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繼紅:豈能憑猜測汙人清白!
2019年07月25日08:03

原標題:周繼紅:豈能憑猜測汙人清白!

  孫楊 VCG供圖

北京時間7月24日,2019年光州游泳世錦賽展開了游泳項目第四決賽日的爭奪。在男子800米自由泳決賽中,中國選手孫楊以7分45秒01獲得了第六名。連日來,孫楊既要應對高強度賽事、又要分心場外不和諧因素。先是霍頓、再是斯科特,一個接一個在領獎台“杠”上孫楊,引發了一場極大的風波。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張晨瑆

從霍頓到斯科特

領獎台上接連挑釁冠軍孫楊

7月21日,孫楊在世錦賽400米自由泳決賽中以3分42秒44的成績折桂,收穫個人賽事首金的同時,也以四連冠成為該項目曆史第一人。然而,獲得第二名的澳州選手霍頓,在頒獎儀式上拒絕登上領獎台和孫楊一同領獎,甚至還試圖拉攏獲得季軍的意大利選手不要上台,但被後者拒絕。賽後,國際泳聯警告了霍頓,但後者毫無歉意,在他看來,孫楊就是一個“吃藥的騙子”,而他從2016年開始,就已經屢次挑釁孫楊了。

無獨有偶,相同的事情在7月23日再次發生。孫楊在200米自由泳決賽中幸運獲得冠軍,但獲得了並列季軍、來自英國的選手斯科特,先是鼓動並列季軍的俄羅斯選手不要領獎遭拒絕,在登上領獎台之後又拒絕和孫楊合影。這一次,忍無可忍的孫楊選擇了現場回擊對手:“我是勝利者,你是失敗者!”隨後,孫楊和斯科特雙雙收到了國際泳聯的警告。據悉,斯科特正是霍頓的“追隨者”,他在接受BBC採訪時說:“孫楊沒有尊重遊泳,我想很多人都支持霍頓。”

孫楊一直遭到霍頓挑釁的原因,主要是兩點:一是孫楊有過誤服禁藥被禁賽3個月的曆史。但事實上,孫楊在2008年被診斷為心肌炎後存在心肌缺血情況,遵醫囑一直使用處方藥物“萬爽力”(鹽酸曲美他嗪)改善症狀,但這一藥物在2014年被列入了“最新禁藥名單”,孫楊方面沒有及時注意導致了尿檢呈陽性。這一切,孫楊早已上交過各種澄清材料證明了“誤服”,三個月的禁賽期也是符合誤服減免標準後的處罰。二是孫楊方面在去年的一次飛行藥檢中與“沒出示相關檢驗資質”的藥檢員發生衝突後拒絕抽檢,國際泳聯裁定孫楊無過,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將此事上訴至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此案聽證會將在9月份召開。事實上,除了上述兩點之外,孫楊的每一次興奮劑檢驗都是合格的。

中國泳協掌門發聲

憑猜測汙人清白“不可接受”

霍頓和斯科特的缺乏尊重的無禮行為,卻引來了外媒的一片叫好。如今,游泳界似乎形成了一個“反孫楊聯盟”。不管孫楊取得多麼厲害的成績,他們都可以對此嗤之以鼻。

對此,《人民日報》官方微博在23日力挺孫楊:“從馬克·霍頓,到斯科特·鄧肯,不是加戲就是搶戲,演技笨拙卻好出風頭。泳壇不是片場,領獎台也不是舞台,這兩位恐怕走錯了地方。體育是純粹的,不容好事者製造話題,也不是無事生非的場合。讓體育回歸正常,請別再光屁股推磨——轉圈丟人。”

而中國游泳協會主席周繼紅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澳州游泳運動員在不明真相、並且在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小組已經做出‘孫楊沒有違規’裁決的前提下,僅憑猜測和傳聞,公開玷汙一名優秀運動員的清白,表現出了偏見和不理智。在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舉行聽證會前,澳州游泳協會公開支持這種行為不可理解、不能接受,這是對國際泳壇和對體育規則的踐踏,是對運動員的粗暴傷害。任何人都應該遵守相關規定,無權‘當判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