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銳評:只會打便宜仗?美媒稱美陸軍難應對未來大規模戰爭
2019年07月26日02:14

原標題:軍情銳評:只會打便宜仗?美媒稱美陸軍難應對未來大規模戰爭

參考消息網7月26日報導 近年來,美國陸軍似乎陷入對“大國競爭”前景感到“焦慮”的狀態。自現任美陸軍參謀長馬克·米利上任伊始,就強調美陸軍應擺脫反恐戰爭“泥潭”,恢復在常規戰爭中的作戰能力。如今,一心執行美國新《國防戰略》意圖的米利,即將問鼎軍中最高崗位——參聯會主席,但美陸軍似乎在這幾年的“回血”中也只取得有限改進。近日,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網站發佈的一篇專題文章就認為,美陸軍仍未為大規模戰爭做好準備。

文章稱,在美國參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即將對美陸軍舉行聽證會之際,美陸軍的情況似乎不容樂觀。在去年的這一聽證會上,參會美軍高級將領坦言,陸軍情況非常“糟糕”。儘管該軍種在裝備、技術創新和指揮結構方面屢屢“出擊”,但一年過去了,美陸軍的境況似乎也只得到有限改善。

馬克·米利

近年來,美陸軍將向常規作戰能力“回歸”的重點,放在部隊戰備狀態提升和對未來武器系統研發的推動上。的確,經過米利“不懈努力”,美陸軍達到較好戰備狀態的現役旅戰鬥隊數量有所增加,包括新型戰術導彈和新型作戰車輛在內的裝備現代化計劃也被提上議事日程。然而,這些改進措施似乎都未能抓住美陸軍在過去20年所產生問題的實質。

對於一支軍隊來說,領導層的戰略意識和管理訓練觀念,對軍隊建設的走向具有重要影響。而文章認為,該領域已成為美陸軍目前最大的“短板”。眼下佔據美陸軍高層的將領,多數都是在冷戰結束後的“迷茫期”以及持續近20年的反恐戰爭中成長起來的。這一代將領的戰爭經驗全部來自低烈度的反恐行動,對軍隊建設的認知也緊緊圍繞反叛亂作戰展開。換言之,多數美陸軍將領的思維方式已經陷入低強度衝突模式的窠臼,使他們很難從自身經驗中轉型。

圖為美國陸軍M1A2坦克

受限於持續多年的反恐戰爭,美陸軍的裝備結構能否適應未來大規模戰爭,也要打上一個問號。雖然美陸軍推出了“未來作戰系統”(FCS)方案,在其中勾勒出無人系統和遠程打擊系統等新型裝備結構,但按美軍發佈的規劃,這些系統最早只能在2030年前後投入使用,很可能“剛面世即落後”。同時,FCS方案中羅列的諸多貌似新穎的裝備概念,實際上是美軍早在十幾年前就提出設想的“新瓶舊酒”,也未必能應對假想敵立足於新一代技術而設計的戰法和裝備。

圖為FCS方案發佈的概念裝備

事實上,近年來美陸軍對俄軍的“混合戰”產生的恐慌,就是其力量建設與高烈度常規作戰環境不相適應的例證。在高加索、敘利亞等地戰事中,參戰俄軍並非單純依靠更先進的坦克、火炮等傳統作戰力量壓製對手,而是運用信息戰、心理戰等新質戰法與傳統力量相結合,以非正規戰與常規戰法相結合,打出一套“組合拳”,使敵方陷入戰場信息“迷霧”和體系混亂,最終將其擊敗。

對於美陸軍來說,俄軍新戰法不算稀奇。然而,由於在20餘年來的戰事中坐享壟斷性軍力優勢,美軍只習慣對能力低下的對手(如伊拉克和阿富汗武裝人員)使用上述手段,自身卻不具備抗擊這些手段的能力。根據蘭德公司發佈的評估,美陸軍在作戰中高度依賴現代化通信和網絡系統,既難以抗擊假想敵對這些系統的破壞,也可能在失去系統支持的情況下變得“不會打仗”。在無法摸透未來戰場形態的情況下,單方面地發展傳統作戰能力對於美陸軍幫助其實不大。

美媒文章認為,美陸軍在戰略觀念、作戰能力上的缺失,實質上反映出其所追求的軍力現代化,只是對於二戰/冷戰時代常規作戰能力的“復古式回歸”,而非立足未來需求開展的革新。為了裝扮出一個現代化的“假象”,美陸軍高層將新技術元素加入到傳統力量結構中,試圖以此掩蓋舊有指揮、管理結構與思維所存在的缺陷,從而儘可能延長維持舊體製的現狀。如果美陸軍不能在戰略目標(如構建新型常規作戰能力)、組織績效等方面進行深刻的自我審視和革新,其或在未來繼續處於“糟糕”的困境中。(文/馬騏騑)

【延伸閱讀】尷尬!美軍機槍射擊竟“打飛”天價瞄具

在美軍的日常實彈打靶訓練中,圖中這一幕恐怕相當罕見,這名美軍機槍手使用車載M2重機槍打靶時,可能是由於導軌安裝不牢,價值3萬美元的先進熱成像瞄準具,竟隨著重機槍開火的節奏,蹦蹦跳跳地飛走了...親眼目睹這一過程的美軍大兵表情逐漸呆滯。

美軍機槍兵“打飛”天價熱成像瞄具動態圖。

提起M2“勃朗寧”12.7毫米重機槍,經常接觸二戰影視劇和遊戲的軍迷們肯定十分熟悉。這種由美國槍械大師勃朗寧於1918年研發的經典武器,自1921年投產,1933年列裝美軍以來,參加了自二戰開始至21世紀初的幾乎每一場戰爭,服役時間近90年,總產量超300萬挺。因其可靠的作戰性能讓美國大兵尊稱其為“老乾媽”(Ma Deuce)。

圖為“M2重機槍之父”,美國著名槍械設計師約翰·勃朗寧,他於1895年設計完成,並由柯爾特公司生產的M1895輕機槍是曆史上美軍使用的第一種自動機槍。圖為勃朗寧與他的M1985氣冷機槍。

1944年9月,法國諾曼底地區,一名美軍士兵架起M2重機槍執行警戒任務。

其改進型M2HB目前仍是美軍的主力裝備之一,車載型M2HB重機槍採用彈鏈式供彈系統,最大射程2500米,最大射速每分580發,使用穿甲彈藥時,可擊穿594米外18毫米厚的表面硬化鋼材,可有效壓製除坦克以外的大部分陸戰兵器,或用於防空作戰。圖為美軍士兵架起車載M2HB重機槍警戒。

圖為2019年6月9日,美海軍陸戰隊員在“黃蜂”號兩棲攻擊艦上,使用M2HB重機槍打靶。

美民間愛好者使用M2重機槍打靶動態圖。

AN/PAS-13系列熱成像瞄具,由美國名軍火巨頭,雷錫恩公司於21世紀初研發,可在夜間或低能見度環境下使用,可通過皮卡汀尼導軌加裝到各種槍械上。其中與重機槍等重型武器搭配的AN/PAS-13E HTWS型,在夜間對人員的最大探測距離為2800米,對車輛最大探測距離可達6900米,性能不俗。但“一分價錢一分貨”,AN/PAS-13 HTWS型的單價達到3萬多美元,在單兵武器配件中堪稱“天價”級。

圖為AN/PAS-13瞄具視角觀看的目標圖像,適用於夜間及低能見度環境。

結合“天價”瞄具後的M2HB重機槍,按說這對新兵老將搭檔應是“無往而不利”,但前提是要保證負責“結合”的皮卡汀尼導軌安裝到位,不然稍有差池,就會“關鍵時刻掉鏈子”,如果換成是美軍在實戰中遭遇這一情況,恐怕後果要比“表情呆滯,心疼瞄具”嚴重的多了。圖為使用配備AN/PAS-13瞄具的M2HB重機槍打靶訓練的美軍士兵。

圖為外國軍迷惡搞的“羅馬軍團”與M2重機槍合影圖。

(2019-06-17 08:36: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