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在閑魚賣女兒衣物遭死亡威脅 威脅者拘留期滿後再發猥瑣信息
2019年07月25日15:08

原標題:女子在閑魚賣女兒衣物遭死亡威脅 威脅者拘留期滿後再發猥瑣信息 來源: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原標題:女子在閑魚賣女兒衣物遭死亡威脅 威脅者拘留期滿後再發猥瑣信息 來源:qq.com

張倩說,真正讓她感到恐懼的是,黃某有發信息稱,想要與她有肢體接觸,說這樣他的抑鬱症才會好。此外,黃某有還把自己此前與疑似抑鬱症網友相約自殺的信息發給張倩看,並稱如果張倩不滿足他的意願他就自殺,還要讓輿論都來譴責她。

7月9日,紅星新聞曾發出報導《閑魚賣混血童模衣物遭死亡威脅 深圳警方控製變態信息發送者》。當日下午,深圳市公安局光明分局通報稱,發送信息者黃某有因干擾他人正常生活被警方處以治安拘留10日的處罰。

讓當事人張倩(化名)沒想到的是,拘留期滿後,黃某有再次給張倩發來了猥瑣的信息,“他甚至聲稱自己要自殺,還要讓輿論都來譴責我。”張倩感到很恐懼,她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紅星新聞從深圳市公安局光明分局馬田派出所瞭解到,目前警方已瞭解情況,並對黃某有再次進行了口頭警告。

閑魚賣混血童模二手衣物

賬號收到變態死亡威脅

張倩的女兒安娜(化名)今年13歲,是個漂亮的混血女生,8歲以前,她曾是一名童模。

“小孩子長得快,衣服很快就不能穿了,以前女兒不能穿的舊衣服我大多拿來送人或者捐贈,後來我知道網上有二手交易平台,於是我就在上面賣女兒穿過的舊衣物。”兩年前,張倩註冊了閑魚賬號,沒想到卻引發了一場噩夢。

張倩的閑魚店舖註冊於2016年10月,從2017年初開始,她把女兒穿著這些衣服的生活照也放上去作為展示,店舖的生意一直很好,兩年一共賣出去了400多件。“然而漸漸的,我開始收到越來越多變態的留言。”

7月2日下午,張倩又收到一個賬號發來的猥瑣私信,私信中下流的語言讓張倩感到噁心,她像往常一樣,直接拉黑了該賬號。

短暫的平靜後,7月7日,閑魚賬號“雪原也是一種美”開始瘋狂給張倩的賬號發送變態死亡威脅,描述了多種對安娜的變態折磨方式,“買繩子綁你的女兒”等字眼充斥在該賬號所發送的私信內容中。

真正讓張倩徹底崩潰的,是這個賬號還發送了一張照片,照片里,一張嘴唇吻在張倩女兒的照片上。“請問哪個母親看見這些,不會崩潰啊?我無法再忍耐了!”更讓張倩覺得蹊蹺的是,該賬號在發送了這張照片後,緊接著立刻發來一條信息稱:“你以為憑你一個死老巫婆能阻止我?”

張倩懷疑,這個“雪原也是一種美”賬號與7月2日拉黑的那個賬號實則為同一人。張倩立刻向閑魚官方投訴,並向濟南當地警方報警。

警方對信息發送者拘留10日處罰

釋放後再次向當事人發送猥瑣信息

深圳市公安局光明分局通報稱,7月9日警方於當天14時許將嫌疑人黃某有(男,27歲)抓獲。經初審,黃某有對其在網絡上多次辱罵、侮辱、騷擾他人的違法事實供認不諱。黃某有因發送信息干擾他人正常生活被警方處以治安拘留10日處罰。

張倩本以為,這件事就此結束。但令她沒有想到的是,噩夢卻在延續。

7月20日,張倩的閑魚賬號再次收到了黃某有賬號發來的信息,“我一看時間,是他剛拘留期滿出來後就發的,內容是給我道歉的。”張倩以為黃某有有心悔改,便回覆了他信息,還勸他不要有壓力,“我告訴他,我們家人都認為,要是你真心悔改,我們就原諒你,不要有心理負擔。”

黃某有告訴張倩,自己有抑鬱症,平時靠在網上謾罵來緩解症狀,此前因為在網上看了新聞覺得心裡不舒服,所以便給張倩的閑魚賬號發送了變態的信息。接下來的幾天里,張倩一直在對黃某有進行勸導。

“可是漸漸地,我發現有點變味了。”張倩告訴紅星新聞,在接下來的聊天中,黃某有索要自己的微信號,還稱看到張倩微博上發佈的寵物貓的照片,“他說貓比他還過得好。”甚至黃某有去網上搜索張倩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的照片,並將照片私發給張倩。

張倩說,真正讓她感到恐懼的是,黃某有發信息稱,想要與她有肢體接觸,說這樣他的抑鬱症才會好。此外,黃某有還把自己此前與疑似抑鬱症網友相約自殺的信息發給張倩看,並稱如果張倩不滿足他的意願他就自殺,還要讓輿論都來譴責她。

張倩很害怕,她擔心黃某有真的發生意外,她再次向深圳馬田派出所反映了情況。

警方:已對其採取口頭警告

深圳市公安局光明分局馬田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目前警方已瞭解情況,並對黃某有再次進行了口頭警告;如果後續有其他的行為的話,可以根據情節的惡劣程度再次進行處罰。

紅星新聞記者 沈杏怡 實習生 李禹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