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宇晨硬生生把自己“炒糊了”!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2019年07月28日00:19

  原標題:孫宇晨硬生生把自己“炒糊了”!他到底做錯了什麼?diss他的人是不夠包容,是羨慕嫉妒恨,還是…

  來源:券商中國

  自古英雄出少年,梟雄也是。

  所以,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呀,來得太晚,快樂也不那麼痛快。

  有許多影響人類文明發展進程的科技公司,都是在一個天才非常年輕的時候幹出來的,比如,比爾·蓋茨二十歲就創建了微軟,朱克伯格二十歲創立了Facebook,這些公司無論在技術創新上還是在商業成就上,都是全球性的,毫無疑問的偉大企業。

  當然,也有一些典型失敗的案例,也是因為那些“天才”年輕時候的各種出格做派埋下了伏筆,比如股市奇才張海,比如自詡為賈布斯的“生態學家”賈躍亭。

  不同的是,蓋茨同學也好,小紮同學也好,都是技術天才出身,是技而優則商,他們的商業成功是建立在技術創新的基礎上的。

  而我們看到的張海賈布斯之類少年商業“天才”,大多數是建立在自我炒作的基礎上的。

  所以,蓋茨和小紮這類天才,技術擺在那裡,沒什麼人會質疑他們的實力,更沒有人認為他們只是炒作,他們的人設一般都能經受時間的檢驗。

  那些在我們的世界里一開始就飽受質疑的少年商業天才們,很多都不能免俗,無法經受時間的考問。

  最近,幣圈“天才”少年孫宇晨,由於跟巴菲特約好了午餐最後卻放了人家鴿子而鬧得沸沸揚揚,後邊被權威財經媒體曝光公司涉黃涉賭,而且早就被邊控等一大推負面信息。孫宇晨同學最後能否自證清白,現在不好下結論,但是,以目前一邊倒的負面評價來看,憑大爺我幾十年的人生閱曆,感覺(僅僅是感覺哦)這小子未來搞不好會重蹈賈躍亭的覆轍。

  孫宇晨到底做錯了什麼?

  在今年的巴菲特午餐拍賣揭曉之前,大爺我並不知道孫宇晨這個年輕人是位幣圈大佬,我對虛擬貨幣所知甚少,對比特幣連關注的興趣都沒有。

  我一直以為他是位混影視圈的流量明星,反正我對幣圈的瞭解並不比影視圈更多,甚至一直傻傻地分不清他的名字到底是叫“孫宇晨”還是“孫晨宇”。

  當媒體報導巴菲特午餐被這個年輕的幣圈大佬拍得時,我第一反應還是挺震撼,覺得這麼年輕就如此有錢有氣魄去做這件事,而且還不是富二代,而是一位創業沒多長時間的90後,真的挺厲害的。

  我對孫宇晨所從事的業務沒有詳細研究過,出於對區塊鏈技術的推崇,所以,我對虛擬貨幣這個領域還是保持著既不特別有興趣也不簡單否定其存在價值這樣一種中性的態度。

  因為我記得亞里士多德說過這樣一句話,“能真心款待一種不被接受的思想,是一個受過教育的心靈的標誌” ,我不希望自己變成一個對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妄下斷言的人。

  但是,看到後邊的報導,越來越多的人在diss他,我的反應還是,會不會是大家對年輕的創業者不夠包容?或者,部分出於羨慕嫉妒恨?

  我開始思考一個問題:孫宇晨究竟做錯了什麼?

  是他不該為了出名自我炒作嗎?

  當然不是。有多少啥都沒有的網紅和流量影視明星,利用各種數據造假炒作自己,比孫宇晨更誇張更加沒有底線的比比皆是。孫宇晨本科北大,碩士賓夕法尼亞大學,還在馬雲的湖畔大學混過,可見,論智商當然是一流的。而且,這個年輕人還特別善於借勢,善於包裝自己,這從另一方面說明他的情商也是非常不錯的。

  炒作和自我包裝這件事情本身沒有太大問題,就相當於做廣告,注意力經濟時代,流量是一種非常重要的資源,年輕創業者通過各種方式刷存在感,自我導流,雖然不值得鼓勵,但也可以理解。

  關鍵是度的把握,炒作過度就會適得其反,就會惹人討厭。

  在某媒體的報導中我們看到的是這樣的一個孫宇晨:他從不掩飾對名利遠超常人的強烈渴求,財富或許是次要的,但一定要獲得儘可能多的關注。據說他曾經有過這樣的內心表白,“我這人真的無法忍受寂寞。我衡量一件事是否要做,熱不熱鬧很重要,一定要有人搭理我。哪怕是罵我呢?”

  這次他利用拍得巴菲特午餐這件事情來增加公司和自身知名度,從純商業的角度是聰明的。

  不聰明的地方卻是,他忽視了這是一個慈善活動,把一個慈善活動當成了自己的廣告牌,沒有任何節製地顯擺、嘚瑟、炫耀,也就不那麼恰當。

  孫宇晨自稱,“這波我給全金融界都上了堂課”、“不用吃,我就能賺”。

  然而,樂極生悲,隨著輿論的發酵,孫宇晨的常規營銷炒作手法為自己帶來了一場外界對其旗下產品的大型“掃黑”。

  歸根結底,引起媒體抨擊眾人指責的是他有問題的商業模式。

  據財新網發佈的消息稱,中國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小組辦公室已經就孫宇晨涉嫌非法集資、洗錢、涉黃、涉賭等問題,建議公安機關對其立案調查,還確認了孫宇晨已被“邊控”。

  正如P2P爆雷頻發也不能否定互聯網是一個偉大的創新一樣,區塊鏈本身是一項技術創新的偉大成果,基於區塊鏈技術開發的虛擬貨幣也是一個新生事物,頗具爭議,但也不能簡單否定其存在的意義。

  但是,總是有人打著科技創新的旗號,利用人們對這些新技術的一知半解而產生的好奇與崇拜心理來從事一些灰色的、打擦邊球甚至違法犯罪的商業活動,忽悠投資者和消費者,在這種場景之下,技術創新就成了一個幌子。

  由此可見,孫宇晨之錯,還不是過度炒作的問題,而是商業模式一開始就涉嫌違法的問題。

  價值觀有哪些硬傷?

  大爺我仍然堅持認為,作為一種營銷手段,只要不違法,炒作本身不是太大問題。

  但是,如果一種商業模式完全依賴炒作,短期內無論炒得多高,長期來看,終究逃不掉崩盤的宿命。

  從天價拍得巴菲特午餐至今近兩個月時間,高調回應王小川,與王思聰互懟,還聲稱邀請美國總統特朗普共同赴宴,最後取消午餐,直播高調宣稱財新報導完全不實,再到180度大反轉,以長篇致歉信的方式向監管部門、財新和王小川道歉,這一系列讓人眼花繚亂的操作,不斷將孫宇晨同學送上熱搜,賺足了流量,聚光燈太亮了,同時暴露了他的很多涉嫌違法問題。

  我在想,一再被炒作,又說要改期,巴菲特想要的慈善,孫宇晨要的是名利,這頓飯完全變味了,未來還要怎麼吃呢?

  在改革開放的這幾十年里,依賴炒作概念,尤其是炒作高科技來吸精的商業大咖不在少數,在大家對這種故事炒作還沒有足夠清醒的認識之前,往往會被這些新奇的概念唬得一愣一愣的。

  無數事實證明,營銷驅動的商業模式創新基本上難以持續。

  比如,改革開放初期的風雲人物牟其中,他就是一位非常善於炒作的商業大咖,他具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好口才,也做出了類似易貨貿易——襯衫換飛機的大買賣。

  但是到了後來,這種想像力越來越往神話的方向演繹,比如要炸開喜馬拉雅山之類的奇思妙想,這種刷存在感的營銷模式,很是吸睛,但一落地就原形畢露了。

  早期資本市場還有一位猛人張海,非常年輕就在股市玩得風生水起,記得流行各種股市造系運動那會兒,“少年”張海坐擁海量資金,控製多家上市公司,也是一呼百應的大佬。然而,最後的結局,讓人唏噓。

  還有賈躍亭那些“讓夢想窒息”的PPT,高歌過的《野風》,唬得人熱血沸騰的“生態化反”,最後玩不下去了,不辭而別,拋下一切去美國造車了。

  這些當年的猛人,他們有著跟孫宇晨同樣聰明的頭腦,善於借勢,不放過任何自我營銷的機會,可惜都難有善終。

  究其原因,都不是智商與情商的問題,而是價值觀有問題。

  這種有問題的價值觀,對成功的定義無非就是公司有多大市值,自己有少身家,有多少粉絲與流量,而從不考慮自己的生意是否合乎道德,甚至於連合不合法都不管不顧。

  蹭熱點營銷炒作是孫宇晨的一貫作風,甚至被稱為“幣圈賈躍亭”。

  在GQ雜誌2015年的一篇報導中,一位投資機構人士對其“一個成功的創業演員”的形容也被廣為引用。“比方說他本來是100分,精心包裝成1000分的樣子,只要這個1000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場上找來1000分對應的資本和行業地位。一直這樣玩兒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夠大,圈到足夠多的錢,再去市場上收購一個真正靠譜的公司,這個資本遊戲就算玩兒成了。”

  在他的人生字典中,“賺錢是最重要的,人人都以為午餐是巴菲特給我上課,那我就先在吃飯前給巴老上上課”,巴菲特反倒淪為了他的陪襯和背書者。

  就連孫宇晨自己也在致歉信中承認,稱拍下巴菲特午餐原本初衷是好的,也帶著想要推廣區塊鏈行業與自己的私心,但是由於言行不成熟,漸漸演化成一場過度營銷,產生了大量完全始料不及的後果,忽視了社會與公眾責任,這一切對公眾造成了不好的影響,也引起了監管機構的擔憂。對此,他表示歉意。他還向王小川致歉,表示十分欽佩王小川取得的成就,希望就炒作和營銷獲得其諒解。

  亞伯拉罕•林肯曾經提出過這樣的問題:“如果你將狗的尾巴當作一條腿,那麼它有多少條腿?”然後他回答了自己的問題:“四條,因為把尾巴稱為一條腿並不代表它就是一條腿。” 所以,有人說,林肯要是在華爾街,肯定會倍感孤獨的。

  林肯對慣於說謊者給於了毫不留情的警告:你可以在所有的時間欺騙一些人,你也可以在一些時間欺騙所有的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所有的人。

  記得有一次在動物園里,我看見公孔雀總愛炫耀他豔麗的羽毛,而且,觀眾越多他就越嗨,開起屏來就有點用力過猛,他還想360度展示他的美,但是,他忘記了,一旦轉過身來,就會把自己醜陋不堪的屁股暴露出來,更慘的是,屁股上不慎沾了些屎,我當時就在想,公孔雀這是何必呢,不僅自己尷尬,還讓觀眾噁心。

  我們需要怎樣的青年偶像?

  以前大家都看不懂比特幣,所以,也就沒多少人關注孫宇晨,自從砸下幾千萬跟巴菲特約飯以後,極盡炒作之能事,這下好了,大家可能仍然看不懂比特幣,卻一下子都看懂了孫宇晨。

  孫宇晨曾經有著讓無數青年羨慕不已的光環:青海降生惠州求學逆襲北大,自稱互聯網中心化鐐銬打破者,馬雲首個90後門徒,波場和BTT創始者,區塊鏈營銷創業者,幣圈第一流量天王……然而,在追求純粹物質成功的價值觀引導下,孫宇晨“狡黠”得不像個年輕人,而像個老江湖,看起來背後應該有“高人”指點。

  想幹大事,對名利,對所謂商業上的成功有著異常強烈的渴望,而且急於求成。成功心切可以理解,不擇手段地追求成功,那就有問題。

  拍下巴菲特午餐後的孫宇晨,一時春風得意馬蹄疾,其鄙視王小川的朋友圈流出,說是2014年一起錄節目時,“我永遠也忘不了他這打量騙子的眼神,他說我是騙子,肯定會失敗,和我錄節目是恥辱,最後甚至沒法錄下去。後來不到三年我公司就超過搜狗市值。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對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銘心。”

  而王小川發文:什麼叫成功?什麼叫騙子?每個人有自己的定義。有的人以為是身價,有的人以為是市值。放到曆史長河裡,雲淡風輕。用極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學家,用極致感性追求美的藝術家,以及用大愛對世界或民族做出的貢獻的英雄,才能永垂不朽。

  孫宇晨還在微博委屈:為什麼朱克伯格發幣是區塊鏈革命,我發幣是傳銷騙局。網友回懟:你心裡沒點兒X數兒麼?

  這說明,他一直努力包裝自己,營銷自己,打造了一個積極進取、引領潮流的青年偶像人設,這一下子就基本倒塌了。

  還是王小川說得好,成功的定義不應該只有物質,越往後走,精神與品德上的高貴在成功中會佔據更大的比重。

  當然,我也替孫宇晨感到惋惜。

  涉黃涉賭,得有點社會閱曆的人才有這樣的勇氣,一般是正道走不通了才會去歪門邪道,可是,一個天賦條件如此優越的90後,一開始就奮不顧身地跳進錢眼,管它正道還是邪道,能掙到錢就是大道,這其實是一個自導自演的悲劇。

  面對外界的質疑,孫宇晨為自己辯解的時候說,波場在中國的業務只占5%,95%的業務遍佈全球一百多個國家,你看不見並不證明它不存在。

  經常有人拿“你看不見或者看不懂說明你的智商有問題”來嚇唬人,這一招還真是有效,相似的說法耳熟能詳,比如,皇帝明明一絲不掛,但是,如果你看不見皇帝的新裝,那說明你的智商有問題,那我只能對自己撒謊,聲稱我看見了,看懂了,因為我不想讓別人說我無知。當年牟其中他們那一代創富者慣用諸如“炸開喜馬拉雅山”之類的類科幻創意如此,賈躍亭的生態化反如此,孫宇晨的號稱區塊鏈研究的幣圈生意很有可能亦如此。

  正如安東尼·羅賓所說,看世界要看到真實的世界,千萬不要向自己撒謊。你對自己都撒謊,那麼你不可能改變。為什麼很多人要誇大事實因為他們害怕失敗。

  很多時候,學會不做什麼比學會做什麼更重要。

  對於孫宇晨這類急於成功的年輕人來說,時間既是朋友也是敵人。

  因為年輕,可以預留足夠的時間去追逐自己的理想。

  也因為年輕,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去支撐一個謊言。

  最危險的事情是,一個人在很年輕的時候就習慣了毫無底線地、過度地使用心術,這樣的習慣幾乎沒有任何懸念會犯下致命的錯誤。

  巴爾紮克說:“有些罪過只能補贖,不能洗刷。”傅雷先生對此觀點非常讚同,他說“人生做錯了一件事,良心就永不安寧!”所以,有人說,《傅雷家書》是一本“中國君子教他的孩子如何做一個真正的中國君子”的書。

  社會需要的不是類似孫宇晨這樣的青年偶像。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我們的內心裡,仍然期望年輕一代崇尚有信仰,有節操,行正道的君子人格。

  其實,出名早一點晚一點真沒有什麼關係,反倒是修行要趁早,修煉一個人的君子之品性,則是需要從小就要開始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