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生友請”爆雷背後的投資“迷局”
2019年07月25日17:10

原標題:“鮮生友請”爆雷背後的投資“迷局”

社區生鮮極速擴張埋隱患,轉向餐飲多面招商終崩盤,多次併購均錯失。

創意製圖/新京報記者 王遠征

近日,杭州連鎖生鮮品牌“鮮生友請”及其關聯方萬淳水機、下榻小灶資金連環“爆雷”事件有新進展:自7月9日公司管理層張知豪、吳明明等人被警方採取刑事強製措施以來,案件仍在進一步辦理中,目前正在對相關涉事公司進行財務審計,除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外,鮮生友請高管還涉嫌集資詐騙罪。

7月中旬起,新京報記者實地探訪涉事公司總部及門店,採訪多位員工及投資人,試圖還原這起涉及高額民間投資、供應商貨款、員工工資、充值卡等的資金連環爆雷事件。

查封與自救

7月13日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位於杭州市餘杭區酩創國際跨境產業園10層的杭州修養坊健康科技連鎖有限公司,發現其玻璃門上貼有封條和警情通報,該辦公地點已被查封。位於8層的修養坊招商中心辦公室大門緊閉,在“806招商中心”內,資料、舊文件、名片、桌椅等雜物堆在地上。一片狼藉中,新京報記者看到一份激勵員工的文件,寫著“如果你從來不曾主動加班,有些事情,你真的不會懂”等字眼。

很顯然,豪言壯語並不能拯救這家公司。根據貼在修養坊公司大門上的警情通報,7月8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區分局已對杭州修養坊健康科技連鎖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並在7月9日對張某豪、吳某明、黃某會、張某、徐某東等5名犯罪嫌疑人採取刑事強製措施,該案還在進一步偵辦中。

修養坊公司被查封。新京報記者 張曉榮 攝

最近,新京報記者瞭解到,除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外,鮮生友請高管還涉嫌集資詐騙罪,其中修養坊股東趙帥鋒因涉嫌集資詐騙罪被刑事拘留,現羈押在杭州市餘杭區看守所,法定代表人吳明明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羈押在杭州市西湖區看守所,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辦理中,正在對涉事人及相關公司進行財務審計。

公司被查封、高管被警方帶走,但所有人都在維權,想要等一個說法。水機、生鮮、餐飲項目投資者組織代表到派出所、經偵大隊瞭解進展、蒐集線索和證據;員工四處打聽進展,詢問薪資能否發放。萬淳水機的債權人提出了自救方案,即將已有水機、商標等資產抵押給債權人,後者成立新公司恢復水機運營,不同意該方案的投資者視作放棄水機實物抵押權,不參與新公司股權分配,債權保留現狀。 

投資商張芳則不同意這一方案。2018年1月起,她先後投資生鮮、餐飲、水機222萬元,其中水機32萬元,但萬淳始終未給出8台水機,5月,她與萬淳達成協議,分3個月返還本金,但並未收到一分錢。而自救方案針對的債權人是擁有投資協議的股東,自己則涉及債務關係。 

在水機項目投資人中,很多和張芳一樣,既是萬淳水機的消費者,也是最早支持張知豪水機生意做大、拓展生鮮甚至餐飲的小股東,但他們沒想到,幾十萬上百萬的投資款不僅沒有帶來收益,本金也搭了進去。

捨命狂奔

追溯至兩年前,從事多年社區淨水機生意、積累了大量用戶的張知豪將眼光轉向了社區生鮮。2017年3月,張知豪註冊成立杭州修養坊健康科技連鎖有限公司,瞄準居民日常買菜需求,推出了社區生鮮品牌“鮮生友請”,並於2017年4月在浙大紫金港開出首店,根據此前的媒體報導,2017年年底,其門店數量已超過20家。

鮮生友請門店關閉。新京報記者 張曉榮 攝

生鮮超市連鎖擴張需要強大的資金儲備,社區水機用戶、加盟商成了被發展的第一批股東,並著手其他方式找到更多資金開店。2017年5月,新三板公司潔諾股份發佈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變更公告,張知豪妻子張敏通過協議轉讓的方式收購原股東持有該公司的95%股份,一致行動人黃葉會持股為5%,張敏成為該公司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製人。

據接近張知豪的供應商蘇航瞭解,收購潔諾股份本質上是“買殼”,為鮮生友請的擴張做準備,“畢竟說出去是‘上市’公司,不管是融資還是加盟都更好開展。”2017年11月,潔諾股份發佈公告,稱擬設立全資子公司——杭州鮮生友請供應鏈有限公司,為鮮生友請門店提供供應鏈服務。

蘇航回憶,2018年4月至7月瘋狂擴店,各路供應商趕工裝修、鋪貨,4月還只有六七十家門店,到7月就突破了130家,大約每月新開門店十幾二十家。但也是自4月起,修養坊開始拖欠供裝修貨款,其他供應商也陸續收縮防線。鮮生友請採購李暉也從側面證實了上述說法,他說,2018年6月公司推遲供應商貨款給付,9月份公司拿不出錢,幾乎采不到貨,不得不頻繁更換供應商。

據店長青雲介紹,2018年年底,各個門店斷貨的情況尤其明顯,尤其是調味品等標品。2019年1月起,修養坊開始拖欠員工工資,2月往後,幾乎所有門店員工均未拿到工資,包括運營總監。但與此同時,鮮生友請推出了充值優惠活動,即充300送100、充3000送1500,甚至充10000送3000。青雲說,之前都是充100送5元,充500送30元等,不少老人精打細算充值,結果不能用了。

持續虧損成“棄子”

“不掙錢”幾乎是所有熟悉鮮生友請人的共識。在店長青雲看來,社區生鮮店的客戶群基本都是老年人,對價格敏感。但相對周邊菜店,鮮生友請菜品不新鮮,價格也高,別人賣四五塊錢一斤的紅莧菜,鮮生友請要賣10塊,不好的門店一個月營業額幾千元。偶爾做活動時生意比較好,但做活動基本是為了引流,賠本賺吆喝。而到了後期,門店缺貨、產品質量也越來越差,跟公司反映也沒有任何改善。

生鮮市場競爭激烈。7月中旬,新京報記者走訪鮮生友請此前在杭州長慶街上的一家門店,如今該門店已重新裝修換了店主開始營業。新任店主對新京報記者說,開生鮮店投資不高,50萬足以開出這家130平方米的店,但該地段房租高、競爭激烈,生意不好做,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距這家店50米內就有3家生鮮超市。

負責採購的李暉則認為,不盈利與擴張太快、加盟返點太高以及張知豪本人不相信職業經理人等各種因素相關。他解釋說,鮮生友請部分門店運營不錯,但是快速擴張後方專業人員儲備跟不上,而生鮮毛利低損耗高靠走量,也需要精細化運營,對專業人才的要求比較高。

此外,他還解釋說,董事長張知豪沒有生鮮管理經驗但親自參與管理,即使是大家都否定的門店只要張知豪看上了也一定要開。李暉舉例說,2018年9月,張知豪放權給職業經理人,生鮮店實行了開源節流、縮減員工等一系列舉措,由原來的單店月虧上千萬、八九百萬降至12月份的三四百萬,盈利狀況正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但他沒想到的是,公司資金鏈斷了。

供應商蘇航則指出,資金鏈斷裂與其運營模式相關。生鮮損耗高難盈利,是燒錢的生意,需要強大的資金支持,而鮮生友請沒有風投進入,主要來自個人投資,門店必須開得多、開得快,只有這樣才能吸引更多投資商。此外,公司管理很混亂,以招商為目標,本來70平方米就可以的生鮮店,為了招商非要做200平方米的大店,耗資高且加重運營成本,而到了後期為了吸引更多資金,只能向投資者提出更優厚的返利。

就鮮生友請加盟而言,一家門店可以吸納多個股東,修養坊全程託管占股51%,股東占股49%,投資10萬以上按營業額的10%返息,30萬以上13%,50萬以上15%。按營業額返息也是眾多投資商最看重的地方,畢竟做生意有風險,而比起利潤分紅,營業額分紅幾乎意味著穩賺不賠,修養坊還承諾5年總收益是1.5-2倍,一年半至兩年回本。

轉向餐飲圈錢

生鮮不賺錢且資金漏洞越來越大,李暉記得,早在2018年8月,董事長張知豪就明確表示,要把重心轉移到餐飲上,之後不會再給鮮生友請投一分錢。企查查顯示,2018年9月3日,張知豪、吳明明二人合資創辦杭州下榻小灶餐飲管理有限公司,這也是其轉向餐飲、依靠多個品牌瘋狂招商同時融資的開始。

新京報記者從多位員工及投資商處瞭解到,下榻小灶涉及中式快餐“筷意傳奇”、小火鍋、大火鍋、海鮮、奶茶、特色小吃等10多個不同類型的餐飲品牌,主要採取投資託管模式,即投資人出資並按營業額的比例分紅,門店則由公司統一運營管理。

拱墅萬達“算罈子”酸菜魚的啟動資金為428萬元,鍾潔出資210萬占股49%,下榻小灶持股51%,以供應鏈使用、品牌推廣、綜合運營等費用體現。根據合同,下榻小灶承諾門店日營業額最低2.5萬元,並將營業額20%返還。但門店並未按時開業,只交了3個月房租,且內部並未裝修,只用圍擋圍了起來。

鍾潔瞭解到,這家店的房租、裝修等費用僅需164萬元,即便加上人工、運營等,210萬也完全夠用,而投資商之間比對發現,該門店不完全統計約吸納資金460萬元,超出門店需要的428萬元,也就是說,其融資金額遠超實際所需。但在下榻小灶,這並非個例,以“算罈子”運河上街店為例,開店總金額387萬元,但集資總額達到460萬元。而在此前,下榻小灶並不允許各投資方有聯繫。

“算罈子”酸菜魚門店,僅靠圍擋遮攔並未裝修。新京報記者 張曉榮 攝

“算罈子”酸菜魚某門店廚師羅斌對新京報記者表示,5家酸菜魚門店僅有兩家生意較好,但日營業額基本為1.4萬元-1.6萬元之間,根本達不到2.5萬元,而其他門店營業額只有幾千元。羅斌還說,公司看到什麼項目比較火,“腦子一熱”就立馬去學,學完就做品牌搞加盟,根本不考慮市場實際情況和運營模式,有些項目開十幾天甚至是幾天就關了,奶茶一天賣幾十塊幾百塊也要撐著,甚至從店裡抽調員工到新項目門前排隊,營造一種生意火爆的假象,吸納投資。

餐飲連鎖品牌戰略顧問王冬明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有不少企業做餐飲加盟、投資,但靠加盟圈錢的現象也比較常見,有公司會註冊多個品牌商標招商加盟,但根本沒有後續運營管理,一個品牌黃了之後換一個新品牌繼續圈錢,加盟也需要擦亮雙眼。在廚師羅斌看來,下榻小灶走的就是這種模式,並沒有沉下心來把一個品牌做大做強,而是瘋狂開拓新品牌找投資。

4、5月份,下榻小灶員工拿不到工資,去找公司討說法。5月初,這起涉及鮮生友請、下榻小灶、萬淳水機等涉及供應商、加盟商、員工薪資等問題全盤爆發。5月6日,員工、加盟商、供貨商等均集中在下榻小灶辦公處維權,但即便如此,招商部仍持續招商。

5月6日當天,叢亮約好去公司簽投資合同。距目的地約5公里時,招商部陳女士突然說,公司沒人,領導都在外面開會,副總李娟在附近的咖啡館等他(簽合同),叢亮沒有多想,投資100萬,對方還轉送他潔諾股份價值20萬元的流通股。叢亮說,“公司出了問題還讓我簽合同,這就是赤裸裸的詐騙”。

下榻小灶一些投資人給出的一份賬單顯示,2018年9月至2019年2月期間,據不完全統計,下榻小灶共接收投資款超6800萬元,但先後被轉走超8700萬元,其中超6000萬元轉入關聯公司修養坊、萬淳水機、鮮生友請供應鏈公司,部分則為公司高管的借款。這也意味著,下榻小灶並未做到餐飲項目招商時承諾的“專款專用”。

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許峰律師認為,涉事公司的行為可能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集資詐騙,但最終如何認定還需要大量的證據。

連環“亂局”

張知豪從萬淳、企泰水機項目的消費者和加盟商處拿到開生鮮店的資金,此後不計成本瘋狂開店,用燒錢補貼方式吸引用戶、大肆鋪廣告,做出品牌後吸引投資商砸錢,忽視了生鮮行業最需要的精細化運營。

在投資商和員工看來,當生鮮的窟窿越來越大時,他本來有機會通過併購等方式把事情擺平,但仍期待能狠賺一筆。因此,他將目光轉向了收益更高的餐飲,再一次寄希望於靠投資人的錢把之前挖下的坑填上,走上賣品牌自救的道路。因此,此前水機、鮮生友請的投資方在虧損之後又被拉來轉股或投資餐飲。據蘇航瞭解,資金壓力持續增加,3、4月份張知豪慌了,餐飲項目變形,項目持續增多,他期待能做活一個拯救全盤。然而一味找錢擴張、忽視運營的模式並不能持續,最終資金全盤斷裂。7月9日,修養坊及其關聯公司部分管理層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和集資詐騙被警方帶走。

而在多位接近修養坊的知情人士看來,其本身有多次機會自救,哪怕是爆雷之後,也完全有能力通過併購、轉賣等方式支付員工工資和市民充值卡。

李暉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早在2018年5、6月份,明康彙就曾與鮮生友請談判,當時明康彙想要出資2個多億收購後者,但張知豪覺得價格太低,獅子大開口要4億-5億元,雙方談崩。此後,公司資金一度緊張,自今年3、4月份起,包括綠城、地利生鮮、永輝、壹號食品等均與鮮生友請有過接觸,但最終都無疾而終。

今年5月,壹號食品的收購引發最廣泛關注,壹號食品2018年開始試水生鮮業態,集中在廣東地區,而收購鮮生友請能幫助其擴張華東市場。5月6日,鮮生友請發佈雙方即將達成戰略合作的消息,但5月12日,鮮生友請以壹號食品收購理賬為由關店,但其實雙方僅簽訂了框架協議並未確定收購意向。據公司內部知情人白路透露,壹號食品最後給出方案,願意出資6000萬元占股80%,盤活鮮生友請門店並支付工人工資和消費者充值。但張知豪要求打包餐飲,償還投資商、供貨商債務,最終此次收購也終止。

但據蘇航瞭解,張知豪最後已答應幾千萬賣掉鮮生友請。但到了後期,他已無法控製整個公司,吳明明負責招商,招商涉及投資金額太大,他想保住自己,把投資商的債務也打包給接盤者,但3億元的投資款,沒有人會接。但如今,鮮生友請最重要的資產——130家門店,也大多數到期或違約。

事實上,社區生鮮是風口,但更考驗精細化運營。和君諮詢合夥人、連鎖經營負責人文誌宏此前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消費者的購物方式和購物習慣發生改變,社區生鮮店是發展方向,但社區生鮮行業競爭激烈,且生鮮產品損耗高,要做精細化運營還需要在商品組合、差異化等方面做延伸。多位零售從業人士也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社區生鮮是剛需,但很難賺錢,損耗高,毛利不足20%,主要靠走量,鮮生友請不做精細化運營、不顧成本快速開店又承擔較高的投資返點,這一模式註定其不能發展起來。

(文中涉及的員工、供應商均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張曉榮

編輯 李揚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