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屆世錦賽遭遇風波不斷 成績才是孫楊最好的反擊
2019年07月27日21:36

孫楊
孫楊

  “我能堅持到現在,不應該受到這樣的侮辱和詆毀。”這也許是本屆光州世錦賽,孫楊留給大眾最重要的一句話。

  在大家都將目光投向那些“風波”時,很少有人再關注運動員本身為這項運動所付出的艱辛和汗水。在一切尚未塵埃落定之時,讓體育回歸體育本身才最重要。

  作為中國游泳隊的領軍者,孫楊在本屆光州世錦賽可謂拚盡全力。他在前4天的比賽中遊了7槍、距離3000米;之後他又在接力中挺身而出,為中國游泳隊取得了一張東京奧運會入場券。

  而他個人的成績,依舊穩定如常。孫楊不僅在200米和400米自上成功衛冕,而且還超過羅切特(10金)成為世錦賽金牌數第二多的男子運動員(11金),僅次於擁有15金的菲比斯。這樣的成績,就是對那些質疑最好的回擊。

  孫楊在本屆世錦賽200米自由泳決賽奪冠。

  比賽結束,訓練依舊

  7月26日,在結束完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後,孫楊和徐嘉餘、汪順、季新傑一起來到混采區。等待其他三位運動員接受採訪時,中國游泳隊隊長靠在背景板上,滿臉疲憊。

  “大白楊”已經在6天的比賽中遊了9槍,距離達到3400米。也許因為精疲力盡,也許是長時間積壓的委屈,孫楊終於忍不住回應了有關頒獎典禮的那些風波。

  “我說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理有據,我說的都是實話,沒有一點造謠。我覺得我的行為是在捍衛每一個運動員的權益,也是在維護我自己。”賽後,孫楊的情緒顯得有些激動。

  說完憋在心裡已久的話,“大白楊”轉身便投入了泳池。雖然已經結束了本屆世錦賽的所有比賽,但孫楊在7月27日上午依舊來到熱身池訓練,朱誌根和丹尼斯兩位教練也依舊陪伴左右。

  據騰訊體育報導,當天的訓練中出現了感人的一幕:孫楊將兩枚金牌掛在自己的脖子上,與朱誌根和丹尼斯兩位中外教練一起合影,隨後又把金牌分別掛在兩位恩師脖子上。

  日複一日的訓練,這就是27歲中國游泳隊隊長的日常——孫楊曾在一段視頻中提到,自己20年每天遊上萬米距離、進行上萬次打腿,還要面對各種大大小小的傷病……

  為了備戰光州世錦賽,孫楊從5月就前往香港進行備戰。一如既往地,外教丹尼斯為他製定了“魔鬼訓練計劃”。有好幾次孫楊都在泳池中練到哭,甚至連肩膀也抬不起來。

  “每次來到泳池,我都會和教練較勁,他給我製定的計劃真的太累了。”孫楊曾在採訪中多次感慨練得太苦了。

  “但和他較完勁後你還得遊,畢竟訓練最終還是為了自己,我也會認真完成每一堂課。”

  孫楊在400米自由泳項目中也成功問鼎。

  世錦賽11金,僅次於菲比斯

  所有的辛苦終究沒有白費。孫楊在本屆世錦賽上拿到了200米和400米自的冠軍,尤其是在400米自上實現四連冠,超越澳州名將索普成為該項目的歷史第一人。

  賽後,愛哭的孫楊又一次流下了眼淚,“我之前800米完成過三連冠,400米現在又完成了四連冠,應該說在自由泳歷史上做到了第一人。能在這個年紀達到這個水平,對我來說是至高無上的榮譽。”

  在頒獎風波之外,孫楊的確在創造屬於自己和中國游泳的歷史。

  算上本屆世錦賽,孫楊一共收穫了11枚世錦賽金牌,由此超越美國運動員羅切特,成為世錦賽個人金牌數第二多的男運動員,僅次於美國名將菲比斯(15金)。

  當然,更不用說孫楊的那些“第一”——中國男子游泳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奧運冠軍,唯一一位連續兩屆奧運會摘金的中國游泳運動員,泳壇唯一一位從男子200米到1500米自的奧運會、世錦賽大滿貫冠軍得主,男子自由泳個人單項金牌數世界第一……

  3月的游泳冠軍賽期間,孫楊就曾坦言,“我覺得辛苦就辛苦一點吧,反正有的時候體驗極限,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我這麼多年一直堅持這個項目,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但長年累月的高強度訓練下來,孫楊也練出了一身的傷病:他在光州每天身上都貼著膏藥,比賽前才會將膏藥撕掉;

  比賽結束後,他還要進行兩三個小時的放鬆按摩,入睡時已經是淩晨2點之後。

  “我希望大家有機會來看我訓練,我也歡迎大家來看我訓練。希望大家可以來感受我們每一個運動員的訓練和生活。”面對那些質疑,孫楊並不懼怕將最真實的一面呈現給大家。

  孫楊還參加了本屆世錦賽接力項目的比賽。

  用成績和清白打破質疑

  孫楊成了本屆世錦賽絕對的主角。澳州選手霍頓拒絕與他同登領獎台,英國小將斯科特拒絕與他合影,巴西選手也拒絕在泳池中與他握手……

  但事實的真相究竟如何?正如《紐約時報》的評論:“對許多頂尖游泳運動員來說,這件事是否屬實似乎不再重要,尤其是來自美國、澳州和英國的運動員。”

  真相和答案,只有等到今年9月的聽證會才能揭曉,但正如澳州名將拉金所說:“直到被證明有問題前,每一位運動員都應該是清白的。”

  除了實力和成績之外,每一位運動員的清白也同樣值得尊重。

  事實上,澳州游泳隊才是更需要擔心禁藥醜聞的一方。據澳媒報導,澳州選手謝娜·傑克被查出對一種違禁物質呈陽性反應,她此前曾聲稱自己由於“個人原因”退出本屆世錦賽。

  謝娜·傑克曾在泛太平洋錦標賽中獲得過4×100米自由泳接力的冠軍,也在上屆世錦賽上拿到過2銀2銅。但在興奮劑問題爆發之後,那些曾經的榮譽瞬間變得黯淡……

  對於孫楊來說,最有力的回擊就是贏得仲裁,用權威的結論和自己的成績“打臉”質疑者。

  並且在爭議中,國外體育界也並非都站在霍頓這一邊。孫楊曾經的訓練夥伴、澳州人馬修·萊文斯就認為孫楊求勝意誌強烈、訓練刻苦,而孫楊的教練丹尼斯同樣力挺愛徒。

  令人感到暖心的一幕是,當中國隊在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位列第6後,意大利選手德蒂走向孫楊與他擁抱並安慰他——他就是那個不願與霍頓一同“抗議”的400米自銅牌得主。

  只要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孫楊依舊是中國泳壇的王者——“之所以大家對我的印像是很偉大、很了不起,就是因為我一直在堅持,也正是因為我的這種精神,我想去感染身邊每一個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