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宇晨3000萬的巴菲特午餐:失控失速失敗
2019年07月25日16:17

  原標題:孫宇晨3000萬的巴菲特午餐,失控,失速,失敗……

  作者:吳濤

  25日淩晨,天價巴菲特午餐的拍到者、陪我APP董事長兼CEO孫宇晨道歉了!

  他稱,“對關心我愛護我的媒體,長輩,領導,監管機構,社會公眾,真誠的說一聲:對不起!”但對於其如何起家,是否被邊控等核心信息依然成謎。

  孫宇晨發道歉信。圖片來源:孫宇晨微博
  孫宇晨發道歉信。圖片來源:孫宇晨微博

  最新!

  ——孫宇晨道歉,是否被邊控成謎

  孫宇晨在道歉信中稱,由於言行不成熟,年輕氣盛,口無遮攔,漸漸演化成一場失控,失速,失敗的過度營銷,產生了大量完全始料不及的後果,忽視了社會與公眾責任,與個人的初衷也相去甚遠。

  “在整個過程中,我從興奮,到焦慮,再到恐懼,後悔,痛定思痛,這一切對公眾造成了不好的影響,也引起了關心我愛護我監管機構的擔憂,對此我再次說一聲:對不起!”孫宇晨稱。

  但孫宇晨是否被邊控,依然撲朔迷離。據財新報導,孫宇晨已被邊控,互金整治辦已建議公安對其立案。

  24日淩晨,孫宇晨曾發微博稱,“財新網的報導完全不實,我一切平安,待病情恢復好轉後,就會與外界見面,讓大家擔心啦。”

  孫宇晨24日在其官方推特上連發兩條推特,一條圖文,一條視頻,顯示他在舊金山的家中,從其家中窗戶望出去,可以看到舊金山的標誌性建築之一海灣大橋(bay bridge)。

  另外,還有消息顯示,孫宇晨還開了直播,直播中還和網友互動。上述行為其目的不言而喻,證明自己沒被邊控。

  孫宇晨本人。圖片來源:孫宇晨官方微博
  孫宇晨本人。圖片來源:孫宇晨官方微博

  24日,財新再發文稱,自2018年6月起,監管部門就對孫宇晨等人下達了邊控指令,手續齊全。2018年7月,孫宇晨在出境時發現自己被邊控無法出境,十分著急,曾四處託人瞭解是誰下達的邊控指令,此後找到相關監管部門溝通。

  “但至於他用了什麼辦法出境,如何繞開或一時解除了邊控,目前還是個謎。”財新稱。

  事業

  ——公司已經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據多家媒體報導,孫宇晨還在國外,行動並未受到控製。但是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孫宇晨的廣州陪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孫宇晨的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截圖
 孫宇晨的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截圖

  企查查顯示,該公司法人正是巴菲特午餐的拍到者、陪我APP董事長兼CEO孫宇晨,註冊資本100萬元,通過股權穿透可看出,孫宇晨100%持股。該公司曾用名為廣州銳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孫宇晨24日也在微博對此進行了回應:陪我APP第一時間配合監管機構進行淨網行動,對平台部分由用戶自發產生的負能量內容進行整改,一切正常運營,新的實體成立,老的實體解散而已,不影響正常業務進行,完全是基於商業考慮。

  孫宇晨還稱,“我們旗下公司繁多,基於商業考慮進行公司新設與註銷是正常經營行為,不必過度解讀。”

  企查查顯示,孫宇晨旗下公司確實不少,其擔任12家企業法定代表人 ,還對外投資了 15家企業。

  孫宇晨的公司。圖片來源:企查查截圖
  孫宇晨的公司。圖片來源:企查查截圖

  起家

  ——如何起家成謎,一堆光環環繞

  孫宇晨這麼多企業,還拍下天價巴菲特午餐,到底哪來的錢?

  追溯孫宇晨成名史不難發現,無論是學曆還是經曆,其“精英”光環環繞。他的微博認證其中一條“馬雲湖畔大學首期學員”就讓很多人羨慕。

  孫宇晨,1990年生,美國常青藤盟校賓夕法尼亞大學碩士,北京大學學士。

  另外,據梳理,孫宇晨還有一堆的頭銜,波場TRON創始人;移動社交應用陪我APP創始人兼CEO;銳波創始人兼CEO;《財富自由革命之路》發起人;波場TRON基金會創始人;2011年亞洲週刊封面人物;2014年達沃斯論壇全球傑出青年;2015年福布斯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2015CNTV中國互聯網年度新銳人物。在2018年12月,他還榮登2018年中國90後作家排行榜第29名。

  當然,隨著孫宇晨拍到巴菲特午餐,他成為第一個拍到巴菲特午餐的90後。隨著孫宇晨宣佈因腎結石取消和巴菲特的午餐,他又有了新頭銜:第一個爽約巴菲特午餐的人。

  孫宇晨花費了456.78萬美元(約3142萬元)才拿到上述兩個頭銜。據孫宇晨稱,雖然午餐取消了,但對於格萊德基金會的捐贈已經完成,仍然有效。上述基金也表示收到了捐贈。

  有網友稱,“這麼多錢,還不是割韭菜割來的?”也有媒體稱,孫宇晨涉嫌集資、洗錢。

  對此,孫宇晨回應,網傳洗錢不實,波場基金會位於新加坡,符合新加坡當地的法律法規,波場協議是一套去中心化的區塊鏈協議,從事區塊鏈協議的技術研發,並不涉及任何資金流動,也並不存在任何法定貨幣與加密貨幣的出金入金渠道,業務性質決定了只與技術開發有關。

  不過據多家媒體報導,孫宇晨發的波場幣實質就是空氣幣;另外,波場超級社區沒跑路之前,很多人都是奔著波場的名氣近來的,孫宇晨顯然知道有人打波場旗號,但既不承認和波場超級社區有關係,也不否認,態度曖昧。

  據報導,在波場超級社區傳銷事件中,共有約10億資金牽涉在內。其中,投資者損失金額最高的是一位四十多歲中年女士,達300多萬。

  表演

  ——承認營銷過度,將休整一段時間

  很多人知道孫宇晨是因為他和搜狗CEO王小川互懟。據孫宇晨稱,四年前王小川和他曾進行過對話,王小川把他當騙子,而王小川當時的眼神令孫宇晨耿耿於懷。

  孫宇晨曾在朋友圈表示,“我永遠也忘不了他這打量騙子的眼神,他說我是騙子,肯定會失敗,和我錄節目是恥辱,最後甚至沒法錄下去。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對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銘心。”

 圖片來源:搜狗CEO王小川微博
 圖片來源:搜狗CEO王小川微博

  孫宇晨被邊控的消息出現後,24日,王小川發佈微博“邊控”,並附上搜狗百科的解釋。暗指孫宇晨被邊控。

  對此有網友挺王小川,稱他又調皮了。也有網友認為此時王小川屬於落井下石,稱他“一副小人得痔瘡的樣子”。

  實際上,除了和知名大佬互懟,孫宇晨營銷天賦在其他方面也展現得十足。

  6月18日,坐擁26億活躍用戶的社交巨頭Facebook發佈了自己醞釀許久的加密貨幣項目Libra白皮書,並計劃於2020年推出該加密貨幣Libra。

  孫宇晨知道後,在微博喊話王小川:“朱克伯格發幣是區塊鏈革命,我發幣是騙局。但總有一天,我會跑出朱克伯格的影子。”

  小鵬汽車維權爆發後,孫宇晨又化身“正義小天使”,幾次發微博關注小鵬汽車維權,“很高興看到小鵬車主維權有了切實進展,知恥而後勇是一種值得讚賞的態度,互聯網公司永遠要以用戶優先。”

  另外,孫宇晨還受邀前往台北參加2019亞洲區塊鏈峰會等各種區塊鏈大會,總之,孫宇晨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營銷的機會。

 圖為巴菲特在股東大會上吃冰激淩。
 圖為巴菲特在股東大會上吃冰激淩。

  拍下天價巴菲特午餐也是其中之一,拍下後持續不斷的公佈相關消息,甚至在取消巴菲特午餐的前一天,孫宇晨還在發微博上公佈一同隨行的嘉賓名單,不足24小時後,他突發腎結石。網友評論,他一頓飯吃成《長安十二時辰》。

  在孫宇晨爽約巴菲特午餐後,網友流傳出孫宇晨在微信群的聊天,內容顯示,他取消巴菲特午餐也是營銷之一,主要為了做空波場幣。但這未得到孫宇晨方面的證實。

  孫宇晨自己也承認炒作營銷,他在道歉信中稱,“原先由於我愛開玩笑,年輕氣盛的性格,希望製造一些炒作與營銷的噱頭”“未來,因病我將修整一段時間,減少微博發聲,閉門謝客,減少媒體的採訪,一切從營銷炒作回歸區塊鏈技術的深耕與研發”。

  有網友稱,孫宇晨在營銷上完全無底線,甚至都有點“人格分裂”。他一方面說財新報導完全不實;一方面又說,財新一如既往的堅持社會責任公眾利益優先。真真假假,這人還能信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