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又遭澳洲泳壇傳奇炮轟?該把來龍去脈講清楚了
2019年07月25日10:27

  原標題:孫楊又遭82歲澳洲泳壇傳奇炮轟?是時候把來龍去脈講講清楚了!

  前不久結束的光州游泳世錦賽上,孫楊奪得男子200米自由泳冠軍。

  但在頒獎儀式中,又上演了類似霍頓的醜陋一幕——並列獲得銅牌的英國選手斯科特·鄧肯拒絕和孫楊握手以及合影。

  7月24日,澳州82歲泳壇傳奇道恩·弗雷澤在採訪時做出“支持霍頓,孫楊不應該再參加游泳比賽”“如果我在場的話,我會在背後踢他”等言論。道恩·弗雷澤是世界名將,她曾連續三屆奧運會獲得女子100米自由泳金牌。

  對此,國外網友怒懟:沒素質,“你並不是法官”!

截圖來源:梨視頻
截圖來源:梨視頻

  某些國外選手認為:

  孫楊“拒檢”一事未決前沒有參賽權

  為何出現這樣的情況

  為何霍頓等人會如此對待和牴觸孫楊?

  先簡單介紹一下原因和事情的來龍去脈

  ▽

  這次事件的直接起因發生在去年的9月4日,國際反興奮劑檢查管理公司(IDTM公司,此公司是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找來提供服務的機構)的三名人員對孫楊進行賽外藥檢,孫楊方(團隊以及保安人員等)在質疑對方資質之後拒檢。

  孫楊律師方在隨後的聲明中指出,IDTM的工作人員不僅無法提供其機構對此次檢查的授權文件,而且血檢官和尿檢官也提供不出反興奮劑檢查官資格證明,血檢官無法提供護士執業證,這是一次完全違規的操作。不管怎樣,這次針對孫楊的藥檢未能完成。

  之後,國際泳聯(FINA)在調查後裁定孫楊在此過程中“無過錯”,但是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對此並不買賬和認同。於是今年3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就“孫楊拒檢”一事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提起上訴。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將會在9月的某個時候舉行聽證會,因為聽證會9月才舉行,而光州游泳世錦賽是7月開賽,部分國外選手認為孫楊在“拒檢”一事未決的前提下沒有參賽權,這才有了他們對孫楊一系列的言論和舉動。

  澳州國家媒體:

  說出了公道話

  然而,有意思的是,澳州一家媒體發了這樣一篇文章——《泳壇巨星孫楊一直被噴“嗑藥騙子”,但事實真是這樣嗎?》

  截圖 via abc.net.au。這家媒體正是是澳州的國家公共廣播機構——澳州廣播公司(ABC)。它總部設在雪梨,由政府出資,向澳州和海外提供電台、電視、互聯網服務。

  文章一開頭就直指霍頓本人的資格問題,並在後面簡短的介紹了下孫楊作為對比。

  很多澳州人都關注著里約奧運冠軍馬克·霍頓的一舉一動,雖然他沒能獲得此次光州世錦賽任何一項賽事的參賽資格,但仍被選中。

  大家也都將關注霍頓曾在奧運會上擊敗的男人——來自中國的衛冕世界冠軍孫楊,他被廣泛認為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自由泳運動員之一。

  文章接著寫道,西方媒體大肆渲染孫楊不配合藥檢的事情,不少運動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表露出鄙夷和質疑的意思。然而,這些人“似乎都沒有真正讀過官方調查的詳細結果”。

  是的,是有一份報告的,反興奮劑法庭裁定這位中國游泳運動員並無過錯。為什麼放他走?因為藥檢人員自己沒有遵循程序。

  以下是事發當晚的時間線:

  2018年9月4日晚上11點左右到達孫楊家進行測試的,共有三名人員,其中只有一人有藥檢資質。

  孫楊抽了血,但在填寫文件時發現有異樣,於是對此提出了質疑。

  當檢驗人員未能提供滿意的答覆,孫楊給教練、中國游泳代表團團長和律師分別打了電話,所有人都建議他不要在不正確的文件上籤字。

  報告上寫著:最初收集(後來銷毀)的血樣未經正當程序收集,不是正規“樣本”…因此,IDTM(國際泳聯委託的在中國給運動員做檢測的公司)於2018年9月4日採集的血樣無效。

  此外,當時還有一名興奮劑檢測助理(DCA, Doping Control Assistant)在未獲得許可的情況下對孫楊進行拍攝。報導指出,這種行為非常不恰當,也不專業。運動員在陪護下提供尿樣之前,檢測助理做出這種不合理行動,足以讓他被終止參與檢測的資格。如果在場沒有其他男性檢測助理協助採集尿樣,就應該放棄採集。

  一旦這些事實確立,運動員完全有理由拒絕與興奮劑檢測助理進一步接觸。

  除了這名興奮劑檢測助理(DCA)舉止不當,采血助理(BCA)的資質也受到孫楊方面懷疑。

  孫楊的隨行人員詢問了采血護士的資格,該護士被稱為采血助理(BCA)。

  對於孫楊提出缺乏資質的疑點,國際泳聯沒有要求(采血助理)提供證據來反駁。最終,采血助理沒有在聽證會上作證,也沒有回答孫楊的任何問題。

  采血助理是否有正規資質從運動員身上抽血,興奮劑調查小組對此嚴重存疑。

  淩晨3點左右,也就是藥檢開始的4個小時後,孫楊一方,包括他的母親、醫生和他們一家所在小區的保安,決定不信任檢測人員,並拒絕讓他們帶走血樣。

  最終,調查小組得出結論:孫楊沒有違反反興奮劑規定。

  國際泳聯(FINA)接受了該調查結果,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對此結果不予認可,並向體育仲裁法庭(CAS)提出上訴。該機構並未推動法庭在世錦賽開賽之前審理此案,因此孫楊可以參賽。

  ABC指出,很多媒體拿“興奮劑欺騙”來做標題吸引眼球,還聲稱孫楊面臨的是“終身禁賽”。但他們沒有說的是,他也可能被證無罪。

  在報導最後,記者向所有運動員發問:如果那天晚上是你,面對三個興奮劑檢測人員,只有一個有資質,另一個未經許可拍了你的視頻,還有一個在你意識到程序有問題之前就抽了你的血,你會怎麼做?

  如今我們所知道的是,一項獨立調查證明,並不是這名游泳運動員沒有通過藥檢,而是反興奮劑系統沒有通過孫楊的考評。

  這樣一篇與本國大部分運動員和網友站在對立面的文章,迎來的當然只有一陣炮轟。不少人指責作者Tracey Holmes胳膊肘往外拐,利用自家平台幫對手說話。

  面對所有質疑她過度解讀報告的話,Tracey都只回了一句:報告全文網上可獲取,請自己讀一遍。

  周繼紅:

  憑猜測傳聞玷汙運動員清白,不可理解不能接受

  7月24日晚,中國游泳協會主席周繼紅表示,中國游泳選手在本屆游泳世錦賽上奮力拚搏表現突出,針對外界非議孫楊的情況,周繼紅表示“不可理解、不能接受”。

  對此周繼紅指出:“澳州游泳運動員在不明真相、並且在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小組已經做出‘孫楊沒有違規’裁決的前提下,僅憑猜測和傳聞,公開玷汙一名優秀運動員的清白,表現出了偏見和不理智。在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舉行聽證會前,澳州游泳協會公開支持這種行為不可理解、不能接受,這是對國際泳壇和對體育規則的踐踏,是對運動員的粗暴傷害。”

  “任何人都應該遵守相關規定,沒有權利‘當判官’。”周繼紅說。

  “拒檢”事件9月判決

  屆時事實會還所有人真相

  事實上,從孫楊17歲第一次登上世錦賽的賽場(2007年墨爾本)至今,獲得的11枚世錦賽金牌、3枚奧運會金牌都證明他無愧於這個領域內的最強者,成就早已超過他曾經敬仰的澳州運動員哈克特。在孫楊的職業生涯中,僅有一次在興奮劑檢測上出問題,還是在國內的游泳賽事上國內自檢時發現的。

  那是在2014年5月全國游泳冠軍賽時,孫楊接受賽內檢查,結果A瓶尿樣中發現違禁物質曲美他嗪。因為孫楊患有心肌缺血,需要用藥物“萬爽力”進行治療,這種藥物中含有違禁成分曲美他嗪。這種藥物2013年底之前是可以使用的,2014年1月1日起才被列為違禁藥物。中國有關方面並沒有及時更新“運動員使用藥物指南”,責任並非全在孫楊。待中國泳協向國際泳聯和國際反興奮劑機構告知此事之後,得到的指導意見是“可以提出警告”,並沒有提出要進行禁賽處罰,其服用原因“誤服”也被認可。但中國泳協還是給予孫楊禁賽三個月的處罰。

  就是這樣一件事被霍頓抓住不放,連續多年在多個場合對孫楊進行攻擊,連同去年的“拒檢”事件,成為霍頓等人口中的把柄。而眾所周知的事實是,霍頓在澳州的全國選拔賽中本來沒有代表澳州參加光州世錦賽的資格,卻“走後門”入選代表團。而且在霍頓等人眼中,其澳州前輩索普的興奮劑違規事件,霍爾姆斯、格羅維斯等游泳名將一年逃避三次藥檢被處罰等可以不聞不問不提,唯獨只瞄著孫楊。

  如今,我們需要做的是等待,等待9月份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判決,希望那時事實會還所有人一個真相。

  來源:新華社,環球時報,北京青年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