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戰爭遊戲中,我們有必要接受真實戰場的洗禮嗎?
2019年07月26日17:54

  「War,War never changes」

  就像是我們這一代人對於斯大林格勒保衛戰上,平均一個士兵只能存活9分鍾,200天戰死200萬人永遠無法有感同身受的共鳴,而這才不過是70多年前發生的事;在海灣戰爭中多國聯軍用223人的陣亡數換來伊拉克超過25000人陣亡時,我們也不過是繈褓中的嬰兒。“戰爭”這兩個字,對身處和平時代的我們來說,不過是鏡花水月。

  而在我們從小接觸的電子遊戲中,迫於分級製度的掣肘,對於“遊戲中的戰爭”,遊戲廠商往往會選擇用魔幻且滑稽的方式去刻畫它,在魔獸爭霸里,農民陣亡後會很快化成一片枯骨,融入地面,你下一次召喚時,同一個“他”又站在你身邊,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聲“work,work”催促著你又要工作了;

  真三國無雙中,玩家這一武將個體的能動性又被無限放大,直接導致在戰場上伴隨著一聲聲“閣下真乃三國無雙”而成排倒下的士兵,生命無比廉價,被我們戲稱為了“草”;

  就算是在StarCraft里,兵種陣亡伴隨著肢體血肉橫飛的視覺衝擊,但相比於宣揚“戰爭是殘酷的”,給玩家帶來感官刺激或許才是其主要目的。

  對於我們這一代並沒有實際接觸過戰爭的玩家來說,是否需要在遊戲中體驗到戰爭的真實,是一個非常值得辯證看待的問題,我們甚至可以將這個問題引申到遊戲開發者在“遊戲性”和“真實性”上該如何取捨上。

  2008年,土耳其開發商taleworlds帶著《騎馬與砍殺》進場了,《騎砍》的世界是無比開放的,你在遊戲中可以是一個平日裡種田度日,重要戰役中靠打嘴炮以德服人的小地主;也可以是身先士卒,陷陣衝鋒的將軍;當然做個一笑泯恩仇的江湖浪客,也是被允許的。

  而這個世界又是極度真實的,和它的名字一樣,《騎砍》在“騎馬”和“砍殺”的真實性上做到了極致,第一人稱視角下,遊戲的物理引擎非常出色的模擬了馬匹顛簸,不同速度下的慣性運動,武器僅靠著左劈、右砍、刺擊幾個簡單的動作和四向格擋系統,輔以背後極為嚴謹的重量、武器熟練度以及武器威力的數值設計,至少我是在《騎砍》中,才真正理解到為什麼槍兵天生剋製劍士這個真理的。

  開放且真實的世界,為《騎砍》培養了相當數量的擁躉,截止16年,《騎砍》總銷量已經超過600萬,遊戲本身的高延展性讓各種mod也層出不窮,在這其中,我最喜歡的還是名為“明末風雲”的mod,拯救岌岌可危的大明王朝,對抗虎視眈眈的滿清王國、乘勢而起的闖王叛軍和妄想複興的蒙古部落,站在玩家的視角對17世紀的中國曆史進行抽絲剝繭式的解讀,是“明末風雲”一個吸引人的點。

  而“明末風雲”對比原版更大的改進便是熱武器的加入,三眼銃、鳥銃、佛朗機炮,這些武器的加入,讓我們終於不用再為了“早期熱兵器對冷兵器是否有絕對優勢”這樣的問題而爭論不休,在“明末風雲”的戰場上實踐一番,或許才是每個曆史愛好者兼軍武愛好者的最優解。

  然而事實證明魚和熊掌想要兼得不過是在想peach,“大明風雲”是《騎砍》原版的mod,並不兼容之後的“戰團”DLC,作為一個玩家自製作品,其在經濟系統和戰鬥系統的數值設計上也有失衡之處,我曾以為我的“明朝夢”就此結束了。

  直到遇到《戰意》,這款由“不鳴工作室”完全自產自研的純國產戰爭網遊,終於喚醒了我再次馳騁沙場的熱情。

  曆史的烏雲彷彿再次散去,耳畔隱隱傳來金鐵和火藥擦碰出的鏗鏘聲,《戰意》和《騎砍》一樣,選擇了架空的世界觀,但《戰意》的世界觀是基於16世紀為背景而展開的,當時正好也是明朝中期,《戰意》也不僅僅是為我們呈現了一部“時代劇”,16世紀不同國家的特色兵種,也能穿越空間限製,一起在架空的大路上爭鋒,在遊戲中,你能看到日本武士提著超過2米的野太刀,同擅長靈活變招的刀盾手的刀鋒,交織出金鐵鳴奏曲;也可以讓以機動性著稱的諾曼騎弩兵,和背著大盾強化防禦的亞平寧背盾弩手進行正面對決,解決困擾在許多軍迷心中的不解之謎。

  在“真實性”和“遊戲性”上,《戰意》的選擇又是偏向遊戲性的,作為一個15V15,加上玩家攜帶的部曲,最多能實現千人對決的競技遊戲,過度真實的動作系統並不適合《戰意》,畢竟沒有任何一個玩家會希望自己的遊戲體驗變成不斷重複複活和送死的“真實戰場”,作為玩家的化身,武將的能動性也必須被“演義式”的強化一些。

  不同的武器對應不同的攻擊模組,再配合每種武器都能學習不下10種技能,攜帶的部曲還能在戰鬥中隨意切換,在遊戲過程中,《戰意》時刻在提醒著我—你並沒有置身於一場真實的戰爭中。如果說《騎砍》主張將你直接丟回那個人命被視如草芥的戰爭時代,體驗真正的“馬革裹尸”;那麼《戰意》就是一段不用全程手心捏汗,偶爾有心情可以放鬆觀賞沿途風景的旅行,可以體驗戰場的宏大卻沒必要全身心代入其中。

  這就回到了我們一開始討論的話題—遊戲需要極度的真實性嗎?《戰意》之後,我的結論是:或許等到我們真的可以實現腦後插管,才可以進入虛擬世界里體驗到真實戰爭的殘酷,只不過在當下,我們還是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和平,少想peach,安心娛樂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