負債總額為6.28億歐元。此外,萬達體育的版權問題較為嚴重,畢竟賽事具備週期性,而國內的體育平台競爭也非常激烈。

因此,萬達體育此次赴美IPO成功,成為了”46號文“頒布之後的首例,但無論從哪個層面上來說,這都並非中國體育產業的典型勝利。不過,儘管如此,萬達體育的成功,還是給了中國體育產業不少啟發。

風向標:給中國體育的兩大啟發

雖然並非中國體育產業的典型勝利,但畢竟是中國資本對世界體育資源的一次收割,而且從萬達體育的一系列成功也堪稱行業風向標,我們從中看到了足以給中國體育產業啟發的兩大閃光點。

啟發1:重點服務消費

王健林表示,中國經濟正發生兩大深刻變化。一是內需成為經濟發展主動能。過去外貿、投資是主動能,現在內需是主動能。二是由商品消費為主轉向服務消費為主。預計十年之內,服務消費會佔據消費主導地位。

而體育更是如此。從體育產業這個概念在中國正式提出以來,產品消費一直是體育產業最為核心的重要部分。在近日國家統計局公佈的2017年全國體育產業數據中,體育用品及相關產品製造、銷售、代理及出租產業規模合計佔據體育產業總產出的80.9%,體育服務業雖有所增長,但產業產出占比卻仍然極低。

↓最新數據,2017年全國體育產業總體規模達到2.2萬億,占GDP首次超過1%,其中服務消費的占比可以從圖中窺得一斑

在2018年,萬達體育也在探索產業上下遊,努力提升自身的體育服務質量。9月,萬達體育與東方IC達成合作,在圖片服務上提升賽事視覺競爭力;11月初,與省廣集團達成戰略合作,雙方在體育營銷領域開展密切合作;11月20日,收購體育傳媒公司永達天恒55%的股份,提升賽事製作能力。

從這些戰略合作和收購佈局來看,萬達體育在這方面的腳步無疑很穩健。而從近年來一個一個新的政策紅利來看,體育消費的確也是政府方在積極引導的內容——最新的文件指向的是:2020年,體育消費達1.5萬億。

延伸閱讀:文件發了多少個,體育還得看消費!

閃光點2:做高門檻的生意

”做高門檻的生意“也是萬達集團的轉型思路之一,如果放在體育產業中的話,應該就是“做高門檻的賽事”、“做高門檻的產品”,直接來說的話,就是產品和服務要有核心競爭力。

王健林曾表示,萬達這些年,一直在創新,一直被模仿,一直被挖人,各產業都是這樣。而隨著提升競爭難度之後,“這幾年,萬達新進入的兒童產業、體育賽事、國際醫院等產業,模仿者就少了”。

除了核心資源的蒐集之外,”在中國打造國際級、唯一性賽事,而且是年度固定賽事“也是王健林給萬達體育的目標。

在2018年,萬達體育在中國成都落地“馬拉松世界大滿貫預備賽”,廣州落地“國際羽聯世界巡迴賽年終總決賽”,搖滾馬拉松重慶、廣州等賽事,加上原有“環廣西”公路自行車世界巡迴賽、“中國杯”國際足球錦標賽、鐵人三項等,萬達在中國已落地7類世界級、中國唯一性體育賽事。

2018“環廣西”

對於體育服務業來說,核心競爭力尤為重要。對於目前創立時間尚短的體育公司來說,無論公司規模大小,核心競爭力都是至關重要的,尤其在產業環境並不算好的情況下。

目前來看,如何打造產品和服務的“門檻”,公司的“護城河”,是絕大多數體育創業公司、體育明星公司乃至部分體育上市公司掌舵者都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對於中國體育產業來說,王健林與萬達對於足球的恩恩怨怨固然重要,但萬達體育的一舉一動,則更有風向標的意味和價值。

自從2015年末誕生那一天起,萬達體育作為行業頗具競爭力的明星體育公司。其背靠大集團的特性決定了這會是其集團內的一個”小“業務。但從千億產業大集團的高度來佈局“小”體育產業,其戰略佈局背後的行業思考,更加值得行業公司深思。

最終,王健林的萬達體育還是順利登陸了資本市場,成為”46號文“頒布之後的首例。雖然這並非中國體育產業的典型勝利,但毫無疑問,對於中國體育產業無疑有著不小的推動意義,具備了一定的風向標意味。

2019年,從虎撲到英雄互娛,從鬥魚到舒華,再到江蘇共創人造草坪股份有限公司,與體育產業概念相關的公司,有的在IPO舞檯面前磨刀霍霍,有的已經順利跨越了這道龍門。作為行業的觀察者,我們期待著有更多公司登陸資本舞台,來進一步推動體育產業的發展。

點擊下面藍色字,獲取更多資訊

12.6億入股虎撲,「頭條系」的野心不止於體育

鬥魚終上市:你在看著納斯納克,虎牙大哥在看著你

足球城20年的等待,萬達與王健林終歸來!

深扒體育營銷巨頭盈方發家史:崛起於亂戰,未來看萬達

關鍵字 : 明星公司 萬達體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