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正選人均2米07!天賦強軍變身東岸絞肉機
2019年07月25日15:27

死亡五大
死亡五大

  從上賽季76人送走富斯,交易來夏里斯和占美-畢拿開始,“過程”就已經結束了,他們從一支坐擁無限潛力與未來,能給人以無窮想像空間的球隊,變成了一支“不奪冠便是失敗”,必須贏在當下的豪門。

  而在幾個月前,僅以一球之差不敵衛冕冠軍,無緣東岸決賽之後,更是加重了外界對於他們的期待跟認可。這艘承載著厚重NBA歷史的巨輪,在決定緩緩駛離海岸,奔赴遠方之時,便早已深知自己“再無回頭之路”可言。

  在過去的這一個月裡,費城的陣容再次迎來了地震式的變革。

  他們失去了自己在上賽季季後賽中表現最為出色且強硬的次頂級球星占美-畢拿,這意味著如果他們無法在內部挖潛的過程中尋覓到另一個合格的替代品,那麼他們就將重新回到過去的生存模式——在球隊的進攻選項中,沒有了所謂無視戰術的個人單打,得更多的依賴傳切與團隊的跑動來進行遊走輸出。

  而另一個件人感到糟心的事是,由於球隊缺乏足夠的薪金空間,他們不得不放JJ-列迪克——一個在上賽季場均能夠砍下18.1分,一共投進了240記三分,排聯盟第7,且命中率高達39.7%的頂級射手——遠走新奧爾良。在過去,列迪克的空手跑位,以及他跟艾比迪之間的手遞手掩護配合,是費城最為招牌的進攻起手式之一,現在,這也不複存在了。這意味著,即便76人想換個活法,他們也得重新尋找合適的人選,並再次摸索新的適配方式。

  最終,我們看到了他們的選擇——76人用4年1.09億的高價引進了賀福特,拿5年1.8億的頂薪續約了托比亞斯-夏里斯,通過簽換的方式在將畢拿送到邁阿密的交易中,得到了祖殊-理查德森,並在留住史葛和恩尼斯的情況下,用底薪補進了奧奎因和內托。

  現在的費城76人,可能是近代籃球中身高最為超群的球隊了,全隊的平均高度都達到了2米02,先發更是接近2米07,即便是場上最矮的球星,也是有著接近2米身高的理查德森。

  在上賽季的季後賽里,我們看到了費城的大個陣容,在撕咬式的防守中,所展現出的恐怖威懾力,他們幾乎將速龍除去尼納特之外的每一名球員都摁死在了進攻端的最低谷,若不是在終場前,那記如天神降臨般的會心一擊,費城也本有機會成為東岸決賽中的一員。

  現在他們將這個特點進一步強化了。

  賀福特是個極好的補充。他雖然不是那種可以成為建隊基石的球員,卻是任何一支想要衝擊總冠軍的球隊都會渴望得到了萬金油拚圖。

  他能成為艾比迪最好的解壓器。在過去,艾比迪是76人唯一的內線支柱,一旦他需要休息離場,球隊對於禁區的保護能力,會瞬間出現斷崖式的下滑,無論是博班還是博爾登,既無法提供足夠的火力支持,也無法送出與艾比迪相近的護框能力。

  賀福特的到來,將完美的解決這樣尷尬的境遇。他是個出色的防守球員,不僅能夠為球隊提供可靠的低位防守能力,他同樣也能在擋拆換防中拿出漂亮的“大防小”表現,同時,他還是個能在進攻端為球隊帶去正向影響力的內線球員——在過去的3個賽季里,當賀福特出現在場上時,球隊整體的有效命中率均出現了極為可觀的提升,且至少超過了聯盟9成以上的中鋒球員。

  他能夠勝任策應中軸的工作,他將成為費城傳切體系中最好的潤滑劑,架起西蒙斯與艾比迪之間的溝通橋樑。

  當然,賀福特也很有可能會在新賽季的費城中扮演盧比斯的角色,更多的嘗試在三分線外出手,以緩解球隊在進攻空間上的缺失。

  至於祖殊-理查德森,則更像是列迪克與畢拿融合後的替代品。

  跟列迪克相比,他在無球牽製力和投射穩定性上都要差上一大截,而跟畢拿相比,雖然有著一定的持球攻擊能力,且擅長在持球擋拆中尋找自己的投籃機會,但卻不是那種能在季後賽級別的對抗中時刻保持穩定輸出的球星。

  你很難指望祖殊-理查德森一個人就填上所有球星離隊後的空缺。但從積極的方面講,他的確也為球隊提供了一些先前所不具備的東西。比如列迪克雖然在防守中表現的很努力,但終究在身形和能力上還是差了點意思,他很容易成為對手在肢解防守時主動攻擊的軟肋。

  而當你將列迪克換成祖殊-理查德森之後,這個防守端的缺口,就被自動填平了。

  相比之下,他是個更加出色的防守球員,無論是身形、臂展、移動還是對於防守本身的嗅覺上,他都要遠勝過JJ-列迪克。他能夠承擔起球隊在1到3號位上的搖擺防守,並且,有著足夠的潛質幫助費城織建起聯盟最頂級的防守體系。

  賬面上,你很難找到費城在防守端所暴露出的缺口,艾比迪+賀福特的內線組合所展示出的換防能力,即便是突投結合出色的外線球星也很難在換防中討到多少便宜,而在外線,西蒙斯+夏里斯+理查德森的防守配置,足以幫助球隊在每一個掩護擋拆中做出最正確的防守選擇。而在後補資源上,二年級生紮伊爾-史密夫在攻守兩端都有著不俗的潛質,而今年的20號秀馬蒂斯-賽布爾則被稱作是未來費城的安德烈-羅伯森。

  在我看來,費城眼下的算盤,應該是更加傾向於立足防守。

  相比於未知的進攻水準,他們更應該先通過防守來割裂對手的整體進攻,再利用點對點體格上的優勢,來完成自身對於局勢的掌控。這樣的想法,看似很古典,但在勇士解體,新勢力割據,時代的潮流還沒有完全定向的這個時間點上,一切都將存在著無盡的可能。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