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觀察丨防範“白大褂性侵”,製度漏洞究竟在哪?
2019年07月26日12:21

原標題:深觀察丨防範“白大褂性侵”,製度漏洞究竟在哪?

“無論至於何處,遇男或女,貴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為病家謀幸福,並檢點吾身,不做各種害人及惡劣行為,尤不做誘姦之事。”這是醫療行業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中的一句。

近日,媒體曝光了“湖南一男醫生以檢查為名性侵五旬男子”案。據長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披露,7月11日22時許,A先生在湖南省人民醫院住院治療期間,該院進修醫生曾某將其單獨叫到醫生辦公室,以診察為藉口,對A先生進行猥褻。A先生事發後“感覺受到了平生最大的羞辱”。他向媒體傾訴說:“近日來,靠安眠藥入睡,稍有異響就會被驚醒。” 眾所共知,性侵行為會造成沉重傷害。

HBO熱門劇《西部世界》女主角飾演者埃文•蕾切爾•伍德(Evan Rachel Wood)曾兩次被強暴,她在法庭陳詞中說道:“性侵不只是幾分鍾的創傷,而是一種慢性死亡。”

翻看媒體報導,近年來,安徽、山東、廣東、四川、福建等地都曾曝光多起醫生強姦或者猥褻患者的案件。雖然這些只是個案,不能夠以此來抹黑整個醫生行業。但是,醫生利用職務便利實施性侵,的確不是什麼“花邊新聞”,而是嚴肅的議題。

為了防止“白色密室”里的性侵行為,有些地方效仿西方國家建立了“敏感檢查陪同製度”。如《河南省醫療系統“以病人為中心”優質服務60條》,其中第18條規定:男性醫務人員為女性患者進行診查時,須有護士或家屬陪伴。有的地方則借鑒“術前簽字”的做法,規定涉及敏感部位的診察和治療,在開始前應向患者作出說明,並徵求患者是否要求護士或者家屬陪同的意見。

上述做法以“不能侵”實現了杜絕性侵的作用,但也有“短板”。譬如配置足夠多的監督人員會加劇醫院的人力緊張;醫務人員放棄“觸診”選擇CT等高價輔助檢查等等。

如此看來,“不能侵”製度並非兩全其美之策。有鑒於此,加大懲戒力度來提高犯罪成本成了一個可供選擇的重要取向。

從既有的經驗來看,加大懲戒的力度主要可從兩方面入手:

一是加大性侵犯的從業限製。以香港為例,依照《醫生註冊條例》、《香港註冊醫師專業守則》,如果醫生犯了涉及猥褻行為的罪行,香港醫務委員會 “會視作特別嚴重的事件處理”,可命令將任何註冊醫生的姓名永遠除去。據媒體報導,香港醫師湯勇文因不恰當及不必要地檢查胸部和陰道,且未經病人同意下拍照片和錄影等猥褻行為,而被香港醫務委員會裁定“永久停牌,不能申請複牌。”時任醫務委員會主席麥列菲菲向媒體表示說“事件令醫生專業資格聲譽受影響”,“若沒有嚴重懲罰,對公眾或有影響。”

二是建立“性侵犯”名冊製度,即建立一個性侵犯資料庫,當求職者申請工作崗位時,有關機構可以利用資料庫中的刑事定罪記錄來篩選求職者。比如為加強未成年人的保護,上海市5月29日出台的《關於建立涉性侵害違法犯罪人員從業限製製度的意見》規定,醫生、教練、保育員等凡是從事與未成年人密切接觸的行業人員,將強製查詢是否有性侵害違法犯罪記錄情況,一旦發現將一律不予錄用。

在中國大陸,依據執業醫師法規定,醫師因受刑事處罰,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至申請註冊之日止不滿二年的,不予註冊。與香港的規定相比,執業醫師法的規定顯得“力道不足”。而另一方面,據《法製日報》此前報導,美國有統計發現,性犯罪再犯率是其他類型犯罪的四倍,日本的調查發現性犯罪重犯率在25%以上,我國台灣地區的統計表明連續暴力性侵犯罪的再犯率高達95%,既有的兩年限製夠不夠?

4月21日,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次會議上《國務院關於醫師隊伍管理情況和執業醫師法實施情況的報告》提出,積極配合全國人大做好執業醫師法修訂完善工作,以問題和需求為導向,聚焦“醫師準入”等核心問題,歸納梳理各地改革創新的好經驗、好做法,把成熟穩定政策上升為法律製度,對一些不適合改革發展需要與其他法律不協調的條款進行修改。

既然修法在即,不妨趁此良機,借鑒既有好經驗、好做法,進一步紮緊防止醫生性侵的製度籠子,讓“穿著白大褂的狼”早日無處遁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