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視點|孫楊若不抗爭到底 東奧他們還會沒完沒了
2019年07月26日07:41

孫楊若不抗爭到底 東奧他們還會沒完沒了
孫楊若不抗爭到底 東奧他們還會沒完沒了

  光州世界游泳錦標賽已經臨近尾聲,比起在泳池里爭金奪銀和創造世界好成績以及獲得奧運入場券來,關於孫楊的爭議不斷。以澳州的霍頓、美國的莉莉金、英國人斯科特為代表的三名外國選手針對孫楊的行動和語言引起了外界媒體的廣泛報導。

  外電中,大多數都只片面地報導了孫楊暴力拒絕檢測,並打破了樣本瓶,而FINA只對他進行了警告,但是孫楊為什麼當時拒絕飛行檢查這一點,報導得少之又少。

  幾乎每天南韓當地的媒體都會有多篇關於孫楊的新聞,南韓媒體評述說:“不論孫楊是否願意,他顯然在泳池內外都成為了熱點人物。”而在如此大的壓力下,孫楊還能取得兩塊金牌,3個項目遊進決賽,這對於一名28歲的“老將”來說很不容易。

  當然,鬧事的人不過是為了蹭一點熱度而已,霍頓除了在400米的領獎台下站著仰視孫楊外,他沒有進入200米與800米的決賽;斯科特退出200米混合泳比賽。而25日,里約奧運冠軍莉莉金小組賽雖然獲得了第一名,但是因為雙手非同時觸壁犯規,被取消比賽成績,所以他們只能繼續在餐廳里互相鼓掌了。

  確實,興奮劑是國際體育界的毒瘤,這一點不止是在中國,國際上幾乎沒有體育強國沒有出現興奮劑事件的,製藥大國更是重災區。

  據俄羅斯體育律師阿爾捷姆·帕采夫根據黑客組織公佈的信息發現一組“有趣的數據”——2015年美國運動員申請“用藥豁免權”的人數高達653人,而通過的人數為402人,這一年俄羅斯運動員僅有54人申請,通過的人數不足20人。

  2016年奧運會前,全世界得到禁藥豁免的大約540名運動員中,有400名是身體不健康但是體育成績優異的美國運動員。而這種藥物申請豁免得到通過的高通過率,在美國是由運動員協會、所屬體育單項協會以及律師在有組織的協助下獲得的,同樣形成了產業鏈。

  2017年,受到批評的WADA修改了自己的藥物申請豁免條例,但是這個國際奧委會下屬,總部位於加拿大的“所謂獨立部門”是否有足夠的透明性?誰來對其進行監管呢?

  在筆者上一篇文章《超視點| 孫楊若贏官司 應告WADA名譽損毀要求賠償》後,也有一些網民留言,認為因為中國過去的興奮劑違規事件,所以還是應該對孫楊是否潔白採取謹慎的態度。

  確實,除了興奮劑檢測的科學結果,沒有人能為任何人打包票。但對於孫楊這種在世界上已經縱橫了十幾年的優秀運動員,接受的賽內外檢測沒有1000次也有800次了。而且很多人不知道,類似孫楊這樣的奧運冠軍和世錦賽冠軍是有紀錄他們每次生理指標的生物護照的,其對身體檢查的監測紀錄都會和上一次的檢查進行對比。而中國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前,就有多達100人以上的運動員在“生物護照”的監控下。

  中國反興奮劑中心的一名官員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前和筆者開玩笑的時候說,“別說興奮劑,你上週吃的椒鹽多了點,都能看出來。”如果真的有什麼是檢測不出來的東西的話,那也是類似美國、英國和荷蘭這樣的生物製藥先進國家又出了什麼新東西。否則索契冬奧會,俄羅斯人也不會掏牆洞換尿樣了。

  此外,就是行蹤申報,每時每刻運動員,都要申告自己在什麼地方,以便飛行藥檢人員能夠找到你。如果藥檢人員抵達後,1小時內找不到運動員,就會被認為是躲避檢查。早上6點被堵在家裡要第一泡尿,睡眼惺忪地抽血的經曆,每個高水平的運動員都會頻繁碰到。所以,現在很多時候出現興奮劑事件,都是還沒出名或者剛剛入行的年輕人被檢查出來的居多。

  對於孫楊在光州世錦賽上的做法和回懟雖然遭受了FINA的警告,但是筆者認為是有必要的。中國人過去忍辱負重,就是被人家指著鼻子罵,也只敢用,“某些人”進行回覆。這種韜光養晦的做法,增長的是種族主義者的氣焰,而新時代的中國人應該敢於為自己說話,敢於維護自身的尊嚴和利益。

  體育的話語權,同樣是國家軟實力的一部分。很高興,中國游泳協會的周繼紅已經出來開始官方力挺自己的運動員。而針對WADA的權力濫用,已經有一些足球運動員願意舉起法律大棒,為自己的利益進行申辯。

  CSA體育仲裁法庭如果宣判孫楊是潔白的,那麼我再次認為,孫楊及其讚助商應該進一步維護自身的權益,向WADA索賠。而不能忍辱負重,不再談論此事,否則到了2020年東京奧運會上,還會有蠢貨蹦出來,繼續沒完沒了地像蒼蠅一樣叨逼。中國人就是怕麻煩,不願意打官司,所以才會這麼受欺負。如果埃菲莫娃當時有人支持,讓莉莉金長個記性,她還會這麼大嘴巴麼?

  因此,孫楊事件不僅僅是他個人的事情,也是為後面的中國選手們開闢一條通路,也必須有個說法。(周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