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鋼結構里的禪思:日本當代寺廟的建築與設計
2019年07月25日08:18

原標題:觀察|鋼結構里的禪思:日本當代寺廟的建築與設計

在東方,寺廟往往與古蘊相連。

但如今在日本,建築師們在設計寺廟時往往開始著眼於未來。在為鄉村或是城市環境建造寺廟時,他們認同一定的創新和實驗性,與此同時也信奉內省和簡潔的東方古老價值觀。於是,現代材料與自然材料、光與暗,開放與封閉的空間,在這些對立的元素之間,建築師們求得微妙的平衡。

回向院

回向院

河原泰建築事務所在東京市中心建造了這座現代寺院。寺院始建於360多年前。如今,日本都市里沒有很大的場地,如果建築平面放置的話,空地就會越來越少,為了儘可能擴大寺裡的利用面積,建築師河原泰把之前的3個建築推倒、重新疊放起來,用立體的走廊來連接每層,成為了一個“立體佛堂”。

提出建議後,副主持立刻說,“奈良時代也好、之前的寺院也好,都是用當時最先進的技術建造的,所以現在才能作為文化財產留了下來。用現代化的寺廟實現現代的需求,那就用最先進的技術來建造。”

河原泰用鋼結構取代圍牆,一層用的是鋼筋混凝土,二層和三層則全部用鋼結構搭建。新的佛堂建築整合了之前3棟建築的功能要求:一層是唸佛堂,二層主要是客殿,三層是供僧人學習的藏書院、寺院辦公室和僧人宿舍。

二樓的“空中竹林”

回向院的參拜道原本就種著竹子,建築師想在城市高樓的山穀里增加一點綠色,把迴廊做成一種參拜道的延續。於是在二樓的空中迴廊種上竹子,打造了一個“空中竹林”。回向院在東京市中心,面對著一條非常大的主幹道,非常喧鬧,但是竹子彷彿把這裏從城市中的噪音隔離出來,形成了一個非常肅靜的空間。

特別是坐在二層的客殿里,身處竹林之中,就像是來到城市中心的綠洲。

瑞聖寺

瑞聖寺

瑞聖寺離東京白金台車站不遠,建於1670年,是江戶時代由隱元和尚從中國帶至日本的禪宗宗派黃檗宗的重要寺廟,其中的大雄寶殿亦是日本國寶級建築。

今年,他們請來隈研吾建築事務所改造了這裏的建築,作為僧侶們新的日常起居空間。建築師保留了原本從寺廟儲存庫延伸出來的軸線,在軸線的南側設計了一個U形的迴廊。庭院的中央是一個水池,在水池中有一個舞台,方便了人們在這裏舉辦寺廟活動。

瑞聖寺

建築是由隈研吾標誌性的木製結構搭配現代鋼材的組合作為支撐,不僅符合了中國寺廟強調深度和對稱的佈局特點,還符合著黃檗宗的幾何學美學。

白蓮華堂

在日本最喧鬧的商業中心新宿,坐落著一座“科幻飛行器”,這座看起來像是未來主義風格的建築其實是由建築師竹山聖建造的白蓮華堂。

市中心的“科幻飛行器”

竹山聖使用白色混凝土建造整個建築的外觀,窗戶則是隨機穿插在建築物表面,線條流暢。在這裏,死亡成為了一個精細的“行業”:這棟建築中有禱告室、音樂室、美術館、茶室、寺廟等等空間。

建築師採用了彌陀淨土中的蓮花蕾作為外觀,並且在整個建築的最上方有一個名為“空之屋”的冥想空間。從天空瀉下的陽光,也有著慰藉人心的力量。

白蓮華堂

水禦堂

水禦堂坐落於日本細部的淡路島,是安藤忠雄在90年代設計的寺廟,為了最低限度地改變原來的自然形態,安藤忠雄提出了大膽的方案——將水禦堂建在蓮花池下,讓它成為一座水下寺廟。從海邊走到丘陵的最高處,橫亙在人們眼前的是三米高的清水混凝土牆。它和相鄰的等高弧牆形成了有方向的路徑,走到路徑的盡頭,則是一個橢圓形的蓮花池,象徵著佛教的“步步生蓮”。

水禦堂

在蓮花池水的中央,則是一條通往寺廟入口的狹長樓梯。隨著樓梯下行,光線也逐漸變暗,不過當你走到盡頭時,水禦堂的紅色便會讓你感覺眼前一亮。這座寺廟大廳也被設計成橢圓形,總共高四米,配上路徑秩序井然的廊道空間便顯得邏輯分明。大廳內部的牆體和立柱均使用了紅色的油漆,每當夕陽餘暉通過窗欞進入大廳時,整個空間便會被紅色籠罩,彷彿是佛光四射,富有禪意。

水禦堂的狹長樓梯

光林寺位牌堂

光林寺位牌堂

光林寺坐落於四國島的四北部,建築師奧野崇需要為這座寺廟加建一個佛教牌位堂。建築師在鋼結構的建築腰部增加了550根檜木,同時加入了88塊玻璃隨機擺放在交錯的木椽間。88這個數字,代表著教徒在四國島中所參觀的神聖地點的數量。加建的部分對原本的鋼架結構起到了保護的作用,並且鋼材採用的是較為普及的建材,確保了新建屋頂的可替換性。而檜木則很好地適應了山中多風雨的氣候,便於當地工匠的日常維護。

由玻璃圍成的光之迴廊內,光線的顏色隨著寺廟周圍的自然環境而變化,是建築師對於佛教萬物皆無常的思想的映照。

總寧寺無憂樹林

無憂樹林

無憂樹林坐落於日本千葉的總寧寺後方的墓地旁,是給前來掃墓的人們所設計的準備空間。建築師妹島和世使用她所擅長的材料與建築語彙打造了這座與周邊傳統建築樣式完全不同,卻又毫無違和感的空間。

無憂樹林的整個建築屋頂,是由三篇花朵狀的金屬薄片構成。在屋頂下的銀色曲面牆上,掛著木桶與木杓,在三葉花瓣造型的椅子旁增加了取水器,方便前來掃墓的人們接上乾淨的水來擦拭祖先墓碑上的塵埃。

無憂樹林的屋頂

為了讓雨水能夠順利下落,建築師在屋頂巧妙地向內做了些傾斜,讓建築的泄水更加通暢。在這裏,建築師妹島和世打破了過去墓園準備空間的刻板,加入了柔軟與溫和的曲線,簡單且令人感到平靜。

神勝寺洸庭

神勝寺坐落於日本廣島縣,而這裏的洸庭擁有著“石庭上的渡船”之稱。

神勝寺

洸庭是由建築師名和晃平建造的,寓意為波光閃閃的庭院。這是一個全木造結構的船型建築,全長46米,表皮由65萬張花柏木片組成。整個建築呈現巨大的船型,彷彿浮動在石庭所象徵的水面之上,而在洸庭的內部,也有著如海域般波動的藝術空間。從一旁岩石鋪就的緩坡進入,隨著黑暗的漸漸深入,便能夠感受到閃動著的海洋的波光,彷彿置身於禪定的深海中。

“頭大佛”

在劄幌,普利茲克獎得主、日本著名建築師安藤忠雄設計了一個巨大的、由薰衣草覆蓋著的寺廟,而這座巨大的佛像就在薰衣草花海當中。

“頭大佛”

安藤的設計是為了突出15年前建成的這座雕像的尺度。只有雕像頂部的頭部從山外可見。為了看到其餘的佛像,遊客必須穿過40米長的隧道,通向圍繞雕像的圓形大廳。

安藤創造一個生動的空間序列,從開始通過長長的廊道開始,以提高人們對從外部看不見的佛像的預期。

人們在殿內仰視的時候,大佛的頭像正好與藍天白雲相映,明暗對比下大佛極具莊嚴。翁頂內壁的條形褶皺設計則像具象的光束,巧妙而震撼。空間的迴游、絕妙的光影和仰望的距離營造了獨特的儀式感。

透靜庵

由山口隆建築事務所設計的透靜庵位於京都船山山腳,建成於2000年。船山以其夏季的篝火而聞名,在當地民俗中,當熊熊火焰燃燒起來的時候,也就是靈魂進入天堂的神聖時刻。Reigenko-ji是日本後水尾天皇於1638年修建的皇家寺廟,如今,Reigenko-ji寺廟仍然是日本皇室舉行祈禱儀式的廟宇。

透靜庵

當建築師第一次踏進這座寺廟時,便清晰地意識到,這座古老建築是如何在時間從往至今的流動中呼吸的,山口隆建築事務所對於場地的回應基於時間的流動。建築師試圖將我們的時間重疊於過去之上,通過材料和形式的靜態感,可以明顯地感受到場地的神聖性,以及此處的萬籟俱寂。因此,建築師的設計就著重於如何對既有的廟宇以及它的神聖性表現出尊重。他們設計了一座同樣能夠“呼吸”的建築,擁有純粹性和逃脫現實的內核。通過運用純粹形式、透明或磨砂的材料,以及微妙的光元素,建築師創造了一個能夠反射世界、反觀自身的地方。

(本文整合自公眾號“青年建築”、穀德設計網、architizer網站相關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