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沈迦、劉平、何光滬:改變世界的衛斯理兄弟
2019年07月25日18:57

原標題:講座|沈迦、劉平、何光滬:改變世界的衛斯理兄弟

《兩個人改變世界:衛斯理兄弟傳》是講述衛斯理兄弟生平故事的第一部雙人中英文傳記,由英國傳記作家朱麗安·威爾森所著,譯者吳慧晶翻譯而成。朱利安在本書中將二人並列作傳,向讀者展示了他們曲折而又傳奇的一生以及高尚的品格和思想。近日,中國人民大學宗教系何光滬教授,複旦大學哲學學院宗教學系劉平教授以及曆史學者、本書特約策劃人沈迦老師做客上海靜安鍾書閣,為讀者帶來一場以“十八世紀大覺醒運動中的衛斯理兄弟”為題的新書分享會。

講座當天的鍾書閣

第一本中文的衛斯理兄弟傳

沈迦在分享會開始介紹了選擇將這本衛斯理傳記引入中國的原因。英文世界里關於衛斯理的傳記不下十本,兄弟合傳這是第一本。 “我們有時候也感慨,這麼龐大的一個中文世界,擁有如此大人口基數大一個國家,我們對西方文明基礎素材的瞭解非常欠缺。”沈迦說。

在簡述了何時何地與衛斯理兄弟傳的英文原著結緣後,沈迦還介紹了引入此書到出版的過程經曆, “從初識到現在,大概有六到七年時間,才有了這本書走上前台的機會。出版以後,得到了社會各界的肯定,可以說,它真的是中文世界第一本衛斯理兄弟傳。”

《兩個人改變世界:衛斯理兄弟傳》

理性主義時代與衛斯理兄弟

“約翰·衛斯理和查理·衛斯理這兩兄弟剛好橫跨了一個世紀,前後一百年時間,整個十八世紀。而這兩個相當於出生工薪階層的平民,通過自己改變了十八世紀以北大西洋為界的整個世界——即英倫三島、歐洲大陸以及我們所說的北美。當時美國還沒有成立,但美國的成立也受到了兄弟倆思想的影響。” 劉平教授推薦此書的理由,除了它是包括海外的漢語世界里第一本也是現今唯一一本兄弟合傳的傳記外,還在於它的通俗易懂,以學術為根底但並非過於學術,只要受過高中大學教育的人都可以進行閱讀。

劉平在此次講座中所做主題分享的標題是——理性主義時代與衛斯理兄弟。在發言中,他通過三個部分來解讀衛斯理兄弟傳——衛斯理兄弟當時的曆史處境、他們如何通過自身改變世界、他們對當今中國讀者有何閱讀價值。

約翰·衛斯理和查理·衛斯理兩兄弟

“十八世紀在我們印象中是怎樣的一個時代?標準教科書告訴我們,這是一個理性主義時代,是啟蒙時代,靠理性來啟蒙。強調理性,否定神性;強調了個人對理性和權威的尺度,否定了聖經和上帝的最高指令。在這個理性上升到一定高度的時代,出現了這樣一股力量,就是衛斯理兄弟。在我們今天提起理性主義時代的時候,總是會講理性主義和啟蒙運動是如何地光輝燦爛,但別忘了,理性主義時代有很多的社會危機……但像衛斯理兄弟這樣的小人物,能夠對抗理性主義所帶來的社會危機,這就是我們說的改變世界。如何改變世界?首先從改變他自己開始,再到他改變別人。”

理性主義時代以1617年1648年間的三十年宗教戰爭結束為起點,以法國大革命的發生為結尾。理性主義的第一個根源在於中世紀晚期的文藝複興運動,其最重要的思想就是——人是自身的“救世主” ,人可以通過人自身來解決問題;人是不完美的,但人可以通過自身的努力,把自己變得完美。這也是啟蒙運動與整個理性主義時代的主旋律。理性主義的第二個根源來自於宗教衝突,這些衝突的目標在於改變當時整個歐洲的“國學”,即基督教,所以歐洲的宗教改革相當於“歐洲國學”的自我革新運動。但這一系列改革最後破產,以三十年宗教戰爭結尾,導致當時的民眾對宗教產生了徹底的懷疑甚至是批判,帶來了許多社會危機。理性主義的第三個根源是興起的現代科學,它使人們對和平的新生活充滿了憧憬之情,現代科學先驅們的新發現也促使人們重新思考自己與宇宙的關係。同時歐洲還出現了許多偉大的哲學家,形成了新哲學,即理性主義哲學。在歐洲大陸為代表的是唯理論哲學,英倫三島占主流的是經驗論哲學。

除此之外,劉平教授還梳理了十八世紀以來基督教各教派演變的過程以及以衛斯理兄弟為代表的循道宗派誕生的過程。最後以本書對我們的時代有何意義為出發點和落腳點,他還做了如下總結:第一,衛斯理兄弟以個體生命的改變,向外推及,從而改變整個社會。這個世界上最難的事情,其實是改變自己,不過不改變自己,想要改變別人實際上是非常困難的。第二,基督教想要改變人,不是通過自身內在的成聖,而是靠由外而內的稱義和成聖,而我們的儒家思想常常提倡的是先“修身齊家”,然後才是“治國平天下”,基督教區別於我們的價值觀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此。第三,什麼才是判斷信眾品行的方法?衛斯理兄弟的理論認為,只有通過人的品行,不僅僅要管理好自身的家庭生活,而且要將這些聖潔的品行貫徹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去。

關於基督教的三個誤區

何光滬教授探討了中國人對於基督教這一概念的看法。他認為稱基督教為“龐然大物”有失偏頗。“基督教有兩千多年的曆史,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如此龐大的一個體量是我們不容忽視的房間里的大象,但我們真的看清楚了這頭大像嗎?”何教授給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他還認為,最遺憾的是,基督教已經傳入中國一千三百多年,我們還未看清楚這個問題。

講座現場

他認為中國人看基督教主要有三個誤區。第一個誤區在於,許多人認為基督教是一神教,信奉的是排他論。第二個誤區和基督教的傾略性有關,很多人認為“佛教進入中國是騎著白馬來的,而基督教是坐著炮彈來的”。 第三個誤區是基督教的“陰謀論”,是指傳教士“包藏禍心”,他們在中國做好事,實際上是為了掩蓋傳教的目的。

在講座最後,沈迦說:“在天主教中很多人出身非常顯貴的家庭,新教以後層面相對降低了。衛斯理這樣的普通人,怎樣運用心靈的力量改變世界,對每一個人都有借鑒意義。其實在西方社會推動整個社會心靈的改造,很多力量來自於此。在當下有非常多焦慮、困惑甚至迷茫。衛斯理的時代比我們早了三百年,三百年前他就講清楚了人類的秩序其實是靈魂的秩序。對這一點認識的缺失,也許就是我們這三百年為什麼走得這麼艱難的原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