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Converse推出了最“好玩”的聯名球鞋
2019年07月26日11:34

  2017年5月29日,Joshua Vides 在 Instagram 上傳了第一張自己手繪的 Nike Air Force 1 Low。和普通的球鞋定製只是在鞋面上塗塗畫畫不同,他把這雙全白 Air Force 1 的所有線條和棱角都用粗細不一的黑色馬克筆描了一遍,細膩到了鞋帶的輪廓,大底上的凹槽,以及鞋頭一顆顆凸起的“小星星”。

  Joshua Vides 利用這種技法把一雙現實中的鞋巧妙地轉變為 2D,將整個三次元空間用二次元的語言詮釋,給人帶來視覺上的錯愕感,同時也為球鞋定製領域開創了一種全新的創作方式。在媒體鋪天蓋地地報導下,一時間,眾多球鞋愛好者拿起自己的馬克筆和白球鞋開始塗鴉起來,Joshua Vides 也被冠上了“視覺藝術家”或“潮流藝術家”的頭銜。

  從消防員到藝術家

  和很多從小耳濡目染、有著深厚藝術底蘊的藝術家們不同,Joshua Vides 的成名有著諸多偶然。他出生於加利福尼亞 Rialto,父母是來自危地馬拉的移民。父親當過貨車司機,母親在護士學校工作,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過著拮據的生活。

  “

  你知道嗎,我們那時候沒有什麼電視可看,但我們也沒有閑著,整天混跡於街頭。從小時候玩沙和磚頭,到後來的塗鴉,我們認識了很多不同的人,嘗試了很多不同的東西。當你沒有錢,創意就會湧現,因為你實在沒有別的事情可做的。

  ”

  高中畢業後,Joshua Vides 就沒有選擇繼續深造,而是去當了一年的消防員。發現自己並不是那塊料後,他又轉投運動服飾零售商 Zumiez 工作。也正在那時,憑藉著自己對運動和街頭文化的興趣,他萌生了創立自己的品牌的想法,於是隻身前往洛杉磯學習平面設計。

  在認為自己已經掌握了所需要的知識後,Joshua Vides 中途退學,並創立了自己的第一個服裝品牌 DOnUt,而那時候他年僅19歲。之後,他又創立了 CLSC。

  他在回憶中表示,在剛剛開始運營 CLSC 時,他們需要開車好幾個小時去推銷自己的產品,也因為極為不專業而被商店的經理冷嘲熱諷。不過,CLSC 在 Joshua Vides 的努力經營下還是發展了起來,他們在洛杉磯潮流聖地 Fairfax 開了他們自己的門店,並且2015年的年銷售額就能達到數百萬美元。

  然而,僅在他的首個二次元塗鴉創作發佈的兩個月前,Joshua Vides 剛剛賣掉了自己花費8年時間一手打造的 CLSC 的股權,並給自己放了一個長假。然後開啟了自己的職業生涯的第四個階段——“Reality To Idea” 企劃。

  夢想照進現實

  顧名思義,“Reality To Idea” 是 Joshua Vides 想要把任何想法都“實體化”的概念。在休假期間,他偶然看到了一部關於 Tinker Hatfield 的紀錄片,並被其中各種各樣的球鞋設計手稿所吸引。

  近來很火的 Nike Air Max 1 “Sketch To Shelf” 也出自 Tinker 手稿

  “

  那時候,我開始反思設計與靈感的關聯,很多的靈感都被我們記錄在紙上,最後又無故扔掉,於是我決定,要好好利用每一次的靈感。直到有一天,我去買了一雙 Air Force 1 ,並開始了我的創作。

  ”

  憑藉早年間練就的塗鴉技巧,Joshua Vides 對各類球鞋的創作信手拈來。除了 Air Force 1 以外,Vans Old Skool、Air Jordan 1 和 Off-White x Nike Air Force 1 “The Ten” 的二次元塗鴉版都成為他成名的經典之作。

  夢想第一次照進現實是在去年的全明星週末期間。在贊助商 Jordan Brand 於洛杉磯開設的 Studio 23 快閃店中,Joshua Vides 首次與他創作靈感的“繆斯” Tinker Hatfield 見面,並共同打造了一雙 1-of-1 的 Air Jordan 3,左右腳分別寫有兩人的親筆簽名。

  活動結束後,Joshua Vides 在自己的 Ins 發佈了他與 Tinker 的這張合照。除了露出小粉絲一般的崇拜眼神外,他還配上了 “Trust the process” 的文字,彷彿是自己的內心宣言。

  在首次得到了官方的認可後,更多的合作邀請接踵而至。為迎接 Air Max Day(2018年)的到來,洛杉磯球鞋定製專家 The Shoe Surgeon 以其招牌式的蟒蛇皮材質鞋面的全白 Nike Air Max 1 為藍本,輔以 Joshua Vides “Reality To Idea” 的理念,打造了這雙售價高達1500美元的 The Shoe Surgeon x Joshua Vides 定製版 Nike Air Max 1,並在發售當天瞬間售罄。

  名聲大噪的 Joshua Vides 同時收穫了很多名人的關注。同為潮流領域藝術家的村上隆就非常欣賞他的作品,Joshua Vides 也贈予了他二次元塗鴉版的 Air Jordan 1。村上隆此後也經常穿著此鞋出鏡。

  而那個“LeBron James 的工作人員花800美元購買他創作的 Nike Air Force 1 Low”的故事更成為了傳說。起初,Joshua Vides 對購買者的真實身份還有所懷疑,但在去年總決賽 G2 期間,LeBron James 真的在賽前穿上了他的這雙球鞋,並被騎士隊和 NBA 官方進行了轉載。消息傳出後不久,Joshua Vides 的 Instagram 里就充滿了 @ 和祝賀的消息。

  讓作品登上 NBA 的賽場也算是里程碑式的成就。在今年1月的比賽中,D‘Angelo Russell 穿著 Joshua Vides 定製的二次元塗鴉版 Nike PG 2.5 上場,也讓他贏得了更廣泛的關注。

  當然,除了球鞋以外,Joshua Vides 也想要通過 “Reality To Idea” 理念,把更多的東西二次元化。

  從小一點的耳機、遊戲機手柄、Supreme 的“噴錢槍”,

  到籃球架、移動崗亭、消防栓,

  再到諸如和奔馳的官方合作,以及一座能真的舉辦婚禮的教堂,Joshua Vides 的夢想正在一點點變為現實。

  和 Fendi 的合作把 Joshua Vides 在圈內的地位提升到了另一個境界。他不僅為其打造了一個能提供一系列意大利美食的二次元 Fendi Caffe 咖啡館,雙方還聯手推出了滑板和 Fendi Peekaboo Defender 手袋等聯名產品進行售賣。

  官方聯名最為致命

  如果推出官方聯名球鞋是對一位球鞋和潮流領域的藝術家的高端認證,那 Joshua Vides 在短短兩年時間就做到了。他和 Converse 官方聯名的兩款 Chuck 70 在芝加哥 ComplexCon 率先開售,並迅速售罄。

  雖然,這一黑一白兩個配色的 Chuck 70 依舊沿用了 Joshua Vides 招牌式的二次元塗鴉設計,但你完全不用擔心他的設計會缺乏新意。

  Joshua Vides x Converse Chuck 70 罕見地使用了可以完全 DIY 的設計,和那些在鞋面上“貼” Patch 的球鞋不同,這款鞋的鞋面也被“魔術貼”完全覆蓋,所以整個鞋面是可以根據穿著者的喜好替換成不同的配色,避免了撞鞋的尷尬。而同樣可以替換的 Converse 圓形標也起到了錦上添花的作用。可以說,Joshua Vides 的第一雙聯名球鞋完全發揮了他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把一雙鞋的 DIY 屬性提升到了最高等級。

  即使是對球鞋有這樣的巧思,Joshua Vides 卻多次公開澄清自己從來不是 Sneakerhead,家中也只有二十多雙球鞋,但他對任何類型的鞋都充滿了敬意。

  “

  小時候,每每看到身邊的朋友穿著球鞋我就很羨慕。長大後,我有了工作,能維持生活,並且有餘錢去買鞋,這感覺太好。每個人都需要穿上鞋子來行走,來跑跳,設計各種類型的鞋都是件令人快樂的事,我把鞋子看的很重要。

  ”

  有人這樣評價過 Joshua Vides 創作風格——他的黑白粗線創作,並不只是在突顯物件的輪廓或將其 2D 漫畫化,更重要的是他把東西都變回原形,如果創作在廣義上是一種“向前”的趨勢,那麼他的目的就是要你“往後”。

  對,適時停下腳步,往後看看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